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Posts tagged “Inverted pentacle

奇奧研究社 第17集:光明會:娛樂圈的神秘滲透

主持:Kiyo / 嘉賓:Adam-Star Internet Radio《陰謀背後》主持 / 首播日期:2013-01-16

http://passiontimes.hk/?view=prog1&ep=17

奇奧研究社 第17集:光明會:娛樂圈的神秘滲透

廣告

共濟會與光明會的陰謀論 (02) – 撒旦的獻祭

Illuminati Vol 2: The Antichrist Conspiracy- Part 2/12
光明會第二冊:敵基督的陰謀 2/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轉載自秋仔’s Blog)

撒旦的獻祭?2010年美國一百萬人會失踪
Satanic Sacrifices? A Million In US To Go Missing In 2010

Statistics on missing persons in the Unites States are difficult to find, but are appalling. The following missing persons estimates are from the Kyle Fleischman Foundation: 2,300 American people are reported missing on a DAILY basis.

每日有2300美國人報告失踪。
“Human trafficking” is a very real and huge activity world wide. Among other uses trafficked people are a pool of victims for selection for occult human sacrifices. Mary Ann estimated tens of thousands of sacrifices routinely occur world wide on the dates on the calendar. Best advice to the public is know where your pets and children are at all times.
It is estimated that in 2010 over 1,000,000 missing persons will be registered with law enforcement agencies. 814,957 were registered in 2007.
As of December 1, 2007 only 105,229 missing persons cases were considered “active”.
In 2007 only 15.8% of the missing persons cases registered were classified as “located” by the National Crime Information Center.
52% of “active” cases were juveniles. 11% were considered young adults ages 18-20.
55% of missing adults are men, 40% of them white, 30% African American, 20% Latino.
Only in October of 2001 were adults made inclusive of the National Missing Children’s Organizations national clearinghouse database for missing people–this was called Kristen’s Law. Kristin was also a Charlotte, NC native, like Kyle.
Little legislation since Kristen’s law has been initiated by the government to address the growing problem of missing adults cases in our county. No new laws have been enacted and little federal support has been given.

Here is a list of Satanic sacrificial days, which is accurate::
下一頁開始是準確的撒旦獻祭日的列表:

Satanic holiday dates change annually according to the regular calendar and differ from cult to cult
撒旦的節日日期跟一般月曆每年都會改變,和不同邪教之間亦不同

Date    Celebration Type    Usage Age
Jan 1  New Year’s Day Druid Feast Day 15-33
Jan 7 St. Winebald Day blood animal and/or human sacrifice and dismemberment (male, if human)
Jan 17 Satanic Revels sexual oral, anal, vaginal 7-17 female
Jan 20-27 Abduction, ceremonial preparation and holding of sacrificial victim for Candlemas sexual and blood oral, anal, vaginal
human sacrifice female or child (any age)
Jan 29 St. Agnes Eve casting of spells

Feb. 2 Candlemas
(Sabbat Festival) blood animal and/or human sacrifice
Feb. 2 Satanic Revels sexual oral, anal, vaginal 7-17 female
Feb. 25 St. Walpurgis Day blood communion of blood and dismemberment any age

Mar. 1 St. Eichatadt blood drinking of human blood for strength and homage to the demons any age (male or female)
Mar. 15,17 Eides
Mar. 20 date varies Spring Equinox
(Sabbat Festival)
(Major fertility Sabbat) orgies oral, anal, vaginal any age (male or female, human or animal)
Shrovetide – three days before Ash Wednesday
(which is a Witch Sabbat)
date varies Good Friday
Day of Passion
(death of Christ) blood human sacrifice male only
(adult)
date varies Easter Eve Day blood human sacrifice male or female (adult)

Apr 21-26 Abduction, ceremonial preparation and holding of sacrificial victim
Apr 24 St. Mark’s Eve divining and herb gathering
Apr 26 – May 1 Grand Climax De Meur oral, anal, vaginal
Corpus De Baahl 1-25 (female)
Apr 30 Walpurgisnacht
Roodmas Day blood animal and/or human sacrifice any age
Beltane Eve (often celebrated with a festival that includes bonfires and fertility rites) – greatest Witches Sabbat

May 1 Beltane Walpurgis Day
May Day Druid Fire Festival
Coven Initiations

Jun 21 date varies Feast Day
(Summer Solstice) orgies oral, anal, vaginal
animal and/or human sacrifice any age (male or female or animal)

Jul 1 Demons Revel blood Druid sexual association with demons any age (female)
Jul 20-26 Abduction, ceremonial preparation and holding of sacrificial victim for Grand Climax
Jul 25 St. James Day gathering of herbs
Jul 27 Grand Climax (5 weeks, 1 day after summer solstice) Da Meur oral, anal, vaginal
human sacrifice female (child or adult)

Aug 1 Lammas Day
(Sabbat Festival) blood animal and/or human sacrifice any age (male or female)
(Feast of Sun God, Harvest seasons begin)
Aug 3 Satanic Revels sexual oral, anal, vaginal 7-17 (female)
Aug 24 St. Bartholomew’s Day
(Great Sabbat and Fire festival) large herb gathering

Sep 7 Marriage to the Beast sexual sacrifice, dismemberment infant – 21 (female)
Sep 21 Midnight Host blood dismemberment and hands removed for Hand of Glory (female)
Sep 22date varies Feast Day
(fall equinox) orgies oral, anal, vaginal any age

Oct 13 – 30 Preparation for all Hallows Eve, Samhain (Halloween)
Abduction, holding and ceremonial preparation of individual for human sacrifice
(13 -Backward Halloween Date)
Oct 28-30 Satanist High
(Holy Day related to Halloween) blood human sacrifice each day any age (male or female)
Oct 30-31 All Hallows Eve and Halloween Night blood and sexual sexual climax, association with the demons, animal and/or human sacrifice any age (male or female and/or animal)

Nov 1 Satanist High
(Holy Day related to Halloween) blood human sacrifice any age (male or female)
Nov 4 Satanic Revels sexual oral, anal, vaginal 7-17 (female)

Dec 22 Winter Solstice
(Sabbat Festival)
(Feast Day) orgies oral, anal, vaginal any age (male or female, human or animal)
Dec 24 Demon Revels Da Meur High Grand Climax any age (male or female, human and/or animal)
Christmas Eve blood Receive body parts as Christmas gifts infant male

光明會的兒童獻祭- 變節者"瑪利安妮"
Children Sacrificed by Illuminati –Defector “Mary Anne”

December 12, 2009
by Henry Makow, Ph.D.

The Illuminati sacrifice children in rituals eight times a year, “Mary Anne,” an Illuminati defector who had been groomed for high political office, told me Sept 31, 2008 .
I spoke to Mary Anne again last week. She said new and disturbing memories had surfaced. I will present her incredible new information tomorrow evening in “Part Two.”
In preparation, I am summarizing my 2008 interview here for people who don’t have 45 min to listen to it. Much of what she says in both interviews is simply outrageous. I can’t vouch for any of it. But it is consistent with the testimony of other defectors, Svali, Sue Ford and Kathy O’Brien.
http://www.henrymakow.com/000683.html

The Illuminati count on people to be incredulous. That’s their protection. The more egregious their crimes, the safer they are.
Mary Anne sounds convincing to me. Why would anyone defy the most powerful people in the world? The first interview is available here so you can decide for yourself. Also, both interviews, although 14 months apart, are consistent. People who invent stories rarely can keep track of them.

On Sept. 31, 2008 Mary Anne said that tens of thousands of children will be sacrificed that night (the vernal equinox) in Illuminati ceremonies. The children are bred for the purpose or kidnapped. Satanists believe they gain power from killing. Often they rip out the heart and eat a piece of it. They prefer it to be still beating. At Easter, they kill adults.
在2008年9月31日瑪利安妮表示,萬計的兒童在春分當晚將在光明會儀式被獻祭,孩子們是有目的地被飼養或綁架,撒旦教信徒相信他們由殺害獲得力量。很多時他們撕扯童心和吃一塊,他們喜歡它仍在跳動。在復活節,他們殺成年人。
There are also sexual rituals involving young children. They are believed to increase power, and create fear and solidarity in members.Illuminati members live double lives. At night they engage in these Satanic rituals. By day they are found in all walks of life:
光明會員生活雙重身份,在晚上他們參加這些魔鬼儀式,白天他們則散佈在社會各階層:
medicine, education, psychology, therapy, banking, law, law enforcement, government, technology, military, charities and religion.
They are everywhere. The worst are in the news on a daily basis posing as leaders.
They are the elite of Freemasonry. They are generational Satanists, which means you have to be born into it. You can’t join. Their children are evaluated and trained. Mormons and “Nation of Islam” have parallel beliefs, she said.
The world has been divided into ten regions. Different groups are in control of North America. They are related to the Crowns of Europe.
Many Jews have a prominent role but the Illuminati is not predominantly Jewish. Muslim, Christian, Mormon, Wicca, Pagan and New Age groups all play a role.
She said 80-90%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nd %100 of the Senate belong to the Illuminati.
Mary Anne said she was sexually abused by her own family from an early age. In spite, or because of this, she was groomed to be a prominent political figure. She worked closely with many world leaders and was sexually abused by them. She was tortured when she refused to carry out assassinations.
瑪利安妮說她小時被自己家庭性虐待,儘管或由此,她被培養成為一個卓越的政治人物。她密切地與許多世界領導人合作和受到他們的性虐待,當她拒絕行刺時她要受刑。
All religions are infiltrated and controlled by the Illuminati. The Vatican is rotten at the top. The future “Anti Christ” will be a Pope. All countries, including Russia, China and Iran, are controlled by the Illuminati. “You don’t say no.”
The Illuminati is behind the homosexual agenda, AIDS, and the sexual revolution. They foster anything that is in rebellion against the Christian God.

CONCLUSION

The first responsibility of government is to prevent a perverse criminal organization from taking control.
Our governments have allowed a satanic secret society, the Illuminati, (i.e. the Judeo Masonic central banking cartel) to usurp power. Most of our “leaders” are their appointees or dupes.
Recently a former pilot for corporate bigwigs wrote to me:
“At times I would hear them talk about “the big boys” … Most said that they did as they were told by the BIG INVESTORS [i.e. central bankers] who really ran the show behind the scenes, that they [CEO’s etc.] were just highly paid actors and messenger boys who read a script and made very few decisions themselves.”
Our politicians are analogous. They are the CEO’s of the corporations called countries, soon to be amalgamated into a world cartel.
Mankind is headed in the wrong direction. Our only hope is that, when things deteriorate, the masses will become incensed and demand genuine change.
人類正朝著錯誤的方向去。我們唯一的希望是,當事情惡化,群眾變成憤怒和要求真正的變化。

(以下文章轉載自 WEEKLY WORLD NEWS)

十種分辨撒旦教徒的方法
10 WAYS TO IDENTIFY SATANISTS

Posted on Monday, November 23rd, 2009
By Marge Floori

ROME – Chances are one out of ten that the guy next door is a Satanist!
羅馬-機會是在隔壁的傢伙,有十分之一是撒旦崇拜者!

That’s the shocking conclusion of researcher Dr. James Phillips of Birmingham, England, a British expert in the occult. He says that millions of ordinary citizens are, in fact, Devil worshipers – and they represent a danger to every God-fearing man, woman and child!

“I’m quite certain that it’s at least 10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 maybe more,” said Dr. Phillips. “We’re talking about men and women from all walks of life – it’s everywhere.

“I have treated victims of these people and if you listen to what they have to say you will see this is a major problem.

“The terror of the victims is incredible. They are too frightened to speak out, and if they do they’re written off as cranks.”

Phillips’ astounding estimate indicates that as many as 25 million Americans are worshiping Satan, and that means that most of us come into contact with Satanists every day without knowing it.

The good news is that there are ways to identify a Devil worshiper, so you can avoid them and protect your family.

Here, according to experts in the occult, are some of the surefire signs of Satanists:

1. They come and go at odd hours, especially late at night and just before dawn.

2. They never attend church or celebrate religious holidays.

3. They often have no visible means of support, yet live well.

4. They carry strange bags and bundles, never revealing the contents.

5. They rarely laugh, or laugh under the wrong circumstances – for example, when a child is hit by a car.

6. They are often openly interested in magic tricks or the occult.

7. They may excite instinctual fear in children and animals.

8. They are not afraid of blood – in fact, they seem attracted by it.

9. They collect weird things, such as animal skeletons or fingernail clippings.

10. They tend to dress warmly even in hot weather, as if they constantly feel chilled.

(以下文章轉載自復臨環球網)

撒旦教的內幕

伊蓮(Elaine)全心事奉撒旦17年,她是美國撒旦教最高階級的女巫之一。她曾滲透教會,意圖破壞,亦與撒旦及其僕役長期合作,本文摘自其親身經歷的著作,供大家清楚撒旦在現今世界作工的諸多途徑,並謹慎于日常生活。

撒旦教的內幕
第一部分 伊蓮的經歷

一、出生被出賣

伊蓮來自一個婚姻關系不穩定的家庭,父親是酒鬼,並常虐待她母親。她出生時為一兔唇且沒有鼻子的畸形兒,醫院護士建議她母親在嬰兒身上抽點血,以換取金錢作矯正手術,她母親同意了,也是這樣讓伊蓮從小受到撒旦教徒的特別照顧,因為該護士是兄弟幫(the Brotherhood)的有名的女巫,她及另一位女大祭司借著嬰兒的血獻祭喝用來增強力量,讓伊蓮成為一個撒旦印記的人,從此她的身體就成為邪魔的家。

因為就學時常受到同學的譏笑,她加入了教會的青年團契,也在那裡受到接納,渡過快樂時光。有一次在學校,一位同性戀女同學要侵犯她,結果差點讓伊蓮在洗手間將她淹死;另位有一位男同學嘲笑她的外貌,也差點被她打死,也因此她發現具有異於常人的力量,所以她想得到更多的力量,此時團契裡有一位女孩,專門為撒旦教征募新人,把伊蓮引進了兄弟幫。

兄弟幫是由那些直接受撒旦控製並崇拜撒旦的人所組成。這個組織在美國有兩個主要的中心,一個在洛杉磯舊金山一帶,另一在伊蓮所在的美國中西部。這個組織極其神秘,其教徒分布在社會各階層,包括受良好教育的人士、警察、政府官員、商業界的男女,甚至一些基督教的牧師。他們大部份都參與當地的基督教會,而且由於熱心投入當地的公益活動,所以被視為良好公民,然而這一切只是一種掩護,他們過著雙重生活。

他們聚會是以密碼為記號,並接受撒旦及其邪魔的嚴格訓練。他們每年舉行數次活人祭,每月一次牲畜祭,活人祭的對象大部份是由沒有婚姻關系的男女教徒所生、 並且由團體中的的醫生及護士負責照顧,因此嬰兒的母親從未進入過醫院,嬰兒的出生及死亡都沒有記錄,其它的犧牲品則由綁架或誘拐的受害者,或組織中受慫戒的教徒或自願者,我想自願者可能是因為他們不能再忍受了。他們當中有許多是冷面殺手,作案手法非常高明。

他們分為幾個盟會或小組,每個盟會由一個男大祭師及一個女大祭司師所領導,這些人為了牟取地位,便利用各種途徑爭取撒旦的寵愛,設法增強魔力,因此在組織中常常發生內哄。其中有一個特別的小組是由女巫所組成的(光明姊妹,The Sister of Light)或叫(靈覺者,The Illuminati),在美國有另外幾個稱為The Illuminati的神秘組織,並主要成員是由古代英格蘭的德魯伊教(Druid)教徒的直系繼承者所組成。他們有很大的勢力且十分危險,和兄弟幫也有關連,經常舉行活人祭。光明姊妹在十八世紀末由歐洲登陸美國,這個組織的成員可以追溯到歐洲的黑暗時期,然而事實上最原始的根源是古代埃及和巴比倫的巫師。那些巫師的力量甚大,可以重顯摩西時代臨到埃及境內的十大天災中的三種。他們的力量確實非常神奇,雖然沒有接觸到受害的對象,卻可以給對方帶來疾病或死亡,即使是相隔數千裡之遠。這當然是魔鬼的作為,但這些人受了蠱惑,認為是他們控製魔鬼,而實際上是撒旦和魔鬼在利用他們。組織裡的人行了許多駭人聽聞的暴行,他們被裡面的邪魔所控製,以致喪失了所有的愛和憐憫,變成毫無人性的殘酷動物。兄弟幫的急速成長是我們這世代即將結束的一個訊號,這情形完全符合聖經的預言。

二、進入兄弟幫

教會團契的一個姊妹珊蒂帶伊蓮去參加一個夏令營,那裡有博物館,圖書館及許多特別房間,裡面有透視眼能力者、催眠者、手相算命師、紙牌算命人、巫毒術士等,她在那裡學習如何擴大和使用力量的課程。也因此吸引了伊蓮進入光明姊妹這個小組,之后她才發現從血賣給護士起,伊蓮就被密切的監視著。

在夏令營的最後一天,在全家性命受威脅下,伊蓮被迫簽下合約。入會儀式是在一個二三百人的會場,在祭壇前講台的中央畫有一個巨型的五角星,女大祭師和男大祭師相對而立,五角星是畫在一圓圈內,每一個角的尖都插著一支黑蠟燭,女大祭師揮一揮手,沒有碰到任何東西就把所有的蠟燭點燃起來。然后她開始念咒,男大 祭師則吟唱附和,觀眾也依指示在鈴鐺搖響下唱和著。突然間,五角星被嘶嘶作響的煙和令人目眩的光所彌漫,屋內立即被一陣類似燃燒的硫磺所充滿。一個身形巨大的邪魔以肉身顯現在圓圈中間,周圍有火焰環繞。這個邪魔非常龐大,約有八尺高,它的身體前后搖動,如果伊蓮不簽約,將被邪魔折磨至死。在害怕及渴望擁有能力的心理下,伊蓮用鵝毛筆沾手指的血簽名,把靈、魂、體一並獻給撒旦。簽約完,伊蓮立刻被一股電流式的能力所充滿,這能力從頭頂一直涌到腳趾頭,強大到把伊蓮擊倒。當伊蓮試圖從地板要站起來時,女大祭師召來另一個邪魔,抓住伊蓮的肩膀,並進入她的裡面,一股要把人烤焦的的熱流竄過她全身,夾帶著一股濃厚的硫磺味,她在痛苦中昏倒了。醒來后,她休息了一個星期再回家。她成為兄弟幫的一員了,也知道擁有別人想象不的力量。

三、成為女大祭師

和撒旦簽約的一個月後,伊蓮接受訓練成為女大祭師,訓練內容主要是念咒呼喚邪魔、撒旦崇拜聚會程序、武術訓練、有關撒旦的知識等。於是她召喚了許多以肉體 形式出現的邪魔,隨著力量的加強,她漸漸地可以直接看見靈界,看見沒有穿上肉體形式的邪魔並和她們講話。結果是愈來愈多且愈厲害的邪魔在她身上來去自如。 本來她以為可以借著念咒控製邪魔,結果是邪魔控製了她,如果她不順服邪魔的命令行事,邪魔會重重地傷害她的身體以作為懲罰。從此她過著雙重的生活,一方面是撒旦教徒,一方又參加一間很大的基督教會。在教會裡當老師、唱詩歌並參加各種活動。但她身心俱疲.幾乎被邪魔撕裂,她完全被捆綁了。

在成為女大祭之前,她和撒旦碰面了,這個男人極其英俊,而且非常明朗和悅,以致他被迷得神魂顛倒,深深地感覺被愛。二年的定期訓練,終於要成為女大祭師, 她也因為與撒旦多次的見面而完全被她吸引,在儀式前,撒旦的同意之下,她與另一位女大祭師戰鬥得到了勝利。儀式中她用自己的血又簽了另一個約,成為撒旦的皇后,永遠留在它身邊。儀式的最後,她被放在石頭祭壇上,衣服全部被剝光,接著撒旦和她性交,以証明她是它的女大祭師。群眾瘋狂了,許多人服了藥,喝了酒,整個會場成了性的狂歡會。然後撒旦發出最恐怖駭人的狂笑聲,但伊蓮卻身體變得冰冷和僵硬,心裡覺得罪惡、痛苦、受傷害和空虛。

「當人在世上多起來,又生女兒的時候,上帝的兒子們看見人的女子美貌,就隨意挑選,娶來為妻。……那時候有偉人在世上,後來上帝的兒子們和人的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創世紀六︰1、2、4)

四、女大祭師的生活

撒旦教的高層組織聚會是每二個月進行一次,會議中有男女大祭師各十三人、十三位男巫和幾位不受歡迎的份子──狼人,它們完全獻身給撒旦,在會議中是以人的形態出現,主要的任務是監視和懲戒會員,撒旦和諸魔利用他們使人切實服從所有的命令。加入任何神秘組織都是一個陷阱,一旦加入,要脫身就不容易了﹗但即使是己經簽了血約,撒旦並不能佔有你們,那個約可以用耶穌基督的寶血來銷毀,求耶穌進入你們的生命,赦免、洗淨你們的罪,並成為你們的就主,就可以脫離那個約的束縛。撒旦要人死亡,但耶穌卻要賜給人生命。

經由多次的法力競賽,伊蓮成為全國會議主席,接著成為撒旦的地方新娘,最后升到全美撒旦第一新娘。其中之一項目就是把一只貓變成一只兔子,然後又變回來,這是惡魔改變動物的形狀,因而會使動物立即死亡。最後一個項目是站在面對一名男子不到廿英…..

但此後發生了一件事,讓伊蓮對撒旦自稱比上帝更有能力產生懷疑。她們受派去殺死一個家庭全部的成員,因為他們與撒旦作對,不斷的使許多崇拜撒旦組織的會員轉向敵人「耶穌基督」。於是男、女大祭師們聚在一起用靈魂出竅去殺害他們。他們圍成一個圓圈,每個人面前點燃一支蠟燭,然後在自覺的情況下讓靈魂離開肉體,往那棟屋子去要除滅那些人。但令他們大吃一驚的是,當她們到了房屋外圍就無法再前進,因為整個區域都被巨大的天使陣營包圍了。眾天使們肩並肩、手牽手站在一起,他們穿著白長袍,相靠得很近,沒有盔甲,也沒有拿武器。但任憑這些祭師們的靈體再如何努力,就是沒有一人可以穿過他們,無論使用任何武器,也都無法恐嚇或傷害他們。起初天使們嘲笑他們,挑激他們向前闖關,於是他們愈來愈怒不可抑。突然天使們變了臉,那烈怒嚴厲的眼神使他們不覺退避三舍,並仆倒在 地。當伊蓮跌坐在地的時候,其中一位天使直視伊蓮的眼睛,用最溫柔充滿愛的聲音對她說︰「為何不接受耶穌作你的救主?如果你繼續這樣下去,必定會滅亡的。 撒旦其實是憎恨你的,然而耶穌卻是深愛著你,且為你死在十字架上,請考慮把你的生命交給耶穌吧﹗」之后伊蓮就不再向前進攻,其它人再試,也是徒然無功。而那家人可能不知道在他們家門外所進行的爭戰。

但雖然經過與天使的交會,伊蓮仍然拒絕接受耶穌,因為她仍然貪戀渴望更多的能力,而不肯相信撒旦的力量正在摧毀著她,要使她的靈魂下地獄。

五、撒旦的婚禮

伊蓮成為女大祭師以後,享有無數特權,但她繼續追求更大的能力。撒旦也以十分英俊的男人形象出現,成為伊蓮心目中完美男人的形象,含情脈脈,十分浪漫的模樣對她訴說愛意,並答應賜她更大的力量及更多的特權,於是她以為真正被愛了,自以為是所有女人中最有能力及最光榮的一位。

婚禮是在附近城市中一座最大、最漂亮的長老教會教堂舉行的,而那教會的人跟本不曉得他們的教堂是被借來做甚麼。典禮是在周五晚上舉行,也是滿月的第一個禮拜,教堂的上空懸浮著一股陰沉的黑暗,參加婚禮的來賓來自加州及附近各州,甚至從東部趕來。教堂裡竟然從大型管風琴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音樂。撒旦的黃金寶座被運送到教堂,安置在講壇上,典禮開始的訊號是撒旦突然以肉身出在寶座上。它以一個男人形象出現,身穿白衣,戴著一頂鑲綴很多珠寶的金冠,全會眾呼叫著站起來,向撒旦膜拜。然後撒旦作了一個手勢,所有的人都往後看,伊蓮在男大祭師及光明姊妹的護送下,走到撒旦的寶座前停下來,彎身行禮向它行禮表示敬意。 它從寶座上起身,走下來站在她旁邊,由男大祭師主持婚禮,典禮大部份是唱歌、吟誦和贊美撒旦。

典禮大約歷時兩個小時,伊蓮又用自己的血簽了一份死約,然後喝了用金杯裝著且摻了藥物的液體。而撒旦變得更俊美,它的頭發是閃亮的金色,皮膚像被太陽晒過的漂亮古銅色,眼睛很黑,當它向伊蓮表示愛意,並撫摸她的臉頰、頭發、手臂,又對她說她在它眼中極其漂亮,可以成它兒子的母親,即世界救贖者的母親。然後送她一條很寬、很漂亮的的黃金結婚帶,裡面題了幾個字︰「看哪,世界之王的母親﹗」(注︰要注意這裡所說的事與敵基督的可能關連)。婚禮過後,他們登上一架私人噴射機飛往加州,在飛機上撒旦很少說話,沒有吃東西,倒是喝了幾種昂貴的酒和香檳。之後他們到達加州山丘上的巨宅,在一間大套房的金床上性交,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撒旦美麗的外表便消失了,性交是極其野蠻的行為。

從此伊蓮享有極高的地位,可以完全控製所有的女巫及男巫,甚至包括男大祭師。其中有一個女巫笨到想跟作對,伊蓮只看她一眼,就把她推到牆裡面,是真的在牆裡面,被拉出來時,全身是傷,骨頭折斷了好幾根。然後她升到成為第一新娘的地位,是全美各地僅有的五位新娘的首席,責任也愈來愈大,她在國際性的場合是撒旦的代表之一,也常離開加州去會見美國的政府官員和外國的達官顯貴。各國政府的代表來到她位於加州的住宅索取金錢或軍火。大多數的人知道他們在跟撒旦交易,但有些人並不知情。大筆大筆的錢就此易手。在大多數的場合是蠻猖(她裡面的邪魔之一的名稱)透過她說話,它每種語言都說得很流利,也替伊蓮作翻譯。

伊蓮常到其它國家旅行,曾到過麥加、以色列、埃及,也到過羅馬的梵諦岡會見教皇。她巡回旅行的目的是要其它國家的撒旦教徒配合撒旦的計劃,以及與世界各國的政府的官員會面討論如何用錢援助他們。有些人不知道她是一個撒旦教徒,他們以為她與一個勢大財大的組織有關聯。要錢的人總是不會問太多問題的。教皇很清楚她的身份,撒旦教徒和天主教徒(特別是耶穌會的人)以及共濟會(Mansons,參考本站時事報導區文章,有共濟會的介紹)的會員密切地合作。就是在這段期間,伊蓮遇到了很多有名的搖滾歌星,他們都和撒旦簽了約,為了得到名聲和財富,美國的搖滾樂革命是撒旦所處心積慮策畫的,並由它的僕人一步一步地把這計劃推動開來。

雖然伊蓮的地位崇高,力量強大,但她卻仍然活在恐懼中,沒有平安,強烈地感覺自己落在圈套裡。令她心裡最不安就是眼睜睜地看著崇拜組織內一直進行著令人不管置信的惡行,其中最殘酷的戒律莫過於活人祭。

六、兄弟幫的戒律

在崇拜組織中,一般會員的性行為是很自由和非常隨便的,大多數的小孩從小就受到性侵擾。幾乎每個儀式或聚會都是以性的狂歡會作為結束,邪魔也會與人發生性行為。這是那些以肉身出現,可以被人看到、聽到和觸摸到的邪魔而言。這種事一向在人們服了很多藥物的聚會中進行,邪魔也和不願意的會員發生性交,它們這樣做是為了懲罰那些不服從撒旦和邪魔命令的人。通常一個男人會被迫觀看許多邪魔粗暴地對他的妻子進行蹂躪,那是一種非常有效的訓誡方式。恐懼是一種最常用的戰略,面對死亡或親眼看自己的家人受到折磨。人和邪魔都會受到迫害。邪魔常常被迫以肉體現身,然後它們若有一點不服從,就會遭其它較厲害的邪魔的迫害,撕成碎片,這些可怕的事件的慘狀和叫聲,直接烙在每個在場者的心版上。然後他們會告訴這些人說,這是不服從撒旦或邪魔的下場。

在許多舉行活人祭的「高層」儀式時,邪魔一般會以肉身出現,有時我們很難看出誰是邪魔,誰是人,然而邪魔的眼神冰泠,缺乏生氣。它們的撫摸令人覺得像是燃燒的煤,然而卻是沒有生命的。

折磨你所愛的人是惡魔很喜歡的一種戰略,特別是自己的孩子,可以讓人絕對的服從。父母被迫站著觀看他們的兒女被歐打至死,甚至受到殘酷的強暴,或者剝皮。 即使孩子可以逃過死亡,父母也不可以把他們送到醫院,因為這些父母會被控以虐待兒童的罪名而下獄,他們無法証明不是自己虐待的,因為永遠會有撒旦教徒出面作假見証說是他們虐待的。崇拜組織裡的醫生也不會去照顧這些小孩,除非他們父母能夠繳付一筆龐大的費用。

撒旦和邪魔喜歡的另一個訓誡方式是獻活人祭。在美國,每年的活人祭通常在八個「聖日」舉行,「聖日」是指聖誕節、復活節、萬聖節前夕 (Halloween,10月31日鬼節)、感恩節、以及春、夏、秋、冬四季一日的四天,這是撒旦褻瀆每個上帝按他所製定的節日。自從德魯伊教 (Druds)的人在英國首次採用鬼節以來,這日子已成為以活人向撒旦獻祭的一個特別日子,這個習俗一直延續到今日。現在萬聖節前夕的糖果中,常常放著一 些有害物質或怪東西,使小孩上當受害。被這些糖果傷害或殺害的小孩,就是用來獻給撒旦的祭物。在每次活人祭進行之前,都會有一段令人透不過氣的恐佈時刻, 因為所有的會眾都在等著看誰會被選中。通常被當作祭物的人是那些不服從的人,或試圖要脫離組織的叛徒。而全國各盟獻祭的時間絕對要先協調好,因為撒旦一次只能在一個地方出現,舉行時間必須準確,如此它才能親臨每一個會場,它並不像上帝一樣無所不在。

我(指伊蓮,以下改第一人稱自述,才能正確表達作者的語氣)在兄弟幫內親眼見到很多的「狼人」、「用魔法複活的僵屍」、「吸血鬼」及其它的人獸,這是受到撒旦嚴密保的秘密,除了撒旦和其它高階層的邪魔之外,沒有人可以控製他們。它主要是利用他們訓誡會員。在一次的聚會中,撒旦派一個狼人追捕一名男子。他跳起來從那個張牙露齒的狼人面前逃跑,最後知道沒有把握能跑贏狼人,所以就轉過頭來,拔0.375口徑的手槍,對準狼人射擊。但狼人卻毫髮未損,反而把那個人成碎片。會眾沒有一人敢動或出聲,唯恐狼人下一個攻擊目可能就是自己。

這些怪物是被某種會變成人體形狀的厲害邪魔所佔據的人類。黑暗時代的古老基督教文件曾明確地記載這些出現在歐洲的人獸,如今除了在加州山丘上那棟撒旦教大本營的巨邸地窖內有保存古代撒旦教著述之外,我沒有看過任何正確描這些人獸的書籍。崇拜組織裡的每個人都非常畏懼和憎惡這些人獸,他們是獨行客,百分之一百被賣給撒旦。我猜想在「大災難」(Tribulation)時期,他們會大量的增加,甚至公開被撒旦用來作懲治的工具。

另外一種經常被用來作訓誡的的方式,就是由邪魔造成的疾病和不幸事件。邪魔通常很喜歡製造疾病,藉以教訓某人,因為很少有醫生可以診斷出病因,而病人會極端痛苦地死去,醫生卻認為那些病狀都是他自己想象出來的。

大多數崇拜組織中的會員所生的孩子都要獻給撒旦,這就像基督教會中的嬰兒受洗禮一樣。撒旦教的奉獻禮儀式包括用動物祭品的血為嬰兒「施洗」。這些孩子在出生以前就被邪魔據為己有,除非父母願意讓耶穌基督作他們生命的救主,願意讓耶穌的血洗淨他們的罪,否則這種咒詛會一代一代地傳下去。那穌的血那麼地有能力,他在十字架上的工作是那麼完全,其至狼人如果願意歸向基督的話,也可以得救。我屬耶穌,單單屬衪,無論撒旦和任何屬它的人會對我採取甚麼報復行動,都不能阻止我說出在撒旦王國中所發生的一切內幕。

讀者諸君,倘若你是撒旦教的一員,你也可以從這個桎梧中解脫,不必再待在邪惡、黑暗和恐懼的國度裡。耶穌可以也會讓你得到釋放,你所要作的就是求衪用衪的寶血洗淨你的罪,求他成為你的救主。不要遲疑了,時間是很短促的,耶穌很快就要再來,沒有剩下多少時日了,趁著還來得及的時候盡快作決定。當耶穌來帶領所有屬衪的人回到天國時,你願意被在後面嗎?請現在就歸回他吧﹗

第二部分 轉折點

在我(伊蓮)成為撒旦地方新娘的一年後,我在某些小事情上冒犯了撒旦,但那其實是微不足道的小節,但有一天我獨自在家時,四個巨大的邪魔突然向我現身。這四個邪魔長的一模一樣,它們全身黝黑,大約有七…… ?

兩年後,一位跟我一起工作的女同事開始邀請我到教會,我怕再增加麻煩,我不斷地拒絕。但撒旦要我去那個教會,破壞那個教會,為它報仇,因為那裡的人宣稱「撒旦是活生的,而且是邪惡的,大家應該要起而跟它作戰」。我去教會時,感覺上帝的力量大大固守在那個地方,甚至到門口時,幾乎不能握住門把,在我裡面的邪魔也感受到這股力量。而牧師在講道完,竟然把手放在我身上,大聲地為我禱告,我和邪魔相當局促不安,禱告完,我盡可能快步地離開教堂,但是某種東西已感動我。

在那年發生了另一件事,使我了解撒旦在說謊,了解有一種比它更大的力量,也了解耶穌就是一切的答案。在我開始去那個小教堂做禮拜不久後,撒旦要我聯合全國所有高層的女巫,共同毀滅一個女醫生,這個女醫生到處傳道禱告,大大干擾了撒旦的工作,甚至與在醫院工作的高層女巫作對。於是我們定期施行魔法,讓邪魔去傷害她,製造病痛,於是那位女醫生奄奄一息地離開醫院。但四個月後,她竟然而完全痊愈地回到醫院,我非常震驚,然後我理解到,有一種比我見過的任何東西都要強大的力量阻止了我們,於是我又想起在加州遇到的天使。這位醫生一定也有那個家庭所擁有的力量,而那個力量來自耶穌基督。

在那段期間,我一宜定期上那個小教堂。很快地,我知道自己沒有力量摧毀這間教會。我向那些人耍各種詭計,但他們仍然繼續愛我,為我禱告。我愛上了那些人, 因為他們是真誠的。他們是如此愛主,以致完全不介意我是誰?從那裡來?我的外表如何?我的穿著或談吐如何?他們在乎的是我的靈魂。他們非常愛我,不斷地為我禱告又禱告。

一個星期天的晚上,他們的禱告的力量讓我走到了講壇的前面,在那裡我終於說︰「耶穌,我要你,也需要你,請寬恕我,請進入我的心中和生命中。」那是一個極艱苦的掙扎。我裡面的邪魔都極力不要我開口。它們不斷地在我心中尖叫著說我被騙了,上帝並不存在,耶穌確確實實己經死了。但是我知道它們才是真真正正的騙 子,所以沒有聽它們的話。之後,它們立刻飛到撒旦那裡去告發我背叛的行為。接著,一埸大爭吵開始了。

那天上我回家後,撒旦即來和我談話,但它不像以前靠近我,或把我抱在懷裡,它只是遠遠地站著。很多有力的邪魔和它在一起,這些邪魔也遠遠地避著我。撒旦氣瘋了,它對我大叫︰

「去你的﹗你究竟在作甚麼?」

「我要離開你。」我回答。

「你不能那樣作﹗」

「去你的,我為甚麼不能,我偏偏就要那樣做﹗」

「你是我的新娘、我的戰利品,如果你不照我的話做,我會殺死你,你是不能掙脫那個約的﹗」

「我寧願為上帝死,也絕不願意做你的新娘。那個約不再有效,因為它已被耶穌的寶血廢去了,你所能給我的只有謊言和毀滅。」

「你作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我很快就可以向你証明這一點」

「你這個渾球,馬上給我滾出去﹗」

「看吧,你不是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你這話是甚麼意思?」

「基督徒是不會咒罵人的。」

那時我只當兩個鐘頭的基督徒,仍然習慣於自己過去所用的言詞。

「那又怎樣?反正我知道自己是基督徒,因為我請耶穌原諒我的罪,並且進入我的心裡。我知道他已經那樣作了﹗」

「你只是認為而已,其實根本沒有正發生甚麼事。」

我一時怒氣沖天,以致想要跨前一步朝它鼻子打去,但不知為甚麼,我的雙腳竟然不能移動。撒旦氣得直向我大聲威脅。我突然感到一股溫暖的平安流過全身,很清楚地聽到主第一次對我的心和靈講話,他說︰「不要害怕,我的孩子,我在這裡,它不能傷害你。」我又叫撒旦離去,但這一次我是奉耶穌的名命令它離開的。一轉眼的工夫,他就失去了蹤影。

在接下來的兩星期中,撒旦至少找過我廿次以上,有時它以一副柔情蜜意的樣子,試著成為一個情人,到頭來卻總是暴跳如雷,拂袖而去。它企圖要說服我回心轉意,告訴我耶穌死了,此外它又恐嚇我好幾次,但是沒有一次可以靠近我。它總是離我遠遠地站著,其它邪魔也是一樣。

有很多次,邪魔們打算給我一點顏色看,就是以前那四個邪魔一樣,然而它們總是在靠近我不遠的地方停下來,一臉困惑且被嚇了一跳的表情,沒說一句話就轉身離去。漸漸地,我明白主一定給我某種特別保護,邪魔也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對我猛撕狠抓,現在它已不能控製我了。

第三部分 與邪魔爭戰

在接受耶穌成為個人救主後的兩個星期內,伊蓮病得非常嚴重,結果她住進醫院,也因此碰到以前她們要去殺害的女醫生──利百加。住在醫院的六個星期,利百加在上帝的帶領下與伊蓮一起與住在伊蓮裡面的邪魔爭戰,為了避免被撒旦教徒殺害,利百加讓伊蓮搬到她的住處。

以下為利百加的自述︰

但即使已成為基督徒,住在伊蓮裡面的邪魔不斷地要殺害她們,伊蓮請了教會牧師幫助她們,結果在長達八小時的爭戰中,很多的邪魔被趕出來。當驅魔工作終於結束時,我們是何等的歡喜快樂啊﹗我們都站著哭泣、拍手,在完全而美妙的和諧中讚美主。伊蓮和我精疲力盡,但非常興奮,在回家的一路上不斷地讚美主。

大部份的基督徒都不知道有靈界存在,也不知道我們在這個物質世界所做的一切都會影響到靈界。芬尼(Charles G. Finney)對於物質世界和靈界之間的因果關係有一段很美的描寫︰「每一個基督徒若不是借著他的行為,就是借著他的見証對別人產生影響。他的外貌、穿著和舉止經常讓別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要不是作見証,就是違背信仰;要不是與基督親近,就是與基督分離。而且你的每一步都踩在震動到永恆的弦上。每當你一 動,就觸到一個琴鍵,琴聲便在天堂所有的山谷間回響,也在所有的洞穴和窟窿中繚繞。你生活中的每一個舉動,都會產生極深的影響,因為在你的四周的靈對它非常注意。」

有一件事情終於發生了,頃刻間使這個真理成為事實。當時我還不了解自己的生命會對靈界引起甚麼影響。首先,我曾經使用耶穌基督的力量,在撒旦的一家特別醫院裡阻止了許多魔法的運作。其次主讓我加入一埸使撒旦失掉一位最高新娘的戰爭,這件事當然使撒旦在它的國度裡顏面盡失。之後不久,在主的干涉和保護下,撒旦和它的邪魔無法把伊蓮和我抓去行活人祭。

我完全不知道這一切在靈界所造成的「波動」。有一天,我仍然安靜地跑到後院去,在樹下一張野餐桌上享用一頓平靜的午餐。當我坐在那裡享受溫煦的陽光時,上帝允許那條隔絕靈界和物質界的遮布在瞬間被撕開來。

突然間,一個閃亮的人形出現了,坐在我的對面。當我帶著沉默的驚愕坐著端詳它時,聖靈強烈地讓我明白真正的身份。這正是我最不想親眼看見的存在物。這個閃亮的身形如同「光明天使」般燦爛地出現在我的面前,而實際上它卻是黑暗之王、空中的掌權者,統治著一個龐大的邪惡王國,它就是撒旦﹗它的眼光是那魔的詭譎,就像黑木碳,又深、又黑、又邪惡,仿佛威脅著要將我吞噬。在那一瞬間,我覺得自己似乎正在往前跌入它眼睛的黑洞裡,幸好有個東西把我抓回來,讓我穩定下來。我看得出撒旦在生氣,而且是勃然大怒。

「撒旦﹗」我大叫。當它點頭承認自己的身份時,我問它︰「你到底想怎麼樣?」

「你這個女人竟敢和我作對﹗」

「沒錯,我的生命就是用來對抗你的。」

「我知道,但是你敢真正跟我對抗嗎?」

我對於它再次重複的問題感到非常困惑,也很訝異。很明顯地,它變得越來越憤怒了,但是聖靈以一種安全的平安充滿我,事後我對自己完全不感到害怕也覺得相當驚訝。

「撒旦,我不是以我的力量來對抗你,而是以耶穌基督的力量和權柄對抗你。」

「你最好計算一下代價。你所服事的耶穌不是也勸他的門徒說︰『你們那一個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來算計花費,能蓋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說,這個人開了工,卻不能完工。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攻打他的嗎?若是不能,就趁敵人 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這樣,無論你們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28~33)」(它一字不漏地引用以上經文)

「女人,你最好衡量一下自己的代價,因為我告訴你,我使你的生活充滿痛苦和愁煩,甚至永遠不知道是否還能活下去﹗」

我知道這個大有能力的傢伙是絕對認真的,而且我自從我把一切交托給上帝(抱括我所有的財產、事業、家人、以及我的生命),我就相信撒旦會對付我像它許久以前對付約伯那樣。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考慮。最後我回答說︰「我已經清楚地計算過了,而且我知道將來不管未來發生甚麼事,一切都會在上帝的掌握中。我相信他的恩典夠我用。因此,撒旦,我確實敢接受耶穌賜給我的權柄和力量,也敢以主耶穌的名來對抗你﹗」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和撒旦默默地彼此對峙。我再一次感到倘若不是某種東西抓住我,我必定會入撒旦眼中那可怕的邪惡裡。最後它終於點一下頭,說︰「等著瞧吧﹗」接著就消失了。

我坐著自忖這次的經歷,驚訝於太陽仍然溫暖地照耀著,微風仍然輕柔地在葉間沙沙作響,鳥兒也依舊歌唱。我覺得自已踏出無法回頭的一大步。而我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我失掉了整個家庭、事業以及世俗的財產,肉體也吃了不少的苦頭。但是在整個事件的過程中,主一直與我同在,而且每每在撒旦要我失敗跌倒的地方,主卻將它變成勝利。

自從第一次和撒旦會面後,我走的道路確實既漫長又崎嶇。撒旦使我的生活充滿痛苦和愁煩,而這這艱辛和眼淚是我從未嘗過的。然而我卻從未像現在這麼深刻認主,並且明白自己只是在起步階段而已。我終於了解馬太福音六章十九節至廿一節裡耶穌所說的一段話︰「不要為自己積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鏽壞,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鏽壞,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那裡。」

我們接下來的生活就是一場無情、冷酷的戰爭,這戰爭持續了八個星期。當我回顧這一段日子時,深深明白主帶領我們經歷一連串密集訓練,一步一步地讓我們更深 入了解撒旦的國度,以及明白如何與這國度作戰。在那之,前我對靈界的事情一竅不通,於是主在這方面訓練我,在那段期間,我有好幾次問主這一場爭戰還要持續多久,而主的回答總是︰「直到你學夠為止。」由於伊蓮和撒旦教的關系十分密切,在她裡面的邪魔還沒有完全清除以前,我們有許多事必須學習。

在那整整八個星期裡,我們兩人每晚斷斷續續的睡眠時間不會超一到兩個鐘頭。當然,我仍然要到醫院上班,幸好晚上剛好沒有輪到值班,而且我大部份都是作研究的工作。每天早上,在渡過一個睡眠不足、身心俱疲的夜晚,要準備上班之前,我會安靜片刻,引用以賽亞書四十章卅一節作為我倚靠的應許︰「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每一天當我宣告這個應許時,主總會在各方面加給我力量,讓我在一整天的時間中能夠安心工作。我不敢把發生的一切事告訴任何人,因為沒有人可以了解,而且許 多人似乎總是對我深懷敵意。我親愛的父母當然對我沒有懷怨,但是我不想讓他們操心。在此情況下,除了與主同在之外,伊蓮和我完全孤軍作戰。在那段時期即將結束之前,主指示我讀尼希米記。我在尼希米記中發現了一段經文,那是描寫尼希米的敵人威脅要攻擊猶太人,好製止他們重修耶路撒冷的城牆。在四章廿一至廿三 節中說︰「於是我們作工,一半拿兵器,從天亮到星宿出現的時候。那時我又對百姓說,各人和他的僕人當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間保守我們,白晝作工。這樣, 我和弟兄僕人,並跟從我的護兵,都不脫衣服,出去打水也帶兵器。」

六章十五節又告訴我,他們花了五十二天才把城牆造好。我思忖,既然主可以讓尼希米及所有人不眠不休地工作五十二天,那麼他也可以給我力量繼續奮鬥下去。那段經文給我極大的安慰。

戰爭自第一次伊蓮從邪魔中得到釋放開始。戰爭同時在三條戰線上進行,亦即同時對抗邪魔、撒旦教徒的靈體以及兄弟幫派來殺害我們的人。接下來的白天和夜晚都混淆在一起,邪魔一個又一個進入伊蓮的身體,企圖殺害她和我。幸好醫院離我家只有兩分鐘車程而已。我常回到家時發現她昏迷在地板上,脖子纏著一條腰帶,因缺氧而全身發青。邪魔控製她的手,讓她用自己的手把腰帶拉緊,以致不能呼吸。有時她會將自己割傷,血流如注,有時則是陷入深沉的昏睡中,幾沒有半點氣息。 我知道是主的安排,讓我負則研究的工作,如此我才能在醫院和家裡之間自由來去。

我不明白為何那些被逐出去的邪魔,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回來,當我坐著思考並禱告時,主突然把一幅清晰的圖畫照進我的心靈中,聖靈讓我確信這是一個異象。在這個象異中,伊蓮站在圍成一圈的動物中間,這些動物看起來巨、邪惡的貓,樣子十分丑陋。它們繞著她團團轉,不斷地用鼻子嗅著,突然其中一隻停下來,用鼻子猛嗅,然後跳進她裡面。於是我醒悟過來,那些像貓的動物代表邪魔,它們不斷地繞著伊蓮打轉,試圖要找一個得以進入的缺口或漏洞。一旦它們找到了,就跳進她裡 面。我感到主要我告訴她,她需要求主來鑒察她,向她顯示她必須用懺悔、饒恕和耶穌的血來封閉那些生命中的缺口。

那段期間,那個異象不斷在我清醒的意識中出現。每當有一隻動物跳伊蓮體內時,就有一隻邪魔立刻出現,不久爭戰就開始,直到邪魔被逐出為止。當伊蓮承認她和某事的牽連或罪行,並且得到寬恕和求主以他的寶血永遠封閉時,那些缺口就一個接著一個的封閉起來。

最後大約在星期一的凌晨兩點,我突然發現那些動物正以相反的方向繞圈子。我求天父讓伊蓮也看到這個異象,他立刻垂聽了。「我猜想是因為它們不能按原來的方向找到到其它的門路了。」但這時有一隻動物用後腳站起來,然後用前去抓一道似乎看不見的障礙。然後跳過那道看不見的牆,躍入明顯敞開的頂端。她被一對邪魔所控製,它分別叫做「昏睡」和「長眠」,因為它們很厲害,可以使伊蓮陷入極端的昏迷中,以致她的心跳頻率降低至大約每分鐘卅下,有時甚至會停止呼吸。它們很難對付,讓我幾乎無計可施,最後我拿起聖經大聲宣讀啟示錄,因為邪魔恨啟示錄。讀到一半,邪魔把伊蓮的手伸過來,試圖要撕毀我的聖經。它大聲咆哮︰「住 口,我們再也不能忍受聽你讀下去了﹗」

「邪魔,那可太槽了,這啟示錄提到你們最後的失敗和完全的毀滅。倘若你們還待在這裡不走,我會繼續把其餘部份讀給你們聽,並且求天父使你們無法掩耳不聽。你們一定得聽我讀下去,我知道衪會使你們聽下去的。」

「你不能這麼做﹗」

「我當然可以這麼做」然后我大聲禱告,求天父使這些邪魔聽到我所讀的每一個字。終於邪魔跑了。

對付那些害的邪魔,我終發現了對付他們的利器──就是請求天父來對付它們。

在伊蓮頭頂的缺口很難封閉,因為它與伊蓮心中最隱密的地方有關,但至終她的勇氣和對主的承諾得勝了。最後要對付的邪魔是來自於驕傲這個缺口,伊蓮掙扎很久以後,才跪下在主面前謙卑認罪,跪下禱告是一種謙卑的表示,主在幾年前就在這個問題上教導過我。

接下來的是撒旦教徒的靈體的侵犯,他們附在她身上,作出自殺及殺害我的事。靈體不像邪魔,可以耶穌的名捆綁,甚至伊蓮調教過的女巫也來要殺害她。但主使我身體強壯,我打勝了被靈體附身的伊蓮,靈體於離開。人的靈比邪魔更不容易對付,因為他們一點也不敬畏上帝。許多男巫及女巫的靈不斷地來迫害我們。經過多次的禱告和研究以後,我們明白魂在三方面會影響我們的靈,即意識、潛意識、無意識。惡魔經常利用的是第三層的無意識。伊蓮在禱告求主處理這層控制她的靈的魂後,主就把她封閉了。從那天起,不論是她自己、任何邪魔、或其它都不能再使用她的靈,或從她的靈進入她裡面了。

在爭戰期間,我不但愈來愈清楚靈界,也愈來愈認識天使。天使好幾次保護我們,阻止了邪魔的攻擊,讓邪魔悻悻地離去。一天晚上,當我覺得肉體非常虛弱時,一個天使出現在我身旁,外表像一個高大魁梧的年輕男子。經過我用約翰壹書一至三節的試驗︰「親愛的弟兄啊,一切的靈,你們不可都信,總要試驗那些靈是出於上帝或不是,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己經出來了。凡靈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就是出於上帝的,從此你們可以認出上帝的靈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上帝。」,証明了他是天父差遣而來的,因為我知道沒有一個邪魔敢作這樣的宣告,因為撒旦會把它撕成碎片的。

天使說︰「我是你的守護天使,我來告訴你要勇敢些,不要害怕或沮喪,因為每走一步,我們必與你同在,保護你。現在,爭戰會變得愈加激烈,天父提醒你一定要穿戴他所的全副軍裝,就是以弗所書六章十至十八節所說的話。」

以弗所書六章十至十八節︰「我還有末了的話,你們要靠著主,倚賴他的大能大力,作剛強的人。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兩爭戰原都作摔跤》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義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豫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藤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並要在此儆醒不倦,為眾聖徒祈求,」

我問︰「請告訴我,要如何穿上這副軍裝?」

「要這樣禱告︰『父啊﹗請你現在把你全副的軍裝穿在我身上,奉主耶穌的名求。』」

「要多久求一次呢?」

他往上看了幾秒,然後點點頭.轉向我說︰「天父說每廿四小時一次就夠了。即使當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也告訴你們,要每天背起你們的十字架,因為你們必須每天穿上軍裝,準備作戰。你必須了解這是很重要的,不要天求這副軍裝,如果你不穿上這副軍裝,鐵定會受傷的。」

之後天使告訴我,主十分關心他的兒女,每當他們當中有人哭泣的時候,他就差派天使去將他(她)們抱在懷裡,予以安慰。當然,人們從不知道這一點,但是這事卻仍然繼續著。

天使又告訴我,上帝以大愛造出他所有的天使,以致人人都有一個特別的守護天使。因為天使非常愛那個人,所以從他(她)一出生,天使就請求天父讓他去守護這個人。

天父指示我聯絡牧師,安排一個時間為伊蓮做最後一次的驅魔工作,但邪魔和當地女巫、男巫的靈體不斷地攻擊要殺害我們,頃刻間,我的靈眼開了,看到一群大有力量的天使戰士靠近我們圍成一圈,伊蓮不省人事,當我搖搖晃晃地抱著伊蓮出門時,天使把我們舉起,帶到車上。當我開車出發上公路時,主我看見身後所發生的 事,邪魔和人的靈體瘋狂地在我的屋子四周和庭院搜索我們。進教堂後,牧師進行驅魔的工作,一個區域一個區域的進行驅魔,把邪魔深入滲透轄製的門路一一封 閉,在激烈爭戰十小時候,結束時,我們滿心歡喜讚美主。主再一次遵守衪的諾言,使被擄的得釋放。從那天起,伊蓮完全不再受邪魔的干擾了。

第四部分 邪魔入侵的門路

聖經裡說得很清楚,和撒旦進行任何交易都會在人的生命中打開一條門路,讓撒旦可以進來,讓邪魔自由進出。不管那個人是不是基督徒,情形都是一樣。

利未記19:31說「不可偏向那些交鬼的和行巫術的;不可求問他們,以致被他們玷污了。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

不但每個人都要知道他生命中這些具有影響力的區域,甚至任何想和其他人分享耶穌基督美好福音的人也應該知道。許多人在被介紹給耶穌的時候不能夠接受他,那是因為黑暗的力量借著他們現在或過去生活中某條敞開的門路,把他們的心思和意志捆綁住了。

林後4:3「如果我們的福音蒙蔽,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

交易的游戲

不論多麼微小或短暫,與秘術這行進行任何交易都會為撒旦敞開一條門路。包括以占星術算命、出於好奇去找算命師、用茶葉算命、碟仙及看手相等。多少無知的孩子為了「找點樂子」而去找這些靈媒,以致在他們未來的生命中無法接受耶穌做自己個人的救主,即使是基督徒,也因此造成日後的日子對自己的基督教信仰失去熱 心,不能更深入地去相信,如果我們知道由這個根源將導致許多禍害,一定會大吃一驚。我親眼所看過的影響比想象中的還要多。聖經裡說得很明白︰

申18:10~12「你們中間不可有人使兒女經火,也不可有占卜的、觀兆的、用法術的、行邪術的、用迷術的、交鬼的、行巫術的、過陰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因那些國民行這可憎惡的事,所以耶和華─你的神將他們從你面前趕出。」

我們應該避免研究有關秘術的書籍、玩碟仙、嘗試超感知覺、靈魂經驗、靈體投射、使心境趨於空白的冥想、水仙術、操練氣功、瑜珈、符咒、靈魂出竅等,以上任何一種行為都會為撒旦打開一條門路,讓它的力量和邪魔登堂入室。

迷藥、酗酒與淫行

使用或濫用任何麻藥及酗酒都是黑暗力量的入口。虐待兒童通常會招來邪魔,這也是何以遭凌虐的兒童必須獲救的原因,否則他們將來也會變成虐待孩子的父母。情感或肉體上的嚴重創傷,也會讓邪靈暫時得以進入。

性交是一條極寬敝的大道。邪魔能透過性交從一個人身上移到另一個人身上,因為此行為使兩人變成「一體」。

林前6:16「豈不知與娼妓聯合的,便是與他成為一體麼?因為主說︰二人要成為一體。」

林前6:18「你們要逃避淫行。人所犯的,無論甚麼罪,都在身子以外,惟有行淫的,是得罪自己的身子。」

「淫行」指的是非夫妻婚姻內的男女性關係。這就是上帝多次命令他的子民不可有婚外性關係的原因,為要保護我們免受邪魔的侵襲。近親相姦和同性戀行為也會引來邪魔。夫妻之中如果有一人尚未得救且犯了大罪,那麼他們的性關係會有甚麼影響?我勸信主的配偶可以倚賴哥林多前書七章12~16節中的應許︰

「我對其餘的人說,不是主說,倘若某弟兄有不信的妻子,妻子也情願和他同住,他就不要離棄妻子。妻子有不信的丈夫,丈夫也情愿和他同住,他就不要離棄丈夫。因為不信的丈夫就因著妻子成了聖潔,並且不信的妻子就因著丈夫(原文是弟兄)成了聖潔;不然,你們的兒女就不潔淨,但如今他們是聖潔的了。倘若那不信的人要離去,就由他離去罷﹗無論是弟兄,是姐妹,遇著這樣的事都不必拘束。神召我們原是要我們和睦。你這作妻子的,怎麼知道不能救你的丈夫呢?你這作丈夫 的,怎麼知道不能救你的妻子呢?」

在這樣的情況下,基督徒的一方只需求主潔淨他們婚姻之床和不信主的配偶,並以耶穌的血封閉門路,那麼就不會因性關係而被對方的邪魔入侵了。

東方宗教

任何與東方宗教有關的行為──超覺靜坐、瑜珈、幻術及催眠等都會招致惡魔群襲,並且使你成為它們的籠中物。

大部份的東方宗教都包含冥想這一個項目。大多數的基督徒都大大地誤解了冥想的要旨,而撒旦正是許多以冥想迷惑人心之著作的作者,其中不乏以基督教著作面具出現的。在聖經中有多處經文提到冥想,但是屬上帝和屬撒旦的冥想兩者之間有極大的差別我在這裡指出其本原則︰

有關冥想的兩處主經文記載在

約書亞一章八節︰「這律法書不可離開你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你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順利。」

詩篇一一九篇9~11節︰「少年人用甚其潔淨他的行為呢?是要遵行你的話﹗我一心尋求了你;求你不要叫我偏離你的命令。我將你的話藏在心裡,免得我得罪你。」

我想要強調的是,這裡提到的冥想包括了積極去閱讀、學習和默記上帝所賜給以色列人的律法,使人不致偏離上帝的道路。只有撒旦的冥想才是負面、危險的。撒旦要人們的心思趨於白,試著使他們不去想任何事情,就樣就直接為邪魔的侵入和影響開啟了一條門路,因為給了一個簡單的命令,就是要我們控製一個思想,而非完全不要去想﹗如果你不控製自己的心思,撒旦就會替你控製。

林後十3~5節︰「因為我們雖然在血氣中行事,卻不憑著血氣爭戰。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

生物回饋治療法

「生物回饋法」是一種控製不隨意活動的方法,如血液流量、血壓、心搏等都可以此法控製。最近幾年在醫學界造成很大的轟動,其發展的速度相當引人注意。它主要是用來控製疼痛、高血壓、飲酒過量和濫用麻藥。其實在大眾風行這種療法以前,兄弟幫已經用好幾年了。他們發現這是訓練女巫在清醒狀況下控製靈體並與靈界接觸的最快速方法。基本上,「生物回饋」是訓練一個人去控製那些上帝沒有允許我們控製的身體機能和區域。這方法教導人在自覺中控製他的靈,然後由這靈進而控製並改變肉體上的狀況。同樣地,受過這種訓練的人很少自卷入了怎樣的險況中。基督徒千萬不要接觸「生物回饋法」,這種治療法不過是現代的瑜珈,屬於撒旦 的現代化冥想和現代化巫術。

搖滾樂

搖滾樂是另一個經常為人所輕忽卻十分厲害的途徑。搖滾樂是撒旦的音樂。它和其它事物一樣,整個發展從一開始便始便是由撒旦及其手下所精心策畫的。本書前面曾提到,伊蓮所會過面的搖滾歌星多如過江之鯽。他們全都願意事奉撒旦,為了得著金錢和名譽(注︰台灣的影歌星及政壇人士為了名利及權力,也是到處求神問卜。)他們已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也包括了很多自己不想要的。這些搖滾歌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他們正在一步一步地教導無數年輕人崇拜並事奉撒旦。

伊蓮曾在美國各地錄音室參加過特別儀式,目前是要把撒旦祝福放到錄製的搖滾樂中。她和其它人念咒,使邪魔住進賣出去的每一張唱片和每一卷錄音帶裡面。有時他們也會叫出某種特別的邪魔,讓它們在錄音時說話──特別是在有其它聲音做掩飾的樂段中。此外,在不計其數的錄音過程中,撒旦教徒的聲音常變成背景音樂被錄製下來(藉全體的吵鬧聲做掩護),他們唱著,大念咒文,以便在每一次播放唱片、錄音帶或錄像帶時叫出更多的邪魔。當音樂播放時,這些邪魔就被喚到房間中或耳中,好凌虐播放音樂或任何聽音樂的人。這一切的目的就是要控製聽者的心智。

以上所有的門路都必須封閉。只要禱告認罪,以耶穌的寶血就可封閉這些門路。

約壹一9︰「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相信邪靈的人們,請不要再執迷。


光明會的秘密 (08) – 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淵源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10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10/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上一篇《光明會的秘密 (07) – 二百年前的共濟會、錫安長老會和神聖羅馬帝國的故事》是不是都看得大家都頭昏腦脹,搞不清來龍去脈吧?今天魔女就找了資料來為大家解說一下。

(以下文章轉載自秋仔’s Blog)

雖然不能證實甚麼,但這幾篇舊文中,《錫安長老紀要》一書將它們串在一起,隱約見到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關係,可以印證我之前的想法大致沒錯,哪有秘密社團那麼怕人不知道它做壞事?光明會一定不是最後的「大哥」;所以讓低級又接觸面闊的共濟會出來做好人,中級而又神秘的光明會做醜人,被搬上枱並啞子吃黃蓮,而最高級的錫安長老會則隱形而掌控決定一切,羅富齊家族就是高中級的中介點,說光明會就是錫安長老會或調換。

另 一邊廂,Bilderberg和神聖羅馬帝國(第四德意志)的關係雖無證據,卻也呼之欲出,這班歐洲精英和上面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既在互爭利益也在合作, 但大家都有共同目標:新世界秩序的统治!德國人和猶太人關係原是這樣差,卻賣核潛艇給以色列,而以色列又將核潛艇駐在波斯灣就可知一二了。

光明會 和 共濟會的淵源

(以下文章轉載自Keith’s InfoShare V2)

Title: The Illuminati 和 Freemasonry 淵源
Source: 聖經與世界瞭望
Date: N/A

作為一個the Illuminati的研究者,我了解到的是,Adam Weishaupt只不過是一個傀儡。The Illuminati的歷史可追溯到古巴別塔的時代,它由13個血統所控制,其中一個血統就是氏家族(註:亞洲地區的幾位政商領袖,人名不便公佈,你隨便猜的就會中。Tim)

Adam Weishaupt(1748-1811)基本上是一個猶太人,改變信仰成為一個天主教神父,隨後結束此身份,開始建立一個祕密社團,稱為the Illuminati。實際上,在當時這不是一個新的社團,它可以追溯到長遠的古代。在Weishaupt的生平,這個組織公開顯露。並不清楚他是否是背後的主腦人物,但據大多數的研究者,抱括我布內,都或多或少確定他只是the Elite of the Freemasons(共濟會的精英)的一個傀儡。

The Freemasons最近開始一個分支,33級的蘇格蘭共濟會。他仍然是今日最有權勢的祕密社團,會員遍佈政治高層、宗教領袖、商業巨亨和其他有用的人。証據指出,Weishaupt是由Rothschilds所支持的,他當時是共濟會的領袖之一。

The Illuminati有它自己的分級制,高於共濟會的33級。在共濟會即使進入較高的等級,仍無法了解the Illuminati等級的內情,那是祕密的。Weishaupt打算接管整個地球,他為單一世界政府(One World Government)和世界新秩序(a New World Order)立下一個明顯的目標。

這一切都寫在一份叫「錫安長老的草案」上(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如果事機洩露,會帶給猶太人被指責的邪惡目的。結果事情真的洩露,一個the Illuminati的信差騎馬經過田野時被閃電擊中,草案被發現,這發生在1770’s。接管政府計劃詳細寫在上面,於是組織被禁,Weishaupt和他的Illuminati弟兄逃走,轉為地下工作。之後決定,在正式場合,不再用Illuminati這個名稱,但前端的團體仍然繼續作實現控制世界的目標。其中一個前端組織就是the Freemasons,因為共濟會有比較好的名聲。

據信Weishaupt是被他共濟會的弟兄所殺,因為他不能閉口不用Illuminati這個名稱,也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倖存的Weishaupt和Rothschilds 為 the Illuminati重要角色,經由共濟會Cecil Rhodes的管道來達到他們的目標。他在十九世紀時,嘗試由英國皇室建立單一世界政府。這當然是由Rothschilds所贊助。 Rothschilds同時建立了一個圓桌會議,仿亞瑟王的圓桌武士取名。那天the Brotherhood Elite聚集在一起。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有接管世界的企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人們厭倦殺戮,聯合國建立時廣受大家歡迎。聯合國的官方政策是確保世界和平,讓類似二次世界大戰的事不再發生,但實際上,聯合國是 the Illuminati的前端組織,聯合世界各國成為一個。這導致了歐洲共同體計劃,每個人可以看到最大的法西斯邦國,每個國家的權力及統治變得愈來愈少。

藉由迅速的通貨膨脹,世界銀行成功地讓人相信單一貨幣是最佳的解決方案──歐元EMU。當此目標達成,歐洲中央銀行會有統管整個歐洲經濟的權力,可恣意決定領導方向。一些政治家是愚笨無知,另一些政治家明白實情,為the Illuminati工作並努力促其實現。無辜的人民被欺騙,是最大的受難者。這是一個超乎理解的背叛。

歐盟將延伸為非洲,亞洲,南美洲的共同體,最後這些共同體將組成一最大的法西斯邦國。依照他們神密的信念,這將持續一千年,這將是敵基督的全盛時期。

神密社團及the Illuminati相信權力的圖象,世界各地充滿了他們魔法及黑色魔法的圖象。問題是人們早己習慣充斥在他們身邊的一切,甚至一點都不會去想到。The Illuminati相信週圍愈多的圖像,他們的魔法權力愈多。The Illuminati和世界新秩序的標誌就是「金字塔上的全視之眼」,你可以看到美國一元紙幣上這個標誌,幾年前梵蒂岡發行的一系列郵票上也有這個標誌。這個眼睛就是就路西弗的眼睛,可追溯到古埃及年代。其他比較常見的是倒五角星,六線形(六角星是大衛之星),納綷標誌(希特拉使用過),金字塔是最常見的。

衛報:中國流行「猶太陰謀論」?

(以下文章轉載自中國網)

《貨幣戰爭》的書在中國賣得火熱。書中生動地描述了猶太人怎樣通過控制國際金融系統,來達到其統領世界的目的。本文作者認為,類似這樣的觀點都是關於猶太人的「陰謀論」。作者還認為,中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或菲律賓人幾 乎都沒怎麼見過猶太人,然而,他們卻抱著固執的反觀念。

英國《衛報》2月9日文章:
亞洲流行“猶太陰謀論”?
文 〔英〕 艾恩布魯馬
譯 Zozote

一本名為《貨幣戰爭》的書在中國賣得火熱。據報道,這本書還在最高領導層之間流傳。果真如此的話,對於為了自身能從經濟危機中脫困,不得不依靠聞多識廣的中國施以援手的國際金融系統來說,可不是甚麼好消息。

像這樣的陰謀論在亞洲並不罕見。歷年來,日本讀者們都對《關注猶太人就能看清世界》、《下個十年:探秘猶太人的圖謀》、《我想向日本人道歉── 一個猶太老人的懺悔》(當然,這本書由一個化名為Mordecai Mose的日本人所寫)一類的書籍表現出濃厚興趣。但所有這些書的始祖,其實是一部1903年由國人出版的、名為《錫安長老會紀要》的偽書。1905年,日本人在擊敗沙皇的軍隊後,發現了它。

中國人從日本人那裏吸取了許多西方先進的理念──大概這也成為猶太人陰謀論被傳遞過去的緣由。但是,東南亞地區的人們,對此類言論竟然也未能免疫。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曾聲稱:「猶太人靠代理人統治著世界,卻把別人當成炮灰。」菲律賓某前沿商業雜誌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裏,也繪聲繪色地描述了猶太人是怎樣頻頻在他們居住的國家裏呼風喚雨的,包括在今天的美國

資訊閉塞滋生陰謀論

事實上,很少有中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或者菲律賓人見過猶太人,除非他們曾到過國外。

那麼,究竟該怎麼解釋這些陰謀論對亞洲人不同尋常的吸引力呢?容易滋長陰謀論的溫床,總是出現在那些相對閉塞的國家。日本當然不再是這樣的封閉國了。然而, 即使是這樣一個民主時間尚短的民族,也總會易於相信,他們是那些無形力量的受害者。更確切來說,因為猶太人的不太為人所知,又夾帶著某種和西方世界聯繫起來的神秘色彩,他們便成了反西方的偏激者們抨擊的典型。

人和猶太人同樣讓人又畏又羨

這種偏激現象在亞洲分佈很廣,因為幾乎那裏的每個國家都被西方勢力蹂躪了好幾百年。雖說日本從來就沒有從形式上淪為殖民地,但至少從19世紀50年代起,當載滿槍炮的美國輪船逼迫這個國家按西方的條件敞開本國大門之後,日本也對西方強權有了深刻體會。

人們普遍將美國猶太人聯繫到一起的時間,得追溯到19世紀末期。那時候,歐洲反進步人士對美國──這個價值觀僅僅站在囤積財富之上的無根社會深惡痛絕,而這剛好可以與如浮萍般漂浮於世的猶太鑽營者們的形像畫上等號。從此,猶太人統治美國的說法就風行於世了。

殖民史上令人諷刺的一點,是殖民地的人們對那些為殖民統治辯護的、極具偏頗意味觀點的接納方式。反主義在西方早已如明日黃花無人問津,卻隨著歐洲人的一整套種族理論來到了亞洲,且植根於這些人民的心中。

在某種程度上,居住在東南亞屬於當地少數族裔的人,也遭受著與西方猶太人同樣的待遇。因為被排除在許多行業之外,他們也靠抱團和貿易為生。他們也因為是「土著」而備受白眼。當談到掙錢時,他們也被當做是擁有超能力的異類。所以,但凡有事不對勁,這些中國人不僅會被當作見錢眼開的資本家而備受指責,而且會被看成是共產主義者而飽受非議──再次和猶太人同病相憐──因為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都不約而同地,與漂泊不定和四海為家聯繫在了一起。

這些比平常人更聰明的中國人讓人又畏又羨。這種害怕與敬畏交織的心情,也常常在人們對美國(實際上是猶太人)的看法中非常明顯地體現出來。

日本人為什麼也反

日本的反主義則是一個相當有意思的話題。日本之所以能在1905年打敗國,完全是拜一個名叫雅各布.希夫紐約銀行家操弄浮動債券所賜。所以,《錫安長老會紀要》的記敘完全證實了日本人的猜測:猶太人確實在背後操縱著全球經濟。但是,作為一個現實的民族,日本人卻並沒有攻擊他們的想法,而是覺得還是和這些聰明又強大的傢夥們做朋友比較划算。

因此,即使在二戰期間,當德國人要求他們的同盟國日本圍捕猶太人並把他們交給自己時,日本人卻仍舊在屬偽滿洲的地方張羅起了饗宴,歌頌日猶人民之間的深情厚誼。雖說猶太人在上海過得並不好,但至少他們在日本人的庇護下活了下來。這對上海猶太人來說 是件幸事,因為正是這種認為猶太人操縱著全球經濟的想法,幫助他們生存了下去。但是,時至今日,這些值得玩味的想法仍舊繼續擾亂著日本人的神經──雖說他們比誰都更應該認清事情的真相了。

匈牙利警方沒收反猶太書籍

(以下文章轉載自BBC)

匈牙利警方突擊搜查首都布達佩斯和另外兩個城鎮的書店,沒收了一批被禁的反猶太書籍。

這本名為《錫安長老的備忘錄》的小說是一百多年前俄羅斯沙皇的秘密警察所寫的,內容是以虛構形式講述猶太人要主宰世界的計劃。

最近幾個月,這本書的三個不同版本相繼刊行,且在匈牙利的書店公開發售。

猶太人組織對這本書的刊行表達了憤怒的回應。他們說,這本書是要煽動種族矛盾。


共濟會與光明會的陰謀論 (01) – 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性結盟組織的核心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8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8/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轉載自老頑童何新的新浪博客)

何新:共濟會──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性結盟組織的核心

(1)

本書披露了一個全球性資本主義核心領導組織──共濟會的秘密。本書提供的國際資料可以證明,資産階級不是一個抽象名詞,也不是分散的商業性經濟人。發達國家最富有的資産階級上層精英存在一個隱密的組織性聯盟,它就是共濟會。

共濟會的中文直譯名稱是「自由石匠盟會」Free and Accepted Masons,這是一個已具有400年以上歷史的神秘的世界性組織。所謂「石匠」(Mason)只是一種象徵──建築師的象徵,寓意是新世界自由大廈的建築師。共濟會從17世紀初在英國倫敦創立以來就以鼓吹和傳播「自由」作爲基本教義和意識形態。共濟會的目標是讓一小撮英美精英家族主宰全世界。

本書中編譯出了一批重要的資料,在國内第一次對國際共濟會作了有系統和針對性的初步研究。

共濟會的核心精英由──盎格魯.撒克遜種族的最高統治集團成員所構成。在美國,總統並非世襲,但財閥家族是世襲的,最高政治精英階層如布殊家族,也是世襲的。這些英美世族精英集聚在共濟會中。同時,還有人數極少(僅有100人左右)的核心精英小集團,組成了操控西方政治、經濟最高權力的一 個神秘跨國組織,名叫「彼德伯格俱樂部(集團)」(The Bilderberg Conspiracy)。這個俱樂部的資金並非來自政府財政,而是來自共濟會所屬的基金捐款。

實際上,共濟會直接控制着一系列的盟會、學會和基金會,包括著名的骷髅會(Skull and Bones)美國外交委員會(Council or Foreign Relations)美國企業研究所胡佛研究所傳統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比爾蓋茨基金會等等。

共濟會抱負遠大,其目標是建立在共濟會領導下的新千年世界帝國──「新世界秩序」。共濟會的口號印在美元上:「Novus Ordo Seclorum」,翻譯成英語是:「A New Order of the Ages」,再翻成中文是:「一個新時代的秩序」。

美國秘密組織的研究者H.傑弗斯指出:

「共濟會就是一種將政治家、工業家、金融家和媒體融合在一起的方式。共濟會爲那些正在崛起的政治新星與金融家和工業家們牽線搭橋。」

(2)

共濟會的真正目標是要建立一個由北美及西歐的財富和權力的世襲精英集團控制下的世界政府,進而建立一種從屬於西方遊戲規則的新世界秩序。這種新秩序,絕對不是中國自由主義者所憧憬的民主自由的個人主義秩序。而是要對全世界:

──實施中央集權的政治統治;

──建立掌控全球金融的世界統一銀行;

──推行一種世界統一貨幣;

──建立國際警察(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爲軸心);

──集約化統管全球人口、資源和市場

──最終把人類芯片數碼化,實行全面的信息化管理和控制

這些目標的實現,就是所謂「全球一體化」。

共濟會精英認爲:實現上述目標須分階段進行。首先成立歐洲聯盟,然後將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整合爲一,繼而成立南美洲與中美洲聯盟和亞太地區聯盟。跨太平洋建立「中國」(美國控制下的中國),也是當前的目標之一──最終演變成由西方金融銀行家、工業家和知識精英聯合控制的超國家實體化的世界政府。

要實現這一點,國家主義將屈從於國際主義,世界和平將由國際軍事力量(擴大後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維護。所有這些都會在「自由民主」的名義下進行,然而實權卻始終掌控在並非通過選舉産生的西方精英世家手中。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創立世界新秩序曾經是諸多夢想家、獨裁者和政治家們的宏偉理想──他們當中包括亞歷山大大帝神聖羅馬帝國成吉斯汗拿破侖以及希特勒。在不同的歷史年代,總有人希望通過武力或宗教性意識形態重塑世界。

(3)

世界共濟會總部設在英國美國。與其有關聯的神秘團體包括:彼德伯格俱樂部骷髅會以及美國外交學會傳統基金會美國企業研究所胡佛研究所貝倫山學會等幾乎囊括西方最高層政、金、財、商、學界精英的一些詭秘會社和堂皇團體。其經濟來源是英美金融財團及所屬各大基金會。我們知道,發行美元的美聯儲是一家私人金融組織,從其建立之初,其成員都屬於美國的共濟會家族。統治全球,支配各國金融和銀行是共濟會的主要目標。[1]

共濟會精英滲透並控制了英美名牌大學。早在18世紀,亞當.斯密寫作《國富論》就曾得到英國共濟會氏家族的資助。[2]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主流經濟學家的新自由主義市場宗教佈道也得到美英共濟會背景的外國基金會資助、支持和理論模型示範。

本書所列舉的共濟會在近代歷史中的政治和金融活動歷史表明──所謂「陰謀論」,即存在一個以共濟會、骷髅會及彼德伯格俱樂部爲總背景的掌控世界的帝國主義陰謀,並非冷戰思維者一種子虛烏有的幻想和無稽之談!

(4)

必須提醒讀者高度注意的是,根據從西方精英俱樂部近幾年流洩出來的有關信息,人們知道國際共濟會有一個旨在清除所謂地球「多餘(垃圾)人口」的發動新世界大戰的陰謀。正是這種信息,引起我本人對共濟會的關注和研究興趣。

對於人類歷史來說,21世紀前五十年將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目前全球人口數量接近70億,仍正在以每年1億左右的增長速度遞增。再過三十年,地球人口將達到100億以上的規模。地球的生態環境是有限的。人類面臨着極其重大的全球性危機。

空氣、水、能源、土地,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來學的研究認爲,地球資源的最大承載極限大約是100億人之内,地球資源和生態難以承載超過100億而且每年繼續按幾何級數遞增的人口。

然而,我們中國精英卻在做着經濟未來始終會無限持續增長的美夢──西方共濟會策士也有意爲中國渲染這種虛幻樂觀的增長前景,從而麻痹中國人,使之對於迫在眉睫的衆多危機視而不見。但是,任何國家都無法長期自我隔絕,置身世外。危機與戰爭正在不知不覺地向中國逼進。

最近有一系列值得關注的徵兆性事態出現:

1、今年初自倫敦共濟會流傳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計劃,這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戰爭文件。

2、俄羅斯與北約走向結盟── 一個跨歐亞大陸的泛軍事政治同盟已具雛型,目標顯然是共同遏制東方的中國

3、希特拉的《我的奮鬥》在德國被解禁。這是一部反人類的種族主義雅利安(白色人種)文典。

4、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試驗成功,所謂清潔核彈頭也已研制成功。

希特拉在《我的奮鬥》中把人類分爲文明的創進者、保持者和破壞者三種。希特拉認爲,只有雅利安人種是文明的創進者。而其他人種則是「垃圾人類!」雅利安優越種族的歷史使命是淘汰劣等人口、劣等民族、劣等文化、劣等種族。美國學者亨廷頓提出「文明衝突論」的要義,其實也是鼓吹由西方文明對人類文明進行重塑, 而文明衝突的根源乃是種族沖突。

回顧20世紀的現代史,冷戰之所以僅僅只是冷戰,沒有發展成全面熱戰──根本原因是由於三個主要核大國的核武器一直保持着可以互相毀滅的所謂「恐怖平衡」。核戰爭的終局不會有勝利者。然而新世紀以來美國宣布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建立成功,開始打破這種恐怖平衡。一旦單方面的核突擊成爲可能──那麽在未來30年内,完全可能爆發新的全球性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戰爭的危險度正在日益上升。在這種條件下,核戰爭已經不再僅僅是一種想象和叫囂,而是現實的威脅。

(5)

在此背景下我們有必要關注今年(2010年)2月在倫敦被内幕知情者透露出來的那個所謂「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因爲這個計劃的基本戰略思想符合尼采希特拉以來西方雅利安精英主流鼓吹「消滅群畜」的世界戰略思想。

這個計劃是設在倫敦英國共濟會内部高級會議上透露的。而策劃者正是作爲西方政治和意識形態核心組織的共濟會高層精英。我個人認爲這個計劃的可信度甚高。因爲這個戰爭策劃案符合美國已解密的關於「美國國家安全與世界人口問題的」的《國家安全研究備忘錄200号報告》精神。(該報告是基辛格博士1974年主持制訂的。)這個世界大戰計劃也符合德國《明鏡周刊》記者漢斯.馬丁.彼得報道的《1995年美國舊金山費爾蒙特飯店(國際共濟會高層)會議》精神。那個會議明確提出了要排除地球上80%不能創生財富的垃圾人口的方針。

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宣布了核戰爭和生物戰爭的時代即將到來!盎格魯.撒克遜計劃」主要的針對對象是清洗有色人種,首先是中國人。倫敦共濟會秘密會議的與會者認爲:中國的崛起是西方進行人種清洗的最大障礙。因爲中國是有色人種中具有健全工業體系、文化體系、國防體系和核武體系的自主性大國。而且也是唯一有能力以國家體系與雅利安人從經濟、政治、文化上進行全面抗衡的有色人種大國。因此解體中國是首要的目標。爲達到種族清除的最終目標,西方將對中國展開金融戰爭、生物戰爭(有根據認爲,「非典」肺炎疫病的發生並非偶 然,而是一次生物戰的測試),並且也準備著發動一場核戰爭。

可悲的是,多數中國主流精英對國際共濟會圖謀發動的這場未來種族戰爭,不僅麻木不覺,懵無所知,而且根本不相信其可能。中國的精英們甚至還在做着三十年後未來中國即將取代美國成爲世界第一超強的美夢!精英們以爲歷史永遠會以線性式發展──明天、後天、未來,仍會是今天狀態的繼續。他們不相信也不懂得甚麼是「突變」或「災變」。但西方精英則久已預察到人類終極危機的迫近,在籌謀並且積極實施着應對之策。

毫無疑問,對中華民族來說,未來的發展之路絕對不是一片光明,而將是非常艱難的!近年來中國已經失去了一些重大的發展機會!展望未來,亡族滅種以至被西方精英奴隸化的危機也已並非不可想象。

(6)

共濟會並不是宗教,但卻具有極其詭秘的入會儀式和神秘的禮儀──入會者要先躺進棺材接受死亡與重生的洗禮。[3] 這是一個要求成員信守秘誓、忠貞和獻身的準宗教組織。

共濟會又是高度世俗化的政治團體。共濟會高層組成美國英國公開政府身後的「影子政府」──它是英國王權背後的至尊之王者,是西方民主政治幕後的真正權力操控者。共濟會通過金融權力支配全球政治經濟,是四百多年來英國──美國政治權力、金融財富的真正主宰。

在現實性的意義上,英美的多黨民選議會政治實際只是共濟會的台前玩偶。歷任的英國首相、美國總統多數都是共濟會高級成員,其中包括幾代布殊奧巴馬薩以科齊布萊爾貝盧斯科尼以至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烏克蘭尤先科等國際達人。

共濟會的經濟實力和政治力量舉世無雙,大大超過梵蒂岡教會。這是一個包容歐美、滲透全球的隱身教權皇庭。如果說梵蒂岡的主要對象是平民百姓,那麽這個「自由石匠公會──共濟會」所控制的則是西方列強的統治精英和知識精英。這個組織從18世紀創建之初就是一個具有控制世界圖謀的全球戰略組織。

本書提供的資料表明,近代的三大資本主義革命運動──美國獨立(1776)、法國革命(1789)、俄羅斯革命(1917年2月)都與國際共濟會有關。縱觀18世紀以來的整個世界近代現代政治經濟史,幾乎無處不可以看到共濟會的身影──包括英國18世紀政變、美國獨立運動、法國啓蒙運動、顛覆拿破侖政權、意大利獨立運動、以至20世紀初葉孫中山的洪門背景和當前的台獨勢力、香港民運也都與這個組織的幕後支持有關。

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1948年以色列建國運動、911事件、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中國的非典,20世紀後期一系列國際金融改革以及當前一系列金融危機,也都若隱若現着這個「自由石工聯盟」組織(「共濟會」的本名)的身影。

這個神秘組織通過「休克療法」和「哈佛500天計劃」,直接介入了蘇聯解體進程[4],締造了向全球推銷市場至上宗教和新自由主義的「華盛頓共識」。2008年美國共濟會的領導者在美國主動發動了爲美國吸金和紓解金融財政困局的全球金融危機。

對共濟會政治活動的揭秘性研究,會導致近現代世界歷史的改寫!

(7)

共濟會是一個彙聚了猶太財團和盎格魯.撒克遜精英的金融、政治、意識形態跨國組織。共濟會的核心力量是控制了全世界金融體系的三大家族:羅斯切爾德世家,摩根世家以及洛克菲勒世家。近四百年以來,作爲歷史活動的組織者、資助者,共濟會編織了一個從經濟到政治的巨型網絡,提供了一個高層人物的交流平台,並且提供了許多隱秘歷史事件的金融支持背景。

共濟會就是斯密所說的歷史中的那隻「看不見的手」──它策劃了戰爭與革命,推動一些國家走向繁榮,驅使另一些國家走向崩潰。但是目前,在所有的世界歷史書中,幾乎一個字都沒有提到近代共濟會的歷史作用。原因在於各國高級共濟會的高層核心組織始終保持諱爲人知的隱秘性。

國外共濟會的研究者指出:共濟會内部是有嚴密等級的,最高層級别的國際共濟會是一個思想和價值絕對封閉的權貴精英俱樂部,不僅外部的人不能進入,較低層的共濟會員也不能進入。公開的共濟會層級很低,只是被利用的工具、僕役和義工而已(包括所謂「華人共濟會」)!只有那個隱秘的高端共濟會(骷髅會、彼德伯格俱樂部),才是真正的「共濟會」。

本書的研究結論是,西方國家在政治行動和意識形態問題上高度的統一性和同步性表明了一種資本主義國際組織的存在,而這個全球性跨國資本聯盟組織的主導者和協調者就是共濟會。

何 新

2010年9月15日北京初稿

2010年12月10日再稿

===*===*===*===*===*===*===*===*===*===*===*===

[1] 本書有續篇《誰是世界政府的老闆.共濟會與全球金融體系》,可參看。

[2] 參看本書第59頁。

[3] 儀式的涵義來自古老的歐洲密教傳統。其涵義是:舊的自我死亡,新的自我重生。

[4] 戈爾巴喬夫和共濟會世界政府之間的中間人是喬治.索羅斯喬治索羅斯)──金融商人兼以色列特務。索羅斯1987年在莫斯科成立了所謂的索羅斯基金會。1990年,他資助了摧毀蘇聯經濟的「500天」計劃。

戈爾巴喬夫的調解員和共濟會的世界政府是喬治索羅斯──金融交易商和以色列情報人員。他開始了所謂的索羅斯基金在1987年在莫斯科。 1990年,他贊助的項目「500天」,這破壞了蘇聯經濟。
(原文節錄自henrymakow.com
Gorbachev’s mediator with Masonic world government was George Soros – financial dealer and Israeli Intelligence agent.  He started the so-called Soros Fund in Moscow in 1987.  In 1990, he sponsored the project “500 days" which ruined the Soviet economy.

翻譯by何新)


光明會的秘密 (04) – 聖殿騎士團、光明會和共濟會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5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5/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節錄自約翰.勞倫斯.雷諾茲《陰影中的人》第二章 [華文出版社2008年12月出版])

陰影中的人:聖殿騎士團、光明會和共濟會

作者:約翰·勞倫斯·雷諾茲

地球上隱藏的各種秘密團體中,哪些成員最具危險性,哪些成員擁有改變我們生活並推動歷史運轉的權力?據那些聲稱能夠得到秘密團體真實意圖的内部消息透露者說,他們是共濟會成員。共 濟會陰謀者選舉國際領袖,發動戰争,控制貨幣流通,他們滲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資料表明,他們對其秘密權力的發揮運用不勝枚舉。當任何人對這個假設提出質疑的時候,謀叛理論家馬上會攤開一大堆給人形象深刻的證據,首先就是詳細講述那些歷史上具有舉足輕重意義的人物的故事,毫無疑問,他們同共濟會保持著聯系,這些人就包括簽署《美國獨立宣言》的開國元老。在美國偉大的英雄和思想家的長廊裏,誰能比本傑明.弗蘭克林喬治.華盛頓安德魯.傑克遜還居於更高的地位?所有這些人都是共濟會會員。事實上,至少有二十五位美國總統和副總統都是共濟會積極和活躍的支持者。其中有兩個人──哈瑞.杜魯門傑拉爾德.福特,都可以吹噓自己達到了三十三級的地位,這是該組織内部所認可的最高級别。

一個具有秘密儀式的私人俱樂部被提升爲滋養領導人、預言家和知識分子的溫床,這真是一個卓越的成就。從表面上判斷,共濟會激勵的似乎都是具有超常天才的人, 遠遠超出任何其他組織,從童子軍到羅茲學者集團無一能比。這個團體到底具有怎樣的價值和體系,從而培養了這樣多傑出人物?

對於幾個具有宗教狂傾向的歷史學家而言,他們幾乎都是共濟會會員,他們認爲,這些傑出人士取得成功的根本是與聖殿騎士團之間歷史上的淵源,以及從中得到的精神激勵,聖殿騎士團開始是基督教信仰的保護者,然後成爲中世紀歐洲的銀行家,並聽任一個貪婪的國王和與之串通一氣的教皇的操縱。

由於聖殿騎士團頗具騎士風度並做善事而受到稱贊和敬仰,他們曾經代表基督教的利益,保護去聖地路上的朝聖者,並爲了控制耶路撒冷伊斯蘭軍隊英勇作戰。在那個時代裏,真正的騎士頭銜給他們帶來的是尊重和羨慕,他們服從騎士精神和禁欲主義的法則,爲了上帝的榮光和對基督教朝聖者的保護而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

這是該團體令人仰慕的一面,比較黑暗的一面就是種種謠言的流傳,比如像聖殿騎士團與阿薩辛派之間有聯系,聖殿騎士團的道德價值被直白的貪婪所替代,值得褒獎的性格品質在走下坡路,以及對各種猥亵和亵瀆上帝的做法的追求。這些品質都不是任何擁有很高威望的組織應該具有的,更不用說者還是一個以提供世界領導人物和地區利益爲驕傲的團體。但是,令人難以理解的錯綜複雜和猜疑爲後來的這個團體提供了必要的糾葛和特質,該團體最初的目標是保護小商人的秘密,逐漸地,聖殿騎士團的精神領袖試圖把自己比作,甚至可能誤認爲自己就是基督本身。

聖殿騎士團是十字軍遠征的産物。與普遍的觀點相反,十字軍遠征不是英勇行爲帶來的結果,甚至也不是基於對基督教信仰的奉獻,而是出於封建主義者的職責。

歷史學家對於封建制度的定義與對封建制度結構的定義一樣,總是舉棋不定,這也是他們的做事方式,現在有些歷史學家甚至抵制「封建主義時期」這個理念。無論我 們冠以怎樣的頭銜,生活在公元800年到1300年之間的歐洲人經歷了這樣一種生活方式,把初期野蠻主義同民主政治的根本連接起來。在這一時期,國王可能會宣稱對於諸如法國德國英國這樣的土地的廣泛權威,但是農村地區則不受帝王的有效控制,實際的統治者是封建領主和大財主。他們對其地産所包圍起來的土地進行統治,推行正義,征收捐稅,自己鑄造錢幣,並要求居住在他們土地上的居民服兵役。實際上,大多數封建領主征募的軍隊都要比國王的強大,因爲那些所謂的皇帝不過是傀儡皇帝。

這種社會結構分成許多層次,而且界限清晰。農奴代表着最低的等級,他們要進行最基本的勞作,對於他們創造的財富也沒有權力享受;諸侯爲了封建領主的利益在土地上工作;對於騎士們來說,他們的首要特質包括擁有足夠的錢款,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馬匹和頭盔,他們也是服務於封建領主的利益;而神職人員按照要求給予精神上的援助。同樣,對於更有權力的統治者來說,封建領主就被看作是諸侯了,而所有人在國王看來,都是大大小小的諸侯。

封建制度下的忠誠分成兩個分支。封建臣民發誓向封建領主效忠,支付其征收的捐稅,而且聽從宮廷召喚随時出庭;封建領主的責任包括保護諸侯免於外敵入侵,這樣做既是出於諸侯的利益,也是爲了封建領主自己考慮。

騎士精神的概念就來自於這個線性排列,徑直接受基督教的影響。諸侯和騎士對封建領主的權利和財產留心並小心看管,這種理念通過像「驕傲的屈服」和「有尊嚴的服從」這樣的措辭得到提升,也許這正是受到了基督故事的某種激勵。因爲這樣的措辭方式,那些看上去是反映了一種主人──奴隸關係的行爲,卻轉而成爲了某種更令人尊重,更高尚的做法了。聽上去同樣自相矛盾的是,爲了某個更崇高的目標,個體騎士會降低他們的身份來提升自己的地位。大衆文學表明,具有騎士精神的行爲動因來自於對竊取了騎士之心的優雅女士的浪漫愛情,他發誓對她永遠地崇敬。實際上,騎士的「驕傲的屈服」追根到底或者是對上帝的服從,或者是對控制他們命運的封建領主的服從。騎士行爲的浪漫一面,即對女性的贊美,是把對處女的崇拜與受到壓抑的性欲望結合起來,仍然是許多小說的靈感之源,但從根本來說, 還是更深刻動機的一個副産品。

對騎士的要求非常嚴格。他們必須履行自己的職責,諸侯和騎士都應該接受一項神聖的任務,就是赤手空拳保護位於他們之上的等級的榮譽和財産。中世紀的社會是金字塔形結構,而基督就位於塔頂,封建領主、騎士和諸侯同樣要負起保護上帝的權利和榮譽的責任。

整個歐洲的封建主義制度根深蒂固,封建領主和騎士,再加上他們的侍從,開始把向耶路撒冷朝聖作爲表達他們基督信仰的一種方式。這種觀念可以追溯到早期的希臘時期,希臘人長途跋涉到特爾斐去尋求智慧,歐洲的基督徒們開始出發,踏上了通往聖地的朝聖之路,開始是爲了向基督表示敬意,後來則演繹成了一種洗滌罪行的手段,最後就是對來自教皇的直接指令做出的回應。

在早期著名的一批尋求純潔靈魂的朝聖者中,其中就有布列塔尼弗洛特蒙德,他殺害了自己 的叔叔和弟弟;還有一個人是福爾克.德.内拉安茹的伯爵,他活活燒死了自己的妻子,這是嚴重的婚姻不合和暴力事件的典型例證,即使在毫無秩序可言的女權主義運動前期。兩個人都想通過到聖地朝聖來尋求寬恕,兩個人都取得了成功,盡管使用了完全對立的方法。

弗洛特蒙德用了幾年的時間漫遊在紅海海濱一帶,在美國的山脈中找尋諾亞方舟的遺骸,返回故土後,他完全沉浸在因爲謀殺親屬而得到的溫暖的寬恕中,在雷東修道院度過了餘生。對于福爾克.德. 内拉來說,他因爲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遊蕩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身後跟着一群僕人侍從,他們會用棍子打他,同時讓他重複這樣的話:「上帝,憐憫我這個背信棄義的基督徒吧,饒恕這個遠離故土四處流浪的罪人吧。」他表面上的誠懇讓伊斯蘭教徒異常感動,他們甚至準許他進入聖墓,而這裏通常禁止基督徒的進出。在那 裏,他俯卧在飾以珠寶的地闆上,在爲自己可憐的靈魂哀号的時候,德.内拉試圖解開了幾塊珍貴的寶石,並把它們放入自己的衣兜。

弗洛特蒙德德.内拉以及其他人的所作所爲對虔誠的基督徒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在公元1050年的時候,去聖地朝聖被認爲是每個有能力的基督徒的職責,同時作爲減輕罪孽和平息上帝之怒的手段,於是教會也開始把指派朝聖任務作爲贖罪和悔過的慣用方式。到了1075年,朝聖之路已經像貿易路線一樣界限分明,非常適合人們 來來往往了。

朝聖者長途跋涉的路線,首先是經由亞得裏亞海濱,然後再經陸路到君士坦丁堡,穿越小亞細亞到達安提阿,與同樣長度的其他路線比較起來,這條路一樣危險叢生。1095年,拜占庭皇帝亞力克修斯.科穆甯請求教皇烏爾班二世的援助,幫助他打敗一群叫做塞爾柱土耳其人的穆斯林部落,這 條朝聖之路不能不說是其中的一個因素。塞爾柱土耳其人占領安納托利亞,也就是拜占庭帝國最富足的省份之後,他們随後又攫取了安提阿、的黎波裏,最後是耶路 撒冷。現在他們好像對君士坦丁堡虎視眈眈了。如果教皇能夠組織一支具有獻身精神的基督徒軍隊,來援助拜占庭部隊,亞力克修斯指出說,他們聯合起來就能夠重新奪回安提阿,重新恢複基督教對耶路撒冷的統治。

基督教對聖地統治的許諾,再加上對拜占庭國王自己的寶庫源源不斷的財富的期待,這些都令 人歡欣鼓舞,足以促使烏爾班二世發起了第一個由教皇支持的聖戰。就這樣,雙方之間將近兩百年的可怕屠殺開始了,其目標與其說是出於宗教原因,不如說是基於金錢上的考慮,在1096年,十字軍九次遠征的第一次在烏爾班「上帝所願」的呼喊聲中,終於開始了。

是否參加十字軍遠征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決定,即使對於最虔誠的基督教徒而言亦是如此。它意味着至少兩年的長途跋涉,要穿過地形崎岖,充滿敵意的國家,後來由於十字軍從普羅旺斯沿着地中海向東航 行,把時間縮短了一些。從歐洲到巴勒斯坦,再返回來,在這個長途跋涉中要尋找食物和棲身之地,朝聖者和十字軍不得不應付來自伊斯蘭教和希臘正教管理者的公然敵視。針對這種情況,傑拉爾德.馬提涅耶路撒冷建立了一所醫院,作爲避難所。這所醫院由十二個相互連接的房子組成,包括花園和一個很壯觀的圖書館。很快,當地商人就在附近開辦了市場,與朝聖者進行貿易,他們必須交給醫院管理者兩塊金币,才有權把攤位擺出來。

對封建企業家來說,這真是個 大好時機,他們怎麽能忽視不理呢。當朝聖者像洪水一樣湧來,來自於阿馬爾非地區的一群意大利商人又建立了一家醫院,位於聖棺教堂附近,由本篤會修士自己掌管,同時他們還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盈利市場。很快,這家醫院就開始人滿爲患,這就促使這些修士們又創建了一所醫院,獻給仁慈之心聖約翰

仁慈之心聖約翰這個人把建立醫院的概念提升到一個新的精神高度。他們爲了給朝聖者提供安全保障和舒適環境,不惜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他們把病人當作主人看待, 爲緊随其後的慈善機構創立了可供效仿的原型,盡管沒有一家機構可以同他們的奉獻精神和謙遜態度相提並論。當然了,這個做法反映出騎士精神的根本和目標,這吸引了很多騎士,他們對自己的軍事目標置之不理,更願意熱心鑽研最慈善的基督教義。然而,他們的軍事風采和紀律從來沒有被完全棄置於一邊。對於他們的服務對象,這些騎士慷慨大方,富有同情心;而對他們自己,他們卻相當嚴格和苛刻。他們發誓信守貧困、貞節和服從,其着裝無非就是一個黑色的鬥篷,胸前綴有簡單的白色十字架。他們被叫做羅茲馬耳他的耶路撒冷聖約翰騎士團,簡稱爲醫院騎士團。

貧窮、貞節和服從的誓言,作爲他們在騎士行爲上的職責可能很適合(而且毫無疑問,他們也期待,並希望自己進入天堂之門更便利),但在保護醫院騎士團免於受到各種派系襲擊的危險上他們卻所做甚少。随着時間的推移,醫院騎士團在慈善行爲上的關注,同保護他們秩序的軍事行爲上的關注幾乎毫無二緻。大多數人都是具有武器裝備的騎士,而且他們畢竟出身高貴,恪守着高標準的真正的騎士精神。

他們同那個時代或者我們時代的其他人沒有什麽兩樣,當力量強大的歐洲公爵們向醫院騎士團表達愛慕之情,贈與他們歐洲廣袤的土地,騎士團成員欣然接受了捐贈。除了這個經濟來源之外,他們還擁有享受從戰敗的伊斯蘭戰士身上捕獲的戰利品的權力,到1118年傑拉爾德去世的時候,醫院騎士團已經從贊助人那裏得到了數量可觀的資産,而且享受獨立於教會權威的超凡獨立性。這樣,醫院騎士團就從最初的一個幫助窮人、傷者和病人的無私團體,演變成了一個更像現代服務俱樂部的組織,那些富有的成員對友愛聯盟和公衆地位的興趣,至少同幫助他們鄰居的興趣一樣多。

醫院騎士團成員也許是非常有作爲的軍事人才,但是他們得以存在的理由是繼續爲公衆服務。他們在履行義務的同時,也參與同穆斯林的作戰,這證明與他們最初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醫院騎士團成員在全身心地給基督徒以友愛關照的時候,他們還需要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與敵人作戰上。

如果說醫院騎士團成員因爲慈善的服務行爲而聚斂了大量的財富,而這些財富又激發了更加卓越的教友們,這聽上去有些憤世嫉俗,但是歷史證明財富確實起了很大作用。不管怎麽說,在傑拉爾德死後十年,一個新團體成立了,最初由九個騎士組成,領導者是休.德.佩恩斯,追随者們恪守同樣的禁欲和虔誠的準則,這也是最初的醫院騎士團的信條。然而,在他們去聖地長途跋涉和在耶路撒冷停留期間,這個新組織主要關注的是朝聖者和十字軍成員所面臨的危險,而到現在,這個特點已經變得非常模糊了,甚至沒有任何意義了。

這個危險來自於多重威脅。埃及人和土耳其人憎恨别人從他們國家經過並進入;耶路撒冷的伊斯蘭教居民反對朝聖者的存在;阿拉伯的遊牧部落襲擊並搶劫朝聖者;叙利亞的基督徒對外國人表現出敵視情緒。

該團體早期的謙遜和勇敢的聲望根源於德.佩恩斯的個性,人們是這樣描述他的:「脾氣随和,全身心地奉獻,爲了信仰近乎殘忍」。就現代人的理解能力而言,脾氣 随和與近乎殘忍這兩個概念看起來也許是相互矛盾的,但是對中世紀的評論家來說,兩者則絕對地相容。德.佩恩斯是經過了第一次十字軍遠征的千錘百煉的老戰 士,在重新計算他曾經殺戮的伊斯蘭教成員的時候,他依然津津樂道,很明顯,這並沒有使他每天的仁慈之心受到些許破壞。爲什麽他應該情緒糟糕?即使更虔誠的克勒窩明谷)的聖伯納德也曾經宣布說,對伊斯蘭教徒的殺害不是屠殺,而隻是除惡,鏟除邪惡的力量。在聖地死亡的成千上萬的伊斯蘭教徒也許會要求他們做出改變,但是沒有什麽人理會他們的觀點。

德.佩恩斯對其他任何事情都毫不在意,他一心一意地敬仰上帝,屠殺伊斯蘭教徒,在他身邊聚集很多男人,他們致力於保護朝聖者免受危險,就像傑拉爾德的醫院騎士團治療和照料他們一樣。德.佩恩斯聲稱,這個新團體將會把禁欲僧侶和勇敢戰士的品性結合起 來,他們過着純潔和虔誠的生活,爲了服務於基督教而揮舞手中的劍。爲了幫助他們實現這個有些相互矛盾的角色,他們選擇「上帝的溫柔之母」作爲他們的女贊助者,並宣誓按照聖奧古斯丁的宗教法規生活。

鮑德溫二世是當時的耶路撒冷之王,對於這個團體的特點和目標,他大加讚賞和推崇,他甚至把宮殿裏的一個角落貢獻出來,作爲他們的生活區域,並且每年發放薪金支持他們的工作。進入他們的生活區域要穿越教堂和女修道院旁邊的一個通道,於是他們稱呼自己 爲寺廟軍人,或者叫做聖殿騎士團。

随着時間的流逝,聖殿騎士團給許許多多的貴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紛紛贈與團員們同樣種類的財物,就像醫院騎士團所享受的待遇一樣。當一個法國伯爵宣布說,他將每年捐獻出三十磅重的銀幣,其他人也跟着效仿,很快,這種新生的運動就使得聖殿騎士團沐浴在各種各樣的財富中,而在他們最初的計劃中是要對這些加以抵制的。

值得贊揚的是,在聖殿騎士團存在的最初幾年,他們抵制誘惑,只把他們的錢財使用在支持和保護朝聖者上面,在該團體成立七年以後,克勒窩聖伯納德是這樣描寫聖殿騎士團的:

他們的來去都要受到總團長的控制。他們一起快樂而有節制的生活着,沒有妻子,沒有孩子,爲了達到福音派新教會所倡導的完美,他們好像什麽也不缺少。他們隻是住在一個房子裏,沒有任何財産,這樣一個人的内心和靈魂似乎就都駐紮在他們身上了。他們不會懶散地坐在那裏,也不會在聽到什麽消息後就四處聒噪。在抵禦異教徒的戰爭結束後,他們會稍做休息,但不是庸懶地吃着麵包,而是忙於修補衣服,整理武器裝備,或者按照總團長的命令做事,要不就是做一些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事情。

說些不體面的話語,對别人輕微的嘲笑,小聲嘟嘟嚷或者無節制的大笑,都不會輕易逃脫而不受到責罵……他們避免進行象棋或者賭博這類遊戲,對於能夠給其他人帶來快樂的狩獵或者獵鷹這樣的活動,他們也是竭力反對的。他們憎恨所有耍把戲的人和江湖郎中,憎惡所有淫蕩的歌曲和戲劇,認爲這些都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虛榮和愚蠢的行爲。他們聽從基督教傳教者的話,把頭發剪得短短的……他們很少洗澡,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看上去頭發蓬亂,滿身灰土,由於胄甲和太陽的灼烤,他們的皮膚呈現出一種褐色……

因此他們無一例外地顯得很奇特,而同時又比羔羊還要溫文爾雅,比獅子還要猙獰殘酷,這樣,人們就會猶豫不定,是該叫他們爲僧侶,還是稱他們做騎士。但是兩個名字都適合他們,他們身上兼備了僧侶的文雅和騎士的英勇。

準確地來說,這絕對不是一種吃喝玩樂的生活。即使爲聖殿騎士團樹立了榜樣的西多會修士們,也會一方面盡力避免戰死在沙場上,一方面從生活中尋求樂趣。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那些具有最崇高性格,以及最誠懇品德的人才能隱忍作爲聖殿騎士這樣的事業,但是在那些具有雄心大志和虔誠的年輕人中,作爲騎士所必須作的事 情,他們依然難以抵制誘惑。令人感動的是,很多年輕人都努力成爲聖殿騎士團中的成員,因此,騎士的數量與日俱增,從而提升了這個團體在歐洲貴族中的高大形 象,他們紛紛表達出對這個團體的支持,承諾捐獻錢財和土地,有時候甚至把自己的兒子都貢獻出來了。

随着聖殿騎士團成員的不斷增加,該組織施行了一種正式的結構模式,確立了三個等級:騎士等級,他們都出身貴族家庭,既沒有結婚也沒有訂婚,並且沒有個人債務;教士等級,這些人要宣誓保持貧窮、 貞節和服從;服務性教友等級,他們生活富足,充滿才氣,只是缺少騎士所必需的貴族出身。然後教友又進一步細分爲兄弟型教友,他們與騎士們一起并肩作戰;以及手工藝型教友,他們主要從事一些瑣碎的工作,如烘烤、冶煉金屬以及飼養動物,在整個結構中,他們的地位是最低的。

騎士和教士都需要經曆一個嚴格的入會過程,這種做法一直沿用到今天,只是在形式上稍微做些改動,成爲我們了解作爲秘密團體的聖殿騎士團和其後裔的基礎。

在接受候選人入會的那天晚上,該候選人在其他騎士的陪同下,被引入一個小禮拜堂。沒有任何人在場來負責這件事情,候選人也不應該把這件事情透露給任何人,這個儀式在什麽時候、什麽地點舉行或者是否舉行過。

入會程序主要集中在對候選人的警告上,要告誡他以後將會碰到的困難,並要求他在上帝面前宣誓忠於聖殿騎士團的意志。如果今天你讀到了關於這種入會儀式的描述,你就會聯想到中世紀的新兵訓練營。當他想要睡覺的時候,候選人會得到命令,他必須執行守夜的任務;當他想要守夜的時候,他會得到立刻上床睡覺的命令; 當他想要吃東西的時候,他被告知必須工作。對於這些條件他能贊同嗎?每個要求都得有回應,而且必須聲音清晰洪亮,「是的,先生,在上帝的指引下!」初入會者還要承諾永遠不襲擊或傷害基督教徒;沒有上級點頭,永遠不接受來自婦女的服務或照料;永遠不要親吻婦女,即使她是你的母親或姐妹;永遠不要在洗禮池邊上 懷抱嬰兒,或者當人家的教父;永遠不要謾罵任何無辜的人,或者說些污言穢語,要永遠保持彬彬有禮。

對於一個致力於這種騎士風範的行爲和高標準的基督教原則的團體,誰能夠抵制呢?教會是不會的。1146年,教皇尤金尼三世宣布說,爲了表示對他們所面臨的戰爭殉難的認可,聖殿騎士團的騎士們可以在他們白色的束腰上衣上佩帶一個紅色的十字架(與醫院騎士團的穿戴完全相反),而且從今往後,他們擺脫了教皇的直接監督,包括開除教籍這樣的風險。這就促成了土地、城堡和其他資産更大量地從有名望的贊助商那裏流向他們的寶庫。

對於永恒的誘惑的抵制都是有限的,這個團體衰敗的種子很快就種 下了。人們謠傳着,聖殿騎士團從阿薩辛派那裏掠奪财物,這種說法發乎於的黎波裏侯爵雷蒙德的被暗殺,據傳暗殺他的就是阿薩辛派。聖殿騎士團對此事的反應 是,他們曾經進入阿薩辛派控制的領地,但並沒有同阿薩辛派展開對峙,而是要求他們獻出一萬兩千塊金币。沒有任何記錄表明阿薩辛派把這筆錢給了他們,不久以後,他們派使者到耶路撒冷之王阿莫裏那裏,主動提出如果聖殿騎士團放棄這筆錢,他們就會皈依基督教。很明顯,他們之間達成了某種和解。

後 來,聖殿騎士團截獲了埃及蘇丹阿巴斯,當時他正帶着兒子、女眷們,以及偷來的大量的埃及財寶逃跑到沙漠裏。聖殿騎士團先是殺死了這個蘇丹,劫掠了所有的財寶,随後同蘇丹的敵人進行談判,達成了共識,把蘇丹的兒子交到開羅,作爲回報,換取六萬金币。在那個時候,這也許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交易,但問題是,那個兒子已經同意皈依基督教了,這一條應該足以讓他赦免一死了。然而,當聖殿騎士團與埃及人的交易一結束,蘇丹的兒子就被置於鐵籠子裏,並送回埃及,他和聖殿騎士都心知肚明,等待他的將是被慢慢地折磨緻死。

諸如此類的事件標志着聖殿騎士團正在走下坡路,從一個致力於保護窮人和無助人的禁欲團體,蛻變成一個如同現代社會的公司一般隻注重物質利益的組織。實際上,他們建立了一套非常廣泛的銀行系統,在巴勒斯坦和歐洲之間快速地轉移他們的錢財,這種行爲與傳說中的實施慈善和恪守貧窮的誓言簡直是南轅北轍。

他們的腐化堕落並沒有以金錢結束,從嚴格的禁欲主義到廣泛的實利主義的改變, 同當代任何一個白手起家的故事何其相似。之前他們是多麽地樸實而謙虛,現在卻變得傲慢而貪婪,他們利用信手拈來的任何欺詐手段,把令人目眩的財富越堆越高。1204年,巴勒斯坦盛傳着這樣的話,大馬士革附近有個聖母瑪利亞的雕像,她的雙乳裏流出某種果汁或液體之類的東西,如果飲用了這種液體,罪孽就會從虔誠犯罪者的靈魂中不可思議地移走。不幸的是,這裏距離耶路撒冷十分遙遠,而且沿路經常有強盜出沒。聖殿騎士團想出了一個解決辦法。他們冒着生命危險,踏 上了前往雕像所在的地方,擠出那個具有神奇力量的液體,再把它們帶到朝聖者那裏,當然了,他們是要報酬的。對於這種液體的需求,連同價格本身,可想而知, 呈現出急速上升的趨勢,而這具有神奇魔力的液體也給這個團體帶來了殷實的收入,而他們最初的目的恰恰是保持赤貧。

聖殿騎士團並沒有把所有的財富用於幫助窮人或者與伊斯蘭教徒作戰上。很大一部分錢財似乎都投到了飲酒和其他的肉體享樂上了。很快,「像騎士一樣飲酒」就成爲描述某個對葡萄酒有過度品位的人的通用語了,而日爾曼語也獲得了一個新的表達方式,他們用Tempelhaus這個詞來描寫一所擁有惡劣名聲的房子。

過着這樣 一種舒適而滿足的生活,誰還願意在巴勒斯坦的伊斯蘭教徒中穿着剛毛襯衣(宗教禁欲者苦修時直接穿的一種粗糙的粗毛衣服)?聖殿騎士團可不願意這樣做,與保衛基督信仰比較起來,他們更感興趣的是獲取大量的財富。起初與他們生死與共的醫院騎士團,也改變了他們的價值觀,更多地是唯利是圖,而不是以宗教爲動機。 他們也摒棄了先前對於犧牲精神和仁慈善良的強調,像聖殿騎士團本身一樣,在戰場上他們更加實際。幾年以來,兩個騎士團相互向對方放冷槍,直到1259年, 雙方展開了一場戰爭,據說是因爲聖殿騎士團想要把對手的金銀財寶弄到手才發動的。醫院騎士團因其更加鬥志昂揚(也許因爲數量更多)而赢得了戰争,他們把落入其手的每個聖殿騎士團成員都碎屍萬斷。不久,聖殿騎士團撤退到了歐洲,那裏畢竟貯存了他們的錢财。

到了1306年,聖殿騎士團已經心滿意足地定居在了塞浦路斯,這個地方距離巴勒斯坦足夠近,好讓他們能夠維持先前的假設,就是他們仍然從事他們最初的使命;同時遠離具有襲擊傾向的伊斯蘭教徒,這樣他們就可以安全地享受財富給他們帶來的好處了。克萊門特五世就在幾個月前登上了教皇的寶座,同年,他決定過問關於聖殿騎士團的謠言事項,即他們「 對上帝無法形容的背叛,使人反感的偶像崇拜,令人憎恨的惡行,以及很多異教邪說。」 他命令聖殿騎士團的總團長,一個叫做雅克.德.莫裏的具有領袖魅力的人來到羅馬做出解釋。

德.莫裏是歷史上最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身高六英尺多,其長相和舉止可以同中世紀娛樂業的名流相提并論。大約1240年的時候,他出生在勃艮第的一個微不足道的貴族家庭,25歲時,他參加了聖殿騎士團,在接下來的20年時間裏,他一直在耶路撒冷英勇地戰鬥,直到55歲時被選舉爲總團長。

德.莫裏在60名聖殿騎士的陪同下,一起到達羅馬,他還帶來了十五萬弗羅林金幣,大量的銀幣,所有這些都是聖殿騎士團在中東的各種侵略中獲得的。幾天之後他就離開了,帶着所謂的對教皇的歉意,克萊門特是這樣解釋的:「因爲這似乎是不可能或者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信奉這種宗教的人……在日課經文和齋戒中表現出的奉獻精神是如此偉大和衆多……會忘記他 們靈魂的拯救,來做這些無謂的事情,我們不願意傾聽這種含沙射影的話。」 德.莫裏離開羅馬的時候,耳邊可能還回蕩着克萊門特的許可之聲,但是他留下來的卻是大量的弗羅林金幣和銀幣。

法國國王美男子腓力四世感覺 到這裏一定有賄賂的行爲,他非常惱火。以前還很支持聖殿騎士團,現在他開始與他們對立,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對他們臭名昭著的生活方式做出的反應,另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們的權力和財富不斷地增加,對於前者他感到恐懼,對於後者他又垂涎三尺。腓力四世認爲,聖殿騎士團必須解散,其大部分財富都貯存在腓力的領地内, 因而應該交到國王手中。爲了達到這個目的,腓力國王採用了一種爲當代犯罪小說粉絲熟悉的策略:監獄告密者。

一個名叫斯奎恩.德.弗萊克辛的前任聖殿騎士,因爲被指控犯有叛亂罪而被囚禁,並面臨某種死刑懲罰,他得知了腓力國王對於這個團體的憎惡。於是德.弗萊克辛給監獄看守打電話,並聲稱他有關於聖殿騎士團的令人恐懼而隱秘的故事要向國王報告。這足以給予他一次免費旅遊巴黎的機會,在那裏,他連篇累贅地對聖殿騎士團進行了冗長的指控,包括與伊斯蘭教的秘密結盟,入會儀式中居然有向十字架吐痰的細節,使婦女懷孕並謀殺她們剛剛出生的嬰兒,以及涉及到放蕩堕落和亵瀆上帝的各種行爲。正如期待的那樣,德.弗萊克辛的講述讓國王和宮廷人員大發雷霆,對這些令人着迷的細節,他們再怎麽聽也不嫌多。放蕩堕落?亵瀆上帝?與敵人結盟?秘密儀式?有哪個君主能夠拒絕對這些惡魔採取行動呢,尤其他們還擁有好幾千的弗羅林金幣,說不清的金銀财寶,以及等着被占領的廣袤的土地和城堡?

1307年10月13日,歷史上爆發了一次行動,堪稱是由天才的戰地指揮官指揮的,聖殿騎士團遭到了來自歐洲各地的聯合襲擊,發生了歷史上最爲殘酷的逮捕事件。在嚴刑拷打之下,包括 德.莫裏在内的許多聖殿騎士團成員都坦承了與弗萊克辛(因爲一些糾紛他被絞死)描述類似的活動。多年以來,被囚禁的聖殿騎士團成員試圖爲自己辯護,陳述法國國王對他們指控的種種不公,直到1313年,教皇宣布徹底廢除聖殿騎士團。根據他們的職位高低,他們對罪行的承認與否,以及他們在斥責自己罪行時的真誠 程度,其成員或者被流放,或者被釋放,只有德.莫裏以及與他最親密的三個同盟者除外。

這四個聖殿騎士被帶到了巴黎聖母院前面的教皇審判席 上,他們剛要接受終身監禁的懲罰,這時德.莫裏站起來說話了。這個聖殿騎士團總團長用一種直接而富有煽動性的語言,爲自己的無辜進行辯護,並當衆詆毀他在折磨之下所招供的事實,以及許多被指控的其他聖殿騎士的供認。他拒絕承認罪行的頑強態度,以及要求得到向教皇申辯的機會的執著,都得到了來自奧弗涅法國皇太子的兄弟的支持,他是被指控犯有類似罪行的三個職位很高的聖殿騎士之一。

審判席上的人目瞪口呆。他們本來希望聖殿騎士團成員能夠無聲地接受他們的命運,並對於赦免一死而心存感激。法國國王聽到這個消息後,一點也沒有感到吃驚,而是表現得非常憤怒,他要求那兩個聖殿騎士馬上被燒死在火刑柱上,只是這個過程要慢慢來,這樣兩個人就得遭受盡可能多的痛苦了。

第二天,德.莫裏奧弗涅的蓋伊被帶到了西岱島下遊的一個地方,這裏就是現在的瓦爾嘉朗廣場,是巴黎最吸引人的地點之一。他們的衣服全被脫光,綁在柱子上,同時還在大聲疾呼自己的無罪。一個聖殿騎士學者是這樣描述的:

大火首先從他們的雙腳點燃,然後燒到身體更加至關重要的部分。血肉之軀燒起來的惡臭氣味充斥了周圍的空氣,這更增加了他們的痛苦。然而他們還是堅持不懈地大聲疾呼(自己的無辜)。最後,死亡終結了他們的痛苦。看到他們堅貞不屈的樣子,周圍的觀衆紛紛落下眼淚。晚上,他們的骨灰作爲遺骸被搜集起來。

腓力國王攫取了聖殿騎士團的財寶,他聲稱大多數戰利品都用在了審訊和處決騎士團成員所産生的花銷上,他把剩餘部分發給了醫院騎士團和英國國王愛德華二世,他稍微有些不情願把聖殿騎士團從他自己的領地驅逐出去。

據傳說,德.莫裏在被綁在火刑柱上等待處死的時候,他曾經預言教皇克萊門特將在四十天之内也跟着他走上黃泉之路,國王會在一年之内加入他們的行列。如果傳說屬實的話,他還真就說對了。一個月之後,克萊門特就死於疝痛,當他的屍體莊重堂皇地躺在教堂的時候,一場大火席卷了那裏,大火幾乎把棺材全部吞噬了。幾個月之後,腓力國王從馬上摔下來,脖子摔斷緻死。

在另一個傳說,也是一個更接近當代的事件中,德.莫裏被認爲是都靈的神秘裹屍布上印着的人 物。這個裹屍布最初是在1357年展出的,據說是十字軍在1307年洗劫君士坦丁堡的時候從那裏收復回來的。裹屍布上那個明顯的留着胡子的人像通常被認爲 是基督耶稣,暗指耶稣的屍體從十字架上拿下來之後,就是用這塊布包裹的耶稣的屍體。通過碳年代測定法(通過測量古代文物,如考古標本中碳-14的含量,從而測定該古物的大致年代)表明,這塊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紀末期,這就激起了一些新的假設,也就是德.莫裏在他被囚禁的那些年中,有一次被折磨過後, 曾經被裹在這塊布中。裹屍布上那個人像的大小和面貌可以看成是德.莫裏的,也可以說是其他任何人的,這就給德.莫裏的殉難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被勸誘效仿法國榜樣的腓力愛德華和其他統治者,沒能徹底殲滅聖殿騎士團,該團體的殘餘勢力爲了不遭受與德.莫裏奧弗涅的蓋伊同樣的命運,他們以一種非常秘密的方式,保全了這個組織的機構。曾經在德.莫裏領導之下的秘密團體力量愈來愈強大,也愈發地神聖。有好幾個消息來源都提到了德.莫裏臨死之前準備好的文件,也就是指派貝特朗.杜.蓋斯克蘭繼承他作爲聖殿騎士團總團長的職位,很長時間以來,這個領導位置一直由一連串傑出的法國市民充當,包括波旁家族的幾位公子。還有一件事情更加持久,尤其是在法國市民當中,就是對腓力國王的懷疑,認爲他並沒有攫取聖殿騎士團的全部財產。幾個世紀以來,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就是大批量的金銀財寶仍然躺在地底下,等着人們發現它們。有一個故事涉及到愛丁堡附近的一個漂亮的羅斯林教堂,一些人聲稱那裏錯綜複雜的石頭雕刻就是 一套密碼,只有聖殿騎士團和共濟會成員才能解密。運用解碼的技術,根據推測,憑借這個密碼可以找到聖杯和聖殿騎士團財寶隱藏的具體位置,因爲它們就在附近的某個地方。羅斯林教堂與聖殿騎士團之間的聯系不免令人產生懷疑,因爲該教堂是在德.莫裏死後170年修建的,然而這個故事依然廣爲流傳,盡管經過廣泛的 調查和挖掘,在小教堂周邊或地下,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有些許價值或好處的東西。另一個傳說表明聖殿騎士團的大部分財富都埋在了橡樹島,在大西洋沿岸的新斯科舍加拿大省名)。

關於聖殿騎士團財寶的故事在無限地蔓延,而如今現實生活中的聖殿騎士團卻並非如此猖獗,只有一支通過血統紐帶延伸到現代的共濟會。說到與聖殿騎士團的紐帶關系,共濟會會員一直都拿不定主意,沒有一個明確的觀點。一方面,如果共濟會是具有殉教精神的聖殿騎士團的嫡系後裔, 那麽無疑會給共濟會蒙上一層神秘和莊嚴的色彩,無論他們曾有怎樣的錯誤,聖殿騎士團的形象得益於時間這個銳器的打磨,現在人們普遍的觀點是,他們是爲了一 個喜歡盜竊的國王和背信棄義的教皇而甘願犧牲生命的貴族騎士。另一方面,在聖殿騎士團和共濟會之間沒有直接的歷史聯系,當然了,這一點並沒有阻止把兩者聯系起來的猜想和華麗故事的廣泛傳播。一個像共濟會這樣的組織,是否應該努力爭取得到認同和贊美,從而來維持一種較高水平的審慎行爲,然後培養一個根本沒有事實依據的聯系?後者已經不再是人們關系的嚴肅話題了,因爲考慮到他們逐漸減少的成員和最近的幾次崩潰,共濟會還是能夠從中得益的,他們把自己沐浴在了聖殿騎士團反射的光輝中。

共濟會的運作無疑呈現出下滑的趨勢,尤其在美國這個曾經擁有最偉大的光榮和最持久的力量的地方。只要我們回顧美國的歷史,就能夠與共濟會不期而遇,他們潛伏在每個合約、戰爭和法規背後,他們的成員擔任像美國國務卿、陸軍上將和最高法院檢察官這樣的要職。從喬治.C. 馬歇爾約翰.J.潘興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再到最高法院的法官沃倫伯爵和瑟古德.馬歇爾,在美國的權力席位上,共濟會比其他任何團體都占有更多的 人數上的優勢。至少有不下十六位美國總統都曾經驕傲地宣稱自己是共濟會成員。

這也決非是美國特有的現象。溫斯頓.丘吉爾爵士,加拿大總理約翰.迪芬貝克,而且至少有四位墨西哥總統都在共濟會擔任很高的職位。這麽多年以來,有哪一個保密團體能公然宣稱自己對權力席位產生了如此廣泛的影響呢?

如果你選擇相信陰謀熱衷者的言論,共濟會對世界事件發揮巨大權力的證據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口袋、錢包和錢夾子中找到。美鈔上印有美國國徽,在背面有一個印章, 許多人認爲這個圖案證實了共濟會對這個國家的支配和控制。這個印章的設計是這樣的,在一個顯然沒有竣工的金字塔上漂浮着一個三角形,三角形裏則有一隻眼睛。金字塔的底部是用羅馬數字雕刻的1776字樣(MDCCLXXVI),框住了這個設計圖案的是兩行拉丁文字:Annuit Coeptis(上帝支持我們的事業)和Novus Ordo Seclorium(時代的一種新制度)。根據那些畏懼共濟會的人的說法,眼睛和金字塔都是共濟會的象征,眼睛俯視下面徽章的神情證明他們的權力仍然是不容挑戰的

果真如此嗎?一直以來,共濟會都使用三角形作爲他們成員的象征,但這只是因爲它代表的是一個三角闆,這是創造該團體的石匠使用 的工具;美國國徽中不僅有三角形,還有一個金字塔,之所以選擇金字塔是因爲它代表了力量和穩定,這是一個新興國家應該具備的重要品質。那隻眼睛象征的是上帝的全能之眼,僅此而已,這隻眼睛確實在一個三角形的内部,但幾個世紀以來,三角形一直被基督教團體所喜聞樂見,它代表了聖父、聖子和聖靈的三位一體。

歷史證據對這個觀點也是支持的。1821年,托馬斯.史密斯.韋伯代表共濟會這樣寫道,共濟會直到1797年才開始採用眼睛或三角形作爲他們的象征,而這是在美國國會批準使用國徽之後的14年了。韋伯用優美的早期維多利亞散文體解釋了國徽中的各個元素:

盡管我們的思想、語言和行爲能夠躲避世人的眼睛,但是那個萬能之眼,那個太陽、月亮和星星都服從的眼睛,在它的悉心照料下,連彗星都能完成它們奇特的旋轉,這個萬能之眼能夠滲透到人類心靈的最深處的角落,将根據我們的功績進行獎賞。

一些懷疑論者相信他的觀點,大多數人都不認同。

兩個世紀以來,共濟會會員一直在試圖擺脫與美國國徽的聯系,但是始終沒有成功。他們也竭力證明一個事實是錯誤的,這事發生在大約800年前,因爲對該團體展開的謾罵攻擊,共濟會決心代表聖殿騎士團的利益而實施報復行爲。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否認與光明會的任何聯系,這是一支由思想自由的知識分子組成的團體, 在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形成的兩百年前,其目的無非是對社會和政治思想的全球控制,或者他們讓一些身居高職並受歡迎的要人實施共濟會的一些秘密策略。

十字軍遠征的騎士,受報復驅使的後代,具有顛覆性的流行,全球性的暴君,名人叛亂,在共濟會運動幕後的到底是什麽?正如所有秘密團體一樣,現實比我們親眼看到的不是多點就是少點。

幾個觀點偏激的評論者宣稱亞當是第一個共濟會會員(同樣一群人還認爲德.莫裏團體的殘餘勢力早於哥倫布兩百年就已經逃到了美國),共濟會的起源就如同這個名字本身一樣簡單而直接。在十七世紀的英國,手工業者團體開始形成,目的是把他們這個行業的專門技術知識隱藏起來,不被外人知曉,以防他們從中獲利。手工業者互助會宣布,他們這樣做是爲了在行業中確立質量標準;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通過限制有資格的人入會,來確保一些會員的較高收入,並據此提升會員的工資,但對此他們卻不大公開。

那個時候最有權力的手工藝者就是石匠,他們擁有建造結實而筆直的牆的工具和技能。要想找到證明他們才能的證據並不難,在今天,英國有許多石頭建築就如同四百年前建造的時候一樣堅固。石匠的技術是根據三個層次分級的:學徒、工藝技工和資深石匠。每個層次的技術水平都把石匠提升到一個具有較高認可或程度的位置,並確保他有資格得到更高的工資。保守秘密成爲石匠之間至關重要的事情,他們在選擇夥伴的時候非常謹慎,並讓新入會者宣誓,對於他們經過了幾個世紀而逐漸完善起來的技術要保持緘默。爲了實行對會員的控制,並確保秘密不浮出水面,石匠們以社區爲基礎組成非常小的支部, 每個小團體都選舉自己的領導或團長。

1717年6月,這個最初的手工藝者組織逐漸演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團體,四個倫敦支部的領導在蘋果樹客站集會,成立了共濟會總支部。這個總支部的目標已經不僅僅局限於當初的手工業者互助會了,它還涵蓋了僞宗教的現狀,反映已經確立了的新教價值。總支部 的成員宣誓在基督教原則的框架内運作,闡釋基督教教義,通過運用邏輯和科學分析撥開基督教神秘的面紗。這就標志着共濟會已經作爲一個全球力量建立起來了。

共濟會的理念傳播到了法國和歐洲的其他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它也擴大了招募網絡,網羅了範圍更廣大的成員。共濟會成員不僅僅局限於手藝人,對於所有符合社會地位要求的人,都會受到歡迎。共濟會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兄弟般友愛的組織,在那裏,他們可以交流各自的觀點,追求共同利益,並進行重要的商業和職業上的接觸。保守秘密的誓言依然得以保留,同時這個團體還增加了一個神秘的入會儀式。很快,企圖把共濟會同聖殿騎士團聯系起來的歷史陰謀就開始了。

與羅曼蒂克的殉教者的歷史淵源會讓一個組織和個人的地位提升不少,三百年前如此,如今也是一樣。爲了給這個以兄弟般友愛爲基礎的組織進一步增色,共濟會成員開始聲稱自己是聖殿騎士團的後裔。一個建立在手工藝者實際利益基礎上的組織,因爲這種假定的聯合,而演變成了一個由上層社會的商人和專家組成的兄弟團體。

他們與聖殿騎士團的紐帶關系剛剛站住腳,許多熱情洋溢的共濟會會員就開始給他們的組織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像所有的秘密團體一樣,共濟會也由於時間的流逝鍍上了一層帶有真實性的光澤。蘇格蘭共濟會會員聲稱,在德.莫裏被處死後不久,他最衷心的幾個追随者就從法國逃出來,逃到了蘇格蘭。還有些人更是越說越沒譜,他們堅持說德.莫裏本人也逃脫一死,他也來到了蘇格蘭,在這裏,他同羅伯特.布魯斯於1332年進行了達普林之戰,1346年進行了達拉謨之戰。

共濟會的歷史檔案把聖殿騎士團與共濟會的聯系追溯到了一個演講上,這是1737年一個叫做謝瓦利埃.拉姆齊的共濟會成員在法蘭西共濟會總支部發表的演講。拉姆齊宣稱共濟會可以追溯到十字軍遠征時期「與耶路撒冷聖約翰的騎士們的緊密聯系」,以及那個「蘇格蘭的舊支部」仍然保留着英國人廢棄的真正的共濟會。從這個相當值得推敲的歷史聯系引發了蘇格蘭儀式(共濟會中的一種慶祝儀式),或者如同共濟會章程所確定的說法,叫做古代可接受蘇格蘭儀式。還有一個更有可能的解釋,是說十八世紀中期,蘇格蘭愛爾蘭的石匠移民到法國波爾多地區,在那裏他們被稱爲埃格賽(一種蘇格蘭花呢)。

埃格塞把石匠原始的三個等級開始是擴展爲七個等級,後來到了二十五個等級,最後發展爲今天的三十三個等級。那些選擇高於基本的三個等級繼續向前的石匠就會加入蘇格蘭儀式。

1733 年,美國的殖民主義者在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建立了一個共濟會支部,美國第一個支部的成員飛速地增長,到了獨立革命時期,已經建立了一百多個支部。實際上, 聖安德魯共濟會支部的成員有效地引發了一場革命,他們發動了波士頓茶葉事件,他們穿着印第安莫霍克族服飾,把英國茶葉傾倒在港口中,目的是抗擊不公平的稅收政策。與英國一樣,美國的共濟會成員代表的是社會上最具雄心大志、最有天分,也是最有權力的人,所以50個簽署《美國獨立宣言》的人都宣稱自己是共濟會會員,這也不足爲奇。有那麽多卓越的反叛者的積極參與,認爲共濟會而不是其他任何單個團體煽動了這場革命,也是在理的。這些人包括喬治.華盛頓本傑明.弗蘭克林約翰.亞當斯帕特裏克.亨利約翰.漢考克保羅.裏維爾約翰.保羅.瓊斯伊桑.艾倫亞曆山大.漢密爾頓,以及使同時代美國共濟會會員懊惱的是,還有本尼迪克特.阿諾德美國獨立後,美國共濟會與英國切斷了一切聯系,於1777年創建了具有美國特色的共濟會美國總支部。

美國的共濟會加強了團體的力量,改進了入會程序,其影響力擴展到了支部大廳以外的地方,不僅僅局限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共濟會成員。再加上對於儀式和隱秘性的強調,它們的發展和權威性導緻人們對它們的真實動機的種種猜疑,共濟會的政策和會員的做法從一開始就鼓動着人們的思索,這個組織所附加的隱秘性越強,人們就越認爲這是權力階層秘密參與活動的組織。共濟會決定非但不去沖淡這種看法,反而竭盡所能地使其愈演愈烈。比如,蘇格蘭儀式共濟會最高理事會的地址選在了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因爲這座城市位於北緯33度,折射出共濟會成員的33個等級。

對旁觀者而言,這種有意識地營造一種不可思議性的做法或者證明很有趣,或者證明具有威懾性,在過去的許多年中,人們對共濟會的真正目標給出了許許多多的奇異解釋。下面給出的就是共濟會一些相當令人震驚的做法和成就:

共濟會與光明會結盟。像一個套着一個的俄羅斯玩偶一樣,據說秘密團體都是存在於相互之中的,較大的團體藏匿着較小的團體,即由於舊時聯盟所緻的更集中的劃分。謀叛熱衷者和反共濟會者當中最爲流行的主張是,共濟會支部秘密窩藏光明會的成員。

這些危言聳聽者的觀點是,光明會成員是那些拉線木偶的操縱者的操縱者,他們躲藏在暗處的暗處。據說光明會就盤旋在共濟會和其他團體的後台,這些團體包括郇山隱修會、卡巴拉教、薔薇十字會,或者走上神學極端的錫安長老會。

光明會(「思想啓蒙」)由亞當.維索茲在1776年創辦,他是巴伐利亞耶稣會的學者,被人們描述爲「在這個世界上,一個沒有必要經驗的不切實際的書蟲」。 光明會是一個秘密組織,只有當會員的意識和理解能力達到「神職人員」的程度以後,這個秘密團體的真正目標才能揭示給他。那些設法通過了維索茲的選擇和準備 程序的人最終會認識到,他們隻是政治和哲學機器上的一個齒輪,要受到理性的操縱,這是光明會創建者對「理智超越情感」的耶稣會訓誡的極端延伸。有了光明 會,人們就能夠從偏見中解脫出來,變得成熟而有道德,從而超越教會和國家在宗教和政治上的局限。

然而,到達這個烏托邦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 的事情。光明會成員必須認真觀察與之有社會關系的每個人,搜集每個人身上的信息,並把經過密封的報告呈送給上司。通過這種方式,光明會就可以控制和掌握公衆輿論;限制王子、總統和首相的權力;使那些顛覆者和反動者保持沉默,或者徹底消滅他們;同時令敵人聞風喪膽,内心充滿恐懼。「在最黑暗的深淵的内部,」光明會的早期批評者之一這樣寫道:「一個秘密團體成立了,一個具有新生命的團體,盡管互相之間從未謀面,他們卻彼此了解;盡管沒有任何解釋,他們卻相互理 解;他們爲對方服務,卻沒有任何友情的成分。這個秘密團體采納了耶稣會原則中的盲目服從,借用了共濟會的審訊和儀式,照搬了聖殿騎士團的地下神秘和魯莽勇猛。」毫無疑問,這是一支不可低估的力量。

維索茲的早期策略之一是與共濟會結盟,這個舉動在開始階段證明很成功。幾年之内,「啓蒙了的共濟會」在歐洲的幾個國家就相當活躍了。但由於他們始終沒有洩漏真實目的的細節,公衆觀點對此是持反對意見的,直到1787年8月,巴伐利亞宣布招募光明會成員就是犯死罪,這樣做的結果使得這個團體更加轉入到了地下,但同時也向維索茲闡明他的觀點是嚴重錯誤的。維索茲先是背棄了自己的團體,然後又寫了幾篇向 人類致歉的文章,才達到了與他的天主教的和解,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年,他在哥達援助建立了一個新的大教堂。

在光明會有限的存續期内,一直都流傳着這樣的故事,就是它要對法國大革命的爆發和發展負有責任,鑒于這個團體對理智而不是情感的強調,這個主張不免讓人笑掉大牙。推翻法國國王純粹是受到激情的驅動,歷史上幾乎沒有什麽類似的事件。

光明會與共濟會之間的微妙關系引發了一個傳說,直到今天,一些謀叛熱衷者還堅持這種說法。許多反共濟會評論家繼續堅持說,光明會的會長控制着共濟會和其他秘密團體,致力於把維索茲最初的控制世界的計劃付諸實踐。然而,光明會一直以存在於其他秘密團體内部或中間的面目出現,所以,似乎誰也不能夠把特定的具體行 動歸功於他們。而且,與其他任何在這裏闡述的秘密團體不同,光明會内部沒有一個成員違背了保守秘密的誓言,把其内部運作機理公之於衆。如果你完全從邏輯的角度上考慮,你會懷疑光明會是不是一個虛幻的組織,既沒有什麽目標,也沒有什麽成員。如果你對秘密團體感到恐懼,你會相信他們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來否決自己本身的存在。

共濟會謀殺了美國總統喬治.華盛頓。根據這個理論,華盛頓退出了共濟會,並打算把這個組織更加受人譴責的行爲公布世人。據說,共濟會計劃以他的名字矗立一座紀念碑,他對此非常憤怒,因爲陰謀者把這個紀念碑塑造成一個方尖石塔的形狀,而總統卻認爲這個東西並非如此,他認爲這是巴力(古代迦南人信奉的司生生化育之神)之神的生殖器。爲了讓這個國父保持沉默,在他死的那天,共濟會醫生給他放了四次血。共濟會成員已經達成一致,總統大限的日子應該在1799年12月31日,也就是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天。盡管華盛頓總統持反對意見,生殖器形狀的華盛頓紀念碑還是矗立起來了,高度達到了555英尺,巧合的是,這與魔鬼宗教(或撒旦宗教)代表暗殺的代碼相同。

顯而易見,這個稀奇古怪的觀點足以令人發笑。放血是十八世紀一種廣爲接受的醫療過程;再說華盛頓死於1799年12月14日,而不是12月31日;關於華盛頓紀念碑的討論至少到他逝世一個星期後才開始;而且也不存在足 以令人信服的參考資料,證明有魔鬼宗教這麽一說,或者使用數字「5」作爲死亡的象征,并用「555」作爲暗殺的代碼。

華盛頓特區的街道繪有共濟會和撒旦符号。與他大多數同事一樣,1791年,建築師皮埃爾.查爾斯.朗方被要求在華盛頓特區設計聯邦政府舊址時,是一名共濟會會員。好幾種消息來源都表明,朗方遭到了來自華盛頓傑弗遜的雙重壓力,要打造一系列魔鬼般神秘的符号代表共濟會,來表明它對美國政治的永恒控制。華盛頓街道布局中的符号有邪惡的五角星形,經典的共濟會金字塔形,還有魔鬼本身的描畫,所有這些都揭示了共濟會的邪惡意圖,以及他們對美國的絕對權威。

這些斷言的荒謬性應該是不證自明的。五角形不是獨一無二的邪惡符号,在共濟會資料文獻中也沒表明沒起到過什麽作用,再說,它的存在怎麽可能對美國事件產生任何影 響,更不要說對全球的控制了?三角形(金字塔是三維圖形,無法在街道布局上得以複制)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社區的街道布局中找到,複制的撒旦畫像是幼兒園 藝術課上喜聞樂見的内容,在成年人中並沒什麽。

共濟會謀殺了那些揚言要洩漏秘密政策和議事日程的人。對於威廉.摩根我們知之不多,但我們 有理由認爲他是一個有很多缺點的人。1774年,他生在弗吉尼亞州卡爾佩珀鎮,後來與他年輕的妻子搬到加拿大,在那裏他們開辦了一家釀酒廠。一場神秘的大火燒毀了這家工廠,摩根不得不搬回到美國,定居在紐約北部,經過幾次失利的嘗試後,他試圖加入共濟會。紐約巴達維亞的一個新建的共濟會分會拒絕了他入會的請求,並指控他是一個騙子,當然理由非常充分了,於是他採取了報復行動,寫作並出版了一本抨擊共濟會的書。這引發了一長串的事件,印刷此書的印刷廠神秘着火,三名共濟會成員指控犯有縱火罪,涉及摩根威脅共濟會的一系列被捕事件,以及他和這個組織之間不斷的鬥爭。

摩根於1826年突然消失不見,很明顯,此次事件讓大多數當地市民大快人心,他們的生活終於可以恢複正常了。一個月以後,一具高度腐爛的屍體在安大略湖上飄浮,被人們發現,許多市 民都聲稱這是摩根的屍體。他的妻子開始否認是她丈夫,後來又承認說是,但最後又加以否認,然後就逃到了紐約,成了約瑟夫.史密斯數個妻子中的一個,這個人是摩門教會的創立者。後來,有證人報告說看到摩根波士頓魁北克城和其他地點出現過,只是換了一個新的身份和新的妻子。

不管這個飄浮的屍體屬於誰,這個事件本身足以促成這樣一種斷言,就是摩根已經準備好要揭示共濟會活動最深入、最黑暗的秘密,這是在他的書中沒有提及的。沒有什麽比不解之謎更能刺激公衆的想象力了,尤其是一個無法找到迷底的謎團了。威廉.摩根的神秘故事足夠持久,以至於兩百年來,一直支持着共濟會具有謀殺性的觀點。

共濟會儀式像魔鬼般邪惡并具有顛覆性。許多人認爲兄弟般友愛並不是共濟會的目標,對於他們來說,一個更加準確的共濟會儀式的描述也許是愚蠢而幼稚的。

共濟會通過1到33級來註明他們的地位,作爲共濟會成員,第33級代表這個人成就的頂峰。第1級也就是成員授予級别,其經過是這樣的:首先初入會者要穿着一種特别樣式的衣服,然後被蒙住雙眼,帶到一扇鎖着的門前,他敲敲門,進入到門裏,象征着他與外部世界的隔離,進入到了共濟會的内部密室。在就有關遵循共濟會原則的能力問題做出回答,並保證永遠不把這個組織的秘密洩露出去之後,初入會者要經歷圓規尖壓向胸口的過程,然後有人問:「你渴望什麽?」接着是儀式 般的回答「更多的光明」,然後眼罩被拿開,入會申請者才能第一次看到他的會員朋友們,這也是非常具有象征意義的。

聖地兄弟會會員(美國秘密兄弟會的一個成員,非共濟會,隻吸收聖騎士團團員和第三十二級的共濟會會員爲其成員)把這種愚蠢的行爲發揮到了極緻,它是共濟會内部的一個組織,起源於十九世紀末期。聖地兄弟會會員就是想要玩得開心,他們通過代表兒童醫院的利益完成一些慈善工作來爲自己的古怪行爲以正視聽。最近,他們的形象已經大打折扣,有消息透露他們所接受的80億美元的捐贈中,真正用於慈善活動的隻有不到25%。

共濟會善於蒙騙公衆。這裏,「蒙騙」的意思是「蒙住雙眼」,至少有一次這個指控是成立的,盡管現實本身可能並非如此。

入會儀式就包括在質問的過程中蒙住申請入會者的雙眼,最初還包括在頭上放置一塊頭巾。「wink」這個詞的古老用法是指「眼睛」,與入會過程的關系十分密切,因此,初入會者據說是被蒙上雙眼的(hoodwinked)。随着時間的流逝,這個詞逐漸發展爲欺騙的意思,因而引發了共濟會一貫地把自己展示爲他們非本來面目的斷言。

共濟會的早期成功刺激了一些批評家,他們害怕那麽多占據高級政治舞台的共濟會成員會聯合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而且效仿共濟會的也大有人在,比如秘密共濟會會員,他們改寫了共濟會的秘密儀式,同時忽略其僞歷史和神秘的淵源。

在那些吵吵鬧鬧的共濟會批評者們中間,羅馬天主教無疑是叫囂得最歡的,從最開始,批評家們就在共濟會和天主教之間投放了不同程度的敵對情緒和懷疑。早在 1738年,克萊門特十二世就譴責過共濟會,他說:「我們要求忠實的信徒們棄絕與那些團體的交往……爲了避免被開除教籍,這將是對那些違反這個命令的人的懲罰。」顯然,教會不僅僅是有些惱怒,而是相當憤慨,或許還感覺到了某種威脅。

幾年以後,克萊門特的繼任者本尼迪克特十四世繼位,他提出了共濟會給天主教造成的六個威脅:(1)共濟會成員的不同信條主義(或者不同宗教信仰);(2)他們保守秘密;(3)他們的誓言;(4)他們對教會和國家 的反對态度;(5)好幾個國家的元首都宣布禁止這個團體的傳播;(6)他們的邪惡行爲。

天主教和共濟會之間不僅僅是學術或神學觀點上的差 異,300年以來,天主教會事實上是把共濟會與驚跑中的魔鬼撒旦相提并論。十九世紀末期,利奧十三世把共濟會支部描述爲「那些密謀團體挖掘的痛苦的無底深淵(原文如此),這裏有異端邪說和不同教派,可以這樣說,就像在一個廁所裏,他們把胃内所容的悖理逆天和亵瀆上帝的污濁全部嘔吐出來。」很明顯,利奧對基督教仁慈的看法還是有它的限度的。

十八世紀的語言刻薄並沒有因爲二十世紀的啓蒙思想有所沖淡,也不僅僅局限於傳統的天主教仇視上。 2002年11月,坎特伯雷的大主教婁恩.威廉姆斯譴責共濟會與基督教水火不相容,就是由於其隱秘性,以及「可能來自撒旦激勵的」信仰。美國南部浸信會早些時候所作的陳述中,指控共濟會基於神秘性舉行異教儀式,帶領一千六百萬強有力的大會成員把共濟會定位爲「亵瀆神聖」。

宗教領袖不是唯一態度明朗地譴責共濟會的人,從世俗的觀點來看,共濟會對種族隔離和性别歧視的指控也難辭其咎。在邊遠角落,這個團體仍然堅持把白人支部和黑人支部分離開, 以至於許多白人組織不僅僅抵制宗教融合,而且拒絕對黑人教友的完全認同。他們很随意地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黑人共濟會成員一直都存在,包括艾靈頓公爵,著名人士如納特.金.科爾美國最高法院檢察官瑟古德.馬歇爾,作家艾裏克斯.哈利,以及值得尊敬的政治牛虻傑西.傑克遜

無論黑人還是白 人成員,對於任何吸收婦女加入共濟會花名冊的建議都持抵制的觀點,就像美國最高法院在1987年給扶輪社下達的命令,「共濟會是一個兄弟團體,」德克薩斯共濟會具有值得尊敬的會長職位的道格拉斯.柯林斯吐着唾沫星,口若懸河地說:「『弟兄』指的是男性。在美國,任何表演那個絕技(吸收婦女入會)的主流總支部都將遭到其他會員的驅逐,與之脫離兄弟般的友愛關系。他們將要成爲被流放的總支部。」

也許在一株快速枯萎的葡萄藤上,一切都將最終消亡。在北美,所有專門招收男人的士兵俱樂部都在二十世紀的二十和三十年代達到頂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進入到了一個長期的滑坡過程。二十世紀六十年 代,美國共濟會成員估計有400萬人,而到了2000年,人數已經銳減到180萬,這是由於社會團體已經與各個支部相脫離,轉而追求其他的組織識别的方式,比如職業球隊和音樂組合。在數量上,尤其在影響力上,共濟會會員一直是這個團體的陰影中的人,他們的影響力貫穿了十九世紀乃至二十世紀的大部分。

盡管共濟會人數逐漸減少,形象也大打折扣,但一些人仍然認爲它對世界,尤其對美國,是一股威脅的力量,對于許多人來說,當讓他們給「秘密團體」下定義的時 候,第一個浮上他們腦畔的還是共濟會。然而,一個團體的各種集會地都衆所周知,其比較有聲望的成員也全部公開,該團體還能具有怎樣的私密性?當一個秘密團體吹噓說,在其歷史上地位最高的成員──偉大的艾靈頓公爵,是一個最不可能做任何比鋼琴獨奏曲還具有顛覆性的人,那麽,該團體意圖能夠具有多大的致命性?

共濟會與聖殿騎士團和光明會的微妙聯系,再加上數量衆多的成員都在政治舞台上占有重要地位,進一步激發了那些人的狂妄武斷,他們傾向於認爲隻要是試圖隱瞞的事情,就一定具有邪惡的屬性。然而,這僅僅是極端的假設。幾乎沒有人能夠指出聖地兄弟會會員的邪惡行爲或意圖,對於一些人來說,情緒激昂的共濟會成員古裏古怪的行爲可能令人討厭,但是他們的慈善活動絕不僅僅是其成員所提及的那麽不包羅萬象。

主流媒體幾乎很少提到共濟會的消極方面,或者聲稱它是全球力量的源泉。事實上,對於共濟會的新聞報道只有在對一些震驚事件做出反應的時候才會出現,例如,2004年3月,發生在長島地下室共濟會支部的事 件。那天晚上,47歲的威廉.詹姆斯與大約12名共濟會會員在地下室集會,吸收他進入這個組織。詹姆斯知道這個過程的設計幾乎令他感到恐懼,同時也會建立 支部會員兄弟的信心,於是那天晚上到達那裏的時候,詹姆斯充滿了興奮和期待。

經過了蒙眼、敲門、回答「更多的光明!」之後,詹姆斯被要求把鼻子放到一個仿制的斷頭台旁邊,當然斷頭台不會給他的鼻子帶來任何傷害,然後他又被命令在零星地擺放在各處的老鼠夾子上小心翼翼地走路,最後是在一個厚木闆上面走。

一切都是有驚無險,直到這個儀式最具戲劇性的一部分出現,也就是詹姆斯被安置在一個架子前面,上面擺着兩個空的馬口鐵罐頭,接到信号後,一個共濟會弟兄就要朝着詹姆斯的方向開手槍,於是兩個罐頭從架子上滾落下來,這樣做是爲了讓詹姆斯確信槍裏面確實有子彈。

開槍的人應該是77歲的阿爾伯特.伊德,他來到了儀式舉行的地方,一個衣兜裏裝着一支22口徑的左輪手槍,另一個衣兜裝着一支32口徑的左輪手槍。小口徑的槍膛裏面沒有子彈,而32口徑的槍裏裝的是真子彈。看到一個兄弟發出信号後,伊德把手伸進衣兜,拿出了一支手槍,但他沒有瞄準空罐頭,而是直接對準了威廉.詹姆斯,然後扣動了扳機。他選擇的不是那個沒有上子彈的槍,子彈射中詹姆斯的頭部,他當場死亡。

共濟會領袖快速做出反應,竭力與這場悲劇保持距離,他們說這個入會程序與真正的共濟會傳統或儀式沒有任何關系,使得反共濟會者一時間無話可說。這次悲劇事件過後,誰還能鄭重其事地把共濟會當作 一個有危險的團體?後來又出現了一些修正論者。一年的時間裏,互聯網上和其他地方到處充斥着這樣的故事,說什麽詹姆斯的死亡根本就不是什麽意外。伊德是執行命令才除掉了詹姆斯的,因爲這個即將成爲共濟會會員的人,先是密謀潛入共濟會,然後打算揭示其真正的秘密活動。伊德詹姆斯最老最親密的朋友之一,他是最不可能被任命執行暗殺任務的人選,理論家們對這個事實置之不理,他們卻指出了法院對待伊德態度上的溫和,他們認爲詹姆斯的死亡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悲劇,宣佈伊德獲刑5年,緩期執行。他們說,這就是證據,證明共濟會把媒體和司法系統雙雙控制起來

一個新的傳奇產生了。如果共濟會還能繼續再存在幾個世紀,威廉.詹姆斯就有可能會同威廉.摩根聯系起來,作爲共濟會和他們的秘密團體的陰謀詭計的另一個悲劇性犧牲品。


光明會的秘密 (02) – 光明會與共濟會的秘密關係與陰謀論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2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2/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US Dollar

(以下文章轉載自百度百科)

光明會(Illuminati):各種自稱獲得上帝特別光照啟示的基督教神秘主義派別的總稱。如:14世紀產生於拜占庭帝國的「赫西卡派」(Hêsukhia);15世紀起源於西班牙加爾默羅會和方濟各會修士中的「阿隆白郎陶斯派」(Alumbrodos),後受到異端裁判所的追查,很多人被燒死;18世紀流行於德國和歐洲的「光明會」。後者由因戈爾施塔特大學法學教授韋斯豪普特於1776年創立。主張推翻教會和國家的一切權力機構,恢復原始的自由平等。 1784年,被巴伐利亞政府禁止,成為秘密教派。羅馬教廷於1817年同普魯士、1821年同巴伐利亞先後簽訂協議,共同加以鎮壓。

光明會是16世紀羅馬一些有識之士為了反抗天主教會的迫害、與教會進行真理的鬥爭而成立的一個秘密組織。最早的創立人中有數學家、物理學家、天文學家等。後來,越來越多著名的科學家和藝術家成為光明會成員。隨著光明會的實力日漸壯大,羅馬教廷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他們不會容忍這樣一個旨在宣揚科學、反對教會的組織繼續存在。因此,羅馬教廷開展了一場「肅清運動」,用殘忍的殺戮和威懾手段迫使光明會從此銷聲匿跡。但至今仍然有人認為,光明會並未消失,只是變得更為隱秘了。他們的成員滲入了社會的各個階層、團體,隨時準備繼續向天主教會發起挑戰。 美國作家丹.布朗的的小說《天使與魔鬼》中驚心動魄的反物質爆炸事件,就與光明會有關。(註:由於大部分人們對該組織了解甚少,因此沒有更詳細的介紹,一般人都是從《天使與魔鬼》這部作品中了解到的,由於作者特別指明小說中關於光明會內容的真實性,因此可信度應該很高。此文章的一部分資料正是參考該書而得,在此感謝丹.布朗先生。)

光明會最早的首腦,正是大名鼎鼎的伽利略。他非常喜愛對稱物。於是另一位光明會成員──藝術大師貝爾尼尼便為伽利略設計了一件傑作。他將16世紀時人們認為組成世界的四大元素:土(earth)、水(water)、火(fire)、氣(air)以及「光明會」(illuminati)這五個原本並非對稱字的單詞設計成了對稱的文字,即在倒轉180度之後與原來的形狀一模一樣的文字圖案。他甚至還設計了「光照之星」──土(earth)、水(water)、火(fire)、氣(air)四個單詞組成了一個完美的菱形圖樣,而且這個圖樣也是對稱的!倒轉180 度後,與原圖形完全一樣,仍然可以清晰地讀出四個單詞的字樣!

光照之星

但需要指出的是,上圖並非歷史上光明會的對稱圖案,而是丹.布朗(Dan Brown)為了完成《天使與魔鬼》的寫作,委託他的朋友約翰.蘭登(John Landen)創制的,真實的對稱圖案可能早已散佚。

(以下文章參考自<a title="光明會 中國的威脅" href="http://bbs.tiexue.net/post_2898815_1.html" target="_blank">鐵血社區、美國僑網《天使與魔鬼》作者Dan Brown 09年小說《失落的符號》)

共濟會(國內稱「美生會」),1717年6月24日(「聖約翰日」)成立於英國倫敦的一個組織。名字Free-Mason字面之意為「自由石工」,全稱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前身是中世紀的石匠行會,其入會儀式可能溯至西元前第十世紀,然後逐漸向歐美各國擴張,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國際秘密組織。近代共濟會擺脫了石匠行會的「實踐性的石匠」性質,成為「思想性的石匠」、亦即投身社會改革的政治團體,其源起可溯及中世紀的石匠和教堂建築工匠的分會。後來教堂建築行業沒落,他們才開始接受榮譽會員,並受啟蒙主義影響,以「自由、平等、友愛」為理想,成為世界市民主義的友愛組織,認為「世事盈虧,唯賴人類智慧與美德可加以彌補」。

共濟會並非宗教,在成立的初期屬於一種秘密結社,允許持有各種宗教信仰的沒有殘疾的成年男子加入,但志願者必須是有神論者(可以是猶太教徒、基督教徒、印度教徒等)。共濟會常被誤認為基督教的組織,其綱領強調道德、慈善和遵守法律,會員必須是相信上帝存在與靈魂不滅的成年男子。後來共濟會分化為非宗教、反神職主義以及自然神教主義兩大潮流。但有些分會歧視猶太人、天主教徒和有色人種,而盎格魯撒克遜諸國分會,多為白人新教徒,也受人指責。現在即使在美國費城中心,仍有共濟會寺院建築。而莫札特的《魔笛》,雖以波斯「袄教」(Zoroaster一劇中Sarastro之由來)為基礎,但也隱約提示到共濟會的教條。

近代共濟會對於神的解釋來自柏拉圖的《理想國》中對造物主的闡述,他們認為神是一位理性的工匠(理性的人格化),而宇宙是神-「宇宙的偉大建築者」 創作的手工品,宇宙的秩序(作品的外形)來自神賦予的理性,這個外在的宇宙稱為大宇宙(Macrocosm);而每一個人類都是宇宙的影子也就是神的複製品「小宇宙」(Microcosm),然而由於材料的先天性的缺陷,這個複製品總是不完美的。然而如果人能夠以理性為準繩,以道德為工具,不斷地修正自身精神上的缺陷,那麼最終人能夠憑藉自己的努力完善自身,也就是完成了「內在神殿」的建造,成為完美的「石工導師」並且進入神的領域。共濟會會員(「石匠」)建設「所羅門神殿」的過程象徵著人追求理性和自身完善的過程,在當時的社會背景下是一種先進的思想觀念。通過奉行理神論的理想,共濟會發起了啟蒙運動並且在不到50年時間裡迅速擴散到西歐、中歐和北美,建立起可以和天主教會匹敵的巨大體系。孟德斯鳩歌德海頓薩德侯爵莫扎特貝多芬菲特烈大帝喬治.華盛頓富蘭克林.羅斯福馬克.吐溫柯南道爾加里波第伏爾泰傑佛遜杜魯門亨利.福特丘吉爾愛迪生蔣緯國……無數共濟會會員的名字如同星光一般閃耀在西方近代史的夜幕之中。但這個強調守法、慈善和互助的團體,因參與意大利統一戰爭與法國大革命,被當時君權國家政府戒慎恐懼,而形成秘密組織。共濟會給英國帶來的一大負面影響則是使其喪失了肥沃的北美殖民地,北美獨立運動的先驅者幾乎全部都是共濟會會員。陰謀論者認為共濟會與新世界秩序有關,特別是那些自稱「光明會」會員的人。有些人甚至指稱共濟會是個玄秘組織。由於共濟會行事神秘低調,可能因此引發諸多流言,然而事實上共濟會會員在社會上受人敬重,而且耗費許多時間與金錢參加慈善活動。共濟會除了有趣的握手方式之外,還有不為人知的內幕。共濟會遍布全球,會員來自社會各行業各階層。不少歷史學家認為,共濟會是支配世界的陰謀組織。從法國革命、美國獨立,到俄羅斯革命、以色列復國等歷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由共濟會促成的。

探索共濟會(一)

遍及西歐的秘密結社共濟會的興起過程 (by辜振豐)

關於共濟會的緣起 , 歷來眾說紛紜 , 歷史學家們普遍相信共濟會來自中世紀的 「石工職人工會」。 隨時光推移,共濟會的性質也隨著改變,除了作為傳達英國思想的媒介,也曾間接促進法國啟蒙思想和市民社會的形成等等。 近十年來,共濟會偶爾在媒體亮相的舉動,已淡化不少以往所呈現的神祕色彩。

前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出版的《 周刊朝日 》 指出, 秘密結社共濟會 ( Freemason) 在英國的概況 。 該會的會員一律是男性 , 大家本著 「 友愛 、 自由 、 平等」 的精神,相互扶持。他們的行業遍及警界 、商界和司法單位。但是他們的一些作風因涉及利益輸送而遭到詬病,同時要是出狀況,大家總會互相掩護,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

共濟會是西歐最大的秘密結社 , 其歷史比意大利黑手黨悠久 。 共濟會的英文是由 Free mason組合而成 。 後者的意義就是石工 , 因為中世紀的城堡和教堂需要一大批技術精良的建築工人 , 才得以完成。當時他們跟王公貴族和教會關係良好,因此可以免除 (free) 一些應盡的義務。顧名思義,共濟會在中世紀就是 「石工職人工會」。

然而,一談起共濟會的起源 , 往往議論紛紛。既然共濟會是一個相互協助的團體,那麼必須追溯到《 舊約聖經 》 的典故,尤其是在《 創世紀》中夏娃亞當先後吃下禁果並落入了凡間,都是本著「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精神。後來又有一種說法指出 , 所羅門王在建造聖殿前 , 獲得泰爾希蘭的鼎力相助 。希蘭指派建築大師阿比夫率領一批師傅和職人抵達耶路撒冷,費時七年半才完成這座大聖堂。往後,所羅門寶殿便成為共濟會的精神象徵。

雖然許多人看法不一 ,但歷史家大多相信共濟會來自中世紀的 「 石工職人工會 」。當時,基督教的教堂和修道院的建造、加蓋、以及修補往往要仰賴石工。而石工背後有一個由「師傅」領導的工會。此外,基於業務需要,工會也建造集會所( lodge),以保管文書和建築藍圖,同時也便於傳達職業機密。不過,這些石工更藉此作為交誼中心。依照當時的規定,要當七年的徒弟,才能晉升為石工,所以其職位類似現代的建築師,受到大家的尊重。

歷經時間推移共濟會逐漸質變

共濟會經過時間的推移,不免有所變化。十六世紀末期,歐洲經常發生動亂 , 所以對於大建築物的需求 , 日漸降低 。 加上工會內部也呈現質變,因為一些石工開始搞起思辯的神秘主義。例如,1647年,英國切斯特的集會所接納薔薇十字團團員阿舒莫爾。後來,他擴張勢力後,便在所內從事十字團的集會,並搞起中世紀和文藝復興的秘教。

然而 ,到了十八世紀 , 共濟會更以嶄新的面貌現身。1717年6月24日 , 英國各集會所指派代表,聚集在倫敦,決議設立「大會堂」( grand lodge)。但當時的會員除了石工外,還包含各行各業的人士,最後大家共推安東尼謝爾為「大師傅」,領導英國的近代共濟會。因此共濟會在會員的心中便形成新共識:促進和平、友愛、平等,強調社交、親睦以及個人道德的提升。

1725年,對岸的法國受到英國的影響,也於巴黎設立第一個集會所,唐威特渥達擔任首位「大師傅」。後來傳到奧爾良公爵時,為了從英國共濟會獨立出來,便將大會堂易名為「大東社」,因為日出東方,金光閃閃。他希望將光明引入法國,因此對於會員的資格嚴加管制,並禁止大家在小酒館集會。這麼一來,大東社更吸引許多貴族、富商和知識分子。1789年,法國爆發大革命,革命派借用共濟會的思想「自由、平等、博愛」當作口號,而雅名賓黨黨內也有許多會員。當時,雙方融洽無間,但國民議會成立後,許多效忠國王的會員卻一一被送上斷頭台,即使大師傅奧爾良也難逃一劫。

雖然他們迭遭惡運,但對於法國的社會和思想變化貢獻不小。顯然,共濟會的集會所類似沙龍,可以使貴族、市民、知識分子、藝術家相互交換資訊。當時,共濟會確是作為傳達英國思想的「媒介」,因此間接地促進法國啟蒙思想和市民社會的形成。

後來 ,共濟會經由英法的傳播,影響所及,德奧西俄義荷等國也相繼成立。1735年,波蘭瑞典也創設集會所,八年後,丹麥也跟進 。

藉美德的修養推動世界市民主義

回顧過去,從英國創立大會堂以來,歷經三十年,整個歐洲的共濟會,秉持相同的信條和儀式,形成一個巨大網絡。面對共濟會的日漸擴張,梵蒂崗教廷不免萌生危機意識,因此於1738年,下達禁令,規定天主教徒不可參加該會。

雖然共濟會與天主教會有所衝突,但它在十八世紀儼然成為一種新宗教,體現時代精神。自文藝復興以來,人文主義的興起促使人的地位和尊嚴逐漸受到重視。到了十八世紀,在啟蒙運動的影響下,理神論應運而生,其學說強調人要達到完美的境界,有賴神的恩寵。換言之,人類存在的最終目標就是要提升到與神形成等同關係,因此神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不過,要了解神性,則要運用人類的要素來解讀。

顯然,西方倫理學的傳統在這種時代思潮的激盪下得以復甦。以往,蘇格拉底提倡人間四德;智慧、勇氣、節制、正義,是有助於人類的成熟。後來,基督教又倡導三德,即信仰、愛、希望。不過,共濟會所揭示的人間倫理想像,不但融合這七德,而且向前再推一步。音樂家莫札特在歌劇《 魔笛》 中,呈現共濟會的入社儀式,主導者是身為祭司的薩拉斯托。最後,他要求新會員塔米諾必須要有忍耐、勇氣、沈默、勤勉、友愛、善行等德性。此外,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中,主角皮埃爾是共濟會會員,本身愛慕謙讓、服從、溫厚、寬大等美德。

因此,共濟會的目的乃是要透過美德的修德,使人類和社會達到至善至美的境界。該會並以所羅門聖殿的建設過程為比喻,說明人和社會的成就過程。同時,該會更具普遍精神,強調世人應同心協力,一起提倡世界市民主義,以達到四海一家,海內皆同胞的理想。顯然,這就是當時歐洲所孕育的意識形態,相信世界可以成為「人類共同體」。

其實,這種理想也受到許多西方作家和音樂家的認同,難怪他們願意加入共濟會,例如作家歌德吉卜齡史威夫特卡萊爾史考特,音樂家海頓李斯特等人。

目前,共濟會的分部遍及亞非、澳洲、北美和中南美洲。值得一提的是,許多會員經常捐錢給慈善機構和醫院,以發揮愛心。不過,美國共濟會的會員以老人居多,所以該會往往變成老人俱樂部,而各分部更透過旅行和宴會,來使這些老會員互相敦睦。

過去,共濟會是秘密結社,大致說來,他們的集會往往不願曝光,盡量化明為暗,不過,近十年來,他們偶爾會在媒體亮相。看來,共濟會所呈現的神秘色彩也就大為淡化。

探索共濟會(二)

直角尺與圓規共濟會的入會儀式和暗號  (by郁文)

人類樂於集會結社,除了涉及地緣和血緣關係外,也因有共同目標和理想而組織幫會,顯然共濟會就是明證。在中世紀,共濟會是石工組合而成的,內部也規定工作酬勞和建構職業倫理。既然該會是秘密結社, 那麼必定有入社儀式和暗號。

一般說來,新成員在入社前,必須參加一項「通過儀式」。首先,一位引導人用布蒙住他的眼睛,帶他進入「反省室」。等到聽了三聲敲門聲後,引導人在他脖子套上繩子,領入大廳,並拔出長劍,抵著他胸部,接著問道:「你為什麼來這裡?」他便會回答:「我是一位哀傷的盲人,來到這個集會所,就是要脫離黑暗,邁向光明。」

在回答問題後,師傅一聲令下,他必須開始瞑想,設定自己從高處飛下來,跌入火團之中,接受嚴格的考驗。接著,在聽到師傅的三聲槌音後,引導人便取下他眼上的黑布,並在面前點起蠟燭。最後,他要接受師傅的訓示,大意是:共濟會是含有充滿美感的道德體系,其精髓是節制、剛勇、慎重、正義。而教義就是要強調兄弟愛、真理、救濟。共濟會是一種宗教,每個會員必須相信神是「宇宙的偉大建築師」。

看來,共濟會的入社儀式真是一種巧妙的裝置。其目的就是讓新人歷經死亡之後,以達到再生,因為他暫時扮演盲人,就是進入象徵死亡的黑暗世界,歷經考驗後,蠟燭的光則代表神,給予他重生。

除了入社儀式外,值得一提的,是共濟會的象徵符號。首先,「直角尺和圓規」本身是石工建造教堂和城堡的工具,但像徵人可以將物質和混沌予以組織起來,以便形成秩序。同時,圓規代表道德,直角尺代表真理,兩者的重疊象徵道德和真理調和後,世界才能達到完美。

至於二個三角形中的神眼也是重要的記號。神眼(註:All Seeing Eye)就是太陽,可以看通萬物,而三角形則代表三位一體──「生、死、光」和「過去、現在、未來」。

探索共濟會(三)

莫札特的《魔笛》凸顯啟蒙的兩義性 (by郁文)

莫札特的《魔笛》是一齣愛情故事,同時透過入會儀式體現西方的文明進程,進而凸顯啟蒙的兩義性。雖然劇中的祭司薩拉斯托行使埃及秘儀,但整個過程形同共濟會的入社式,顯然這跟莫札特本身是會員有極大關係。

細究《魔笛》的情節和人物刻畫,往往前後不一。首先,夜之後的女兒帕米娜遭到「壞人」薩拉斯託的綁架,但在第二幕他卻變成「好人」,而夜之後變成「邪惡」的象徵。最後,他更引導兩位主角塔米諾帕帕基諾,進入啟蒙的光明世界。

其實,一開始莫札特故意表現一個怪力亂神的世界。王子塔米諾被巨蛇嚇昏,夜之後的三位侍女營救他,並殺死這條巨蛇。接著天性純樸的捕鳥人帕帕基諾出場,談笑風生,並謊稱自己殺死巨蛇。後來,夜之後現身,告訴王子說:「你要是能從邪惡的薩拉斯托手中救出我女兒,便能得到她。」而三侍女告訴王子捕鳥人將跟他去找帕米娜,並分別送了一支魔笛和一串魔鈴,以便在危急中吹一吹,搖一搖,來救自己。可見夜之後和三侍女滿懷善意。

然而,塔米諾在追求帕米娜的過程中,惡人蒙納斯塔託一再介入,加上夜之後轉變態度,開始阻擾他們。此時,薩拉斯托出現告訴帕米娜,綁架她是為了斷絕夜之後對她的不良影響。最後,在他的助力之下,王子和帕米娜結合,而帕帕基諾也找到愛人帕帕基娜。此外,王子和帕帕基諾也在這位祭司的主導下,以共濟會的入社式,使他們擺脫愚昧,走向光明的世界。在落幕前,整個場景變成光輝燦爛的太陽廟,眾人齊聲歌頌美麗和智慧終於戰勝黑暗。

綜觀《魔笛》的文本,如果以善惡視之,則無法看清西方文明的演進。韋伯曾指出,啟蒙就是脫離過去的怪力亂神。其實,夜之後和三侍女代表過去的時代,同時也體現女性原理,而王子和捕鳥人也認同她們,不過等到代表啟蒙和理性的薩拉斯託一出現,她們被視為「愚昧」、「黑暗」,最後一一遭到排除,同時男性原理也躍居主流。顯然,莫札特是位編劇高手,行文中並沒有支持任何一方,因為他只是要把西方文明的進程和啟蒙的兩義性體現出來。

探索共濟會(四)

隱藏在社會底層的組織,何謂秘密結社? (by郁文)

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曾指出, 人有了自我之後,便有秘密。人有表裡,表就是面具,以應付人際關係,運作禮儀規範,而裡就是秘密,藏於內心,只能與親朋好友分享。同時,社會也跟人一樣,有些空間屬於「死角」或「邊緣地區」。對此,西方人很容易聯想到精神病院、貧民區或猶太區( Ghetto)。不過,他們不易察覺的,往往是隱藏於社會裡層的「秘密結社」。

就西方的歷史發展而言, 秘密結社的特色就是「 反社會」、「反主流」。不過,有些幫會卻涉及政治。法國學者尤丹在《秘密結社》一書中指出,有些帶有政治色彩的結社,刻意隱蔽成員的姓名,將團體活動化暗為明,內部有嚴密的階級,其目的就是對抗統治當局。如愛爾蘭人的「芬尼安社團」,目標就是要建立愛爾蘭共和國。後來愛爾蘭獨立後,北愛問題仍懸而未決,於是就出現了愛爾蘭共和軍,繼續對抗英國。過去,非洲的肯亞曾是英國的殖民地,為了對抗帝國主義當局,境內的基庫族乃組織「外外團」,目標就是透過武力趕走英國人。該團的男女成員,經常殺害境內的白人,但肯亞獨立後,卻被當局圍剿。最後,領袖基馬奇被處以火刑,外外團於是煙消雲散。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中世紀的「聖堂騎士團」,因為許多學者往往將它跟共濟會扯為一談。十一世紀,西方基督徒曾組織十字軍東徵,企圖奪回聖城耶路撒冷,但有一支部隊是由法國貴族優格組合而成,目的就是保護前往耶城朝聖的基督徒,因為途中充斥許多強盜和山賊。此後二百年間,這個組織被人稱為「聖堂騎士團」,並得到教皇的認可。後來,該團更成為十字軍的主力部隊,經常與回教徒展開纏鬥。但在回教徒反擊後,他們不得不從敘利亞撤軍,此後在歐洲的各基督王國,仍保有勢力。顯然,聖堂騎士團在長期經營下,不但名震遐邇,同時也累積不少財富。1307年,法國國王菲利普四世在倍感威脅之下,派兵剿滅聖堂騎士團。過去,很多學者在探討共濟會時,認為該團消失後,共濟會便是為了復甦這個組織而成立的,因為兩者的儀式和精神有不少相通之處。

歷史

共濟會,英文字面之意為自由石工(Free-Mason),全稱為Free and Accepted Masons,其起源目前並沒有確定的說法。根據其公式文獻《共濟會憲章》(傳說1701年寫成,於1723年正式初版)第一部《歷史篇》的解釋,共濟會起源於公元前4000年,這一年被共濟會稱為光明之年(Anno Lucis),他們自稱為該人的後人,通曉天文地理以及宇宙的奧秘。有人說共濟會起源於參加建造古巴比倫巴別塔的石工職人工會;但另一個說法是,共濟會起源於建造所羅門耶路撒冷神殿的石匠們。

近代共濟會正式出現的最早記載始於1717年的英國。 1716年之前,倫敦的四個酒館中聚集著貴族和高級神職人員,舉辦高級俱樂部聚會,內容是社交活動、娛樂和飲食,這些人正是近代共濟會的真正創立者。1717年6月24日聖約翰日,四個會所(Lodge)的共濟會會員(Mason)聯合成立了第一個總會所(Grand Lodge),會員投票選出安松.塞亞為第一代總導師( Grand Master),這一天也就是近代共濟會運動的開端。而這一時期也正值傳奇的薔薇十字運動的影響消退之際,近代共濟會擺脫了石工團體的實踐性質,成為思想性的石工、亦即投身社會改革的政治團體。

代表性標誌

由法典、直角尺和圓規組成的象徵符號(寓意畫)是共濟會最基本的代表性徽章,直角尺和圓規都是石工測繪使用的工具,在共濟會思想中它們代表著會員完善自身所使用的道具。每一個共濟會會所幾乎都飾有直角尺與圓規的符號,它可能由印度古代坦陀羅教(Tantrism)的象徵符號六芒星(Hexagram)變化而來,曲尺代表六芒星中向下的正三角形真理、而分規代表向上的正三角形道德,兩者的結合代表陰陽調和、真理和道德的和諧、行動和節制的規範,從而完成偉大的作業。在煉金術中,通過化學的婚禮而出現的這種完成體稱為兩性共有(Androgyne),是喀巴拉思想中人類的真正完全狀態最初之人(Adam Qadmon,光之巨人)。
圓規、直角尺和法典在共濟會中被看作會所的家具,是會員完成個人實踐、突破三重黑暗、重見理性光明的過程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因此被稱為三重偉大之光(三大明光)。

會員制度

如要加入共濟會,必須先受共濟會會員推薦,而且早期時入會之後,不得向他人揭露其會員身份。

而根據共濟會傳說,共濟會的始祖為海勒姆(Hiram Abiff),他是建造耶路撒冷神殿的重要石匠之一,因被三個妒忌他地位及技能的工匠所殺,埋於殿內的青銅墓裡,但不久即將再度復活。因此,凡加入共濟會者,都要舉行一場象徵死亡及復活的儀式。

雖然初期共濟會仍舊奉行嚴守內部秘密的規定,但是1745年在阿姆斯特丹匿名出版的一本書籍完全暴露了共濟會內部的規定、活動內容甚至入會禮儀等細節。然而共濟會也因此將活動更加公開化,會員並不隱瞞自己的身份,他們也更公開地進行慈善活動,會員的階層也逐漸向中產階級轉化。現代的共濟會除了內部各級別的暗語及手勢仍舊保密之外,其餘活動基本上全部公開。

今天的共濟會大約有600萬名會員,其中英國約100萬、美國約400萬、法國約7萬。部分會員更幾乎佔滿了西方近代史的每一頁,包括英國等歐洲王室成員和美國歷任總統。

共濟會名義上對志願者不作限制,人人平等,但是只有白人貴族和上層資產階級可以入會,為了爭取更大的影響力,共濟會不斷地招收貴族入會並且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得到王室的垂青。北美獨立運動的先驅者幾乎全部都是共濟會會員,簽署《獨立宣言》的56 人中有53名共濟會會員。19世紀後期,維多利亞女王及其大部分王子都是共濟會會員。共濟會通過對歐洲局勢的巧妙干預,間接導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則起源於共濟會和猶太人社區以及德國民族主義的矛盾。

到了1945年以後,共濟會的行動更加隱秘,人數基本沒有變化,從那時候到今天基本都在600萬人以下,幾乎都是盎格魯.撒克遜血統的白人。根據外電報導,美國目前的國會議員至少有40%是共濟會會員,布殊家族和肯尼迪家族都是共濟會的長期成員,華爾街矽谷的企業家至少有數千人屬於共濟會。據說,在美國呼風喚雨的洛克菲勒基金會福特基金會蓋茨基金會其實都是共濟會控制的。共濟會的魔掌伸的多遠?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CNN記者曾經暗示葉利欽蘇聯共濟會的首腦,但這個新聞很快受到俄羅斯政府的譴責,不了了之。在東歐各國顏色革命中起到重要作用的金融家索羅斯是公開的共濟會會員,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則被外界廣泛猜測為共濟會在前蘇聯國家的現任首腦。

共濟會在伊拉克解體的過程中可能發揮了重大作用。薩達姆在1995年曾經指出,伊拉克共和國衛隊混入了幾百個共濟會會員;某個前副總就是共濟會的,他在伊拉克覆滅之後逃脫了法律制裁。共濟會還乾預第三世界國家的政治,非洲各國的政變很少看不到共濟會的影子。共濟會甚至擁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共濟會及其會員究竟有多少資產?即使浮在水面上的資產,也超過10萬億美元,而且他們通過控制美國等西方國家政府,至少掌握了100萬億美元。共濟會實際上是掌握全球經濟命脈的最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