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光明會的秘密 (07) – 二百年前的共濟會、錫安長老會和神聖羅馬帝國的故事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9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9/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節錄轉載自林棲《新一戰風雲》一書)

「請問總導師,錫安長老會是個甚麼組織,和共濟會有怎樣的聯繫?」威廉輕輕地合上文件,抬頭說道。

錫安主義者也稱為猶太復國主義者,他們的最高權力機構便是錫安長老會。長老會的成員大多也是共濟會會員。大約在20年前,在法國曾召開過一次由雙方高層參加 的重要會議。會議上一位錫安長老宣讀了這份文件,並得到共濟會高層的支持,最後雙方達成一致意見,那就是以共濟會的權力和錫安長老會的金錢共同開闢一條通向世界王座的道路。因此這份文件的全稱叫做:『共濟會與錫安長老會世界聯盟會議紀要』。」

亞當斯說得玄乎其玄,威廉不解地反問道:「既然共濟會如此邪惡,那為什麼弗里德里希大王還要加入呢?」

「這個問題很簡單,第一,弗里德里希大王的世代,共濟會還是以反對天主教和教皇為主要目標,在虔誠的清教徒們看來,這個目標是無比神聖的,至少算不上邪惡;第二,那時候的普魯士還僅僅是歐洲中部的一個二等強國,為了在動蕩的時局中增強自己的力量,大王主動和世界上最強大的新教國家──英國結盟,以免使自身成為各大國利益交換的犧牲品。」

「難道大王為為了和英國結盟必須要加入共濟會嗎?」

「這個現在很難說得清楚,也許互為因果。 不過我可以給殿下講一些事情:弗里德里希大王的一生是在痛苦中渡過的,因為他失去了愛情。年青時候,大王也曾瘋狂的愛上一個新教的公主,可後來老國王攝於國內親勢力的壓迫,為大王迎娶了一位他並不喜歡的哈布斯堡家族的遠房公主。此後的一生中,大王很少和他的妻子在一起,他寧可留在無憂宮陪他的一對愛犬。 我個人推測,這段不幸的政治婚姻使得大王急於尋求政治上的支持以和國內親勢力對抗,加上老國王在特蕾莎女皇即位問題上的被戲弄(註一),於是他順理成章地加入了反天主教的共濟會。」

對於亞當斯講的這些故事,威廉在前世就非常熟悉了,因此他繼續不依不饒的問道:「同為新教國家,既然英國能接受共濟會,為什麼德國就不行呢?」

「殿下,如果是在20年前的威廉四世國王時代,我認為這沒什麼不妥。畢竟,英國普魯士在反對天主教方面有著共同的利益。但現在不同了,隨著意大利的獨立和統 一,教皇的權勢大大縮小,天主教正作為單純的宗教逐漸和政治脫節。在沒有了共同威脅的情況下,共濟會對於普魯士已經沒有任何好的影響,有的只是壞作用。」

亞當斯停下來喘了口氣,然後意味深長的說了一段讓威廉深深為之動容的話:「霍亨索倫家族的德意志帝國儘管才剛剛誕生,但這必將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他承襲了條頓騎士團的光榮和無數日耳曼開拓者的精神遺產。我也知道殿下有著奧託大帝一樣的雄心,可是在一個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各佔一半的國家,共濟會的存在只能使國家變得更加混亂和不和諧。方才的那份『紀要』殿下也看過了,共濟會可以代表英國美國這些撒克遜清教徒的利益,可以代表那些用心險惡、敲骨吸髓的猶太金融家 的利益,但他無法代表擁有眾多天主教徒的德意志帝國的利益,德國的問題只能依靠德國人自己來解決。」

這段話確實說到了威廉的心坎裡,歷史上的神聖羅馬帝國雖然有過短暫的輝煌,但宗教改革運動以來那個曾經無比神聖的日耳曼人的羅馬帝國已經不復存在,有的只是一些終日爭吵不休並且唯利是圖的選帝侯和猥瑣不堪的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

30年戰爭,英雄氣短,華倫斯坦死在了變節者的刀劍之下。

於是,德國被紅衣主教的一紙《威斯特伐利亞條約》徹底分割,在這片土地上誕生了大大小小300多個擁有主權的王國、貴族領地和自由市。

神聖羅馬帝國剩下的僅僅是一個名字,到拿破崙進軍維也納的時候,這個名字也被剝奪了。

是啊,世界上再沒有一個國家擁有比德國更加錯綜複雜的宗教問題。太陽王曾將國內數十萬的胡格諾教徒驅逐出境,但法國從此成為一個差不多是單一宗教的國家。至於俄國奧地利都有著一個佔人口大多數的主要宗教。

唯獨德國的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幾乎各佔一半,沒有天主教的支持,縱是在新教佔主導地位的普魯士,縱是俾斯麥這樣的強人,在他發起的「文化鬥爭」中也只能灰溜溜地接受失敗。

「尊敬的總導師,您的話我明白了,請問有什麼需要我來做的嗎?」威廉一臉正色地說。

此刻,亞當斯的臉上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這裡我還要先告訴殿下一個壞消息。您的父親也就是皇儲、普魯士親王弗里德里希三世殿下剛剛在英國加入了共濟會。」

「竟有這樣的事情?」威廉滿臉的不可置信。

「是的,這件事很快就會在柏林皇宮成為公開的消息。」

「你們為什麼沒有阻止這件事的發生呢?」

「我們曾經阻止過,也一直認為皇儲相信了我們的話,可沒想到他還是選擇了共濟會。」

「我父親同情自由主義者,也許這是他加入共濟會的原因吧。」

「殿下應該注意到,按照『錫安紀要』的說法,把世界上所有集權制國家變成議會制國家是他們的目標。因為議會制便於他們操控政治,甚至決定戰爭。既然皇儲加入共濟會已經成為事實,那麼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盡量使您不要步皇儲的後塵。如果說需要您來做甚麼的話,那就是希望您能恪守入會時候的承諾,永遠不背棄死亡兄弟會和您的兄弟們。」看得出,這是亞當斯發自內心的話。

「請總導師放心,這一點我保證可以做到。」威廉拍拍胸脯給亞當斯打下包票。

「作為您忠於本會的報答,我個人將對您宣誓效忠。如果您能接受一個附加條件,那麼本會的其他四位長老願意以天主教中央黨的名義對您宣誓效忠。」

「天主教中央黨?」威廉滿臉的疑惑。

「是的,殿下。因為長老們都是來自各教區的神職人員,所以無法以個人名義對您宣誓效忠。」亞當斯解釋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知是甚麼附加條件?」

「您要選擇一位德國出生的天主教徒作為未來的皇后。」亞當斯簡潔地回答。

要說這個條件並不苛刻,不過卻不是威廉自己所能左右的,至少現在不能。然而能得到天主教中央黨的效忠,這個誘惑力實在是大,不如先應承下來再說吧,日後在婚事的問題上真的身不由己那也算不得自己食言,威廉無恥地想著。

「我想知道本會的長老們怎麼能代表天主教中央黨?」威廉在「交錢」之前還是要先驗一驗貨的。

「天主教中央黨的現任中央常委一共有7人,其中最主要的4位是來自教會的神職人員,他們分別是特里爾大主教、科隆大主教、威斯巴登主教和法蘭克福主教。殿下如果看過本會的花名冊就應該知道這4位正是本會的現任長老。」

說起天主教中央黨其實本來的勢力並不是很大,但俾斯麥錯誤地發動「文化鬥爭」,使得中央黨在鬥爭中越戰越強,在德國西部和南部呈現燎原之勢,穩穩坐定了議會第二大黨的寶座。

威廉知道如果自己能爭取到天主教中央黨的支持,那麼在日後的政治鬥爭中將會大大增強自己的力量。

「我可以接受這個附加條件,事實上娶一位天主教徒作為妻子正是我發自本心的願望。」威廉正色道──他說得確實是真心話。

聽到威廉的表態,亞當斯轉身從左側書櫃上取下一本書,就在這時正對大門的一面牆壁的書櫃突然動了起來,緩緩向後夠轉去。

片刻,威廉的對面閃出一間寬敞明亮,裝修無比豪華的大廳。

「殿下請跟我來。」亞當斯邊走邊說道:「這個房間的名字叫加冕大廳,是本會三位創始人之一的那位占星學者執意要建造的。他說將來要在這個房間裡為有資格繼承神聖羅馬帝國王冠的人舉行宣誓效忠的典禮,當時人們都以為他說的是胡話,可沒想到今天還真能派上一次用場。」

威廉十分開心地笑了笑,說:「總導師,您可真幽默。德意志的皇冠已經夠重了,我可不想再戴上哈布斯堡家族的那頂皇冠了。」

「我特里爾大主教艾貝邁爾。」

「我科隆大主教恩豪斯。」

「我威斯巴登主教哈良德。」

「我法蘭克福主教漢斯利克。」

「我們共同代表德意志天主教中央黨對普魯士威廉王子發出莊嚴的宣誓,在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天主教中央黨將只做出對王子有利的選擇,無條件服從王子的意志,為了德意志的崇高,為了全知的上帝,我們將永遠站在王子的一邊!」

四位主教右手按著聖經,左手摀著心臟,神色莊重地完成了宣誓,威廉則坐在象徵王座的座椅上接受了他們的誓詞。

接著,按照亞當斯的設計,威廉也要進行宣誓。

威廉站起身來,走到牆壁上掛著的十字架前,右手護衛心臟,面對十字架莊重地宣誓:「為了全體德意志人民的福祉,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我將盡力選取一位出身德國的天主教女子作為我未來的妻子。這是我,普魯士威廉王子的莊嚴誓詞。」

按照亞當斯的要求,誓詞中間的一句應當是「選取一位出身德國的天主教公主作為我未來的妻子」,威廉有意將「公主」改為「女子」,這樣的小錯誤並不影響整個誓詞的效力,因為對他們來說「天主教」才是最重要的。亞當斯面對威廉耍的「花腔」只當是口誤,也沒有深究。

===*===*===*===*===*===*===*===*===*===*===*===

註一:當時哈布斯堡家族沒有男性直系繼承人,老國王打算把王位傳給特蕾莎,但按照古老的薩里克法,王位不能傳給女性繼承人。不過法律是死的,人卻是活的,老國王以科堡附近的一塊領地為報酬希望普魯士的「士兵國王」威廉支持他的女兒登位。威廉兌現了諾言,但老國王卻想賴掉他的許諾的那塊領地。威廉直到臨死前都對此事念念不忘,於是這件事也就成為弗里德里希大王出兵西里西亞的最主要口實。

新紀元騙局──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隱形帝國

過去8篇文章資料太沉重,所以我們今天只看看故事,好讓大家都把資料消化正頓一下吧。正如鄙人的 Facebook page 裡介紹所說:這裡沒有肯定的答案,這裡沒有必然的真相……這裡有啟發。

所以這裡的資料不會一面倒,我們中立地再從另一角度看看有錫安長老會怎樣滲透在我們之間:
The New Age Deception- The Infiltrated Zionist Empire revealed

One response

  1. 通告: 光明會的秘密 (08) – 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淵源 « 冥皇星公主の公主日誌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