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跳出學校的教育

(以下文章轉載自輔仁媒體)

在跟朋友聊起佔領中環這事,期間有人引某外國人的評語:「他們能做到甚麼?」

我卻想起了佔領中環有自由學社這一回事。在自由學社開學前一篇文章有這麼一段:

在這場沒有限期、沒有規則、沒有任何既定模式的實驗裏,每個人都是老師、每個人都是學生。我們希望和你一起,共同討論什麼是free school,共同決定教學的內容、方式和時間,希望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步伐,學習醫學/針灸/推拿/詩/結他/煲湯/地理/太極/純數/物理/縫紉/建屋/UFO/星際政治學……

平常反思教育只會在某些框架進行,例如只會想小班教學應否實行、新學制是否能配合知識型經濟或是以學校教育改善港孩現象,這些有其重要性,但可能教育不必侷限於老師向一群學生講課、或固定的課程、著重傳統的科目。每個人都是老師、每個人都是學生,科目不一定是中英數,就算是中英數,也不一定是學校裡聽到的那些東西,這樣又是否教育?

自由學社開幕一文中提到的Ferrer 有其一些想法。Ferrer 是西班牙的無政府主義者,於1901 年設立了學校Escuela Moderna。開學初期有30人,到一年後有70人,至1905年有126人。Judith Suissa 在他的Anarchism and Education: a philosophical perspective 中描述這學校為「沒有強制時間表,學生可以隨自己意願上課或離開及安排自己的時間表」。而當時天主教教會對公共教育制度有極大的控制,Ferrer 的Escuela Moderna 有對抗當時教育制度的特點-例如男女共學。除了重視傳統的學科外,因其社會無政府主義的信念,學校內同樣重視技能的教育,而且眾人要互相合作,猶如一個獨立的社區。

而在另一位無政府主義者Ivan Illich 在也提出了需要廢除現代強制教育,每人都應該按其興趣選擇自己喜歡的科目來學習。就此,他在Deschooling Society 中他提出了同伴配對網絡這個概念。網絡用家可以留低其名字及地址,當然也要寫下他想尋找朋友的活動。然後電腦會自行配對並從所有用家中尋找合適的人並配對。Deschooling Society 於1971年出版,互聯網尚未到來,今天,我們在web2.0的時代,能更快作出配對,甚至已能在網上交流分享知識。Illich 當年想像此項為尋找同伴,例如象棋對手,或者是討論某本書,對學習某樣技能有其他建議。但是同樣的配對也能用於技能學習。

自由學社就是這一類的教育網絡。教育不一定在傳統學校裡學習中英數,也不一定要考試,可以是按興趣學習知識及技能。是否需要取代現行的政府立的教育制度,可以後一步才討論,但於此類自由的教育於其起步時就否定或忽略便是太過死板了。一生人裡面總有許許多多的疑問,或者想學習的課題,可是學校、大專附屬進修學院及社區組織的興趣班等現有組織未必符合你所想。在一個可以非常低成本的環境下交流分享起碼是一條出路。可能很多人也問過為什麼這麼兩句便是詩,點樣玩rock,家居水電維修應該點做,諸如此類的問題都可以放在這教育網絡裡邊,而其實類似的東西並不是不存在,Youtube 也早有教授各門技巧的影片,某些大學也有open course讓人免費上課。

所以,我認為佔領中環至少因提出了這麼一可能,給我們一個這樣的機會去反思教育是什麼東西,可以是怎麼樣。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