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光明會的秘密 (08) – 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淵源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10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10/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上一篇《光明會的秘密 (07) – 二百年前的共濟會、錫安長老會和神聖羅馬帝國的故事》是不是都看得大家都頭昏腦脹,搞不清來龍去脈吧?今天魔女就找了資料來為大家解說一下。

(以下文章轉載自秋仔’s Blog)

雖然不能證實甚麼,但這幾篇舊文中,《錫安長老紀要》一書將它們串在一起,隱約見到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關係,可以印證我之前的想法大致沒錯,哪有秘密社團那麼怕人不知道它做壞事?光明會一定不是最後的「大哥」;所以讓低級又接觸面闊的共濟會出來做好人,中級而又神秘的光明會做醜人,被搬上枱並啞子吃黃蓮,而最高級的錫安長老會則隱形而掌控決定一切,羅富齊家族就是高中級的中介點,說光明會就是錫安長老會或調換。

另 一邊廂,Bilderberg和神聖羅馬帝國(第四德意志)的關係雖無證據,卻也呼之欲出,這班歐洲精英和上面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既在互爭利益也在合作, 但大家都有共同目標:新世界秩序的统治!德國人和猶太人關係原是這樣差,卻賣核潛艇給以色列,而以色列又將核潛艇駐在波斯灣就可知一二了。

光明會 和 共濟會的淵源

(以下文章轉載自Keith’s InfoShare V2)

Title: The Illuminati 和 Freemasonry 淵源
Source: 聖經與世界瞭望
Date: N/A

作為一個the Illuminati的研究者,我了解到的是,Adam Weishaupt只不過是一個傀儡。The Illuminati的歷史可追溯到古巴別塔的時代,它由13個血統所控制,其中一個血統就是氏家族(註:亞洲地區的幾位政商領袖,人名不便公佈,你隨便猜的就會中。Tim)

Adam Weishaupt(1748-1811)基本上是一個猶太人,改變信仰成為一個天主教神父,隨後結束此身份,開始建立一個祕密社團,稱為the Illuminati。實際上,在當時這不是一個新的社團,它可以追溯到長遠的古代。在Weishaupt的生平,這個組織公開顯露。並不清楚他是否是背後的主腦人物,但據大多數的研究者,抱括我布內,都或多或少確定他只是the Elite of the Freemasons(共濟會的精英)的一個傀儡。

The Freemasons最近開始一個分支,33級的蘇格蘭共濟會。他仍然是今日最有權勢的祕密社團,會員遍佈政治高層、宗教領袖、商業巨亨和其他有用的人。証據指出,Weishaupt是由Rothschilds所支持的,他當時是共濟會的領袖之一。

The Illuminati有它自己的分級制,高於共濟會的33級。在共濟會即使進入較高的等級,仍無法了解the Illuminati等級的內情,那是祕密的。Weishaupt打算接管整個地球,他為單一世界政府(One World Government)和世界新秩序(a New World Order)立下一個明顯的目標。

這一切都寫在一份叫「錫安長老的草案」上(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如果事機洩露,會帶給猶太人被指責的邪惡目的。結果事情真的洩露,一個the Illuminati的信差騎馬經過田野時被閃電擊中,草案被發現,這發生在1770′s。接管政府計劃詳細寫在上面,於是組織被禁,Weishaupt和他的Illuminati弟兄逃走,轉為地下工作。之後決定,在正式場合,不再用Illuminati這個名稱,但前端的團體仍然繼續作實現控制世界的目標。其中一個前端組織就是the Freemasons,因為共濟會有比較好的名聲。

據信Weishaupt是被他共濟會的弟兄所殺,因為他不能閉口不用Illuminati這個名稱,也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倖存的Weishaupt和Rothschilds 為 the Illuminati重要角色,經由共濟會Cecil Rhodes的管道來達到他們的目標。他在十九世紀時,嘗試由英國皇室建立單一世界政府。這當然是由Rothschilds所贊助。 Rothschilds同時建立了一個圓桌會議,仿亞瑟王的圓桌武士取名。那天the Brotherhood Elite聚集在一起。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有接管世界的企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人們厭倦殺戮,聯合國建立時廣受大家歡迎。聯合國的官方政策是確保世界和平,讓類似二次世界大戰的事不再發生,但實際上,聯合國是 the Illuminati的前端組織,聯合世界各國成為一個。這導致了歐洲共同體計劃,每個人可以看到最大的法西斯邦國,每個國家的權力及統治變得愈來愈少。

藉由迅速的通貨膨脹,世界銀行成功地讓人相信單一貨幣是最佳的解決方案──歐元EMU。當此目標達成,歐洲中央銀行會有統管整個歐洲經濟的權力,可恣意決定領導方向。一些政治家是愚笨無知,另一些政治家明白實情,為the Illuminati工作並努力促其實現。無辜的人民被欺騙,是最大的受難者。這是一個超乎理解的背叛。

歐盟將延伸為非洲,亞洲,南美洲的共同體,最後這些共同體將組成一最大的法西斯邦國。依照他們神密的信念,這將持續一千年,這將是敵基督的全盛時期。

神密社團及the Illuminati相信權力的圖象,世界各地充滿了他們魔法及黑色魔法的圖象。問題是人們早己習慣充斥在他們身邊的一切,甚至一點都不會去想到。The Illuminati相信週圍愈多的圖像,他們的魔法權力愈多。The Illuminati和世界新秩序的標誌就是「金字塔上的全視之眼」,你可以看到美國一元紙幣上這個標誌,幾年前梵蒂岡發行的一系列郵票上也有這個標誌。這個眼睛就是就路西弗的眼睛,可追溯到古埃及年代。其他比較常見的是倒五角星,六線形(六角星是大衛之星),納綷標誌(希特拉使用過),金字塔是最常見的。

衛報:中國流行「猶太陰謀論」?

(以下文章轉載自中國網)

《貨幣戰爭》的書在中國賣得火熱。書中生動地描述了猶太人怎樣通過控制國際金融系統,來達到其統領世界的目的。本文作者認為,類似這樣的觀點都是關於猶太人的「陰謀論」。作者還認為,中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或菲律賓人幾 乎都沒怎麼見過猶太人,然而,他們卻抱著固執的反觀念。

英國《衛報》2月9日文章:
亞洲流行“猶太陰謀論”?
文 〔英〕 艾恩布魯馬
譯 Zozote

一本名為《貨幣戰爭》的書在中國賣得火熱。據報道,這本書還在最高領導層之間流傳。果真如此的話,對於為了自身能從經濟危機中脫困,不得不依靠聞多識廣的中國施以援手的國際金融系統來說,可不是甚麼好消息。

像這樣的陰謀論在亞洲並不罕見。歷年來,日本讀者們都對《關注猶太人就能看清世界》、《下個十年:探秘猶太人的圖謀》、《我想向日本人道歉── 一個猶太老人的懺悔》(當然,這本書由一個化名為Mordecai Mose的日本人所寫)一類的書籍表現出濃厚興趣。但所有這些書的始祖,其實是一部1903年由國人出版的、名為《錫安長老會紀要》的偽書。1905年,日本人在擊敗沙皇的軍隊後,發現了它。

中國人從日本人那裏吸取了許多西方先進的理念──大概這也成為猶太人陰謀論被傳遞過去的緣由。但是,東南亞地區的人們,對此類言論竟然也未能免疫。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曾聲稱:「猶太人靠代理人統治著世界,卻把別人當成炮灰。」菲律賓某前沿商業雜誌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裏,也繪聲繪色地描述了猶太人是怎樣頻頻在他們居住的國家裏呼風喚雨的,包括在今天的美國

資訊閉塞滋生陰謀論

事實上,很少有中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或者菲律賓人見過猶太人,除非他們曾到過國外。

那麼,究竟該怎麼解釋這些陰謀論對亞洲人不同尋常的吸引力呢?容易滋長陰謀論的溫床,總是出現在那些相對閉塞的國家。日本當然不再是這樣的封閉國了。然而, 即使是這樣一個民主時間尚短的民族,也總會易於相信,他們是那些無形力量的受害者。更確切來說,因為猶太人的不太為人所知,又夾帶著某種和西方世界聯繫起來的神秘色彩,他們便成了反西方的偏激者們抨擊的典型。

人和猶太人同樣讓人又畏又羨

這種偏激現象在亞洲分佈很廣,因為幾乎那裏的每個國家都被西方勢力蹂躪了好幾百年。雖說日本從來就沒有從形式上淪為殖民地,但至少從19世紀50年代起,當載滿槍炮的美國輪船逼迫這個國家按西方的條件敞開本國大門之後,日本也對西方強權有了深刻體會。

人們普遍將美國猶太人聯繫到一起的時間,得追溯到19世紀末期。那時候,歐洲反進步人士對美國──這個價值觀僅僅站在囤積財富之上的無根社會深惡痛絕,而這剛好可以與如浮萍般漂浮於世的猶太鑽營者們的形像畫上等號。從此,猶太人統治美國的說法就風行於世了。

殖民史上令人諷刺的一點,是殖民地的人們對那些為殖民統治辯護的、極具偏頗意味觀點的接納方式。反主義在西方早已如明日黃花無人問津,卻隨著歐洲人的一整套種族理論來到了亞洲,且植根於這些人民的心中。

在某種程度上,居住在東南亞屬於當地少數族裔的人,也遭受著與西方猶太人同樣的待遇。因為被排除在許多行業之外,他們也靠抱團和貿易為生。他們也因為是「土著」而備受白眼。當談到掙錢時,他們也被當做是擁有超能力的異類。所以,但凡有事不對勁,這些中國人不僅會被當作見錢眼開的資本家而備受指責,而且會被看成是共產主義者而飽受非議──再次和猶太人同病相憐──因為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都不約而同地,與漂泊不定和四海為家聯繫在了一起。

這些比平常人更聰明的中國人讓人又畏又羨。這種害怕與敬畏交織的心情,也常常在人們對美國(實際上是猶太人)的看法中非常明顯地體現出來。

日本人為什麼也反

日本的反主義則是一個相當有意思的話題。日本之所以能在1905年打敗國,完全是拜一個名叫雅各布.希夫紐約銀行家操弄浮動債券所賜。所以,《錫安長老會紀要》的記敘完全證實了日本人的猜測:猶太人確實在背後操縱著全球經濟。但是,作為一個現實的民族,日本人卻並沒有攻擊他們的想法,而是覺得還是和這些聰明又強大的傢夥們做朋友比較划算。

因此,即使在二戰期間,當德國人要求他們的同盟國日本圍捕猶太人並把他們交給自己時,日本人卻仍舊在屬偽滿洲的地方張羅起了饗宴,歌頌日猶人民之間的深情厚誼。雖說猶太人在上海過得並不好,但至少他們在日本人的庇護下活了下來。這對上海猶太人來說 是件幸事,因為正是這種認為猶太人操縱著全球經濟的想法,幫助他們生存了下去。但是,時至今日,這些值得玩味的想法仍舊繼續擾亂著日本人的神經──雖說他們比誰都更應該認清事情的真相了。

匈牙利警方沒收反猶太書籍

(以下文章轉載自BBC)

匈牙利警方突擊搜查首都布達佩斯和另外兩個城鎮的書店,沒收了一批被禁的反猶太書籍。

這本名為《錫安長老的備忘錄》的小說是一百多年前俄羅斯沙皇的秘密警察所寫的,內容是以虛構形式講述猶太人要主宰世界的計劃。

最近幾個月,這本書的三個不同版本相繼刊行,且在匈牙利的書店公開發售。

猶太人組織對這本書的刊行表達了憤怒的回應。他們說,這本書是要煽動種族矛盾。

About these ad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