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母乳媽媽權益與人口政策 ──奶媽無限公司

這是水の魔水在媽媽媽牌同盟的第一篇專欄

媽媽牌同盟 MamaMilk Baby Alliance

TinaUnlimited004
  二月二十三日,是人口政策諮詢期最後一天,筆者綜合過去幾場諮詢會和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林鄭月娥對「鼓勵生育」的回應,寫下這篇評論。
  筆者是一位母乳媽媽,經過一年多的母乳生涯,無論在工作還是日常生活中,都感受到這個政府對香港嬰兒的冷漠,無視生命的價值。
  在第三場的人口政策公眾諮詢會中,林鄭回應市民的意見,提出「不能透過政策鼓勵生育」,當中涉及各種環境因素,這可算是自打嘴巴,因為在諮詢文 件的專題5.2「其他國家如何處理生育率偏低的問題」,提及外國有減低生育的機會成本的福利政策,例如如有薪親職假、資助託兒和課餘託管服務,以及家庭友 善僱傭安排,包括彈性工作時間,這些不就是從改善環境因素而鼓勵市民生育的政策嗎?
  筆者從誕下麟兒開始,除了在醫院兩天有護士教導筆者餵哺母乳,和在流水作業工廠般的母嬰健康院向繁忙的護士尋求幫忙外,政府幾乎沒有對母乳媽媽有任何支援。
  母乳媽媽通常遇上的困難,一是患乳腺栓塞或乳腺炎,需要有足夠母乳知識的醫護人員協助治療;二是外出餵哺母乳,沒有足夠的措施和空間;三是工作時在用 膳或小休時間泵奶,得不到公司支持;四是奶粉商誤導廣告猖獗,令家人不支持母乳。以上幾點,都有機會令母乳媽媽處於孤立狀態,加上產後荷爾蒙影響,情緒得 不到適當輔導,很容易便放棄母乳餵哺。
  那麼,母乳餵哺跟人口政策,能夠拉上甚麼關係?筆者借用母乳團體「媽媽牌同盟」的人口政策意見書一段來回應:
「作為推廣母乳哺育機構,我們清晰地指出,母乳是無可替代,對嬰兒最好旳餵養方式,包括建立親子關係,提供獨一無二的營養,為家庭及社會,培養 健康的家庭成員及社會公民。可是,家長選擇母乳餵哺,卻未能在職場,公共場所,社會共識上找到支持,令生兒育女及維持最好的餵養方式變成空話,直接打擊生 育意欲及家長兼顧家庭及工作的能力。」
   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林鄭只提出改善6-12歲兒童的託管服務,但社區保姆根本不能夠妥善照顧兩歲以下幼兒,小兒正因為被社工不停轉換社區保姆而得到了分離焦慮的徵狀。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WHO) 的指引,母親應以母乳餵哺寶寶最少六個月,六個月後可配合固體食物,餵哺母乳持續至兩歲或以上。現今政府卻只提出6-12歲兒童的託管服務,那麼在孩子在 六歲之前,沒能力聘請家傭的基層家庭婦女欲外出工作,便只能寄望監管不足的非牟利機構旗下的社區保姆。政府沒有承擔「培養健康的家庭成員及社會公民」的責任,又一次將「幼有所長」的責任外判,最後只會迫基層家庭婦女放棄工作,親自照顧孩子,就像筆者一樣。
  政府沒有保障母乳媽媽的權益,以致大多數媽媽都為寶寶轉餵哺配方奶粉,可是政府也沒有有效保障本港奶粉的供應,任由走私賊將配方奶粉一箱一箱地搬上中共國土,「限奶令」形同虛設,情況由聖誕節至農曆新年期間更為嚴重,筆者的朋友需要再度為她們的孩子四出尋找配方奶粉。
  不能保障香港本土嬰兒的食物,等同不能保障她們的生命安全。香港本土嬰兒生命被中共殖民政府所賤視,林鄭竟然還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推卸責任,指香港未能仿傚外國的福利政策是與低稅政策有關,而且既不肯收回單程政審批權,亦不肯修改《基本法》裡雙非利用的法律漏洞,不能有效計算人口需求,更不能有效分配社會資源(開辦政府直轄的育嬰園、資助支持母乳的私人公司、增加公共母乳餵哺設施、設立母乳輔導機構等等)去支援母乳媽媽。
  餵哺母乳是身為母親的天職,寶寶得溫飽亦是基本人權,政府既不重視婦女天職,也賤視香港本土嬰兒人權,只顧媚共殖民,這是哪門子的人口政策?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