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Posts tagged “Masonic Mind Control

奇奧研究社 第17集:光明會:娛樂圈的神秘滲透

主持:Kiyo / 嘉賓:Adam-Star Internet Radio《陰謀背後》主持 / 首播日期:2013-01-16

http://passiontimes.hk/?view=prog1&ep=17

奇奧研究社 第17集:光明會:娛樂圈的神秘滲透

廣告

共濟會與光明會的陰謀論 (01) – 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性結盟組織的核心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8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8/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轉載自老頑童何新的新浪博客)

何新:共濟會──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性結盟組織的核心

(1)

本書披露了一個全球性資本主義核心領導組織──共濟會的秘密。本書提供的國際資料可以證明,資産階級不是一個抽象名詞,也不是分散的商業性經濟人。發達國家最富有的資産階級上層精英存在一個隱密的組織性聯盟,它就是共濟會。

共濟會的中文直譯名稱是「自由石匠盟會」Free and Accepted Masons,這是一個已具有400年以上歷史的神秘的世界性組織。所謂「石匠」(Mason)只是一種象徵──建築師的象徵,寓意是新世界自由大廈的建築師。共濟會從17世紀初在英國倫敦創立以來就以鼓吹和傳播「自由」作爲基本教義和意識形態。共濟會的目標是讓一小撮英美精英家族主宰全世界。

本書中編譯出了一批重要的資料,在國内第一次對國際共濟會作了有系統和針對性的初步研究。

共濟會的核心精英由──盎格魯.撒克遜種族的最高統治集團成員所構成。在美國,總統並非世襲,但財閥家族是世襲的,最高政治精英階層如布殊家族,也是世襲的。這些英美世族精英集聚在共濟會中。同時,還有人數極少(僅有100人左右)的核心精英小集團,組成了操控西方政治、經濟最高權力的一 個神秘跨國組織,名叫「彼德伯格俱樂部(集團)」(The Bilderberg Conspiracy)。這個俱樂部的資金並非來自政府財政,而是來自共濟會所屬的基金捐款。

實際上,共濟會直接控制着一系列的盟會、學會和基金會,包括著名的骷髅會(Skull and Bones)美國外交委員會(Council or Foreign Relations)美國企業研究所胡佛研究所傳統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比爾蓋茨基金會等等。

共濟會抱負遠大,其目標是建立在共濟會領導下的新千年世界帝國──「新世界秩序」。共濟會的口號印在美元上:「Novus Ordo Seclorum」,翻譯成英語是:「A New Order of the Ages」,再翻成中文是:「一個新時代的秩序」。

美國秘密組織的研究者H.傑弗斯指出:

「共濟會就是一種將政治家、工業家、金融家和媒體融合在一起的方式。共濟會爲那些正在崛起的政治新星與金融家和工業家們牽線搭橋。」

(2)

共濟會的真正目標是要建立一個由北美及西歐的財富和權力的世襲精英集團控制下的世界政府,進而建立一種從屬於西方遊戲規則的新世界秩序。這種新秩序,絕對不是中國自由主義者所憧憬的民主自由的個人主義秩序。而是要對全世界:

──實施中央集權的政治統治;

──建立掌控全球金融的世界統一銀行;

──推行一種世界統一貨幣;

──建立國際警察(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爲軸心);

──集約化統管全球人口、資源和市場

──最終把人類芯片數碼化,實行全面的信息化管理和控制

這些目標的實現,就是所謂「全球一體化」。

共濟會精英認爲:實現上述目標須分階段進行。首先成立歐洲聯盟,然後將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整合爲一,繼而成立南美洲與中美洲聯盟和亞太地區聯盟。跨太平洋建立「中國」(美國控制下的中國),也是當前的目標之一──最終演變成由西方金融銀行家、工業家和知識精英聯合控制的超國家實體化的世界政府。

要實現這一點,國家主義將屈從於國際主義,世界和平將由國際軍事力量(擴大後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維護。所有這些都會在「自由民主」的名義下進行,然而實權卻始終掌控在並非通過選舉産生的西方精英世家手中。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創立世界新秩序曾經是諸多夢想家、獨裁者和政治家們的宏偉理想──他們當中包括亞歷山大大帝神聖羅馬帝國成吉斯汗拿破侖以及希特勒。在不同的歷史年代,總有人希望通過武力或宗教性意識形態重塑世界。

(3)

世界共濟會總部設在英國美國。與其有關聯的神秘團體包括:彼德伯格俱樂部骷髅會以及美國外交學會傳統基金會美國企業研究所胡佛研究所貝倫山學會等幾乎囊括西方最高層政、金、財、商、學界精英的一些詭秘會社和堂皇團體。其經濟來源是英美金融財團及所屬各大基金會。我們知道,發行美元的美聯儲是一家私人金融組織,從其建立之初,其成員都屬於美國的共濟會家族。統治全球,支配各國金融和銀行是共濟會的主要目標。[1]

共濟會精英滲透並控制了英美名牌大學。早在18世紀,亞當.斯密寫作《國富論》就曾得到英國共濟會氏家族的資助。[2]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主流經濟學家的新自由主義市場宗教佈道也得到美英共濟會背景的外國基金會資助、支持和理論模型示範。

本書所列舉的共濟會在近代歷史中的政治和金融活動歷史表明──所謂「陰謀論」,即存在一個以共濟會、骷髅會及彼德伯格俱樂部爲總背景的掌控世界的帝國主義陰謀,並非冷戰思維者一種子虛烏有的幻想和無稽之談!

(4)

必須提醒讀者高度注意的是,根據從西方精英俱樂部近幾年流洩出來的有關信息,人們知道國際共濟會有一個旨在清除所謂地球「多餘(垃圾)人口」的發動新世界大戰的陰謀。正是這種信息,引起我本人對共濟會的關注和研究興趣。

對於人類歷史來說,21世紀前五十年將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目前全球人口數量接近70億,仍正在以每年1億左右的增長速度遞增。再過三十年,地球人口將達到100億以上的規模。地球的生態環境是有限的。人類面臨着極其重大的全球性危機。

空氣、水、能源、土地,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來學的研究認爲,地球資源的最大承載極限大約是100億人之内,地球資源和生態難以承載超過100億而且每年繼續按幾何級數遞增的人口。

然而,我們中國精英卻在做着經濟未來始終會無限持續增長的美夢──西方共濟會策士也有意爲中國渲染這種虛幻樂觀的增長前景,從而麻痹中國人,使之對於迫在眉睫的衆多危機視而不見。但是,任何國家都無法長期自我隔絕,置身世外。危機與戰爭正在不知不覺地向中國逼進。

最近有一系列值得關注的徵兆性事態出現:

1、今年初自倫敦共濟會流傳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計劃,這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戰爭文件。

2、俄羅斯與北約走向結盟── 一個跨歐亞大陸的泛軍事政治同盟已具雛型,目標顯然是共同遏制東方的中國

3、希特拉的《我的奮鬥》在德國被解禁。這是一部反人類的種族主義雅利安(白色人種)文典。

4、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試驗成功,所謂清潔核彈頭也已研制成功。

希特拉在《我的奮鬥》中把人類分爲文明的創進者、保持者和破壞者三種。希特拉認爲,只有雅利安人種是文明的創進者。而其他人種則是「垃圾人類!」雅利安優越種族的歷史使命是淘汰劣等人口、劣等民族、劣等文化、劣等種族。美國學者亨廷頓提出「文明衝突論」的要義,其實也是鼓吹由西方文明對人類文明進行重塑, 而文明衝突的根源乃是種族沖突。

回顧20世紀的現代史,冷戰之所以僅僅只是冷戰,沒有發展成全面熱戰──根本原因是由於三個主要核大國的核武器一直保持着可以互相毀滅的所謂「恐怖平衡」。核戰爭的終局不會有勝利者。然而新世紀以來美國宣布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建立成功,開始打破這種恐怖平衡。一旦單方面的核突擊成爲可能──那麽在未來30年内,完全可能爆發新的全球性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戰爭的危險度正在日益上升。在這種條件下,核戰爭已經不再僅僅是一種想象和叫囂,而是現實的威脅。

(5)

在此背景下我們有必要關注今年(2010年)2月在倫敦被内幕知情者透露出來的那個所謂「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因爲這個計劃的基本戰略思想符合尼采希特拉以來西方雅利安精英主流鼓吹「消滅群畜」的世界戰略思想。

這個計劃是設在倫敦英國共濟會内部高級會議上透露的。而策劃者正是作爲西方政治和意識形態核心組織的共濟會高層精英。我個人認爲這個計劃的可信度甚高。因爲這個戰爭策劃案符合美國已解密的關於「美國國家安全與世界人口問題的」的《國家安全研究備忘錄200号報告》精神。(該報告是基辛格博士1974年主持制訂的。)這個世界大戰計劃也符合德國《明鏡周刊》記者漢斯.馬丁.彼得報道的《1995年美國舊金山費爾蒙特飯店(國際共濟會高層)會議》精神。那個會議明確提出了要排除地球上80%不能創生財富的垃圾人口的方針。

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宣布了核戰爭和生物戰爭的時代即將到來!盎格魯.撒克遜計劃」主要的針對對象是清洗有色人種,首先是中國人。倫敦共濟會秘密會議的與會者認爲:中國的崛起是西方進行人種清洗的最大障礙。因爲中國是有色人種中具有健全工業體系、文化體系、國防體系和核武體系的自主性大國。而且也是唯一有能力以國家體系與雅利安人從經濟、政治、文化上進行全面抗衡的有色人種大國。因此解體中國是首要的目標。爲達到種族清除的最終目標,西方將對中國展開金融戰爭、生物戰爭(有根據認爲,「非典」肺炎疫病的發生並非偶 然,而是一次生物戰的測試),並且也準備著發動一場核戰爭。

可悲的是,多數中國主流精英對國際共濟會圖謀發動的這場未來種族戰爭,不僅麻木不覺,懵無所知,而且根本不相信其可能。中國的精英們甚至還在做着三十年後未來中國即將取代美國成爲世界第一超強的美夢!精英們以爲歷史永遠會以線性式發展──明天、後天、未來,仍會是今天狀態的繼續。他們不相信也不懂得甚麼是「突變」或「災變」。但西方精英則久已預察到人類終極危機的迫近,在籌謀並且積極實施着應對之策。

毫無疑問,對中華民族來說,未來的發展之路絕對不是一片光明,而將是非常艱難的!近年來中國已經失去了一些重大的發展機會!展望未來,亡族滅種以至被西方精英奴隸化的危機也已並非不可想象。

(6)

共濟會並不是宗教,但卻具有極其詭秘的入會儀式和神秘的禮儀──入會者要先躺進棺材接受死亡與重生的洗禮。[3] 這是一個要求成員信守秘誓、忠貞和獻身的準宗教組織。

共濟會又是高度世俗化的政治團體。共濟會高層組成美國英國公開政府身後的「影子政府」──它是英國王權背後的至尊之王者,是西方民主政治幕後的真正權力操控者。共濟會通過金融權力支配全球政治經濟,是四百多年來英國──美國政治權力、金融財富的真正主宰。

在現實性的意義上,英美的多黨民選議會政治實際只是共濟會的台前玩偶。歷任的英國首相、美國總統多數都是共濟會高級成員,其中包括幾代布殊奧巴馬薩以科齊布萊爾貝盧斯科尼以至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烏克蘭尤先科等國際達人。

共濟會的經濟實力和政治力量舉世無雙,大大超過梵蒂岡教會。這是一個包容歐美、滲透全球的隱身教權皇庭。如果說梵蒂岡的主要對象是平民百姓,那麽這個「自由石匠公會──共濟會」所控制的則是西方列強的統治精英和知識精英。這個組織從18世紀創建之初就是一個具有控制世界圖謀的全球戰略組織。

本書提供的資料表明,近代的三大資本主義革命運動──美國獨立(1776)、法國革命(1789)、俄羅斯革命(1917年2月)都與國際共濟會有關。縱觀18世紀以來的整個世界近代現代政治經濟史,幾乎無處不可以看到共濟會的身影──包括英國18世紀政變、美國獨立運動、法國啓蒙運動、顛覆拿破侖政權、意大利獨立運動、以至20世紀初葉孫中山的洪門背景和當前的台獨勢力、香港民運也都與這個組織的幕後支持有關。

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1948年以色列建國運動、911事件、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中國的非典,20世紀後期一系列國際金融改革以及當前一系列金融危機,也都若隱若現着這個「自由石工聯盟」組織(「共濟會」的本名)的身影。

這個神秘組織通過「休克療法」和「哈佛500天計劃」,直接介入了蘇聯解體進程[4],締造了向全球推銷市場至上宗教和新自由主義的「華盛頓共識」。2008年美國共濟會的領導者在美國主動發動了爲美國吸金和紓解金融財政困局的全球金融危機。

對共濟會政治活動的揭秘性研究,會導致近現代世界歷史的改寫!

(7)

共濟會是一個彙聚了猶太財團和盎格魯.撒克遜精英的金融、政治、意識形態跨國組織。共濟會的核心力量是控制了全世界金融體系的三大家族:羅斯切爾德世家,摩根世家以及洛克菲勒世家。近四百年以來,作爲歷史活動的組織者、資助者,共濟會編織了一個從經濟到政治的巨型網絡,提供了一個高層人物的交流平台,並且提供了許多隱秘歷史事件的金融支持背景。

共濟會就是斯密所說的歷史中的那隻「看不見的手」──它策劃了戰爭與革命,推動一些國家走向繁榮,驅使另一些國家走向崩潰。但是目前,在所有的世界歷史書中,幾乎一個字都沒有提到近代共濟會的歷史作用。原因在於各國高級共濟會的高層核心組織始終保持諱爲人知的隱秘性。

國外共濟會的研究者指出:共濟會内部是有嚴密等級的,最高層級别的國際共濟會是一個思想和價值絕對封閉的權貴精英俱樂部,不僅外部的人不能進入,較低層的共濟會員也不能進入。公開的共濟會層級很低,只是被利用的工具、僕役和義工而已(包括所謂「華人共濟會」)!只有那個隱秘的高端共濟會(骷髅會、彼德伯格俱樂部),才是真正的「共濟會」。

本書的研究結論是,西方國家在政治行動和意識形態問題上高度的統一性和同步性表明了一種資本主義國際組織的存在,而這個全球性跨國資本聯盟組織的主導者和協調者就是共濟會。

何 新

2010年9月15日北京初稿

2010年12月10日再稿

===*===*===*===*===*===*===*===*===*===*===*===

[1] 本書有續篇《誰是世界政府的老闆.共濟會與全球金融體系》,可參看。

[2] 參看本書第59頁。

[3] 儀式的涵義來自古老的歐洲密教傳統。其涵義是:舊的自我死亡,新的自我重生。

[4] 戈爾巴喬夫和共濟會世界政府之間的中間人是喬治.索羅斯喬治索羅斯)──金融商人兼以色列特務。索羅斯1987年在莫斯科成立了所謂的索羅斯基金會。1990年,他資助了摧毀蘇聯經濟的「500天」計劃。

戈爾巴喬夫的調解員和共濟會的世界政府是喬治索羅斯──金融交易商和以色列情報人員。他開始了所謂的索羅斯基金在1987年在莫斯科。 1990年,他贊助的項目「500天」,這破壞了蘇聯經濟。
(原文節錄自henrymakow.com
Gorbachev’s mediator with Masonic world government was George Soros – financial dealer and Israeli Intelligence agent.  He started the so-called Soros Fund in Moscow in 1987.  In 1990, he sponsored the project “500 days" which ruined the Soviet economy.

翻譯by何新)


光明會的秘密 (04) – 聖殿騎士團、光明會和共濟會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5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5/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節錄自約翰.勞倫斯.雷諾茲《陰影中的人》第二章 [華文出版社2008年12月出版])

陰影中的人:聖殿騎士團、光明會和共濟會

作者:約翰·勞倫斯·雷諾茲

地球上隱藏的各種秘密團體中,哪些成員最具危險性,哪些成員擁有改變我們生活並推動歷史運轉的權力?據那些聲稱能夠得到秘密團體真實意圖的内部消息透露者說,他們是共濟會成員。共 濟會陰謀者選舉國際領袖,發動戰争,控制貨幣流通,他們滲透到社會的方方面面,資料表明,他們對其秘密權力的發揮運用不勝枚舉。當任何人對這個假設提出質疑的時候,謀叛理論家馬上會攤開一大堆給人形象深刻的證據,首先就是詳細講述那些歷史上具有舉足輕重意義的人物的故事,毫無疑問,他們同共濟會保持著聯系,這些人就包括簽署《美國獨立宣言》的開國元老。在美國偉大的英雄和思想家的長廊裏,誰能比本傑明.弗蘭克林喬治.華盛頓安德魯.傑克遜還居於更高的地位?所有這些人都是共濟會會員。事實上,至少有二十五位美國總統和副總統都是共濟會積極和活躍的支持者。其中有兩個人──哈瑞.杜魯門傑拉爾德.福特,都可以吹噓自己達到了三十三級的地位,這是該組織内部所認可的最高級别。

一個具有秘密儀式的私人俱樂部被提升爲滋養領導人、預言家和知識分子的溫床,這真是一個卓越的成就。從表面上判斷,共濟會激勵的似乎都是具有超常天才的人, 遠遠超出任何其他組織,從童子軍到羅茲學者集團無一能比。這個團體到底具有怎樣的價值和體系,從而培養了這樣多傑出人物?

對於幾個具有宗教狂傾向的歷史學家而言,他們幾乎都是共濟會會員,他們認爲,這些傑出人士取得成功的根本是與聖殿騎士團之間歷史上的淵源,以及從中得到的精神激勵,聖殿騎士團開始是基督教信仰的保護者,然後成爲中世紀歐洲的銀行家,並聽任一個貪婪的國王和與之串通一氣的教皇的操縱。

由於聖殿騎士團頗具騎士風度並做善事而受到稱贊和敬仰,他們曾經代表基督教的利益,保護去聖地路上的朝聖者,並爲了控制耶路撒冷伊斯蘭軍隊英勇作戰。在那個時代裏,真正的騎士頭銜給他們帶來的是尊重和羨慕,他們服從騎士精神和禁欲主義的法則,爲了上帝的榮光和對基督教朝聖者的保護而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

這是該團體令人仰慕的一面,比較黑暗的一面就是種種謠言的流傳,比如像聖殿騎士團與阿薩辛派之間有聯系,聖殿騎士團的道德價值被直白的貪婪所替代,值得褒獎的性格品質在走下坡路,以及對各種猥亵和亵瀆上帝的做法的追求。這些品質都不是任何擁有很高威望的組織應該具有的,更不用說者還是一個以提供世界領導人物和地區利益爲驕傲的團體。但是,令人難以理解的錯綜複雜和猜疑爲後來的這個團體提供了必要的糾葛和特質,該團體最初的目標是保護小商人的秘密,逐漸地,聖殿騎士團的精神領袖試圖把自己比作,甚至可能誤認爲自己就是基督本身。

聖殿騎士團是十字軍遠征的産物。與普遍的觀點相反,十字軍遠征不是英勇行爲帶來的結果,甚至也不是基於對基督教信仰的奉獻,而是出於封建主義者的職責。

歷史學家對於封建制度的定義與對封建制度結構的定義一樣,總是舉棋不定,這也是他們的做事方式,現在有些歷史學家甚至抵制「封建主義時期」這個理念。無論我 們冠以怎樣的頭銜,生活在公元800年到1300年之間的歐洲人經歷了這樣一種生活方式,把初期野蠻主義同民主政治的根本連接起來。在這一時期,國王可能會宣稱對於諸如法國德國英國這樣的土地的廣泛權威,但是農村地區則不受帝王的有效控制,實際的統治者是封建領主和大財主。他們對其地産所包圍起來的土地進行統治,推行正義,征收捐稅,自己鑄造錢幣,並要求居住在他們土地上的居民服兵役。實際上,大多數封建領主征募的軍隊都要比國王的強大,因爲那些所謂的皇帝不過是傀儡皇帝。

這種社會結構分成許多層次,而且界限清晰。農奴代表着最低的等級,他們要進行最基本的勞作,對於他們創造的財富也沒有權力享受;諸侯爲了封建領主的利益在土地上工作;對於騎士們來說,他們的首要特質包括擁有足夠的錢款,可以擁有屬于自己的馬匹和頭盔,他們也是服務於封建領主的利益;而神職人員按照要求給予精神上的援助。同樣,對於更有權力的統治者來說,封建領主就被看作是諸侯了,而所有人在國王看來,都是大大小小的諸侯。

封建制度下的忠誠分成兩個分支。封建臣民發誓向封建領主效忠,支付其征收的捐稅,而且聽從宮廷召喚随時出庭;封建領主的責任包括保護諸侯免於外敵入侵,這樣做既是出於諸侯的利益,也是爲了封建領主自己考慮。

騎士精神的概念就來自於這個線性排列,徑直接受基督教的影響。諸侯和騎士對封建領主的權利和財產留心並小心看管,這種理念通過像「驕傲的屈服」和「有尊嚴的服從」這樣的措辭得到提升,也許這正是受到了基督故事的某種激勵。因爲這樣的措辭方式,那些看上去是反映了一種主人──奴隸關係的行爲,卻轉而成爲了某種更令人尊重,更高尚的做法了。聽上去同樣自相矛盾的是,爲了某個更崇高的目標,個體騎士會降低他們的身份來提升自己的地位。大衆文學表明,具有騎士精神的行爲動因來自於對竊取了騎士之心的優雅女士的浪漫愛情,他發誓對她永遠地崇敬。實際上,騎士的「驕傲的屈服」追根到底或者是對上帝的服從,或者是對控制他們命運的封建領主的服從。騎士行爲的浪漫一面,即對女性的贊美,是把對處女的崇拜與受到壓抑的性欲望結合起來,仍然是許多小說的靈感之源,但從根本來說, 還是更深刻動機的一個副産品。

對騎士的要求非常嚴格。他們必須履行自己的職責,諸侯和騎士都應該接受一項神聖的任務,就是赤手空拳保護位於他們之上的等級的榮譽和財産。中世紀的社會是金字塔形結構,而基督就位於塔頂,封建領主、騎士和諸侯同樣要負起保護上帝的權利和榮譽的責任。

整個歐洲的封建主義制度根深蒂固,封建領主和騎士,再加上他們的侍從,開始把向耶路撒冷朝聖作爲表達他們基督信仰的一種方式。這種觀念可以追溯到早期的希臘時期,希臘人長途跋涉到特爾斐去尋求智慧,歐洲的基督徒們開始出發,踏上了通往聖地的朝聖之路,開始是爲了向基督表示敬意,後來則演繹成了一種洗滌罪行的手段,最後就是對來自教皇的直接指令做出的回應。

在早期著名的一批尋求純潔靈魂的朝聖者中,其中就有布列塔尼弗洛特蒙德,他殺害了自己 的叔叔和弟弟;還有一個人是福爾克.德.内拉安茹的伯爵,他活活燒死了自己的妻子,這是嚴重的婚姻不合和暴力事件的典型例證,即使在毫無秩序可言的女權主義運動前期。兩個人都想通過到聖地朝聖來尋求寬恕,兩個人都取得了成功,盡管使用了完全對立的方法。

弗洛特蒙德用了幾年的時間漫遊在紅海海濱一帶,在美國的山脈中找尋諾亞方舟的遺骸,返回故土後,他完全沉浸在因爲謀殺親屬而得到的溫暖的寬恕中,在雷東修道院度過了餘生。對于福爾克.德. 内拉來說,他因爲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遊蕩在耶路撒冷的街道上,身後跟着一群僕人侍從,他們會用棍子打他,同時讓他重複這樣的話:「上帝,憐憫我這個背信棄義的基督徒吧,饒恕這個遠離故土四處流浪的罪人吧。」他表面上的誠懇讓伊斯蘭教徒異常感動,他們甚至準許他進入聖墓,而這裏通常禁止基督徒的進出。在那 裏,他俯卧在飾以珠寶的地闆上,在爲自己可憐的靈魂哀号的時候,德.内拉試圖解開了幾塊珍貴的寶石,並把它們放入自己的衣兜。

弗洛特蒙德德.内拉以及其他人的所作所爲對虔誠的基督徒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在公元1050年的時候,去聖地朝聖被認爲是每個有能力的基督徒的職責,同時作爲減輕罪孽和平息上帝之怒的手段,於是教會也開始把指派朝聖任務作爲贖罪和悔過的慣用方式。到了1075年,朝聖之路已經像貿易路線一樣界限分明,非常適合人們 來來往往了。

朝聖者長途跋涉的路線,首先是經由亞得裏亞海濱,然後再經陸路到君士坦丁堡,穿越小亞細亞到達安提阿,與同樣長度的其他路線比較起來,這條路一樣危險叢生。1095年,拜占庭皇帝亞力克修斯.科穆甯請求教皇烏爾班二世的援助,幫助他打敗一群叫做塞爾柱土耳其人的穆斯林部落,這 條朝聖之路不能不說是其中的一個因素。塞爾柱土耳其人占領安納托利亞,也就是拜占庭帝國最富足的省份之後,他們随後又攫取了安提阿、的黎波裏,最後是耶路 撒冷。現在他們好像對君士坦丁堡虎視眈眈了。如果教皇能夠組織一支具有獻身精神的基督徒軍隊,來援助拜占庭部隊,亞力克修斯指出說,他們聯合起來就能夠重新奪回安提阿,重新恢複基督教對耶路撒冷的統治。

基督教對聖地統治的許諾,再加上對拜占庭國王自己的寶庫源源不斷的財富的期待,這些都令 人歡欣鼓舞,足以促使烏爾班二世發起了第一個由教皇支持的聖戰。就這樣,雙方之間將近兩百年的可怕屠殺開始了,其目標與其說是出於宗教原因,不如說是基於金錢上的考慮,在1096年,十字軍九次遠征的第一次在烏爾班「上帝所願」的呼喊聲中,終於開始了。

是否參加十字軍遠征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決定,即使對於最虔誠的基督教徒而言亦是如此。它意味着至少兩年的長途跋涉,要穿過地形崎岖,充滿敵意的國家,後來由於十字軍從普羅旺斯沿着地中海向東航 行,把時間縮短了一些。從歐洲到巴勒斯坦,再返回來,在這個長途跋涉中要尋找食物和棲身之地,朝聖者和十字軍不得不應付來自伊斯蘭教和希臘正教管理者的公然敵視。針對這種情況,傑拉爾德.馬提涅耶路撒冷建立了一所醫院,作爲避難所。這所醫院由十二個相互連接的房子組成,包括花園和一個很壯觀的圖書館。很快,當地商人就在附近開辦了市場,與朝聖者進行貿易,他們必須交給醫院管理者兩塊金币,才有權把攤位擺出來。

對封建企業家來說,這真是個 大好時機,他們怎麽能忽視不理呢。當朝聖者像洪水一樣湧來,來自於阿馬爾非地區的一群意大利商人又建立了一家醫院,位於聖棺教堂附近,由本篤會修士自己掌管,同時他們還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盈利市場。很快,這家醫院就開始人滿爲患,這就促使這些修士們又創建了一所醫院,獻給仁慈之心聖約翰

仁慈之心聖約翰這個人把建立醫院的概念提升到一個新的精神高度。他們爲了給朝聖者提供安全保障和舒適環境,不惜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他們把病人當作主人看待, 爲緊随其後的慈善機構創立了可供效仿的原型,盡管沒有一家機構可以同他們的奉獻精神和謙遜態度相提並論。當然了,這個做法反映出騎士精神的根本和目標,這吸引了很多騎士,他們對自己的軍事目標置之不理,更願意熱心鑽研最慈善的基督教義。然而,他們的軍事風采和紀律從來沒有被完全棄置於一邊。對於他們的服務對象,這些騎士慷慨大方,富有同情心;而對他們自己,他們卻相當嚴格和苛刻。他們發誓信守貧困、貞節和服從,其着裝無非就是一個黑色的鬥篷,胸前綴有簡單的白色十字架。他們被叫做羅茲馬耳他的耶路撒冷聖約翰騎士團,簡稱爲醫院騎士團。

貧窮、貞節和服從的誓言,作爲他們在騎士行爲上的職責可能很適合(而且毫無疑問,他們也期待,並希望自己進入天堂之門更便利),但在保護醫院騎士團免於受到各種派系襲擊的危險上他們卻所做甚少。随着時間的推移,醫院騎士團在慈善行爲上的關注,同保護他們秩序的軍事行爲上的關注幾乎毫無二緻。大多數人都是具有武器裝備的騎士,而且他們畢竟出身高貴,恪守着高標準的真正的騎士精神。

他們同那個時代或者我們時代的其他人沒有什麽兩樣,當力量強大的歐洲公爵們向醫院騎士團表達愛慕之情,贈與他們歐洲廣袤的土地,騎士團成員欣然接受了捐贈。除了這個經濟來源之外,他們還擁有享受從戰敗的伊斯蘭戰士身上捕獲的戰利品的權力,到1118年傑拉爾德去世的時候,醫院騎士團已經從贊助人那裏得到了數量可觀的資産,而且享受獨立於教會權威的超凡獨立性。這樣,醫院騎士團就從最初的一個幫助窮人、傷者和病人的無私團體,演變成了一個更像現代服務俱樂部的組織,那些富有的成員對友愛聯盟和公衆地位的興趣,至少同幫助他們鄰居的興趣一樣多。

醫院騎士團成員也許是非常有作爲的軍事人才,但是他們得以存在的理由是繼續爲公衆服務。他們在履行義務的同時,也參與同穆斯林的作戰,這證明與他們最初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醫院騎士團成員在全身心地給基督徒以友愛關照的時候,他們還需要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與敵人作戰上。

如果說醫院騎士團成員因爲慈善的服務行爲而聚斂了大量的財富,而這些財富又激發了更加卓越的教友們,這聽上去有些憤世嫉俗,但是歷史證明財富確實起了很大作用。不管怎麽說,在傑拉爾德死後十年,一個新團體成立了,最初由九個騎士組成,領導者是休.德.佩恩斯,追随者們恪守同樣的禁欲和虔誠的準則,這也是最初的醫院騎士團的信條。然而,在他們去聖地長途跋涉和在耶路撒冷停留期間,這個新組織主要關注的是朝聖者和十字軍成員所面臨的危險,而到現在,這個特點已經變得非常模糊了,甚至沒有任何意義了。

這個危險來自於多重威脅。埃及人和土耳其人憎恨别人從他們國家經過並進入;耶路撒冷的伊斯蘭教居民反對朝聖者的存在;阿拉伯的遊牧部落襲擊並搶劫朝聖者;叙利亞的基督徒對外國人表現出敵視情緒。

該團體早期的謙遜和勇敢的聲望根源於德.佩恩斯的個性,人們是這樣描述他的:「脾氣随和,全身心地奉獻,爲了信仰近乎殘忍」。就現代人的理解能力而言,脾氣 随和與近乎殘忍這兩個概念看起來也許是相互矛盾的,但是對中世紀的評論家來說,兩者則絕對地相容。德.佩恩斯是經過了第一次十字軍遠征的千錘百煉的老戰 士,在重新計算他曾經殺戮的伊斯蘭教成員的時候,他依然津津樂道,很明顯,這並沒有使他每天的仁慈之心受到些許破壞。爲什麽他應該情緒糟糕?即使更虔誠的克勒窩明谷)的聖伯納德也曾經宣布說,對伊斯蘭教徒的殺害不是屠殺,而隻是除惡,鏟除邪惡的力量。在聖地死亡的成千上萬的伊斯蘭教徒也許會要求他們做出改變,但是沒有什麽人理會他們的觀點。

德.佩恩斯對其他任何事情都毫不在意,他一心一意地敬仰上帝,屠殺伊斯蘭教徒,在他身邊聚集很多男人,他們致力於保護朝聖者免受危險,就像傑拉爾德的醫院騎士團治療和照料他們一樣。德.佩恩斯聲稱,這個新團體將會把禁欲僧侶和勇敢戰士的品性結合起 來,他們過着純潔和虔誠的生活,爲了服務於基督教而揮舞手中的劍。爲了幫助他們實現這個有些相互矛盾的角色,他們選擇「上帝的溫柔之母」作爲他們的女贊助者,並宣誓按照聖奧古斯丁的宗教法規生活。

鮑德溫二世是當時的耶路撒冷之王,對於這個團體的特點和目標,他大加讚賞和推崇,他甚至把宮殿裏的一個角落貢獻出來,作爲他們的生活區域,並且每年發放薪金支持他們的工作。進入他們的生活區域要穿越教堂和女修道院旁邊的一個通道,於是他們稱呼自己 爲寺廟軍人,或者叫做聖殿騎士團。

随着時間的流逝,聖殿騎士團給許許多多的貴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們紛紛贈與團員們同樣種類的財物,就像醫院騎士團所享受的待遇一樣。當一個法國伯爵宣布說,他將每年捐獻出三十磅重的銀幣,其他人也跟着效仿,很快,這種新生的運動就使得聖殿騎士團沐浴在各種各樣的財富中,而在他們最初的計劃中是要對這些加以抵制的。

值得贊揚的是,在聖殿騎士團存在的最初幾年,他們抵制誘惑,只把他們的錢財使用在支持和保護朝聖者上面,在該團體成立七年以後,克勒窩聖伯納德是這樣描寫聖殿騎士團的:

他們的來去都要受到總團長的控制。他們一起快樂而有節制的生活着,沒有妻子,沒有孩子,爲了達到福音派新教會所倡導的完美,他們好像什麽也不缺少。他們隻是住在一個房子裏,沒有任何財産,這樣一個人的内心和靈魂似乎就都駐紮在他們身上了。他們不會懶散地坐在那裏,也不會在聽到什麽消息後就四處聒噪。在抵禦異教徒的戰爭結束後,他們會稍做休息,但不是庸懶地吃着麵包,而是忙於修補衣服,整理武器裝備,或者按照總團長的命令做事,要不就是做一些對大家都有好處的事情。

說些不體面的話語,對别人輕微的嘲笑,小聲嘟嘟嚷或者無節制的大笑,都不會輕易逃脫而不受到責罵……他們避免進行象棋或者賭博這類遊戲,對於能夠給其他人帶來快樂的狩獵或者獵鷹這樣的活動,他們也是竭力反對的。他們憎恨所有耍把戲的人和江湖郎中,憎惡所有淫蕩的歌曲和戲劇,認爲這些都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虛榮和愚蠢的行爲。他們聽從基督教傳教者的話,把頭發剪得短短的……他們很少洗澡,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看上去頭發蓬亂,滿身灰土,由於胄甲和太陽的灼烤,他們的皮膚呈現出一種褐色……

因此他們無一例外地顯得很奇特,而同時又比羔羊還要溫文爾雅,比獅子還要猙獰殘酷,這樣,人們就會猶豫不定,是該叫他們爲僧侶,還是稱他們做騎士。但是兩個名字都適合他們,他們身上兼備了僧侶的文雅和騎士的英勇。

準確地來說,這絕對不是一種吃喝玩樂的生活。即使爲聖殿騎士團樹立了榜樣的西多會修士們,也會一方面盡力避免戰死在沙場上,一方面從生活中尋求樂趣。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那些具有最崇高性格,以及最誠懇品德的人才能隱忍作爲聖殿騎士這樣的事業,但是在那些具有雄心大志和虔誠的年輕人中,作爲騎士所必須作的事 情,他們依然難以抵制誘惑。令人感動的是,很多年輕人都努力成爲聖殿騎士團中的成員,因此,騎士的數量與日俱增,從而提升了這個團體在歐洲貴族中的高大形 象,他們紛紛表達出對這個團體的支持,承諾捐獻錢財和土地,有時候甚至把自己的兒子都貢獻出來了。

随着聖殿騎士團成員的不斷增加,該組織施行了一種正式的結構模式,確立了三個等級:騎士等級,他們都出身貴族家庭,既沒有結婚也沒有訂婚,並且沒有個人債務;教士等級,這些人要宣誓保持貧窮、 貞節和服從;服務性教友等級,他們生活富足,充滿才氣,只是缺少騎士所必需的貴族出身。然後教友又進一步細分爲兄弟型教友,他們與騎士們一起并肩作戰;以及手工藝型教友,他們主要從事一些瑣碎的工作,如烘烤、冶煉金屬以及飼養動物,在整個結構中,他們的地位是最低的。

騎士和教士都需要經曆一個嚴格的入會過程,這種做法一直沿用到今天,只是在形式上稍微做些改動,成爲我們了解作爲秘密團體的聖殿騎士團和其後裔的基礎。

在接受候選人入會的那天晚上,該候選人在其他騎士的陪同下,被引入一個小禮拜堂。沒有任何人在場來負責這件事情,候選人也不應該把這件事情透露給任何人,這個儀式在什麽時候、什麽地點舉行或者是否舉行過。

入會程序主要集中在對候選人的警告上,要告誡他以後將會碰到的困難,並要求他在上帝面前宣誓忠於聖殿騎士團的意志。如果今天你讀到了關於這種入會儀式的描述,你就會聯想到中世紀的新兵訓練營。當他想要睡覺的時候,候選人會得到命令,他必須執行守夜的任務;當他想要守夜的時候,他會得到立刻上床睡覺的命令; 當他想要吃東西的時候,他被告知必須工作。對於這些條件他能贊同嗎?每個要求都得有回應,而且必須聲音清晰洪亮,「是的,先生,在上帝的指引下!」初入會者還要承諾永遠不襲擊或傷害基督教徒;沒有上級點頭,永遠不接受來自婦女的服務或照料;永遠不要親吻婦女,即使她是你的母親或姐妹;永遠不要在洗禮池邊上 懷抱嬰兒,或者當人家的教父;永遠不要謾罵任何無辜的人,或者說些污言穢語,要永遠保持彬彬有禮。

對於一個致力於這種騎士風範的行爲和高標準的基督教原則的團體,誰能夠抵制呢?教會是不會的。1146年,教皇尤金尼三世宣布說,爲了表示對他們所面臨的戰爭殉難的認可,聖殿騎士團的騎士們可以在他們白色的束腰上衣上佩帶一個紅色的十字架(與醫院騎士團的穿戴完全相反),而且從今往後,他們擺脫了教皇的直接監督,包括開除教籍這樣的風險。這就促成了土地、城堡和其他資産更大量地從有名望的贊助商那裏流向他們的寶庫。

對於永恒的誘惑的抵制都是有限的,這個團體衰敗的種子很快就種 下了。人們謠傳着,聖殿騎士團從阿薩辛派那裏掠奪财物,這種說法發乎於的黎波裏侯爵雷蒙德的被暗殺,據傳暗殺他的就是阿薩辛派。聖殿騎士團對此事的反應 是,他們曾經進入阿薩辛派控制的領地,但並沒有同阿薩辛派展開對峙,而是要求他們獻出一萬兩千塊金币。沒有任何記錄表明阿薩辛派把這筆錢給了他們,不久以後,他們派使者到耶路撒冷之王阿莫裏那裏,主動提出如果聖殿騎士團放棄這筆錢,他們就會皈依基督教。很明顯,他們之間達成了某種和解。

後 來,聖殿騎士團截獲了埃及蘇丹阿巴斯,當時他正帶着兒子、女眷們,以及偷來的大量的埃及財寶逃跑到沙漠裏。聖殿騎士團先是殺死了這個蘇丹,劫掠了所有的財寶,随後同蘇丹的敵人進行談判,達成了共識,把蘇丹的兒子交到開羅,作爲回報,換取六萬金币。在那個時候,這也許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交易,但問題是,那個兒子已經同意皈依基督教了,這一條應該足以讓他赦免一死了。然而,當聖殿騎士團與埃及人的交易一結束,蘇丹的兒子就被置於鐵籠子裏,並送回埃及,他和聖殿騎士都心知肚明,等待他的將是被慢慢地折磨緻死。

諸如此類的事件標志着聖殿騎士團正在走下坡路,從一個致力於保護窮人和無助人的禁欲團體,蛻變成一個如同現代社會的公司一般隻注重物質利益的組織。實際上,他們建立了一套非常廣泛的銀行系統,在巴勒斯坦和歐洲之間快速地轉移他們的錢財,這種行爲與傳說中的實施慈善和恪守貧窮的誓言簡直是南轅北轍。

他們的腐化堕落並沒有以金錢結束,從嚴格的禁欲主義到廣泛的實利主義的改變, 同當代任何一個白手起家的故事何其相似。之前他們是多麽地樸實而謙虛,現在卻變得傲慢而貪婪,他們利用信手拈來的任何欺詐手段,把令人目眩的財富越堆越高。1204年,巴勒斯坦盛傳着這樣的話,大馬士革附近有個聖母瑪利亞的雕像,她的雙乳裏流出某種果汁或液體之類的東西,如果飲用了這種液體,罪孽就會從虔誠犯罪者的靈魂中不可思議地移走。不幸的是,這裏距離耶路撒冷十分遙遠,而且沿路經常有強盜出沒。聖殿騎士團想出了一個解決辦法。他們冒着生命危險,踏 上了前往雕像所在的地方,擠出那個具有神奇力量的液體,再把它們帶到朝聖者那裏,當然了,他們是要報酬的。對於這種液體的需求,連同價格本身,可想而知, 呈現出急速上升的趨勢,而這具有神奇魔力的液體也給這個團體帶來了殷實的收入,而他們最初的目的恰恰是保持赤貧。

聖殿騎士團並沒有把所有的財富用於幫助窮人或者與伊斯蘭教徒作戰上。很大一部分錢財似乎都投到了飲酒和其他的肉體享樂上了。很快,「像騎士一樣飲酒」就成爲描述某個對葡萄酒有過度品位的人的通用語了,而日爾曼語也獲得了一個新的表達方式,他們用Tempelhaus這個詞來描寫一所擁有惡劣名聲的房子。

過着這樣 一種舒適而滿足的生活,誰還願意在巴勒斯坦的伊斯蘭教徒中穿着剛毛襯衣(宗教禁欲者苦修時直接穿的一種粗糙的粗毛衣服)?聖殿騎士團可不願意這樣做,與保衛基督信仰比較起來,他們更感興趣的是獲取大量的財富。起初與他們生死與共的醫院騎士團,也改變了他們的價值觀,更多地是唯利是圖,而不是以宗教爲動機。 他們也摒棄了先前對於犧牲精神和仁慈善良的強調,像聖殿騎士團本身一樣,在戰場上他們更加實際。幾年以來,兩個騎士團相互向對方放冷槍,直到1259年, 雙方展開了一場戰爭,據說是因爲聖殿騎士團想要把對手的金銀財寶弄到手才發動的。醫院騎士團因其更加鬥志昂揚(也許因爲數量更多)而赢得了戰争,他們把落入其手的每個聖殿騎士團成員都碎屍萬斷。不久,聖殿騎士團撤退到了歐洲,那裏畢竟貯存了他們的錢财。

到了1306年,聖殿騎士團已經心滿意足地定居在了塞浦路斯,這個地方距離巴勒斯坦足夠近,好讓他們能夠維持先前的假設,就是他們仍然從事他們最初的使命;同時遠離具有襲擊傾向的伊斯蘭教徒,這樣他們就可以安全地享受財富給他們帶來的好處了。克萊門特五世就在幾個月前登上了教皇的寶座,同年,他決定過問關於聖殿騎士團的謠言事項,即他們「 對上帝無法形容的背叛,使人反感的偶像崇拜,令人憎恨的惡行,以及很多異教邪說。」 他命令聖殿騎士團的總團長,一個叫做雅克.德.莫裏的具有領袖魅力的人來到羅馬做出解釋。

德.莫裏是歷史上最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之一,他身高六英尺多,其長相和舉止可以同中世紀娛樂業的名流相提并論。大約1240年的時候,他出生在勃艮第的一個微不足道的貴族家庭,25歲時,他參加了聖殿騎士團,在接下來的20年時間裏,他一直在耶路撒冷英勇地戰鬥,直到55歲時被選舉爲總團長。

德.莫裏在60名聖殿騎士的陪同下,一起到達羅馬,他還帶來了十五萬弗羅林金幣,大量的銀幣,所有這些都是聖殿騎士團在中東的各種侵略中獲得的。幾天之後他就離開了,帶着所謂的對教皇的歉意,克萊門特是這樣解釋的:「因爲這似乎是不可能或者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信奉這種宗教的人……在日課經文和齋戒中表現出的奉獻精神是如此偉大和衆多……會忘記他 們靈魂的拯救,來做這些無謂的事情,我們不願意傾聽這種含沙射影的話。」 德.莫裏離開羅馬的時候,耳邊可能還回蕩着克萊門特的許可之聲,但是他留下來的卻是大量的弗羅林金幣和銀幣。

法國國王美男子腓力四世感覺 到這裏一定有賄賂的行爲,他非常惱火。以前還很支持聖殿騎士團,現在他開始與他們對立,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對他們臭名昭著的生活方式做出的反應,另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們的權力和財富不斷地增加,對於前者他感到恐懼,對於後者他又垂涎三尺。腓力四世認爲,聖殿騎士團必須解散,其大部分財富都貯存在腓力的領地内, 因而應該交到國王手中。爲了達到這個目的,腓力國王採用了一種爲當代犯罪小說粉絲熟悉的策略:監獄告密者。

一個名叫斯奎恩.德.弗萊克辛的前任聖殿騎士,因爲被指控犯有叛亂罪而被囚禁,並面臨某種死刑懲罰,他得知了腓力國王對於這個團體的憎惡。於是德.弗萊克辛給監獄看守打電話,並聲稱他有關於聖殿騎士團的令人恐懼而隱秘的故事要向國王報告。這足以給予他一次免費旅遊巴黎的機會,在那裏,他連篇累贅地對聖殿騎士團進行了冗長的指控,包括與伊斯蘭教的秘密結盟,入會儀式中居然有向十字架吐痰的細節,使婦女懷孕並謀殺她們剛剛出生的嬰兒,以及涉及到放蕩堕落和亵瀆上帝的各種行爲。正如期待的那樣,德.弗萊克辛的講述讓國王和宮廷人員大發雷霆,對這些令人着迷的細節,他們再怎麽聽也不嫌多。放蕩堕落?亵瀆上帝?與敵人結盟?秘密儀式?有哪個君主能夠拒絕對這些惡魔採取行動呢,尤其他們還擁有好幾千的弗羅林金幣,說不清的金銀财寶,以及等着被占領的廣袤的土地和城堡?

1307年10月13日,歷史上爆發了一次行動,堪稱是由天才的戰地指揮官指揮的,聖殿騎士團遭到了來自歐洲各地的聯合襲擊,發生了歷史上最爲殘酷的逮捕事件。在嚴刑拷打之下,包括 德.莫裏在内的許多聖殿騎士團成員都坦承了與弗萊克辛(因爲一些糾紛他被絞死)描述類似的活動。多年以來,被囚禁的聖殿騎士團成員試圖爲自己辯護,陳述法國國王對他們指控的種種不公,直到1313年,教皇宣布徹底廢除聖殿騎士團。根據他們的職位高低,他們對罪行的承認與否,以及他們在斥責自己罪行時的真誠 程度,其成員或者被流放,或者被釋放,只有德.莫裏以及與他最親密的三個同盟者除外。

這四個聖殿騎士被帶到了巴黎聖母院前面的教皇審判席 上,他們剛要接受終身監禁的懲罰,這時德.莫裏站起來說話了。這個聖殿騎士團總團長用一種直接而富有煽動性的語言,爲自己的無辜進行辯護,並當衆詆毀他在折磨之下所招供的事實,以及許多被指控的其他聖殿騎士的供認。他拒絕承認罪行的頑強態度,以及要求得到向教皇申辯的機會的執著,都得到了來自奧弗涅法國皇太子的兄弟的支持,他是被指控犯有類似罪行的三個職位很高的聖殿騎士之一。

審判席上的人目瞪口呆。他們本來希望聖殿騎士團成員能夠無聲地接受他們的命運,並對於赦免一死而心存感激。法國國王聽到這個消息後,一點也沒有感到吃驚,而是表現得非常憤怒,他要求那兩個聖殿騎士馬上被燒死在火刑柱上,只是這個過程要慢慢來,這樣兩個人就得遭受盡可能多的痛苦了。

第二天,德.莫裏奧弗涅的蓋伊被帶到了西岱島下遊的一個地方,這裏就是現在的瓦爾嘉朗廣場,是巴黎最吸引人的地點之一。他們的衣服全被脫光,綁在柱子上,同時還在大聲疾呼自己的無罪。一個聖殿騎士學者是這樣描述的:

大火首先從他們的雙腳點燃,然後燒到身體更加至關重要的部分。血肉之軀燒起來的惡臭氣味充斥了周圍的空氣,這更增加了他們的痛苦。然而他們還是堅持不懈地大聲疾呼(自己的無辜)。最後,死亡終結了他們的痛苦。看到他們堅貞不屈的樣子,周圍的觀衆紛紛落下眼淚。晚上,他們的骨灰作爲遺骸被搜集起來。

腓力國王攫取了聖殿騎士團的財寶,他聲稱大多數戰利品都用在了審訊和處決騎士團成員所産生的花銷上,他把剩餘部分發給了醫院騎士團和英國國王愛德華二世,他稍微有些不情願把聖殿騎士團從他自己的領地驅逐出去。

據傳說,德.莫裏在被綁在火刑柱上等待處死的時候,他曾經預言教皇克萊門特將在四十天之内也跟着他走上黃泉之路,國王會在一年之内加入他們的行列。如果傳說屬實的話,他還真就說對了。一個月之後,克萊門特就死於疝痛,當他的屍體莊重堂皇地躺在教堂的時候,一場大火席卷了那裏,大火幾乎把棺材全部吞噬了。幾個月之後,腓力國王從馬上摔下來,脖子摔斷緻死。

在另一個傳說,也是一個更接近當代的事件中,德.莫裏被認爲是都靈的神秘裹屍布上印着的人 物。這個裹屍布最初是在1357年展出的,據說是十字軍在1307年洗劫君士坦丁堡的時候從那裏收復回來的。裹屍布上那個明顯的留着胡子的人像通常被認爲 是基督耶稣,暗指耶稣的屍體從十字架上拿下來之後,就是用這塊布包裹的耶稣的屍體。通過碳年代測定法(通過測量古代文物,如考古標本中碳-14的含量,從而測定該古物的大致年代)表明,這塊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紀末期,這就激起了一些新的假設,也就是德.莫裏在他被囚禁的那些年中,有一次被折磨過後, 曾經被裹在這塊布中。裹屍布上那個人像的大小和面貌可以看成是德.莫裏的,也可以說是其他任何人的,這就給德.莫裏的殉難增加了神秘的色彩。

被勸誘效仿法國榜樣的腓力愛德華和其他統治者,沒能徹底殲滅聖殿騎士團,該團體的殘餘勢力爲了不遭受與德.莫裏奧弗涅的蓋伊同樣的命運,他們以一種非常秘密的方式,保全了這個組織的機構。曾經在德.莫裏領導之下的秘密團體力量愈來愈強大,也愈發地神聖。有好幾個消息來源都提到了德.莫裏臨死之前準備好的文件,也就是指派貝特朗.杜.蓋斯克蘭繼承他作爲聖殿騎士團總團長的職位,很長時間以來,這個領導位置一直由一連串傑出的法國市民充當,包括波旁家族的幾位公子。還有一件事情更加持久,尤其是在法國市民當中,就是對腓力國王的懷疑,認爲他並沒有攫取聖殿騎士團的全部財產。幾個世紀以來,這樣的故事比比皆是,就是大批量的金銀財寶仍然躺在地底下,等着人們發現它們。有一個故事涉及到愛丁堡附近的一個漂亮的羅斯林教堂,一些人聲稱那裏錯綜複雜的石頭雕刻就是 一套密碼,只有聖殿騎士團和共濟會成員才能解密。運用解碼的技術,根據推測,憑借這個密碼可以找到聖杯和聖殿騎士團財寶隱藏的具體位置,因爲它們就在附近的某個地方。羅斯林教堂與聖殿騎士團之間的聯系不免令人產生懷疑,因爲該教堂是在德.莫裏死後170年修建的,然而這個故事依然廣爲流傳,盡管經過廣泛的 調查和挖掘,在小教堂周邊或地下,根本沒有發現任何有些許價值或好處的東西。另一個傳說表明聖殿騎士團的大部分財富都埋在了橡樹島,在大西洋沿岸的新斯科舍加拿大省名)。

關於聖殿騎士團財寶的故事在無限地蔓延,而如今現實生活中的聖殿騎士團卻並非如此猖獗,只有一支通過血統紐帶延伸到現代的共濟會。說到與聖殿騎士團的紐帶關系,共濟會會員一直都拿不定主意,沒有一個明確的觀點。一方面,如果共濟會是具有殉教精神的聖殿騎士團的嫡系後裔, 那麽無疑會給共濟會蒙上一層神秘和莊嚴的色彩,無論他們曾有怎樣的錯誤,聖殿騎士團的形象得益於時間這個銳器的打磨,現在人們普遍的觀點是,他們是爲了一 個喜歡盜竊的國王和背信棄義的教皇而甘願犧牲生命的貴族騎士。另一方面,在聖殿騎士團和共濟會之間沒有直接的歷史聯系,當然了,這一點並沒有阻止把兩者聯系起來的猜想和華麗故事的廣泛傳播。一個像共濟會這樣的組織,是否應該努力爭取得到認同和贊美,從而來維持一種較高水平的審慎行爲,然後培養一個根本沒有事實依據的聯系?後者已經不再是人們關系的嚴肅話題了,因爲考慮到他們逐漸減少的成員和最近的幾次崩潰,共濟會還是能夠從中得益的,他們把自己沐浴在了聖殿騎士團反射的光輝中。

共濟會的運作無疑呈現出下滑的趨勢,尤其在美國這個曾經擁有最偉大的光榮和最持久的力量的地方。只要我們回顧美國的歷史,就能夠與共濟會不期而遇,他們潛伏在每個合約、戰爭和法規背後,他們的成員擔任像美國國務卿、陸軍上將和最高法院檢察官這樣的要職。從喬治.C. 馬歇爾約翰.J.潘興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再到最高法院的法官沃倫伯爵和瑟古德.馬歇爾,在美國的權力席位上,共濟會比其他任何團體都占有更多的 人數上的優勢。至少有不下十六位美國總統都曾經驕傲地宣稱自己是共濟會成員。

這也決非是美國特有的現象。溫斯頓.丘吉爾爵士,加拿大總理約翰.迪芬貝克,而且至少有四位墨西哥總統都在共濟會擔任很高的職位。這麽多年以來,有哪一個保密團體能公然宣稱自己對權力席位產生了如此廣泛的影響呢?

如果你選擇相信陰謀熱衷者的言論,共濟會對世界事件發揮巨大權力的證據可以在世界各地的口袋、錢包和錢夾子中找到。美鈔上印有美國國徽,在背面有一個印章, 許多人認爲這個圖案證實了共濟會對這個國家的支配和控制。這個印章的設計是這樣的,在一個顯然沒有竣工的金字塔上漂浮着一個三角形,三角形裏則有一隻眼睛。金字塔的底部是用羅馬數字雕刻的1776字樣(MDCCLXXVI),框住了這個設計圖案的是兩行拉丁文字:Annuit Coeptis(上帝支持我們的事業)和Novus Ordo Seclorium(時代的一種新制度)。根據那些畏懼共濟會的人的說法,眼睛和金字塔都是共濟會的象征,眼睛俯視下面徽章的神情證明他們的權力仍然是不容挑戰的

果真如此嗎?一直以來,共濟會都使用三角形作爲他們成員的象征,但這只是因爲它代表的是一個三角闆,這是創造該團體的石匠使用 的工具;美國國徽中不僅有三角形,還有一個金字塔,之所以選擇金字塔是因爲它代表了力量和穩定,這是一個新興國家應該具備的重要品質。那隻眼睛象征的是上帝的全能之眼,僅此而已,這隻眼睛確實在一個三角形的内部,但幾個世紀以來,三角形一直被基督教團體所喜聞樂見,它代表了聖父、聖子和聖靈的三位一體。

歷史證據對這個觀點也是支持的。1821年,托馬斯.史密斯.韋伯代表共濟會這樣寫道,共濟會直到1797年才開始採用眼睛或三角形作爲他們的象征,而這是在美國國會批準使用國徽之後的14年了。韋伯用優美的早期維多利亞散文體解釋了國徽中的各個元素:

盡管我們的思想、語言和行爲能夠躲避世人的眼睛,但是那個萬能之眼,那個太陽、月亮和星星都服從的眼睛,在它的悉心照料下,連彗星都能完成它們奇特的旋轉,這個萬能之眼能夠滲透到人類心靈的最深處的角落,将根據我們的功績進行獎賞。

一些懷疑論者相信他的觀點,大多數人都不認同。

兩個世紀以來,共濟會會員一直在試圖擺脫與美國國徽的聯系,但是始終沒有成功。他們也竭力證明一個事實是錯誤的,這事發生在大約800年前,因爲對該團體展開的謾罵攻擊,共濟會決心代表聖殿騎士團的利益而實施報復行爲。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也否認與光明會的任何聯系,這是一支由思想自由的知識分子組成的團體, 在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形成的兩百年前,其目的無非是對社會和政治思想的全球控制,或者他們讓一些身居高職並受歡迎的要人實施共濟會的一些秘密策略。

十字軍遠征的騎士,受報復驅使的後代,具有顛覆性的流行,全球性的暴君,名人叛亂,在共濟會運動幕後的到底是什麽?正如所有秘密團體一樣,現實比我們親眼看到的不是多點就是少點。

幾個觀點偏激的評論者宣稱亞當是第一個共濟會會員(同樣一群人還認爲德.莫裏團體的殘餘勢力早於哥倫布兩百年就已經逃到了美國),共濟會的起源就如同這個名字本身一樣簡單而直接。在十七世紀的英國,手工業者團體開始形成,目的是把他們這個行業的專門技術知識隱藏起來,不被外人知曉,以防他們從中獲利。手工業者互助會宣布,他們這樣做是爲了在行業中確立質量標準;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通過限制有資格的人入會,來確保一些會員的較高收入,並據此提升會員的工資,但對此他們卻不大公開。

那個時候最有權力的手工藝者就是石匠,他們擁有建造結實而筆直的牆的工具和技能。要想找到證明他們才能的證據並不難,在今天,英國有許多石頭建築就如同四百年前建造的時候一樣堅固。石匠的技術是根據三個層次分級的:學徒、工藝技工和資深石匠。每個層次的技術水平都把石匠提升到一個具有較高認可或程度的位置,並確保他有資格得到更高的工資。保守秘密成爲石匠之間至關重要的事情,他們在選擇夥伴的時候非常謹慎,並讓新入會者宣誓,對於他們經過了幾個世紀而逐漸完善起來的技術要保持緘默。爲了實行對會員的控制,並確保秘密不浮出水面,石匠們以社區爲基礎組成非常小的支部, 每個小團體都選舉自己的領導或團長。

1717年6月,這個最初的手工藝者組織逐漸演變成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團體,四個倫敦支部的領導在蘋果樹客站集會,成立了共濟會總支部。這個總支部的目標已經不僅僅局限於當初的手工業者互助會了,它還涵蓋了僞宗教的現狀,反映已經確立了的新教價值。總支部 的成員宣誓在基督教原則的框架内運作,闡釋基督教教義,通過運用邏輯和科學分析撥開基督教神秘的面紗。這就標志着共濟會已經作爲一個全球力量建立起來了。

共濟會的理念傳播到了法國和歐洲的其他國家,在這個過程中,它也擴大了招募網絡,網羅了範圍更廣大的成員。共濟會成員不僅僅局限於手藝人,對於所有符合社會地位要求的人,都會受到歡迎。共濟會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兄弟般友愛的組織,在那裏,他們可以交流各自的觀點,追求共同利益,並進行重要的商業和職業上的接觸。保守秘密的誓言依然得以保留,同時這個團體還增加了一個神秘的入會儀式。很快,企圖把共濟會同聖殿騎士團聯系起來的歷史陰謀就開始了。

與羅曼蒂克的殉教者的歷史淵源會讓一個組織和個人的地位提升不少,三百年前如此,如今也是一樣。爲了給這個以兄弟般友愛爲基礎的組織進一步增色,共濟會成員開始聲稱自己是聖殿騎士團的後裔。一個建立在手工藝者實際利益基礎上的組織,因爲這種假定的聯合,而演變成了一個由上層社會的商人和專家組成的兄弟團體。

他們與聖殿騎士團的紐帶關系剛剛站住腳,許多熱情洋溢的共濟會會員就開始給他們的組織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像所有的秘密團體一樣,共濟會也由於時間的流逝鍍上了一層帶有真實性的光澤。蘇格蘭共濟會會員聲稱,在德.莫裏被處死後不久,他最衷心的幾個追随者就從法國逃出來,逃到了蘇格蘭。還有些人更是越說越沒譜,他們堅持說德.莫裏本人也逃脫一死,他也來到了蘇格蘭,在這裏,他同羅伯特.布魯斯於1332年進行了達普林之戰,1346年進行了達拉謨之戰。

共濟會的歷史檔案把聖殿騎士團與共濟會的聯系追溯到了一個演講上,這是1737年一個叫做謝瓦利埃.拉姆齊的共濟會成員在法蘭西共濟會總支部發表的演講。拉姆齊宣稱共濟會可以追溯到十字軍遠征時期「與耶路撒冷聖約翰的騎士們的緊密聯系」,以及那個「蘇格蘭的舊支部」仍然保留着英國人廢棄的真正的共濟會。從這個相當值得推敲的歷史聯系引發了蘇格蘭儀式(共濟會中的一種慶祝儀式),或者如同共濟會章程所確定的說法,叫做古代可接受蘇格蘭儀式。還有一個更有可能的解釋,是說十八世紀中期,蘇格蘭愛爾蘭的石匠移民到法國波爾多地區,在那裏他們被稱爲埃格賽(一種蘇格蘭花呢)。

埃格塞把石匠原始的三個等級開始是擴展爲七個等級,後來到了二十五個等級,最後發展爲今天的三十三個等級。那些選擇高於基本的三個等級繼續向前的石匠就會加入蘇格蘭儀式。

1733 年,美國的殖民主義者在馬薩諸塞州波士頓建立了一個共濟會支部,美國第一個支部的成員飛速地增長,到了獨立革命時期,已經建立了一百多個支部。實際上, 聖安德魯共濟會支部的成員有效地引發了一場革命,他們發動了波士頓茶葉事件,他們穿着印第安莫霍克族服飾,把英國茶葉傾倒在港口中,目的是抗擊不公平的稅收政策。與英國一樣,美國的共濟會成員代表的是社會上最具雄心大志、最有天分,也是最有權力的人,所以50個簽署《美國獨立宣言》的人都宣稱自己是共濟會會員,這也不足爲奇。有那麽多卓越的反叛者的積極參與,認爲共濟會而不是其他任何單個團體煽動了這場革命,也是在理的。這些人包括喬治.華盛頓本傑明.弗蘭克林約翰.亞當斯帕特裏克.亨利約翰.漢考克保羅.裏維爾約翰.保羅.瓊斯伊桑.艾倫亞曆山大.漢密爾頓,以及使同時代美國共濟會會員懊惱的是,還有本尼迪克特.阿諾德美國獨立後,美國共濟會與英國切斷了一切聯系,於1777年創建了具有美國特色的共濟會美國總支部。

美國的共濟會加強了團體的力量,改進了入會程序,其影響力擴展到了支部大廳以外的地方,不僅僅局限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共濟會成員。再加上對於儀式和隱秘性的強調,它們的發展和權威性導緻人們對它們的真實動機的種種猜疑,共濟會的政策和會員的做法從一開始就鼓動着人們的思索,這個組織所附加的隱秘性越強,人們就越認爲這是權力階層秘密參與活動的組織。共濟會決定非但不去沖淡這種看法,反而竭盡所能地使其愈演愈烈。比如,蘇格蘭儀式共濟會最高理事會的地址選在了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因爲這座城市位於北緯33度,折射出共濟會成員的33個等級。

對旁觀者而言,這種有意識地營造一種不可思議性的做法或者證明很有趣,或者證明具有威懾性,在過去的許多年中,人們對共濟會的真正目標給出了許許多多的奇異解釋。下面給出的就是共濟會一些相當令人震驚的做法和成就:

共濟會與光明會結盟。像一個套着一個的俄羅斯玩偶一樣,據說秘密團體都是存在於相互之中的,較大的團體藏匿着較小的團體,即由於舊時聯盟所緻的更集中的劃分。謀叛熱衷者和反共濟會者當中最爲流行的主張是,共濟會支部秘密窩藏光明會的成員。

這些危言聳聽者的觀點是,光明會成員是那些拉線木偶的操縱者的操縱者,他們躲藏在暗處的暗處。據說光明會就盤旋在共濟會和其他團體的後台,這些團體包括郇山隱修會、卡巴拉教、薔薇十字會,或者走上神學極端的錫安長老會。

光明會(「思想啓蒙」)由亞當.維索茲在1776年創辦,他是巴伐利亞耶稣會的學者,被人們描述爲「在這個世界上,一個沒有必要經驗的不切實際的書蟲」。 光明會是一個秘密組織,只有當會員的意識和理解能力達到「神職人員」的程度以後,這個秘密團體的真正目標才能揭示給他。那些設法通過了維索茲的選擇和準備 程序的人最終會認識到,他們隻是政治和哲學機器上的一個齒輪,要受到理性的操縱,這是光明會創建者對「理智超越情感」的耶稣會訓誡的極端延伸。有了光明 會,人們就能夠從偏見中解脫出來,變得成熟而有道德,從而超越教會和國家在宗教和政治上的局限。

然而,到達這個烏托邦可不是一件輕而易舉 的事情。光明會成員必須認真觀察與之有社會關系的每個人,搜集每個人身上的信息,並把經過密封的報告呈送給上司。通過這種方式,光明會就可以控制和掌握公衆輿論;限制王子、總統和首相的權力;使那些顛覆者和反動者保持沉默,或者徹底消滅他們;同時令敵人聞風喪膽,内心充滿恐懼。「在最黑暗的深淵的内部,」光明會的早期批評者之一這樣寫道:「一個秘密團體成立了,一個具有新生命的團體,盡管互相之間從未謀面,他們卻彼此了解;盡管沒有任何解釋,他們卻相互理 解;他們爲對方服務,卻沒有任何友情的成分。這個秘密團體采納了耶稣會原則中的盲目服從,借用了共濟會的審訊和儀式,照搬了聖殿騎士團的地下神秘和魯莽勇猛。」毫無疑問,這是一支不可低估的力量。

維索茲的早期策略之一是與共濟會結盟,這個舉動在開始階段證明很成功。幾年之内,「啓蒙了的共濟會」在歐洲的幾個國家就相當活躍了。但由於他們始終沒有洩漏真實目的的細節,公衆觀點對此是持反對意見的,直到1787年8月,巴伐利亞宣布招募光明會成員就是犯死罪,這樣做的結果使得這個團體更加轉入到了地下,但同時也向維索茲闡明他的觀點是嚴重錯誤的。維索茲先是背棄了自己的團體,然後又寫了幾篇向 人類致歉的文章,才達到了與他的天主教的和解,在他生命的最後幾年,他在哥達援助建立了一個新的大教堂。

在光明會有限的存續期内,一直都流傳着這樣的故事,就是它要對法國大革命的爆發和發展負有責任,鑒于這個團體對理智而不是情感的強調,這個主張不免讓人笑掉大牙。推翻法國國王純粹是受到激情的驅動,歷史上幾乎沒有什麽類似的事件。

光明會與共濟會之間的微妙關系引發了一個傳說,直到今天,一些謀叛熱衷者還堅持這種說法。許多反共濟會評論家繼續堅持說,光明會的會長控制着共濟會和其他秘密團體,致力於把維索茲最初的控制世界的計劃付諸實踐。然而,光明會一直以存在於其他秘密團體内部或中間的面目出現,所以,似乎誰也不能夠把特定的具體行 動歸功於他們。而且,與其他任何在這裏闡述的秘密團體不同,光明會内部沒有一個成員違背了保守秘密的誓言,把其内部運作機理公之於衆。如果你完全從邏輯的角度上考慮,你會懷疑光明會是不是一個虛幻的組織,既沒有什麽目標,也沒有什麽成員。如果你對秘密團體感到恐懼,你會相信他們擁有足夠強大的力量來否決自己本身的存在。

共濟會謀殺了美國總統喬治.華盛頓。根據這個理論,華盛頓退出了共濟會,並打算把這個組織更加受人譴責的行爲公布世人。據說,共濟會計劃以他的名字矗立一座紀念碑,他對此非常憤怒,因爲陰謀者把這個紀念碑塑造成一個方尖石塔的形狀,而總統卻認爲這個東西並非如此,他認爲這是巴力(古代迦南人信奉的司生生化育之神)之神的生殖器。爲了讓這個國父保持沉默,在他死的那天,共濟會醫生給他放了四次血。共濟會成員已經達成一致,總統大限的日子應該在1799年12月31日,也就是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天。盡管華盛頓總統持反對意見,生殖器形狀的華盛頓紀念碑還是矗立起來了,高度達到了555英尺,巧合的是,這與魔鬼宗教(或撒旦宗教)代表暗殺的代碼相同。

顯而易見,這個稀奇古怪的觀點足以令人發笑。放血是十八世紀一種廣爲接受的醫療過程;再說華盛頓死於1799年12月14日,而不是12月31日;關於華盛頓紀念碑的討論至少到他逝世一個星期後才開始;而且也不存在足 以令人信服的參考資料,證明有魔鬼宗教這麽一說,或者使用數字「5」作爲死亡的象征,并用「555」作爲暗殺的代碼。

華盛頓特區的街道繪有共濟會和撒旦符号。與他大多數同事一樣,1791年,建築師皮埃爾.查爾斯.朗方被要求在華盛頓特區設計聯邦政府舊址時,是一名共濟會會員。好幾種消息來源都表明,朗方遭到了來自華盛頓傑弗遜的雙重壓力,要打造一系列魔鬼般神秘的符号代表共濟會,來表明它對美國政治的永恒控制。華盛頓街道布局中的符号有邪惡的五角星形,經典的共濟會金字塔形,還有魔鬼本身的描畫,所有這些都揭示了共濟會的邪惡意圖,以及他們對美國的絕對權威。

這些斷言的荒謬性應該是不證自明的。五角形不是獨一無二的邪惡符号,在共濟會資料文獻中也沒表明沒起到過什麽作用,再說,它的存在怎麽可能對美國事件產生任何影 響,更不要說對全球的控制了?三角形(金字塔是三維圖形,無法在街道布局上得以複制)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社區的街道布局中找到,複制的撒旦畫像是幼兒園 藝術課上喜聞樂見的内容,在成年人中並沒什麽。

共濟會謀殺了那些揚言要洩漏秘密政策和議事日程的人。對於威廉.摩根我們知之不多,但我們 有理由認爲他是一個有很多缺點的人。1774年,他生在弗吉尼亞州卡爾佩珀鎮,後來與他年輕的妻子搬到加拿大,在那裏他們開辦了一家釀酒廠。一場神秘的大火燒毀了這家工廠,摩根不得不搬回到美國,定居在紐約北部,經過幾次失利的嘗試後,他試圖加入共濟會。紐約巴達維亞的一個新建的共濟會分會拒絕了他入會的請求,並指控他是一個騙子,當然理由非常充分了,於是他採取了報復行動,寫作並出版了一本抨擊共濟會的書。這引發了一長串的事件,印刷此書的印刷廠神秘着火,三名共濟會成員指控犯有縱火罪,涉及摩根威脅共濟會的一系列被捕事件,以及他和這個組織之間不斷的鬥爭。

摩根於1826年突然消失不見,很明顯,此次事件讓大多數當地市民大快人心,他們的生活終於可以恢複正常了。一個月以後,一具高度腐爛的屍體在安大略湖上飄浮,被人們發現,許多市 民都聲稱這是摩根的屍體。他的妻子開始否認是她丈夫,後來又承認說是,但最後又加以否認,然後就逃到了紐約,成了約瑟夫.史密斯數個妻子中的一個,這個人是摩門教會的創立者。後來,有證人報告說看到摩根波士頓魁北克城和其他地點出現過,只是換了一個新的身份和新的妻子。

不管這個飄浮的屍體屬於誰,這個事件本身足以促成這樣一種斷言,就是摩根已經準備好要揭示共濟會活動最深入、最黑暗的秘密,這是在他的書中沒有提及的。沒有什麽比不解之謎更能刺激公衆的想象力了,尤其是一個無法找到迷底的謎團了。威廉.摩根的神秘故事足夠持久,以至於兩百年來,一直支持着共濟會具有謀殺性的觀點。

共濟會儀式像魔鬼般邪惡并具有顛覆性。許多人認爲兄弟般友愛並不是共濟會的目標,對於他們來說,一個更加準確的共濟會儀式的描述也許是愚蠢而幼稚的。

共濟會通過1到33級來註明他們的地位,作爲共濟會成員,第33級代表這個人成就的頂峰。第1級也就是成員授予級别,其經過是這樣的:首先初入會者要穿着一種特别樣式的衣服,然後被蒙住雙眼,帶到一扇鎖着的門前,他敲敲門,進入到門裏,象征着他與外部世界的隔離,進入到了共濟會的内部密室。在就有關遵循共濟會原則的能力問題做出回答,並保證永遠不把這個組織的秘密洩露出去之後,初入會者要經歷圓規尖壓向胸口的過程,然後有人問:「你渴望什麽?」接着是儀式 般的回答「更多的光明」,然後眼罩被拿開,入會申請者才能第一次看到他的會員朋友們,這也是非常具有象征意義的。

聖地兄弟會會員(美國秘密兄弟會的一個成員,非共濟會,隻吸收聖騎士團團員和第三十二級的共濟會會員爲其成員)把這種愚蠢的行爲發揮到了極緻,它是共濟會内部的一個組織,起源於十九世紀末期。聖地兄弟會會員就是想要玩得開心,他們通過代表兒童醫院的利益完成一些慈善工作來爲自己的古怪行爲以正視聽。最近,他們的形象已經大打折扣,有消息透露他們所接受的80億美元的捐贈中,真正用於慈善活動的隻有不到25%。

共濟會善於蒙騙公衆。這裏,「蒙騙」的意思是「蒙住雙眼」,至少有一次這個指控是成立的,盡管現實本身可能並非如此。

入會儀式就包括在質問的過程中蒙住申請入會者的雙眼,最初還包括在頭上放置一塊頭巾。「wink」這個詞的古老用法是指「眼睛」,與入會過程的關系十分密切,因此,初入會者據說是被蒙上雙眼的(hoodwinked)。随着時間的流逝,這個詞逐漸發展爲欺騙的意思,因而引發了共濟會一貫地把自己展示爲他們非本來面目的斷言。

共濟會的早期成功刺激了一些批評家,他們害怕那麽多占據高級政治舞台的共濟會成員會聯合成一股巨大的力量,而且效仿共濟會的也大有人在,比如秘密共濟會會員,他們改寫了共濟會的秘密儀式,同時忽略其僞歷史和神秘的淵源。

在那些吵吵鬧鬧的共濟會批評者們中間,羅馬天主教無疑是叫囂得最歡的,從最開始,批評家們就在共濟會和天主教之間投放了不同程度的敵對情緒和懷疑。早在 1738年,克萊門特十二世就譴責過共濟會,他說:「我們要求忠實的信徒們棄絕與那些團體的交往……爲了避免被開除教籍,這將是對那些違反這個命令的人的懲罰。」顯然,教會不僅僅是有些惱怒,而是相當憤慨,或許還感覺到了某種威脅。

幾年以後,克萊門特的繼任者本尼迪克特十四世繼位,他提出了共濟會給天主教造成的六個威脅:(1)共濟會成員的不同信條主義(或者不同宗教信仰);(2)他們保守秘密;(3)他們的誓言;(4)他們對教會和國家 的反對态度;(5)好幾個國家的元首都宣布禁止這個團體的傳播;(6)他們的邪惡行爲。

天主教和共濟會之間不僅僅是學術或神學觀點上的差 異,300年以來,天主教會事實上是把共濟會與驚跑中的魔鬼撒旦相提并論。十九世紀末期,利奧十三世把共濟會支部描述爲「那些密謀團體挖掘的痛苦的無底深淵(原文如此),這裏有異端邪說和不同教派,可以這樣說,就像在一個廁所裏,他們把胃内所容的悖理逆天和亵瀆上帝的污濁全部嘔吐出來。」很明顯,利奧對基督教仁慈的看法還是有它的限度的。

十八世紀的語言刻薄並沒有因爲二十世紀的啓蒙思想有所沖淡,也不僅僅局限於傳統的天主教仇視上。 2002年11月,坎特伯雷的大主教婁恩.威廉姆斯譴責共濟會與基督教水火不相容,就是由於其隱秘性,以及「可能來自撒旦激勵的」信仰。美國南部浸信會早些時候所作的陳述中,指控共濟會基於神秘性舉行異教儀式,帶領一千六百萬強有力的大會成員把共濟會定位爲「亵瀆神聖」。

宗教領袖不是唯一態度明朗地譴責共濟會的人,從世俗的觀點來看,共濟會對種族隔離和性别歧視的指控也難辭其咎。在邊遠角落,這個團體仍然堅持把白人支部和黑人支部分離開, 以至於許多白人組織不僅僅抵制宗教融合,而且拒絕對黑人教友的完全認同。他們很随意地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黑人共濟會成員一直都存在,包括艾靈頓公爵,著名人士如納特.金.科爾美國最高法院檢察官瑟古德.馬歇爾,作家艾裏克斯.哈利,以及值得尊敬的政治牛虻傑西.傑克遜

無論黑人還是白 人成員,對於任何吸收婦女加入共濟會花名冊的建議都持抵制的觀點,就像美國最高法院在1987年給扶輪社下達的命令,「共濟會是一個兄弟團體,」德克薩斯共濟會具有值得尊敬的會長職位的道格拉斯.柯林斯吐着唾沫星,口若懸河地說:「『弟兄』指的是男性。在美國,任何表演那個絕技(吸收婦女入會)的主流總支部都將遭到其他會員的驅逐,與之脫離兄弟般的友愛關系。他們將要成爲被流放的總支部。」

也許在一株快速枯萎的葡萄藤上,一切都將最終消亡。在北美,所有專門招收男人的士兵俱樂部都在二十世紀的二十和三十年代達到頂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進入到了一個長期的滑坡過程。二十世紀六十年 代,美國共濟會成員估計有400萬人,而到了2000年,人數已經銳減到180萬,這是由於社會團體已經與各個支部相脫離,轉而追求其他的組織識别的方式,比如職業球隊和音樂組合。在數量上,尤其在影響力上,共濟會會員一直是這個團體的陰影中的人,他們的影響力貫穿了十九世紀乃至二十世紀的大部分。

盡管共濟會人數逐漸減少,形象也大打折扣,但一些人仍然認爲它對世界,尤其對美國,是一股威脅的力量,對于許多人來說,當讓他們給「秘密團體」下定義的時 候,第一個浮上他們腦畔的還是共濟會。然而,一個團體的各種集會地都衆所周知,其比較有聲望的成員也全部公開,該團體還能具有怎樣的私密性?當一個秘密團體吹噓說,在其歷史上地位最高的成員──偉大的艾靈頓公爵,是一個最不可能做任何比鋼琴獨奏曲還具有顛覆性的人,那麽,該團體意圖能夠具有多大的致命性?

共濟會與聖殿騎士團和光明會的微妙聯系,再加上數量衆多的成員都在政治舞台上占有重要地位,進一步激發了那些人的狂妄武斷,他們傾向於認爲隻要是試圖隱瞞的事情,就一定具有邪惡的屬性。然而,這僅僅是極端的假設。幾乎沒有人能夠指出聖地兄弟會會員的邪惡行爲或意圖,對於一些人來說,情緒激昂的共濟會成員古裏古怪的行爲可能令人討厭,但是他們的慈善活動絕不僅僅是其成員所提及的那麽不包羅萬象。

主流媒體幾乎很少提到共濟會的消極方面,或者聲稱它是全球力量的源泉。事實上,對於共濟會的新聞報道只有在對一些震驚事件做出反應的時候才會出現,例如,2004年3月,發生在長島地下室共濟會支部的事 件。那天晚上,47歲的威廉.詹姆斯與大約12名共濟會會員在地下室集會,吸收他進入這個組織。詹姆斯知道這個過程的設計幾乎令他感到恐懼,同時也會建立 支部會員兄弟的信心,於是那天晚上到達那裏的時候,詹姆斯充滿了興奮和期待。

經過了蒙眼、敲門、回答「更多的光明!」之後,詹姆斯被要求把鼻子放到一個仿制的斷頭台旁邊,當然斷頭台不會給他的鼻子帶來任何傷害,然後他又被命令在零星地擺放在各處的老鼠夾子上小心翼翼地走路,最後是在一個厚木闆上面走。

一切都是有驚無險,直到這個儀式最具戲劇性的一部分出現,也就是詹姆斯被安置在一個架子前面,上面擺着兩個空的馬口鐵罐頭,接到信号後,一個共濟會弟兄就要朝着詹姆斯的方向開手槍,於是兩個罐頭從架子上滾落下來,這樣做是爲了讓詹姆斯確信槍裏面確實有子彈。

開槍的人應該是77歲的阿爾伯特.伊德,他來到了儀式舉行的地方,一個衣兜裏裝着一支22口徑的左輪手槍,另一個衣兜裝着一支32口徑的左輪手槍。小口徑的槍膛裏面沒有子彈,而32口徑的槍裏裝的是真子彈。看到一個兄弟發出信号後,伊德把手伸進衣兜,拿出了一支手槍,但他沒有瞄準空罐頭,而是直接對準了威廉.詹姆斯,然後扣動了扳機。他選擇的不是那個沒有上子彈的槍,子彈射中詹姆斯的頭部,他當場死亡。

共濟會領袖快速做出反應,竭力與這場悲劇保持距離,他們說這個入會程序與真正的共濟會傳統或儀式沒有任何關系,使得反共濟會者一時間無話可說。這次悲劇事件過後,誰還能鄭重其事地把共濟會當作 一個有危險的團體?後來又出現了一些修正論者。一年的時間裏,互聯網上和其他地方到處充斥着這樣的故事,說什麽詹姆斯的死亡根本就不是什麽意外。伊德是執行命令才除掉了詹姆斯的,因爲這個即將成爲共濟會會員的人,先是密謀潛入共濟會,然後打算揭示其真正的秘密活動。伊德詹姆斯最老最親密的朋友之一,他是最不可能被任命執行暗殺任務的人選,理論家們對這個事實置之不理,他們卻指出了法院對待伊德態度上的溫和,他們認爲詹姆斯的死亡是一場毫無意義的悲劇,宣佈伊德獲刑5年,緩期執行。他們說,這就是證據,證明共濟會把媒體和司法系統雙雙控制起來

一個新的傳奇產生了。如果共濟會還能繼續再存在幾個世紀,威廉.詹姆斯就有可能會同威廉.摩根聯系起來,作爲共濟會和他們的秘密團體的陰謀詭計的另一個悲劇性犧牲品。


光明會的秘密 (03) – 光明會 共濟會 和露絲時基金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4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4/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資料來自天涯社區用戶清風明月2806從《歐洲史》一書上節錄)

1777年,洗禮者聖約翰節時,倫敦現存的四個共濟會社代表在一家名叫「鵝與烤肉架」的酒館聚會,建立了「世界母親大會社」,並選出了第一位大師。儘管會議記錄沒有保存下來,研究共濟會的歷史學家們對這次聚會是否發生過,或是倫敦的大會社從此成為這一國際性運動的中樞並不表示懷疑。

共濟會的早期歷史是模糊不清的。有個故事講,十三世紀教皇頒布赦令,創立了一個修建教堂的工匠社團。這純粹是虛構的。共濟會與中世紀的石匠(Commecines 或Steinmetzen)聯繫,乃至與前聖殿騎士秘密組織的聯繫,也是未曾得到證明的。 1723年的一份報告中有兩句韻文:

如果歷史不是古老的寓言
共濟會就是來自己的巴別塔前

最早的可靠資料顯示了十七世紀蘇格蘭共濟會的情況以及內戰期間與英格蘭之間發生的聯繫。古董學家、占星家、牛津博物館的創辦者埃利亞斯.阿什默爾(1617 – 1692年)在日記中記下了他自己入會時的情景:

1646年10月16日下午4時30分,我在蘭開夏的沃靈頓成為了一名共濟會員,同時入會的還有才郡亨利.梅恩威靈。該分會在場的會員有里奇.彭斯特先生、沃頓.詹姆斯.科利爾先生、里奇.桑基先生、約翰.艾蘭姆理查得.艾蘭姆休.伯魯

共濟會的神秘色彩是故意渲染的。這對同情共濟會的人來說極具吸引力,對反對者來說又另人厭惡。未入會者對其禮儀、等級、偽東方術語以及暗號、象徵、目的等猜測不已。共濟會的圓規和直角尺、袍服和手套以及地板上的圓圈,很顯然是故意設計的,目的在於引導人們對它起源於中世紀的行會深信不疑。但引起最大爭議的還是所謂的秘密宣誓。有一種說法稱,新介紹入會者被蒙上眼睛,有人問他:

你信任誰?
回答說:上帝
你要去哪兒旅行?
回答說:從西方到東方,向著光明去。
接找他被要求手按聖經宣誓:「即使是喉嚨被割斷,舌頭被扯掉,身體為大海的粗沙掩埋……也不會洩露會社的秘密。」

共濟會一直是一個互利的社團,儘管其利益無從定義。它的敵人常堅持認為,它反對男女平等,因為它從不招收女性入會;它反社會,反基督教,因為據稱會員利用各自的政治、商業和社會關係互相幫助,損害他人。共濟會員一直強調他們反對無神論,宣揚宗教寬容,政治中立,並致力於慈善事業。

十八世紀共濟會急劇擴展。它從英國最高層貴族中吸納會員,並成為僧侶階層永久支柱。 1725年被驅逐的蘇格蘭人在巴黎建立了一個共濟分會;此後共濟分會遍布歐洲大陸的每一個國家。它在布拉格(1726年)華沙(1755年),甚至聖彼得堡都建立了組織。到拿破崙戰爭時,它已建立了一個廣泛的分會網絡。傳說在菠蘿金諾滑鐵盧戰場上敵對雙方的軍官互致暗號表明身份,並下令停火。

在天主教國家中,共濟會轉而反對教會,並在激進的啟蒙運動中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其成員往往是自然神論者、哲學家以及教會和國家的批評者。例如,1795年奧地利才開始鎮壓共濟會,在此之前奧地利沒有公佈教皇譴責共濟會的通諭,因此共濟會在推動藝術發展方面極為活躍。在法國,它為革命前的醞釀作出了貢獻。十九世紀以後,它又將自由主義運動緊密聯繫。

天主教會的反應是毫不含糊的。梵蒂岡把共濟會視為惡魔。從1738年-1890年,歷代教皇六次通諭中,譴責它是邪惡的妄圖顛覆的陰謀家。忠誠的天主教徒不能成為共濟會員,極端的天主教人士把共濟會員同雅各賓派。燒炭黨人和猶太人一道劃為公敵。二十世紀的極權政體對他們更加敵視。納粹和共產主義者把共濟會員投入集中營。在歐洲大部分地區,他們只有在法西斯垮台,或東方的蘇聯東歐集團瓦解之後才能重新開始他們的活動。

光明會和黑貴族

光明會(Illuminati)表示「啟發者」或「發光者」,這是指路西弗或撒但。那些高級的人物,稱為光明會(Illuminati)或Moriah,在國際舞台上他們是屬於世界上最富有的十三個家族,他們是一些真實地在背後操縱世界舞台的人。他們是「黑貴族」,是決策製定者,他們製定那些規則給總統和政府並叫他們遵從,他們總是隱藏在公眾的眼睛前,他們的行為是不能夠拿來討論的。他們的血統推溯到數千年前,而且他們是非常小心的保存和不破壞這些血統,那麼這些血統能夠一代傳一代。

他們的力量躺在神祕主義和經濟方面──當然金錢是創造力量。他們擁有所有國際銀行,石油生意,最有力的工業和貿易生意,他們滲透在政治上,他們擁有大部分的政府── 他們至低限度有能力控制他們。一個例子是美國總統選舉。這是沒有秘密的,候選人得到大多數的贊助者金錢的贊助而贏得選舉,這樣給他們有能力不創造反對的候選人。 那麼是誰贊助「正確」的候選人?當然是光明會。有時他們贊助者兩面的候選人作為選舉用途。他們決定誰將會是下一任總統,他們會觀察贏得選舉的人。大多數的總統選舉以毒品的金錢贊助,如果你知道光明會經營毒品工業,毒品金錢是可以理解的。一個例子是克林頓.比爾克林頓自他的少年時期已經被他們訓練,當他接管總統職位的時候,這樣好好預備他的「任務」。

光明會的目標是甚麼?牠們的目標是創造一個世界政府和新世界秩序,牠們與居首位的人統治世界,把世界變成奴隸的狀態和法西斯主義!這是非常古老的目標,實際上要完全了解它的話,人們必須了解這個計劃不是在一生的時間可達成的──這個計劃進行了數世紀。

這個目標已經被計畫來逃避官方的檢驗,這是那些秘密組織中的秘密。所有秘密社團有由光明會所控制的和擁有的秘密開始等級,共濟會可能是最為人熟悉的。控制那些社團和光明會的是撒但主義者和施行黑巫術的人。他們唯一的神是路西弗,藉著神祕的訓練他們會操縱並且影響大群人。

想像它是一件毛骨悚然的事,事實上這個行星以黑巫術運作──在地球上,巫術是不應該以任何形態存在,如果某人告訴你地球真的以黑巫術運作,他將會很可能會被認定為荒謬的人。在這個神秘的「科學」,是思想控制和已經發展的智能。藉由接管電影工業,那些唱片公司和他們精細藝術的控制,他們知道怎樣以他們自己的歌曲跳舞從而影響那些青少年,並接受他們真實的類型。這是合理的,如果你觀察我們被強迫享受某種類的「娛樂」。所有大主人去了哪裏呢?

那些青少年必聽的音樂總是完全沒有品質的,以致把他們變成機械似的、無情感的、暴力的和吸食毒品的人。音樂是用來作思想控制的,我們將在稍後看見。真正的優質音樂是大型唱片公司所拒絕的,而那些音樂正是有利於缺乏才能的人。自從在70年代發展黑色安息日和搖滾樂以來,撒但主義藉由音樂工業發揚。很多團體追隨它,硬銷這些音樂。

這相同的事情與荷里活一起運作,荷里活被光明會創造和控制。那些「E.T(外星人)」電影,世界末日電影和大災難電影,全都是在一個目的上,以致在某方面影響我們。惡魔電影也被大力發揚。一切的東西是準備那天的來臨……

我已告訴你操控光明會那一班高等級的人是十三個富有的家族。他們是非常秘密的,在長久的時間裏,他們的領袖一個接一個地離世。然而,沒有秘密能夠永遠地被保存的,遲早那些秘密將會洩漏,所以這個情況也是一樣。不是很多人知道這些家族的真實人物,藉由已經離開那個光明會主義者教團的人揭示最不平常的資料,最近是可以知道這個秘密的。在這裏是13個家族的名字── 這些家族由魔鬼路西弗所建立:

Astor
Bundy
Collins
DuPont
Freeman
Kennedy
Li(氏血統,這是在香港裏的光明會家族)
Onassis
Reynolds
Rockefeller
Rothschild
Russell
Van Duyn
[Merovingian] (歐洲皇家)

撒但主義者

這秘密社團被光明會控制,它擁有秘密的開始等級。在共濟會,如果你想成為會員的話你不能只是在那裏散步──你必須至少被兩個已是會員的人提議。想加入共濟會的人會被人檢查,才可以加入共濟會。如果只有會議裏的一個人說他沒有加入共濟會的資格,被提議的人將不會允許他加入。這樣任何人能夠看見他們是小心地觀察那些人是否有任何的利用價值,從而挑選一些人。

大多數社團是正式的慈善組織,因此有很多人加入。 他們也是擁有秘教的開始等級,每個會員已經向兄弟作出最重要的忠貞宣誓,表示如果這個人在社會上有一個特別的職位(舉例來說:總統),他的第一個興趣是手足情誼,第二個興趣是總統職位。所以事實上他擁有兩個忠貞的對象。一個在高職位的兄弟總是被保護和關照的,只要他對組織是有用並且遵從它的規則。如果他失敗或不能執行他的誓約,他將會遭到可怕的對待(例如殺死那會員)。這是非常重要的保存那些秘密。

很多在低等級的共濟會會員實際上是非常樂意的作為會員。它是緊緊的「歸屬感」,而且他將會學習這宇宙的一些秘密,學校是不會教導這些秘密,他時常是狂熱和令人入神的。一個共濟會會員說:「除了我的妻子 外,共濟會是我的生命裏最重要的事物……」。順帶一提,他的妻子一定要不知道關於她的丈夫在社團裏做過的任何事情,這是應該被保存的秘密,大多數的情況下女仕是不被允許進入那些社團內。然而有一些社團是特別為女仕而設的。

為了創造正面的前線目的,兄弟是非常熱心招攬好人──兄弟希望招攬有穩定的名氣的人,他們會向想加入的人說一些好的東西,當必需的時候甚至作出辨護。那些人愈少知道真實的計劃,那麼就愈多的信任性對共濟會良好的辯護上。

當時間繼續流逝的時候,一些會員(雖然不是所有)將會在社團內進入愈來愈高的等級,直到他達到最高的等級。但是在那裏,要進行一個非常小心的選擇。在進入高等級之前,一個較高等級的兄弟要求學徒在十字架上唾沫。如果那人基於他的基督教信仰而拒絕,較高等級的兄弟會告訴他做了正確的事情並且他已經忠於他的宗教。但是那位兄弟將會無法被允許進入最高等級。他總會被接見為何不能夠繼續升級的原因。

另一方面,如果那人在十字架上唾沫,他是表示他對兄弟的忠 心,那麼他的忠心能夠繼續在等級表中升級。他將會被允許進入「秘密圖書館」,哪裡的智慧是取自遠古時代,並且他是允許參與巫術儀式。他將會是越來越多涉及黑巫術/撒但主義上並且預備「大秘密」,那「大秘密」是包括下列各項:

  1. 秘密社團是與路西弗(路西弗可假扮為外星人)溝通,牠是社團背後的真實力量。
  2. 這社團的目的是與他們一起創造世界政府,這樣可用來統治人類,他們的上級組織是路西弗。
  3. 通過思想控制和神祕主義來控制大眾。
  4. 報酬將會是能量和金錢。
  5. 我們所有人是居住在身體內的靈體生物,我們與靈體一樣是不朽的。

在 1922年,路西弗基金會在倫敦建立,但是後來改變它的名字為Luci’s Trust,先前的名字是太明顯。這基金會是非政治性並且官方地給聯合國承認。它也是神智學社團的一個延伸。Luci’s Trust被他們當中的一班人所贊助,他們是撒但主義者羅勃特.McNamara,前美國國防部長、世界銀行行長、Rockefeller Foundation會員,和湯姆斯.Watson(IBM,前莫斯科大使)。Luci’s Trust的贊助者是當中下列的前線組織:聯合國、國際綠色和平、美國綠色和平、Amnesty Int、UNICEF。Luci’s Trust推有它唯一的「宗教性」禮拜堂──暸解聖殿,這是撒但主義者崇拜的地方,這座暸解聖殿位於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

懷好有意的人留在如此毀滅性的組織作為會員的原因,可能是由於它的非民主體制和命令的連繫。較低等級的兄弟是沒有權力知道高於他等級東西,那麼好奇心驅使他走進神秘的領域中。還有,紀律和秘密是非常嚴謹的,如果任何人無法順從的話那麼處罰可能是嚴厲的。在這樣的情況下,在最高等級那些少數非常邪惡的人能夠控制許多在下層無 辜的人和無知的人。這可能是簡單和基本形式的思想控制。

(以下文章轉載自秋仔’s Blog)

Lucis Trust for A One World Religion 露絲時基金支持世界一宗教

The Lucis Trust is the Publishing House which prints and disseminates United Nations material.  It is a devastating indictment of the New Age and Pagan nature of the UN.  Lucis Trust was established in 1922 as Lucifer Trust by Alice Bailey as the publishing company to disseminate the books of Bailey and Blavatsky and the Theosophical Society.  The title page of Alice Bailey’s book, ‘Initiation, Human and Solar’ was originally printed in 1922, and clearly shows the publishing house as ‘Lucifer Publishing CoIn 1923.  Bailey changed the name to Lucis Trust, because Lucifer Trust revealed the true nature of the New Age Movement too clearly.  「啟動,人權和太陽能」原是在1922年印行,和清楚地顯示出版社為1923路西弗(註:撒旦)出版公司。愛麗絲貝利將路西弗基金易名露絲時基金,因為路西弗基金會太清楚地揭出新紀元運動的本質。(Constance Cumbey, The Hidden Dangers of the Rainbow, p. 49).  A quick trip to any New Age bookstore will reveal that many of the hard-core New Age books are published by Lucis Trust.At one time, the Lucis Trust office in New York was located at 866 United Nations Plaza and is a member of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Council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der a slick program called “World Goodwill".  In an Alice Bailey book called “Education for a New Age";  she suggests that in the new age “World Citizenship should be the goal of the enlightened, with a world federation and a world brain."  In other words – a One World Government New World Order.

Lucis Trust is sponsored by among others Robert McNamara, former minister of Defence in the USA, president of the World Bank, member of theRockefeller Foundation, and Thomas Watson (IBM, former ambassador in Moscow).Luci’s Trust sponsors among others the following organizations: UN, Greenpeace Int., Greenpeace USA, Amnesty Int. and UNICEF.  露絲時基金的其他贊助是羅伯特麥林馬拉(前美國國防部長),世界銀行總裁,洛克菲勒(註:光明會家族)基金會成員,湯馬斯屈臣(IBM公 司,前駐莫斯科大使)。 露絲時基金贊助其它以下組織:聯合國,綠色和平組織,美國綠色和平組織,Amensty Int.,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The United Nations has long been one of the foremost world harbingers for the “New Spirituality" and the gathering “New World Order" based on ancient occult and freemasonic principles.  Seven years after the birth of the UN, a book was published by the theosophist and founder of the Lucis Trust, Alice Bailey, claiming that “Evidence of the growth of the human intellect along the needed receptive lines (for the preparation of the New Age) can be seen in the “planning" of various nations and in the efforts of the United Nations to formulate a world plan…  From the very start of this unfoldment, three occult factors have governed the development of all these plans".  [Alice B. Bailey, Discipleship in the New Age (Lucis Press, 1955), Vol. II, p.35.]

Although she did not spell out clearly the identity of these ‘three occult factors’, she did reveal to her students that “Within the United Nations is the germ and seed of a great international and meditating, reflective group – a group of thinking and informed men and women in whose hands lies the destiny of humanity.  This is largely under the control of many fourth ray disciples, if you could but realise it, and their point of meditative focus is the intuitional or Buddhic plane – the plane upon which all hierarchical activity istoday to be found’.  [Ibid. p.220.]

To this end, the Lucis Trust,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Foster and Alice Bailey, started a group called “World Goodwill" – an official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within the United Nations.  The stated aim of this group is “to cooperate in the world of preparationfor the reappearance of the Christ"  [One Earth, the magazine of the Findhorn Foundation, October/November 1986, Vol. 6, Issue 6, p.24.]

But the esoteric work inside the UN does not stop with such recognized occult groupings.  Much of the impetus for this process was initiated through the officershipof two Secretary-Generals of the UN, Dag Hammarskjöld (held office: 1953-1961) and U Thant (held office: 1961-1971) who succeeded him, and one Assistant Secretary-general, Dr. Robert Muller.  In a book written to celebrate the philosophy of Teilhard de Chardin (and edited by Robert Muller), it is revealed “Dag Hammarskjöld, the rational Nordic economist, had ended up as a mystic.  He too held at the end of his life that spirituality was the ultimate key to our earthly fate in time and space".  [Robert Muller (ed.), The Desire to be Human:  A Global Reconnaissance of Human Perspectives in an Ageof Transformation (Miranana, 1983), p.304.]

Sri Chinmoy, the New Age guru, meditation leader at the UN, wrote:  “the United Nations is the chosen instrument of God;  to be a chosen instrument means to be a divine messenger carrying the banner of God’s inner vision and outer manifestation.

“WilliamJasper, author of “A New World Religion" describes the religion of the UN: “…a weird and diabolical convergence of New Age mysticism, pantheism, aboriginal animism atheism, communism, socialism, Luciferian occultism, apostate Christianity, Islam, Taoism, Buddhism, and Hinduism".

The Rothschilds and Rockefellers are Knights of Malta under the Pope’s Order.  They have their Masters.

There’s a Fake NWO that they want everybody to believe to accept later the New Age Order.  They create the problem and present the Solution, the Third Way.  It’s an OLD trick.  Read The Art of War.  It’s all controlled opposition like the “Truth Movement".  They NEED controlled exposure to further the Great Work, the Magnus Opus.  It’s ALL mind-control.

Illuminati Play Ca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