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Uncategorized

母乳媽媽權益與人口政策 ──奶媽無限公司

這是水の魔水在媽媽媽牌同盟的第一篇專欄

媽媽牌同盟 MamaMilk Baby Alliance

TinaUnlimited004
  二月二十三日,是人口政策諮詢期最後一天,筆者綜合過去幾場諮詢會和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林鄭月娥對「鼓勵生育」的回應,寫下這篇評論。
  筆者是一位母乳媽媽,經過一年多的母乳生涯,無論在工作還是日常生活中,都感受到這個政府對香港嬰兒的冷漠,無視生命的價值。
  在第三場的人口政策公眾諮詢會中,林鄭回應市民的意見,提出「不能透過政策鼓勵生育」,當中涉及各種環境因素,這可算是自打嘴巴,因為在諮詢文 件的專題5.2「其他國家如何處理生育率偏低的問題」,提及外國有減低生育的機會成本的福利政策,例如如有薪親職假、資助託兒和課餘託管服務,以及家庭友 善僱傭安排,包括彈性工作時間,這些不就是從改善環境因素而鼓勵市民生育的政策嗎?
  筆者從誕下麟兒開始,除了在醫院兩天有護士教導筆者餵哺母乳,和在流水作業工廠般的母嬰健康院向繁忙的護士尋求幫忙外,政府幾乎沒有對母乳媽媽有任何支援。
  母乳媽媽通常遇上的困難,一是患乳腺栓塞或乳腺炎,需要有足夠母乳知識的醫護人員協助治療;二是外出餵哺母乳,沒有足夠的措施和空間;三是工作時在用 膳或小休時間泵奶,得不到公司支持;四是奶粉商誤導廣告猖獗,令家人不支持母乳。以上幾點,都有機會令母乳媽媽處於孤立狀態,加上產後荷爾蒙影響,情緒得 不到適當輔導,很容易便放棄母乳餵哺。
  那麼,母乳餵哺跟人口政策,能夠拉上甚麼關係?筆者借用母乳團體「媽媽牌同盟」的人口政策意見書一段來回應:
「作為推廣母乳哺育機構,我們清晰地指出,母乳是無可替代,對嬰兒最好旳餵養方式,包括建立親子關係,提供獨一無二的營養,為家庭及社會,培養 健康的家庭成員及社會公民。可是,家長選擇母乳餵哺,卻未能在職場,公共場所,社會共識上找到支持,令生兒育女及維持最好的餵養方式變成空話,直接打擊生 育意欲及家長兼顧家庭及工作的能力。」
   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林鄭只提出改善6-12歲兒童的託管服務,但社區保姆根本不能夠妥善照顧兩歲以下幼兒,小兒正因為被社工不停轉換社區保姆而得到了分離焦慮的徵狀。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WHO) 的指引,母親應以母乳餵哺寶寶最少六個月,六個月後可配合固體食物,餵哺母乳持續至兩歲或以上。現今政府卻只提出6-12歲兒童的託管服務,那麼在孩子在 六歲之前,沒能力聘請家傭的基層家庭婦女欲外出工作,便只能寄望監管不足的非牟利機構旗下的社區保姆。政府沒有承擔「培養健康的家庭成員及社會公民」的責任,又一次將「幼有所長」的責任外判,最後只會迫基層家庭婦女放棄工作,親自照顧孩子,就像筆者一樣。
  政府沒有保障母乳媽媽的權益,以致大多數媽媽都為寶寶轉餵哺配方奶粉,可是政府也沒有有效保障本港奶粉的供應,任由走私賊將配方奶粉一箱一箱地搬上中共國土,「限奶令」形同虛設,情況由聖誕節至農曆新年期間更為嚴重,筆者的朋友需要再度為她們的孩子四出尋找配方奶粉。
  不能保障香港本土嬰兒的食物,等同不能保障她們的生命安全。香港本土嬰兒生命被中共殖民政府所賤視,林鄭竟然還在施政報告致謝動議中推卸責任,指香港未能仿傚外國的福利政策是與低稅政策有關,而且既不肯收回單程政審批權,亦不肯修改《基本法》裡雙非利用的法律漏洞,不能有效計算人口需求,更不能有效分配社會資源(開辦政府直轄的育嬰園、資助支持母乳的私人公司、增加公共母乳餵哺設施、設立母乳輔導機構等等)去支援母乳媽媽。
  餵哺母乳是身為母親的天職,寶寶得溫飽亦是基本人權,政府既不重視婦女天職,也賤視香港本土嬰兒人權,只顧媚共殖民,這是哪門子的人口政策?

View original post

廣告

Suspected Witches Burned Alive by Christians in Kenya

The Christians In Kenya Must Be Cursed!!!

The Tale Of Bitter Truth

Suspected Witches Burned Alive by Christians in Kenya, Africa

WARNING

WITCHES BURNED ALIVE IN KENYA, AFRICA **GRAPHIC!** MIGHT CONTAIN CONTENT THAT IS NOT SUITABLE FOR ALL AGES.

Growing desires for land along Kenya’s Indian Ocean coastline are allegedly causing a rise in ‘witch lynchings’ by residents to intimidate their elderly relatives who own the title deeds of desirable areas.

Sadaka Muruu, 100, who owns 12 acres of sought-after land in coastal Kilifi county, claimed she was told by her grandchildren that they would burn her alive after investors asked about purchasing it.

The frightened grandmother was allegedly dragged naked from her home in January by relatives who had turned up without notice, and told neighbours they had caught her doing witchcraft.

But she was saved at the last minute by local councillor Teddy Mwambire, who drove her away to a rescue centre for elderly men and women accused of witchcraft…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392字


北區家長集會促教局推政護港學童

今早十一時,上水粉嶺媽媽會聯同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於上水花園第一號舉行集會,抗議教育局對於雙非學童爭奪區內學位措施無效。

大會由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主持,百多名區內家長穿上黑衣,綁上黃絲帶,攜同子女出席,上水粉嶺媽媽會三位代表分別道出區內本地母親替子女申請幼稚園的困難,以及回應教育局局長吳克檢早前謂「要排隊好正常」的言論冷血,手上數據過時敷衍,「補鑊六招」後知後覺、見步行步、缺乏規劃,完全無效用,並作出聲明,要求教育局保障本地學童原區入學。聲明如下:

  今年香港,有一件發生於每一家庭的事,係一項切切實實的家事,就是幼稚園學位不足的問題。有老人家為孫兒通宵達旦排隊,有家長擔心二女細B入唔到學卷制幼稚園,有青年人擔心未能生養小朋友,每一個人心頭總有千千重擔!為什麼?好簡單,就係邊境附近地區不停受到學位緊張的壓力,教育局卻未能推行實際明確的措施。人口政策文件推算3年後開始,小一學額面臨需求高鋒期,雙非童5年後達新高鋒,林鄭都識得講,但教育局呢?教育局究竟做過什麼?

  係冇!係要我哋媽媽不斷犧牲時間企出來,先至推行補救措施。我哋過去一個月不是理性探討了、反映了補獲六招有漏洞嗎?教育局呢?根本漠視香港家長的訴求,將所有的責備推卸比幼稚園。教育局現在根本不肯作出任何幼稚園以至小學的原區入學保證。

  係冇!家長對子女冇任何美好的教育前景!

  係冇!家長被所謂的政策搞到信心盡失!

  係冇!講了10年的15年免費教育,影都冇!教我們的媽媽,如何再為政府無私付出,再生子女!

  我哋抗爭,係因為教育局冇效率處理長遠及短期的教育政策!媽媽們!起來吧!表達我們應有的權利!發出我們的呼叫!為下一代!為我們的家!我哋會繼續要求教育局推行合理的方案,我哋會繼續係未來10年爭取!因為我們這一代小孩,已經被政府害透了!多謝到臨的街坊,跨區支援我們的家長,各大傳媒!謝謝!

香港幼兒教育人員協會代表陳楚衡亦表示,吳克檢要求幼稚園無限派發入學申請表,但是幼稚園教師職員根本無法應付數千的入學申請。另外,屯門及大埔媽媽會亦派代表講述遇到上水及粉嶺家長被迫到跨區到其他申請幼稚園的情況,龍年媽媽會代表亦表示,很多家長為了避開龍年效應的雙非潮,計劃安排子女延遲一年才入學,所以未來兩年學位仍會出現不足情況。

會內,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及黃碧雲表示,會於明天教育事務委員會討論有關議題,集會於正午十二時散去。


呢個世界就係咁

今日同細佬食飯先知, 半年前表姐單野, 老母話我鬧到表姐訓左係度, 病左喎~
咁大家一定好同情佢, 覺得我錯哂啦!
呢個世界就係咁, 搏到同情, 就無理都變左正確一方, 我返屋企就睇返當時寫既野, 睇下有邊句講錯:

關於愷恩表姐

 

01 – 我敍述當晚發生既事, 然後鬧香港一班無知既人累街坊, 留意我係講「你地」 , 唔係人身攻擊佢一個人;
02 – 然後我就被表嫂警告, 將我對社會既不滿, 扭曲成我對一個人既攻擊;
03 – 表嫂將一個人對我Facebook既批評, 美化成對我個仔既關心, 將一個人對我既不尊重, 調轉頭講成我對gor個人既不尊重;
04 – 陳述你有權唔睇我FB既論據;
05 – 陳述大家係平等既論據;
06 – 向對方表示唔好搵第三者向我傳話;
07 – 陳述點解我係FB講以上呢番說話既理由, 係因為我首先不被尊重在先;
08 – 用故事比喻呢件事, 講道理;
09 – 因為對無知香港人惡人先告狀既憤怒而發表既一番訓話;
10 – 用比喻講道理, 要求表姐回應;
11 – 推斷表姐一直唔回應既可能性;
12 – 結論: 呢班人唔係無知, 係自私.

好喇! 總之由細到大, 我都唔係弱者, 唔識扮可憐, 總之識喊既就冇道理都變有道理, 個個企佢gor邊, 我咁多道理都係錯哂, 呢個世界就係咁.


鳥結糖

收過咁多樣手信, 我最討厭係加拿大既鳥結糖.
唔係因為我鍾唔鍾意食鳥結糖既原故.

加拿大有幾樣特產: 楓樹糖槳、花旗參、朱古力、急凍 smoked salmon、北寄貝、smoked turkey leg 等等..基本上我為食, 只要唔係辣同臭既我都會擺入口.
但你知啦, 應酬一般 hi-bye friends 或者唔係好熟既同事, 都係買鳥結糖, 一包咁多粒獨立包裝, 易分吖嘛!

一個有血緣關係既人, 十幾年前離開香港, 第一年託親戚帶返黎俾我既手信, 係成張學校書枱咁大既朱古力, 我開心到飛起, 因為我超愛食朱古力, 我將呢塊朱古力收係學校書枱裡面, 一邊上堂一邊偷食, 過癮!
然後, 佢託親戚帶返黎俾我既手信, 都係公仔、鳥結糖、公仔、鳥結糖..幾年後, 連鳥結糖都冇, 只有過時過節send封e-card俾我地..冇錯, 係 “我地", 呢個 “我地" 包括佢係香港既家人同朋友, 我只係佢封e-card「收件人」一欄其中一個名字…
間唔時, 佢仲會send封email黎向我訓話, 明明佢冇問過我近況, 佢憑乜野向我訓話? 我做乜要受佢咁既對待?
難道佢覺得間唔時向我訓下話, 就係佢身為爸爸既權利???
有一日, 我同佢透過pm討論做人既道理, 佢一句「你老豆唔洗你來敎訓」就unfriend左我.

幾個月前, 佢返黎香港冇搵我, 而我亦都唔覺得有咩咁值得去見佢.

前幾日, 我去探嫲嫲, 嫲嫲俾左一包鳥結糖我, 我知道, 又係佢.
係佢心目中, 究竟我係乜野?????

呢段文字, 係我食住鳥結糖, 流著怨恨既眼淚而打.


給孩子的信

親愛的彥智:

你好嗎?媽媽在寫這封信的時候,你還在四周爬爬,盡情去感受這個世界。經過多年後的生日,你將會嘗到人生中不少的甜酸苦辣,媽媽希望你仍然會去盡情感受這個世界不同的事和物。

咱們家沒幾個錢,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康之家。請你知道,雖然每個人的資質有高有低,際遇有得有失,也要學懂欣賞自己的獨特之處,不要害怕失敗,你便會是一個可愛的人。

當你盡情感受這個世界的同時,你會發現自己將會遇上很多不公平的事情,有時候你會得到比別人多,有時候別人會得到比你多,請不要將得失看得太重要,因為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和你所愛的人,千萬不要為了比別人得到更多,而去做一些違背公義的事,因為做人最緊要正直。

漸漸你又會發現,保謢一顆正直的心,比擁有一間大屋、很多玩具、能聘請幾個家傭、各種名譽……等等都來得重要。

讀書很辛苦吧?考不到100分不要緊,因為上學不是為了考試過關,而是為了學會待人接物,但也請不要輕視知識,因為你將來也會像媽媽一樣,憑著一顆正直的心,把知識傳授給你的孩子。一個有知識但沒良心的人,只會是一個衣冠禽獸,媽媽不希望你成為一個這個的人,因為這樣的人生不會快樂。

你將會遇上不同的人,交不同的朋友,請你緊記勿通匪類,因為你不會知道他們何時會把你出賣,與其常常計算著自甘墜落、磨滅良心的人,倒不如遠離損友,才能盡情享受人生。

當你一天一天長大,你會明白公義、良心、同理心、智慧和知識對於這個世界很重要,也對於你的人生十分重要,這樣你就會明白為何咱們家不需要過多財帛,把多餘的資源分享給比你更有需要的人吧!

媽媽不會期望你長大後能夠大富大貴,媽媽只希望你成為一個有夢想的人,做正直的事,無論遇到任何不如意的事兒,成功之前絕對不要放棄夢想,成功了也不要放棄良心。

勇敢去感受這個世界吧!就像你今天不怕跌倒的四周爬爬一樣。即使有時你看見別人得到比你多,其實你在另一方面得到的比他們多,雖然社會充滿不公,但請相信,上天是公平的,播好的種子會結得好的果子。

最後,請你謹記要尊重大自然,因為人類不是世界的主人,萬物不是為人類而生,無論對動物或植物,總之是任何有生命的一切存在物,請你學懂尊重牠們,這樣,你將會看見這個世界和你一樣般可愛。

媽媽不知道能夠陪在你身邊有多少光陰,無論是誰都會有分離的一天,你要學會獨立自處,就像你今天學習步行般,會離我愈來愈遠。將來你會找到一個值得你愛的人,像爸爸媽媽一樣,寫一封給孩子的信,送他一份不會過期的禮物。

愛你的媽媽上

2012-10-10_17.25.44

當你來到世界一刻媽媽相你是一個好男孩。

2013-04-24-14-38-41_deco

勇感去探索吧!不要讓自己人生有所後悔。


女巫與井水

從前有一個女巫, 她每天都在村落裡大聲喊叫, 告訴村民河水有毒, 要打水便應到較遠的井口去.

但是, 有聽從女巫勸告的村民只屬少數, 因為有些村民是管理河道的人, 他們不願承認自己的管理有誤, 有些村民是住在沿河的居民, 他們靠這些河水來務農糊口, 有些村民以為女巫是瘋子, 沒有理會她, 有些村民認為女巫是壞人, 冤枉她是往井裡下了毒, 勸村民打井水是要毒死村民來祭獻.

女巫一直每天如是, 除了研發醫藥的時間外, 她就往村裡勸戒村民不要用河裡的水.

女巫家裡有一個患病的孤兒, 是她在三年前從森林裡收留回來的, 這個孤兒本來就是個病孩, 女巫花了三年時間來把孤兒醫好, 有時候有些村民會來探望這個孤兒, 但也只屬少數人, 因為多數村民都覺得女巫是惹不得.

有一天, 村長舉行六十歲生日盛會, 女巫也帶著孤兒一同出席, 為村長慶祝.  女巫為了不打擾盛會的氣氛, 這天她沒有如常勸戒有關河水有毒的事宜.  在盛會結束前, 一個住沿河養乳牛, 從來沒有去探望過孤兒的農夫, 來到女巫面前說:「你很少帶孤兒來村裡玩吧, 我不想聽見你每天來說河水的事呢!」當時女巫不想破壞眾人的雅興, 想說些甚麼話兒卻把說話吞回肚裡了, 只跟那個農夫說:「其實孤兒每天都在我家裡.」

那天晚上回到家裡, 女巫痛心村民仍未醒覺, 反而怪她每天到村裡來煩擾大家.

隔了一天, 女巫憤怒地往村裡說:「你們這些不聽勸告仍然飲用著河水的人該死, 把蔬果牲畜賣了賺錢卻不去關心一下他們所賣的會不會吃壞人, 你們該死但我不該死, 我可不想吃了你們的菜和肉而死呢!  我家就在村外往森林的入口處, 如果你們真心關心孤兒, 但由於我是一個女巫而不來我家探望他, 這是你們的損失!」然後, 森林裡其他女巫和巫師都聽到女巫憤怒的控訴, 紛紛來村裡聲緩女巫, 有些巫師說的話比女巫還要狠.

第二天, 一個偶爾會來探望孤兒的村民來警告女巫, 要女巫小心自己的言行.  女巫堅持自己做正確的事, 無需要去討好他人, 但這個村民說那個養乳牛的沒得罪她呀, 為何要去罵人家呢?

女巫說:「當一大部份村民不負責任地不理這條河的問題, 這會害死整條村莊的, 大家也是村莊的一份子, 我不想因為他人的不負責任而受苦.」

村民說:「他都只不過是出於關心罷了, 但便被你罵, 起碼你要尊重一下人家吧!」

女巫回應道:「是他來單打我在先, 你還說是我不尊重他嗎?  算了吧, 老實說話是不好聽進耳的, 我也不是只罵他一人, 他只是我痛罵的其中一個吧, 如果他真心關心孤兒, 他老早就應來我家探望一下, 不會這樣說話來單打我, 這是誰不尊重誰呢?」

就這樣, 連這個村民也不再去女巫家裡探望孤兒, 本來女巫可以好好地研究自己的醫藥、好好地與孤兒幸福快樂地生活下去, 但女巫仍然選擇繼續每天獨自去勸戒村民不要飲用河水, 繼續承受世俗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