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光明會的秘密 (03) – 光明會 共濟會 和露絲時基金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4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4/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資料來自天涯社區用戶清風明月2806從《歐洲史》一書上節錄)

1777年,洗禮者聖約翰節時,倫敦現存的四個共濟會社代表在一家名叫「鵝與烤肉架」的酒館聚會,建立了「世界母親大會社」,並選出了第一位大師。儘管會議記錄沒有保存下來,研究共濟會的歷史學家們對這次聚會是否發生過,或是倫敦的大會社從此成為這一國際性運動的中樞並不表示懷疑。

共濟會的早期歷史是模糊不清的。有個故事講,十三世紀教皇頒布赦令,創立了一個修建教堂的工匠社團。這純粹是虛構的。共濟會與中世紀的石匠(Commecines 或Steinmetzen)聯繫,乃至與前聖殿騎士秘密組織的聯繫,也是未曾得到證明的。 1723年的一份報告中有兩句韻文:

如果歷史不是古老的寓言
共濟會就是來自己的巴別塔前

最早的可靠資料顯示了十七世紀蘇格蘭共濟會的情況以及內戰期間與英格蘭之間發生的聯繫。古董學家、占星家、牛津博物館的創辦者埃利亞斯.阿什默爾(1617 – 1692年)在日記中記下了他自己入會時的情景:

1646年10月16日下午4時30分,我在蘭開夏的沃靈頓成為了一名共濟會員,同時入會的還有才郡亨利.梅恩威靈。該分會在場的會員有里奇.彭斯特先生、沃頓.詹姆斯.科利爾先生、里奇.桑基先生、約翰.艾蘭姆理查得.艾蘭姆休.伯魯

共濟會的神秘色彩是故意渲染的。這對同情共濟會的人來說極具吸引力,對反對者來說又另人厭惡。未入會者對其禮儀、等級、偽東方術語以及暗號、象徵、目的等猜測不已。共濟會的圓規和直角尺、袍服和手套以及地板上的圓圈,很顯然是故意設計的,目的在於引導人們對它起源於中世紀的行會深信不疑。但引起最大爭議的還是所謂的秘密宣誓。有一種說法稱,新介紹入會者被蒙上眼睛,有人問他:

你信任誰?
回答說:上帝
你要去哪兒旅行?
回答說:從西方到東方,向著光明去。
接找他被要求手按聖經宣誓:「即使是喉嚨被割斷,舌頭被扯掉,身體為大海的粗沙掩埋……也不會洩露會社的秘密。」

共濟會一直是一個互利的社團,儘管其利益無從定義。它的敵人常堅持認為,它反對男女平等,因為它從不招收女性入會;它反社會,反基督教,因為據稱會員利用各自的政治、商業和社會關係互相幫助,損害他人。共濟會員一直強調他們反對無神論,宣揚宗教寬容,政治中立,並致力於慈善事業。

十八世紀共濟會急劇擴展。它從英國最高層貴族中吸納會員,並成為僧侶階層永久支柱。 1725年被驅逐的蘇格蘭人在巴黎建立了一個共濟分會;此後共濟分會遍布歐洲大陸的每一個國家。它在布拉格(1726年)華沙(1755年),甚至聖彼得堡都建立了組織。到拿破崙戰爭時,它已建立了一個廣泛的分會網絡。傳說在菠蘿金諾滑鐵盧戰場上敵對雙方的軍官互致暗號表明身份,並下令停火。

在天主教國家中,共濟會轉而反對教會,並在激進的啟蒙運動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其成員往往是自然神論者、哲學家以及教會和國家的批評者。例如,1795年奧地利才開始鎮壓共濟會,在此之前奧地利沒有公佈教皇譴責共濟會的通諭,因此共濟會在推動藝術發展方面極為活躍。在法國,它為革命前的醞釀作出了貢獻。十九世紀以後,它又將自由主義運動緊密聯繫。

天主教會的反應是毫不含糊的。梵蒂岡把共濟會視為惡魔。從1738年-1890年,歷代教皇六次通諭中,譴責它是邪惡的妄圖顛覆的陰謀家。忠誠的天主教徒不能成為共濟會員,極端的天主教人士把共濟會員同雅各賓派。燒炭黨人和猶太人一道劃為公敵。二十世紀的極權政體對他們更加敵視。納粹和共產主義者把共濟會員投入集中營。在歐洲大部分地區,他們只有在法西斯垮台,或東方的蘇聯東歐集團瓦解之後才能重新開始他們的活動。

光明會和黑貴族

光明會(Illuminati)表示「啟發者」或「發光者」,這是指路西弗或撒但。那些高級的人物,稱為光明會(Illuminati)或Moriah,在國際舞台上他們是屬於世界上最富有的十三個家族,他們是一些真實地在背後操縱世界舞台的人。他們是「黑貴族」,是決策製定者,他們製定那些規則給總統和政府並叫他們遵從,他們總是隱藏在公眾的眼睛前,他們的行為是不能夠拿來討論的。他們的血統推溯到數千年前,而且他們是非常小心的保存和不破壞這些血統,那麼這些血統能夠一代傳一代。

他們的力量躺在神祕主義和經濟方面──當然金錢是創造力量。他們擁有所有國際銀行,石油生意,最有力的工業和貿易生意,他們滲透在政治上,他們擁有大部分的政府── 他們至低限度有能力控制他們。一個例子是美國總統選舉。這是沒有秘密的,候選人得到大多數的贊助者金錢的贊助而贏得選舉,這樣給他們有能力不創造反對的候選人。 那麼是誰贊助「正確」的候選人?當然是光明會。有時他們贊助者兩面的候選人作為選舉用途。他們決定誰將會是下一任總統,他們會觀察贏得選舉的人。大多數的總統選舉以毒品的金錢贊助,如果你知道光明會經營毒品工業,毒品金錢是可以理解的。一個例子是克林頓.比爾克林頓自他的少年時期已經被他們訓練,當他接管總統職位的時候,這樣好好預備他的「任務」。

光明會的目標是甚麼?牠們的目標是創造一個世界政府和新世界秩序,牠們與居首位的人統治世界,把世界變成奴隸的狀態和法西斯主義!這是非常古老的目標,實際上要完全了解它的話,人們必須了解這個計劃不是在一生的時間可達成的──這個計劃進行了數世紀。

這個目標已經被計畫來逃避官方的檢驗,這是那些秘密組織中的秘密。所有秘密社團有由光明會所控制的和擁有的秘密開始等級,共濟會可能是最為人熟悉的。控制那些社團和光明會的是撒但主義者和施行黑巫術的人。他們唯一的神是路西弗,藉著神祕的訓練他們會操縱並且影響大群人。

想像它是一件毛骨悚然的事,事實上這個行星以黑巫術運作──在地球上,巫術是不應該以任何形態存在,如果某人告訴你地球真的以黑巫術運作,他將會很可能會被認定為荒謬的人。在這個神秘的「科學」,是思想控制和已經發展的智能。藉由接管電影工業,那些唱片公司和他們精細藝術的控制,他們知道怎樣以他們自己的歌曲跳舞從而影響那些青少年,並接受他們真實的類型。這是合理的,如果你觀察我們被強迫享受某種類的「娛樂」。所有大主人去了哪裏呢?

那些青少年必聽的音樂總是完全沒有品質的,以致把他們變成機械似的、無情感的、暴力的和吸食毒品的人。音樂是用來作思想控制的,我們將在稍後看見。真正的優質音樂是大型唱片公司所拒絕的,而那些音樂正是有利於缺乏才能的人。自從在70年代發展黑色安息日和搖滾樂以來,撒但主義藉由音樂工業發揚。很多團體追隨它,硬銷這些音樂。

這相同的事情與荷里活一起運作,荷里活被光明會創造和控制。那些「E.T(外星人)」電影,世界末日電影和大災難電影,全都是在一個目的上,以致在某方面影響我們。惡魔電影也被大力發揚。一切的東西是準備那天的來臨……

我已告訴你操控光明會那一班高等級的人是十三個富有的家族。他們是非常秘密的,在長久的時間裏,他們的領袖一個接一個地離世。然而,沒有秘密能夠永遠地被保存的,遲早那些秘密將會洩漏,所以這個情況也是一樣。不是很多人知道這些家族的真實人物,藉由已經離開那個光明會主義者教團的人揭示最不平常的資料,最近是可以知道這個秘密的。在這裏是13個家族的名字── 這些家族由魔鬼路西弗所建立:

Astor
Bundy
Collins
DuPont
Freeman
Kennedy
Li(氏血統,這是在香港裏的光明會家族)
Onassis
Reynolds
Rockefeller
Rothschild
Russell
Van Duyn
[Merovingian] (歐洲皇家)

撒但主義者

這秘密社團被光明會控制,它擁有秘密的開始等級。在共濟會,如果你想成為會員的話你不能只是在那裏散步──你必須至少被兩個已是會員的人提議。想加入共濟會的人會被人檢查,才可以加入共濟會。如果只有會議裏的一個人說他沒有加入共濟會的資格,被提議的人將不會允許他加入。這樣任何人能夠看見他們是小心地觀察那些人是否有任何的利用價值,從而挑選一些人。

大多數社團是正式的慈善組織,因此有很多人加入。 他們也是擁有秘教的開始等級,每個會員已經向兄弟作出最重要的忠貞宣誓,表示如果這個人在社會上有一個特別的職位(舉例來說:總統),他的第一個興趣是手足情誼,第二個興趣是總統職位。所以事實上他擁有兩個忠貞的對象。一個在高職位的兄弟總是被保護和關照的,只要他對組織是有用並且遵從它的規則。如果他失敗或不能執行他的誓約,他將會遭到可怕的對待(例如殺死那會員)。這是非常重要的保存那些秘密。

很多在低等級的共濟會會員實際上是非常樂意的作為會員。它是緊緊的「歸屬感」,而且他將會學習這宇宙的一些秘密,學校是不會教導這些秘密,他時常是狂熱和令人入神的。一個共濟會會員說:「除了我的妻子 外,共濟會是我的生命裏最重要的事物……」。順帶一提,他的妻子一定要不知道關於她的丈夫在社團裏做過的任何事情,這是應該被保存的秘密,大多數的情況下女仕是不被允許進入那些社團內。然而有一些社團是特別為女仕而設的。

為了創造正面的前線目的,兄弟是非常熱心招攬好人──兄弟希望招攬有穩定的名氣的人,他們會向想加入的人說一些好的東西,當必需的時候甚至作出辨護。那些人愈少知道真實的計劃,那麼就愈多的信任性對共濟會良好的辯護上。

當時間繼續流逝的時候,一些會員(雖然不是所有)將會在社團內進入愈來愈高的等級,直到他達到最高的等級。但是在那裏,要進行一個非常小心的選擇。在進入高等級之前,一個較高等級的兄弟要求學徒在十字架上唾沫。如果那人基於他的基督教信仰而拒絕,較高等級的兄弟會告訴他做了正確的事情並且他已經忠於他的宗教。但是那位兄弟將會無法被允許進入最高等級。他總會被接見為何不能夠繼續升級的原因。

另一方面,如果那人在十字架上唾沫,他是表示他對兄弟的忠 心,那麼他的忠心能夠繼續在等級表中升級。他將會被允許進入「秘密圖書館」,哪裡的智慧是取自遠古時代,並且他是允許參與巫術儀式。他將會是越來越多涉及黑巫術/撒但主義上並且預備「大秘密」,那「大秘密」是包括下列各項:

  1. 秘密社團是與路西弗(路西弗可假扮為外星人)溝通,牠是社團背後的真實力量。
  2. 這社團的目的是與他們一起創造世界政府,這樣可用來統治人類,他們的上級組織是路西弗。
  3. 通過思想控制和神祕主義來控制大眾。
  4. 報酬將會是能量和金錢。
  5. 我們所有人是居住在身體內的靈體生物,我們與靈體一樣是不朽的。

在 1922年,路西弗基金會在倫敦建立,但是後來改變它的名字為Luci’s Trust,先前的名字是太明顯。這基金會是非政治性並且官方地給聯合國承認。它也是神智學社團的一個延伸。Luci’s Trust被他們當中的一班人所贊助,他們是撒但主義者羅勃特.McNamara,前美國國防部長、世界銀行行長、Rockefeller Foundation會員,和湯姆斯.Watson(IBM,前莫斯科大使)。Luci’s Trust的贊助者是當中下列的前線組織:聯合國、國際綠色和平、美國綠色和平、Amnesty Int、UNICEF。Luci’s Trust推有它唯一的「宗教性」禮拜堂──暸解聖殿,這是撒但主義者崇拜的地方,這座暸解聖殿位於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

懷好有意的人留在如此毀滅性的組織作為會員的原因,可能是由於它的非民主體制和命令的連繫。較低等級的兄弟是沒有權力知道高於他等級東西,那麼好奇心驅使他走進神秘的領域中。還有,紀律和秘密是非常嚴謹的,如果任何人無法順從的話那麼處罰可能是嚴厲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在最高等級那些少數非常邪惡的人能夠控制許多在下層無 辜的人和無知的人。這可能是簡單和基本形式的思想控制。

(以下文章轉載自秋仔’s Blog)

Lucis Trust for A One World Religion 露絲時基金支持世界一宗教

The Lucis Trust is the Publishing House which prints and disseminates United Nations material.  It is a devastating indictment of the New Age and Pagan nature of the UN.  Lucis Trust was established in 1922 as Lucifer Trust by Alice Bailey as the publishing company to disseminate the books of Bailey and Blavatsky and the Theosophical Society.  The title page of Alice Bailey’s book, ‘Initiation, Human and Solar’ was originally printed in 1922, and clearly shows the publishing house as ‘Lucifer Publishing CoIn 1923.  Bailey changed the name to Lucis Trust, because Lucifer Trust revealed the true nature of the New Age Movement too clearly.  「啟動,人權和太陽能」原是在1922年印行,和清楚地顯示出版社為1923路西弗(註:撒旦)出版公司。愛麗絲貝利將路西弗基金易名露絲時基金,因為路西弗基金會太清楚地揭出新紀元運動的本質。(Constance Cumbey, The Hidden Dangers of the Rainbow, p. 49).  A quick trip to any New Age bookstore will reveal that many of the hard-core New Age books are published by Lucis Trust.At one time, the Lucis Trust office in New York was located at 866 United Nations Plaza and is a member of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der a slick program called “World Goodwill".  In an Alice Bailey book called “Education for a New Age";  she suggests that in the new age “World Citizenship should be the goal of the enlightened, with a world federation and a world brain."  In other words – a One World Government New World Order.

Lucis Trust is sponsored by among others Robert McNamara, former minister of Defence in the USA, president of the World Bank, member of theRockefeller Foundation, and Thomas Watson (IBM, former ambassador in Moscow).Luci’s Trust sponsors among others the following organizations: UN, Greenpeace Int., Greenpeace USA, Amnesty Int. and UNICEF.  露絲時基金的其他贊助是羅伯特麥林馬拉(前美國國防部長),世界銀行總裁,洛克菲勒(註:光明會家族)基金會成員,湯馬斯屈臣(IBM公 司,前駐莫斯科大使)。 露絲時基金贊助其它以下組織:聯合國,綠色和平組織,美國綠色和平組織,Amensty Int.,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The United Nations has long been one of the foremost world harbingers for the “New Spirituality" and the gathering “New World Order" based on ancient occult and freemasonic principles.  Seven years after the birth of the UN, a book was published by the theosophist and founder of the Lucis Trust, Alice Bailey, claiming that “Evidence of the growth of the human intellect along the needed receptive lines (for the preparation of the New Age) can be seen in the “planning" of various nations and in the efforts of the United Nations to formulate a world plan…  From the very start of this unfoldment, three occult factors have governed the development of all these plans".  [Alice B. Bailey, Discipleship in the New Age (Lucis Press, 1955), Vol. II, p.35.]

Although she did not spell out clearly the identity of these ‘three occult factors’, she did reveal to her students that “Within the United Nations is the germ and seed of a great international and meditating, reflective group – a group of thinking and informed men and women in whose hands lies the destiny of humanity.  This is largely under the control of many fourth ray disciples, if you could but realise it, and their point of meditative focus is the intuitional or Buddhic plane – the plane upon which all hierarchical activity istoday to be found’.  [Ibid. p.220.]

To this end, the Lucis Trust,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Foster and Alice Bailey, started a group called “World Goodwill" – an official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within the United Nations.  The stated aim of this group is “to cooperate in the world of preparationfor the reappearance of the Christ"  [One Earth, the magazine of the Findhorn Foundation, October/November 1986, Vol. 6, Issue 6, p.24.]

But the esoteric work inside the UN does not stop with such recognized occult groupings.  Much of the impetus for this process was initiated through the officershipof two Secretary-Generals of the UN, Dag Hammarskjöld (held office: 1953-1961) and U Thant (held office: 1961-1971) who succeeded him, and one Assistant Secretary-general, Dr. Robert Muller.  In a book written to celebrate the philosophy of Teilhard de Chardin (and edited by Robert Muller), it is revealed “Dag Hammarskjöld, the rational Nordic economist, had ended up as a mystic.  He too held at the end of his life that spirituality was the ultimate key to our earthly fate in time and space".  [Robert Muller (ed.), The Desire to be Human:  A Global Reconnaissance of Human Perspectives in an Ageof Transformation (Miranana, 1983), p.304.]

Sri Chinmoy, the New Age guru, meditation leader at the UN, wrote:  “the United Nations is the chosen instrument of God;  to be a chosen instrument means to be a divine messenger carrying the banner of God’s inner vision and outer manifestation.

“WilliamJasper, author of “A New World Religion" describes the religion of the UN: “…a weird and diabolical convergence of New Age mysticism, pantheism, aboriginal animism atheism, communism, socialism, Luciferian occultism, apostate Christianity, Islam, Taoism, Buddhism, and Hinduism".

The Rothschilds and Rockefellers are Knights of Malta under the Pope’s Order.  They have their Masters.

There’s a Fake NWO that they want everybody to believe to accept later the New Age Order.  They create the problem and present the Solution, the Third Way.  It’s an OLD trick.  Read The Art of War.  It’s all controlled opposition like the “Truth Movement".  They NEED controlled exposure to further the Great Work, the Magnus Opus.  It’s ALL mind-control.

Illuminati Play Cards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