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回應禪一先生(二)

禪一先生:

其實我與你是不認識的,所以不知道你是不是香港人。《香港精神還在沉睡嗎?》 一文是寫給愛護香港的香港人看的,前文已經說過了,我毋須跟不愛港的一群浪費唇舌。

不過,不知身居何處的你,到底清楚不清楚香港現時的情況,本人希望藉此跟你解釋一下。

(一)產子狀況

現時香港的公營醫院本來已經是人手不足,為確保孕婦產子的安全,孕媽媽們都由懷孕初期開始,經過醫院的產檢,才能預約醫院床位的。公營醫院就是香港納稅人納稅而起的醫院,亦由於人手問題,所以公營醫院服務現時只能接收香港永久居民的孕婦;而那些國內來的孕婦,能負擔的都會往私營醫院產子,問題後話再說。相反,那些國內來而又負擔不起私營醫院的孕婦,在過香港海關時,會用一切方法掩飾自己懷孕,瞞天過海後,匿藏在公寓裡待產,有些甚至逾期居留,肚子作動便會衝往公營醫院急症室;而急症室並沒有足夠的接生人手與設備,所以都會轉介往婦產科;同時,由於她們從沒有在醫院做產檢,故醫生、護士及接生員都需要對她們特別照顧,亦基於人道理由,這些需要特別照顧的內地產婦都能安排到病房床位,可憐的香港產婦只能睡在走廊床位,也因人手問題未能得到周全的產子服務。試問公營醫院的資金由何而來呀?就是香港納稅人呢!不說她們在醫院偷竊的個別例子,單是內地產婦無所不用其極的來霸佔醫院資源,不是賊便是強盜!再說,若以閣下邏輯,「那幾個雙非走了醫院多少錢的數?800萬而已。庫房為何水浸,財爺要退稅」,富人就當被打劫了乎?恐怕閣下的道德觀都被丟去了!說到私營醫院的問題,在私營醫院剖腹分娩床位有限,公營醫院又把內地孕婦全數推向私院下,最後可能苦了一眾本地中產孕婦,她們基於工作或其他實際原因,當需要剖腹產子服務,公院不提供所需服務,私院未必增加到名額,隨時推高收費,甚至無法找到床位,中產一族又是否接受?再者,愛護香港的香港人,若眼見私營醫院腐化為「醫院商店」,會是感到痛心的。(不過本人知到閣下不會有同感,因為閣下不是愛護香港的人。)

(二)學位問題

本人知道國內流傳一個說法:「香港幼兒年齡斷層,學校收生不足,若非咱們來產子,恐怕你們學校都被殺清光了!」這個理論是有絕對謬誤的。學生收生不足,可轉型為小班教學,小班教學可讓老師們更能針對每個學生情況因材施教,對老師減少工作壓力,和學生更能被照顧,是一石二鳥之法;而且小班教學與大班教學可以彈性調節,可是,當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後,她們的兒女都得到香港永久居留權,可以入讀香港的官校與津校,數量亦超過香港學額所能承擔的,試問官校與津校的資金由何而來呀?就是香港納稅人呢!他們成長後,若能在港升讀大學,大學的津貼又從何而呀?又是香港納稅人!內地產婦無所不用其極的來霸佔醫院資源後,她們的子女再來霸佔學校資源,不是賊便是強盜!

(三)房屋問題

雙非子女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他們的父母理所當然可以憑「方便照顧在港讀書的子女」由為,申請單程證來港。負擔得起買香港私樓的暴發戶,把香港樓價炒高了不用說;負擔不起的,申請政府公屋。香港本土居民輪候公屋也至少需要三年時間,等候期間一般都只能負擔租置幾十至一百尺左右不等的檔房;但單程證來港的,一般都被列為較迫切需要,輪候時間只需香港本土人的一半。試問建築公屋與津貼租金的資金由何而來?都是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內地產婦無所不用其極的來霸佔醫院資源後,她們的子女再來霸佔學校資源,然後霸佔房屋資源,不是賊便是強盜!

(四)綜援問題

雙非的父母持單程證來港後,由於香港是一個以金融業與服務行業為主的城市,而且不少低層工作(例如汽車維修員、保安員、電工、地盤工人等等)都需要考取相關合格牌照甚至經過中英語水平考試才能獲聘,由於學歷與能力的差異,大多只能做侍應生、店務員、清潔工等的職位。這些職位工時長薪金低,比起申請綜緩,綜援還能得到更多收入,而且還能安坐家中照顧子女。本人不是歧視家庭岡位,但在港實在有不少案例,單程證父母手腳健全,雙方都不出去為香港出一分力,雙方都報稱失業收取綜援。試問政府緩助金的資金由何而來?說來說去都是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內地產婦無所不用其極的來霸佔醫院資源後,她們的子女再來霸佔學校資源,然後霸佔房屋資源,接著飯來張口,不是賊便是強盜!

(五)地理問題

香港總面積只有2,755.03平方公里,而且山多平地少,人多路窄,根據2006和2009年官方數據指出,香港的人口密度全世界第4,一個四人家庭普遍只能居住或擁有面積在400至1000平方英呎的空間。若然再接收新移民,恐怕香港在官方人口密度統計能夠奪冠了。國內地大物博,都為資源問題而實施一孩政策,更何況香港只乃彈丸之地?除非閣下是一名魔術師,能夠將香港地方突然加倍,若不,請你承認這是「香港資源不足」的問題之一吧。

五十年代,我們的太祖父太祖母,為了逃避共產黨的文革批鬥,逃難來港。有賴他們的冒險,才不用在國內被文革洗腦至連儒家道德都忘得一清二楚。如果那是一個好的國家,當年人民便不用逃走;如果那是一個好的國家,今天雙非便不用怕一孩攻策爭著做香港人;如果那是一個好的國家,人民便不會怕國內假貨毒奶粉擁來香港購物。我要感謝我們的太祖父太祖母,可以讓我們能夠在香港有獨立思想分辨是非黑白而不是看著國皇的新衣指鹿為馬。就是因為香港由開埠至主權被移交之前,脫離文革的洗禮,才塑造出跟內地不一樣的民族。不要跟我說血緣情意結,若要追溯血緣,我們全是非洲人種,你何不滾到非洲去?

我們要宣揚、要爭取的,不是某種歧視,而是制度上的改革,所以在我原文中,指的不只是中港矛盾,更有指地產霸權,可惜閣下不知是盲了或是有閱讀障礙,不知從哪兒抽出「歧視」的根。

最後,到底香港是不是靠中國才能生存?這不用由本人來答你,很多愛護香港的香港人已替我答覆了。

《回應禪一先生(一)》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