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訪者是真的出自關心、還是只來八卦?

Posts tagged “US President

光明會的秘密 (10) – 猶太聯邦復國主義如何控制美國國債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12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12/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美國一半的債務是欠猶太復國主義者聯邦

(以下文章翻譯自原文henrymakow.com, 翻譯軟件: FLENGY.COM)

December 1, 2009
by Henry Makow Ph.D.

切爾西.克林頓今天與馬克.梅茲溫斯基──為高盛工作的猶太銀行家──的訂婚,是再次提醒人們,美國是經由加入了婚姻、金錢與對路西法的愛慕而被光明會家族統治的。(戈爾的女兒嫁給了猶太銀行家的孫子雅各布.希夫。)

光明會的權力源頭是已竊取了美國政府信用卡的美聯儲,並用它來購買政治家和其他一切值得擁有的東西,創造萬億美元的納稅人債務。

本.伯南克從直升機投擲這筆錢花了聯邦一小筆錢,但他們預計美國納稅人退還面值。具體而言,美國今年的國家債務預計將達到 13萬億美元,這等於每個男人、女人和小孩約44,000美元。

近六位億萬富豪被光明會的聯邦銀行家家族拖欠。對於2009財政年度,美國納稅人會吐出380億美元為利息,一半是付給美聯儲的。到2019年,經營債務的成本將會達到每年7000億美元以上

大家都知道,這些銀行家於「信貸緊縮」時付給億萬富豪,使他們現在可以獎勵他們的走狗與堆積如山的獎金。但是,如高盛首席執行官勞埃德.布蘭克費恩說,他們「做上帝的工作。」不幸的是,他們的神是路西弗。

守衛著自己的「獨立」

本.沙洛姆.伯南克警告國會不要干預美聯儲的「獨立」。在一個隱含的威脅,他認為這將「嚴重損害美國經濟的前景和金融的穩定」。

這是提醒人們,美國是光明會的婊子,而且不應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例如完全取消了美聯儲和他們憑空創造出來的六萬億美元債務。

美國政府是很能夠利用自己的信用額以及創造出自己的貨幣。

光明會的銀行家一定很高興與投資在奧巴馬身上,在他上任的第一年,聯邦政府開支為3.5萬億,遠遠超過任何其他總統的第一年任期。當中1.4萬億美元是赤字,還有一半是屬於你們猜到的人。

另外一半的美國債務是屬於其他國家如中國俄羅斯巴西英國日本、石油生產國、州、離岸銀行、養老基金、保險公司和共同基金。大約4000億美元是屬於「個體戶」的。

吸血鬼

如果它在關係上的任何安慰,在於國民生產總值比例,美國是世界上第20最大的債務國。換句話說,相同的光明會家庭在許多其他國家有自己的抓牙。

例如,美國的赤字預計為GDP的94%。在德國是178%(每人$63K),法國是236%(每人7.8萬)還有英國瑞士是400%和422%,分別為(每人$14萬及$176K)。

所以你看,光明會銀行家有無限的財富和不乏權力──「世界政府」將導致的問題。然後,沒有任何國會會嘗試偽裝挑戰美聯儲的「獨立」。

廣告

光明會的秘密 (08) – 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淵源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10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10/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上一篇《光明會的秘密 (07) – 二百年前的共濟會、錫安長老會和神聖羅馬帝國的故事》是不是都看得大家都頭昏腦脹,搞不清來龍去脈吧?今天魔女就找了資料來為大家解說一下。

(以下文章轉載自秋仔’s Blog)

雖然不能證實甚麼,但這幾篇舊文中,《錫安長老紀要》一書將它們串在一起,隱約見到光明會、 共濟會和錫安長老會的關係,可以印證我之前的想法大致沒錯,哪有秘密社團那麼怕人不知道它做壞事?光明會一定不是最後的「大哥」;所以讓低級又接觸面闊的共濟會出來做好人,中級而又神秘的光明會做醜人,被搬上枱並啞子吃黃蓮,而最高級的錫安長老會則隱形而掌控決定一切,羅富齊家族就是高中級的中介點,說光明會就是錫安長老會或調換。

另 一邊廂,Bilderberg和神聖羅馬帝國(第四德意志)的關係雖無證據,卻也呼之欲出,這班歐洲精英和上面的猶太復國主義者,既在互爭利益也在合作, 但大家都有共同目標:新世界秩序的统治!德國人和猶太人關係原是這樣差,卻賣核潛艇給以色列,而以色列又將核潛艇駐在波斯灣就可知一二了。

光明會 和 共濟會的淵源

(以下文章轉載自Keith’s InfoShare V2)

Title: The Illuminati 和 Freemasonry 淵源
Source: 聖經與世界瞭望
Date: N/A

作為一個the Illuminati的研究者,我了解到的是,Adam Weishaupt只不過是一個傀儡。The Illuminati的歷史可追溯到古巴別塔的時代,它由13個血統所控制,其中一個血統就是氏家族(註:亞洲地區的幾位政商領袖,人名不便公佈,你隨便猜的就會中。Tim)

Adam Weishaupt(1748-1811)基本上是一個猶太人,改變信仰成為一個天主教神父,隨後結束此身份,開始建立一個祕密社團,稱為the Illuminati。實際上,在當時這不是一個新的社團,它可以追溯到長遠的古代。在Weishaupt的生平,這個組織公開顯露。並不清楚他是否是背後的主腦人物,但據大多數的研究者,抱括我布內,都或多或少確定他只是the Elite of the Freemasons(共濟會的精英)的一個傀儡。

The Freemasons最近開始一個分支,33級的蘇格蘭共濟會。他仍然是今日最有權勢的祕密社團,會員遍佈政治高層、宗教領袖、商業巨亨和其他有用的人。証據指出,Weishaupt是由Rothschilds所支持的,他當時是共濟會的領袖之一。

The Illuminati有它自己的分級制,高於共濟會的33級。在共濟會即使進入較高的等級,仍無法了解the Illuminati等級的內情,那是祕密的。Weishaupt打算接管整個地球,他為單一世界政府(One World Government)和世界新秩序(a New World Order)立下一個明顯的目標。

這一切都寫在一份叫「錫安長老的草案」上(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如果事機洩露,會帶給猶太人被指責的邪惡目的。結果事情真的洩露,一個the Illuminati的信差騎馬經過田野時被閃電擊中,草案被發現,這發生在1770’s。接管政府計劃詳細寫在上面,於是組織被禁,Weishaupt和他的Illuminati弟兄逃走,轉為地下工作。之後決定,在正式場合,不再用Illuminati這個名稱,但前端的團體仍然繼續作實現控制世界的目標。其中一個前端組織就是the Freemasons,因為共濟會有比較好的名聲。

據信Weishaupt是被他共濟會的弟兄所殺,因為他不能閉口不用Illuminati這個名稱,也可能還有其他原因。倖存的Weishaupt和Rothschilds 為 the Illuminati重要角色,經由共濟會Cecil Rhodes的管道來達到他們的目標。他在十九世紀時,嘗試由英國皇室建立單一世界政府。這當然是由Rothschilds所贊助。 Rothschilds同時建立了一個圓桌會議,仿亞瑟王的圓桌武士取名。那天the Brotherhood Elite聚集在一起。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都有接管世界的企圖。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人們厭倦殺戮,聯合國建立時廣受大家歡迎。聯合國的官方政策是確保世界和平,讓類似二次世界大戰的事不再發生,但實際上,聯合國是 the Illuminati的前端組織,聯合世界各國成為一個。這導致了歐洲共同體計劃,每個人可以看到最大的法西斯邦國,每個國家的權力及統治變得愈來愈少。

藉由迅速的通貨膨脹,世界銀行成功地讓人相信單一貨幣是最佳的解決方案──歐元EMU。當此目標達成,歐洲中央銀行會有統管整個歐洲經濟的權力,可恣意決定領導方向。一些政治家是愚笨無知,另一些政治家明白實情,為the Illuminati工作並努力促其實現。無辜的人民被欺騙,是最大的受難者。這是一個超乎理解的背叛。

歐盟將延伸為非洲,亞洲,南美洲的共同體,最後這些共同體將組成一最大的法西斯邦國。依照他們神密的信念,這將持續一千年,這將是敵基督的全盛時期。

神密社團及the Illuminati相信權力的圖象,世界各地充滿了他們魔法及黑色魔法的圖象。問題是人們早己習慣充斥在他們身邊的一切,甚至一點都不會去想到。The Illuminati相信週圍愈多的圖像,他們的魔法權力愈多。The Illuminati和世界新秩序的標誌就是「金字塔上的全視之眼」,你可以看到美國一元紙幣上這個標誌,幾年前梵蒂岡發行的一系列郵票上也有這個標誌。這個眼睛就是就路西弗的眼睛,可追溯到古埃及年代。其他比較常見的是倒五角星,六線形(六角星是大衛之星),納綷標誌(希特拉使用過),金字塔是最常見的。

衛報:中國流行「猶太陰謀論」?

(以下文章轉載自中國網)

《貨幣戰爭》的書在中國賣得火熱。書中生動地描述了猶太人怎樣通過控制國際金融系統,來達到其統領世界的目的。本文作者認為,類似這樣的觀點都是關於猶太人的「陰謀論」。作者還認為,中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或菲律賓人幾 乎都沒怎麼見過猶太人,然而,他們卻抱著固執的反觀念。

英國《衛報》2月9日文章:
亞洲流行“猶太陰謀論”?
文 〔英〕 艾恩布魯馬
譯 Zozote

一本名為《貨幣戰爭》的書在中國賣得火熱。據報道,這本書還在最高領導層之間流傳。果真如此的話,對於為了自身能從經濟危機中脫困,不得不依靠聞多識廣的中國施以援手的國際金融系統來說,可不是甚麼好消息。

像這樣的陰謀論在亞洲並不罕見。歷年來,日本讀者們都對《關注猶太人就能看清世界》、《下個十年:探秘猶太人的圖謀》、《我想向日本人道歉── 一個猶太老人的懺悔》(當然,這本書由一個化名為Mordecai Mose的日本人所寫)一類的書籍表現出濃厚興趣。但所有這些書的始祖,其實是一部1903年由國人出版的、名為《錫安長老會紀要》的偽書。1905年,日本人在擊敗沙皇的軍隊後,發現了它。

中國人從日本人那裏吸取了許多西方先進的理念──大概這也成為猶太人陰謀論被傳遞過去的緣由。但是,東南亞地區的人們,對此類言論竟然也未能免疫。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曾聲稱:「猶太人靠代理人統治著世界,卻把別人當成炮灰。」菲律賓某前沿商業雜誌在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裏,也繪聲繪色地描述了猶太人是怎樣頻頻在他們居住的國家裏呼風喚雨的,包括在今天的美國

資訊閉塞滋生陰謀論

事實上,很少有中國人、日本人、馬來西亞人或者菲律賓人見過猶太人,除非他們曾到過國外。

那麼,究竟該怎麼解釋這些陰謀論對亞洲人不同尋常的吸引力呢?容易滋長陰謀論的溫床,總是出現在那些相對閉塞的國家。日本當然不再是這樣的封閉國了。然而, 即使是這樣一個民主時間尚短的民族,也總會易於相信,他們是那些無形力量的受害者。更確切來說,因為猶太人的不太為人所知,又夾帶著某種和西方世界聯繫起來的神秘色彩,他們便成了反西方的偏激者們抨擊的典型。

人和猶太人同樣讓人又畏又羨

這種偏激現象在亞洲分佈很廣,因為幾乎那裏的每個國家都被西方勢力蹂躪了好幾百年。雖說日本從來就沒有從形式上淪為殖民地,但至少從19世紀50年代起,當載滿槍炮的美國輪船逼迫這個國家按西方的條件敞開本國大門之後,日本也對西方強權有了深刻體會。

人們普遍將美國猶太人聯繫到一起的時間,得追溯到19世紀末期。那時候,歐洲反進步人士對美國──這個價值觀僅僅站在囤積財富之上的無根社會深惡痛絕,而這剛好可以與如浮萍般漂浮於世的猶太鑽營者們的形像畫上等號。從此,猶太人統治美國的說法就風行於世了。

殖民史上令人諷刺的一點,是殖民地的人們對那些為殖民統治辯護的、極具偏頗意味觀點的接納方式。反主義在西方早已如明日黃花無人問津,卻隨著歐洲人的一整套種族理論來到了亞洲,且植根於這些人民的心中。

在某種程度上,居住在東南亞屬於當地少數族裔的人,也遭受著與西方猶太人同樣的待遇。因為被排除在許多行業之外,他們也靠抱團和貿易為生。他們也因為是「土著」而備受白眼。當談到掙錢時,他們也被當做是擁有超能力的異類。所以,但凡有事不對勁,這些中國人不僅會被當作見錢眼開的資本家而備受指責,而且會被看成是共產主義者而飽受非議──再次和猶太人同病相憐──因為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都不約而同地,與漂泊不定和四海為家聯繫在了一起。

這些比平常人更聰明的中國人讓人又畏又羨。這種害怕與敬畏交織的心情,也常常在人們對美國(實際上是猶太人)的看法中非常明顯地體現出來。

日本人為什麼也反

日本的反主義則是一個相當有意思的話題。日本之所以能在1905年打敗國,完全是拜一個名叫雅各布.希夫紐約銀行家操弄浮動債券所賜。所以,《錫安長老會紀要》的記敘完全證實了日本人的猜測:猶太人確實在背後操縱著全球經濟。但是,作為一個現實的民族,日本人卻並沒有攻擊他們的想法,而是覺得還是和這些聰明又強大的傢夥們做朋友比較划算。

因此,即使在二戰期間,當德國人要求他們的同盟國日本圍捕猶太人並把他們交給自己時,日本人卻仍舊在屬偽滿洲的地方張羅起了饗宴,歌頌日猶人民之間的深情厚誼。雖說猶太人在上海過得並不好,但至少他們在日本人的庇護下活了下來。這對上海猶太人來說 是件幸事,因為正是這種認為猶太人操縱著全球經濟的想法,幫助他們生存了下去。但是,時至今日,這些值得玩味的想法仍舊繼續擾亂著日本人的神經──雖說他們比誰都更應該認清事情的真相了。

匈牙利警方沒收反猶太書籍

(以下文章轉載自BBC)

匈牙利警方突擊搜查首都布達佩斯和另外兩個城鎮的書店,沒收了一批被禁的反猶太書籍。

這本名為《錫安長老的備忘錄》的小說是一百多年前俄羅斯沙皇的秘密警察所寫的,內容是以虛構形式講述猶太人要主宰世界的計劃。

最近幾個月,這本書的三個不同版本相繼刊行,且在匈牙利的書店公開發售。

猶太人組織對這本書的刊行表達了憤怒的回應。他們說,這本書是要煽動種族矛盾。


光明會的秘密 (07) – 二百年前的共濟會、錫安長老會和神聖羅馬帝國的故事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9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9/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節錄轉載自林棲《新一戰風雲》一書)

「請問總導師,錫安長老會是個甚麼組織,和共濟會有怎樣的聯繫?」威廉輕輕地合上文件,抬頭說道。

錫安主義者也稱為猶太復國主義者,他們的最高權力機構便是錫安長老會。長老會的成員大多也是共濟會會員。大約在20年前,在法國曾召開過一次由雙方高層參加 的重要會議。會議上一位錫安長老宣讀了這份文件,並得到共濟會高層的支持,最後雙方達成一致意見,那就是以共濟會的權力和錫安長老會的金錢共同開闢一條通向世界王座的道路。因此這份文件的全稱叫做:『共濟會與錫安長老會世界聯盟會議紀要』。」

亞當斯說得玄乎其玄,威廉不解地反問道:「既然共濟會如此邪惡,那為什麼弗里德里希大王還要加入呢?」

「這個問題很簡單,第一,弗里德里希大王的世代,共濟會還是以反對天主教和教皇為主要目標,在虔誠的清教徒們看來,這個目標是無比神聖的,至少算不上邪惡;第二,那時候的普魯士還僅僅是歐洲中部的一個二等強國,為了在動蕩的時局中增強自己的力量,大王主動和世界上最強大的新教國家──英國結盟,以免使自身成為各大國利益交換的犧牲品。」

「難道大王為為了和英國結盟必須要加入共濟會嗎?」

「這個現在很難說得清楚,也許互為因果。 不過我可以給殿下講一些事情:弗里德里希大王的一生是在痛苦中渡過的,因為他失去了愛情。年青時候,大王也曾瘋狂的愛上一個新教的公主,可後來老國王攝於國內親勢力的壓迫,為大王迎娶了一位他並不喜歡的哈布斯堡家族的遠房公主。此後的一生中,大王很少和他的妻子在一起,他寧可留在無憂宮陪他的一對愛犬。 我個人推測,這段不幸的政治婚姻使得大王急於尋求政治上的支持以和國內親勢力對抗,加上老國王在特蕾莎女皇即位問題上的被戲弄(註一),於是他順理成章地加入了反天主教的共濟會。」

對於亞當斯講的這些故事,威廉在前世就非常熟悉了,因此他繼續不依不饒的問道:「同為新教國家,既然英國能接受共濟會,為什麼德國就不行呢?」

「殿下,如果是在20年前的威廉四世國王時代,我認為這沒什麼不妥。畢竟,英國普魯士在反對天主教方面有著共同的利益。但現在不同了,隨著意大利的獨立和統 一,教皇的權勢大大縮小,天主教正作為單純的宗教逐漸和政治脫節。在沒有了共同威脅的情況下,共濟會對於普魯士已經沒有任何好的影響,有的只是壞作用。」

亞當斯停下來喘了口氣,然後意味深長的說了一段讓威廉深深為之動容的話:「霍亨索倫家族的德意志帝國儘管才剛剛誕生,但這必將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他承襲了條頓騎士團的光榮和無數日耳曼開拓者的精神遺產。我也知道殿下有著奧託大帝一樣的雄心,可是在一個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各佔一半的國家,共濟會的存在只能使國家變得更加混亂和不和諧。方才的那份『紀要』殿下也看過了,共濟會可以代表英國美國這些撒克遜清教徒的利益,可以代表那些用心險惡、敲骨吸髓的猶太金融家 的利益,但他無法代表擁有眾多天主教徒的德意志帝國的利益,德國的問題只能依靠德國人自己來解決。」

這段話確實說到了威廉的心坎裡,歷史上的神聖羅馬帝國雖然有過短暫的輝煌,但宗教改革運動以來那個曾經無比神聖的日耳曼人的羅馬帝國已經不復存在,有的只是一些終日爭吵不休並且唯利是圖的選帝侯和猥瑣不堪的哈布斯堡家族的皇帝。

30年戰爭,英雄氣短,華倫斯坦死在了變節者的刀劍之下。

於是,德國被紅衣主教的一紙《威斯特伐利亞條約》徹底分割,在這片土地上誕生了大大小小300多個擁有主權的王國、貴族領地和自由市。

神聖羅馬帝國剩下的僅僅是一個名字,到拿破崙進軍維也納的時候,這個名字也被剝奪了。

是啊,世界上再沒有一個國家擁有比德國更加錯綜複雜的宗教問題。太陽王曾將國內數十萬的胡格諾教徒驅逐出境,但法國從此成為一個差不多是單一宗教的國家。至於俄國奧地利都有著一個佔人口大多數的主要宗教。

唯獨德國的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幾乎各佔一半,沒有天主教的支持,縱是在新教佔主導地位的普魯士,縱是俾斯麥這樣的強人,在他發起的「文化鬥爭」中也只能灰溜溜地接受失敗。

「尊敬的總導師,您的話我明白了,請問有什麼需要我來做的嗎?」威廉一臉正色地說。

此刻,亞當斯的臉上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這裡我還要先告訴殿下一個壞消息。您的父親也就是皇儲、普魯士親王弗里德里希三世殿下剛剛在英國加入了共濟會。」

「竟有這樣的事情?」威廉滿臉的不可置信。

「是的,這件事很快就會在柏林皇宮成為公開的消息。」

「你們為什麼沒有阻止這件事的發生呢?」

「我們曾經阻止過,也一直認為皇儲相信了我們的話,可沒想到他還是選擇了共濟會。」

「我父親同情自由主義者,也許這是他加入共濟會的原因吧。」

「殿下應該注意到,按照『錫安紀要』的說法,把世界上所有集權制國家變成議會制國家是他們的目標。因為議會制便於他們操控政治,甚至決定戰爭。既然皇儲加入共濟會已經成為事實,那麼我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盡量使您不要步皇儲的後塵。如果說需要您來做甚麼的話,那就是希望您能恪守入會時候的承諾,永遠不背棄死亡兄弟會和您的兄弟們。」看得出,這是亞當斯發自內心的話。

「請總導師放心,這一點我保證可以做到。」威廉拍拍胸脯給亞當斯打下包票。

「作為您忠於本會的報答,我個人將對您宣誓效忠。如果您能接受一個附加條件,那麼本會的其他四位長老願意以天主教中央黨的名義對您宣誓效忠。」

「天主教中央黨?」威廉滿臉的疑惑。

「是的,殿下。因為長老們都是來自各教區的神職人員,所以無法以個人名義對您宣誓效忠。」亞當斯解釋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不知是甚麼附加條件?」

「您要選擇一位德國出生的天主教徒作為未來的皇后。」亞當斯簡潔地回答。

要說這個條件並不苛刻,不過卻不是威廉自己所能左右的,至少現在不能。然而能得到天主教中央黨的效忠,這個誘惑力實在是大,不如先應承下來再說吧,日後在婚事的問題上真的身不由己那也算不得自己食言,威廉無恥地想著。

「我想知道本會的長老們怎麼能代表天主教中央黨?」威廉在「交錢」之前還是要先驗一驗貨的。

「天主教中央黨的現任中央常委一共有7人,其中最主要的4位是來自教會的神職人員,他們分別是特里爾大主教、科隆大主教、威斯巴登主教和法蘭克福主教。殿下如果看過本會的花名冊就應該知道這4位正是本會的現任長老。」

說起天主教中央黨其實本來的勢力並不是很大,但俾斯麥錯誤地發動「文化鬥爭」,使得中央黨在鬥爭中越戰越強,在德國西部和南部呈現燎原之勢,穩穩坐定了議會第二大黨的寶座。

威廉知道如果自己能爭取到天主教中央黨的支持,那麼在日後的政治鬥爭中將會大大增強自己的力量。

「我可以接受這個附加條件,事實上娶一位天主教徒作為妻子正是我發自本心的願望。」威廉正色道──他說得確實是真心話。

聽到威廉的表態,亞當斯轉身從左側書櫃上取下一本書,就在這時正對大門的一面牆壁的書櫃突然動了起來,緩緩向後夠轉去。

片刻,威廉的對面閃出一間寬敞明亮,裝修無比豪華的大廳。

「殿下請跟我來。」亞當斯邊走邊說道:「這個房間的名字叫加冕大廳,是本會三位創始人之一的那位占星學者執意要建造的。他說將來要在這個房間裡為有資格繼承神聖羅馬帝國王冠的人舉行宣誓效忠的典禮,當時人們都以為他說的是胡話,可沒想到今天還真能派上一次用場。」

威廉十分開心地笑了笑,說:「總導師,您可真幽默。德意志的皇冠已經夠重了,我可不想再戴上哈布斯堡家族的那頂皇冠了。」

「我特里爾大主教艾貝邁爾。」

「我科隆大主教恩豪斯。」

「我威斯巴登主教哈良德。」

「我法蘭克福主教漢斯利克。」

「我們共同代表德意志天主教中央黨對普魯士威廉王子發出莊嚴的宣誓,在我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天主教中央黨將只做出對王子有利的選擇,無條件服從王子的意志,為了德意志的崇高,為了全知的上帝,我們將永遠站在王子的一邊!」

四位主教右手按著聖經,左手摀著心臟,神色莊重地完成了宣誓,威廉則坐在象徵王座的座椅上接受了他們的誓詞。

接著,按照亞當斯的設計,威廉也要進行宣誓。

威廉站起身來,走到牆壁上掛著的十字架前,右手護衛心臟,面對十字架莊重地宣誓:「為了全體德意志人民的福祉,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我將盡力選取一位出身德國的天主教女子作為我未來的妻子。這是我,普魯士威廉王子的莊嚴誓詞。」

按照亞當斯的要求,誓詞中間的一句應當是「選取一位出身德國的天主教公主作為我未來的妻子」,威廉有意將「公主」改為「女子」,這樣的小錯誤並不影響整個誓詞的效力,因為對他們來說「天主教」才是最重要的。亞當斯面對威廉耍的「花腔」只當是口誤,也沒有深究。

===*===*===*===*===*===*===*===*===*===*===*===

註一:當時哈布斯堡家族沒有男性直系繼承人,老國王打算把王位傳給特蕾莎,但按照古老的薩里克法,王位不能傳給女性繼承人。不過法律是死的,人卻是活的,老國王以科堡附近的一塊領地為報酬希望普魯士的「士兵國王」威廉支持他的女兒登位。威廉兌現了諾言,但老國王卻想賴掉他的許諾的那塊領地。威廉直到臨死前都對此事念念不忘,於是這件事也就成為弗里德里希大王出兵西里西亞的最主要口實。

新紀元騙局──猶太復國主義者的隱形帝國

過去8篇文章資料太沉重,所以我們今天只看看故事,好讓大家都把資料消化正頓一下吧。正如鄙人的 Facebook page 裡介紹所說:這裡沒有肯定的答案,這裡沒有必然的真相……這裡有啟發。

所以這裡的資料不會一面倒,我們中立地再從另一角度看看有錫安長老會怎樣滲透在我們之間:
The New Age Deception- The Infiltrated Zionist Empire revealed


共濟會與光明會的陰謀論 (01) – 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性結盟組織的核心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8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8/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轉載自老頑童何新的新浪博客)

何新:共濟會──全球資本主義世界性結盟組織的核心

(1)

本書披露了一個全球性資本主義核心領導組織──共濟會的秘密。本書提供的國際資料可以證明,資産階級不是一個抽象名詞,也不是分散的商業性經濟人。發達國家最富有的資産階級上層精英存在一個隱密的組織性聯盟,它就是共濟會。

共濟會的中文直譯名稱是「自由石匠盟會」Free and Accepted Masons,這是一個已具有400年以上歷史的神秘的世界性組織。所謂「石匠」(Mason)只是一種象徵──建築師的象徵,寓意是新世界自由大廈的建築師。共濟會從17世紀初在英國倫敦創立以來就以鼓吹和傳播「自由」作爲基本教義和意識形態。共濟會的目標是讓一小撮英美精英家族主宰全世界。

本書中編譯出了一批重要的資料,在國内第一次對國際共濟會作了有系統和針對性的初步研究。

共濟會的核心精英由──盎格魯.撒克遜種族的最高統治集團成員所構成。在美國,總統並非世襲,但財閥家族是世襲的,最高政治精英階層如布殊家族,也是世襲的。這些英美世族精英集聚在共濟會中。同時,還有人數極少(僅有100人左右)的核心精英小集團,組成了操控西方政治、經濟最高權力的一 個神秘跨國組織,名叫「彼德伯格俱樂部(集團)」(The Bilderberg Conspiracy)。這個俱樂部的資金並非來自政府財政,而是來自共濟會所屬的基金捐款。

實際上,共濟會直接控制着一系列的盟會、學會和基金會,包括著名的骷髅會(Skull and Bones)美國外交委員會(Council or Foreign Relations)美國企業研究所胡佛研究所傳統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比爾蓋茨基金會等等。

共濟會抱負遠大,其目標是建立在共濟會領導下的新千年世界帝國──「新世界秩序」。共濟會的口號印在美元上:「Novus Ordo Seclorum」,翻譯成英語是:「A New Order of the Ages」,再翻成中文是:「一個新時代的秩序」。

美國秘密組織的研究者H.傑弗斯指出:

「共濟會就是一種將政治家、工業家、金融家和媒體融合在一起的方式。共濟會爲那些正在崛起的政治新星與金融家和工業家們牽線搭橋。」

(2)

共濟會的真正目標是要建立一個由北美及西歐的財富和權力的世襲精英集團控制下的世界政府,進而建立一種從屬於西方遊戲規則的新世界秩序。這種新秩序,絕對不是中國自由主義者所憧憬的民主自由的個人主義秩序。而是要對全世界:

──實施中央集權的政治統治;

──建立掌控全球金融的世界統一銀行;

──推行一種世界統一貨幣;

──建立國際警察(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爲軸心);

──集約化統管全球人口、資源和市場

──最終把人類芯片數碼化,實行全面的信息化管理和控制

這些目標的實現,就是所謂「全球一體化」。

共濟會精英認爲:實現上述目標須分階段進行。首先成立歐洲聯盟,然後將美國加拿大墨西哥整合爲一,繼而成立南美洲與中美洲聯盟和亞太地區聯盟。跨太平洋建立「中國」(美國控制下的中國),也是當前的目標之一──最終演變成由西方金融銀行家、工業家和知識精英聯合控制的超國家實體化的世界政府。

要實現這一點,國家主義將屈從於國際主義,世界和平將由國際軍事力量(擴大後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維護。所有這些都會在「自由民主」的名義下進行,然而實權卻始終掌控在並非通過選舉産生的西方精英世家手中。

翻開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創立世界新秩序曾經是諸多夢想家、獨裁者和政治家們的宏偉理想──他們當中包括亞歷山大大帝神聖羅馬帝國成吉斯汗拿破侖以及希特勒。在不同的歷史年代,總有人希望通過武力或宗教性意識形態重塑世界。

(3)

世界共濟會總部設在英國美國。與其有關聯的神秘團體包括:彼德伯格俱樂部骷髅會以及美國外交學會傳統基金會美國企業研究所胡佛研究所貝倫山學會等幾乎囊括西方最高層政、金、財、商、學界精英的一些詭秘會社和堂皇團體。其經濟來源是英美金融財團及所屬各大基金會。我們知道,發行美元的美聯儲是一家私人金融組織,從其建立之初,其成員都屬於美國的共濟會家族。統治全球,支配各國金融和銀行是共濟會的主要目標。[1]

共濟會精英滲透並控制了英美名牌大學。早在18世紀,亞當.斯密寫作《國富論》就曾得到英國共濟會氏家族的資助。[2] 20世紀90年代以來,中國主流經濟學家的新自由主義市場宗教佈道也得到美英共濟會背景的外國基金會資助、支持和理論模型示範。

本書所列舉的共濟會在近代歷史中的政治和金融活動歷史表明──所謂「陰謀論」,即存在一個以共濟會、骷髅會及彼德伯格俱樂部爲總背景的掌控世界的帝國主義陰謀,並非冷戰思維者一種子虛烏有的幻想和無稽之談!

(4)

必須提醒讀者高度注意的是,根據從西方精英俱樂部近幾年流洩出來的有關信息,人們知道國際共濟會有一個旨在清除所謂地球「多餘(垃圾)人口」的發動新世界大戰的陰謀。正是這種信息,引起我本人對共濟會的關注和研究興趣。

對於人類歷史來說,21世紀前五十年將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重大轉折點!目前全球人口數量接近70億,仍正在以每年1億左右的增長速度遞增。再過三十年,地球人口將達到100億以上的規模。地球的生態環境是有限的。人類面臨着極其重大的全球性危機。

空氣、水、能源、土地,這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四大基本要素。西方未來學的研究認爲,地球資源的最大承載極限大約是100億人之内,地球資源和生態難以承載超過100億而且每年繼續按幾何級數遞增的人口。

然而,我們中國精英卻在做着經濟未來始終會無限持續增長的美夢──西方共濟會策士也有意爲中國渲染這種虛幻樂觀的增長前景,從而麻痹中國人,使之對於迫在眉睫的衆多危機視而不見。但是,任何國家都無法長期自我隔絕,置身世外。危機與戰爭正在不知不覺地向中國逼進。

最近有一系列值得關注的徵兆性事態出現:

1、今年初自倫敦共濟會流傳出來的「盎格魯.撒克遜」計劃,這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戰爭文件。

2、俄羅斯與北約走向結盟── 一個跨歐亞大陸的泛軍事政治同盟已具雛型,目標顯然是共同遏制東方的中國

3、希特拉的《我的奮鬥》在德國被解禁。這是一部反人類的種族主義雅利安(白色人種)文典。

4、美國的導彈防禦系統試驗成功,所謂清潔核彈頭也已研制成功。

希特拉在《我的奮鬥》中把人類分爲文明的創進者、保持者和破壞者三種。希特拉認爲,只有雅利安人種是文明的創進者。而其他人種則是「垃圾人類!」雅利安優越種族的歷史使命是淘汰劣等人口、劣等民族、劣等文化、劣等種族。美國學者亨廷頓提出「文明衝突論」的要義,其實也是鼓吹由西方文明對人類文明進行重塑, 而文明衝突的根源乃是種族沖突。

回顧20世紀的現代史,冷戰之所以僅僅只是冷戰,沒有發展成全面熱戰──根本原因是由於三個主要核大國的核武器一直保持着可以互相毀滅的所謂「恐怖平衡」。核戰爭的終局不會有勝利者。然而新世紀以來美國宣布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建立成功,開始打破這種恐怖平衡。一旦單方面的核突擊成爲可能──那麽在未來30年内,完全可能爆發新的全球性戰爭──第三次世界大戰。因此,戰爭的危險度正在日益上升。在這種條件下,核戰爭已經不再僅僅是一種想象和叫囂,而是現實的威脅。

(5)

在此背景下我們有必要關注今年(2010年)2月在倫敦被内幕知情者透露出來的那個所謂「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因爲這個計劃的基本戰略思想符合尼采希特拉以來西方雅利安精英主流鼓吹「消滅群畜」的世界戰略思想。

這個計劃是設在倫敦英國共濟會内部高級會議上透露的。而策劃者正是作爲西方政治和意識形態核心組織的共濟會高層精英。我個人認爲這個計劃的可信度甚高。因爲這個戰爭策劃案符合美國已解密的關於「美國國家安全與世界人口問題的」的《國家安全研究備忘錄200号報告》精神。(該報告是基辛格博士1974年主持制訂的。)這個世界大戰計劃也符合德國《明鏡周刊》記者漢斯.馬丁.彼得報道的《1995年美國舊金山費爾蒙特飯店(國際共濟會高層)會議》精神。那個會議明確提出了要排除地球上80%不能創生財富的垃圾人口的方針。

盎格魯.撒克遜計劃」宣布了核戰爭和生物戰爭的時代即將到來!盎格魯.撒克遜計劃」主要的針對對象是清洗有色人種,首先是中國人。倫敦共濟會秘密會議的與會者認爲:中國的崛起是西方進行人種清洗的最大障礙。因爲中國是有色人種中具有健全工業體系、文化體系、國防體系和核武體系的自主性大國。而且也是唯一有能力以國家體系與雅利安人從經濟、政治、文化上進行全面抗衡的有色人種大國。因此解體中國是首要的目標。爲達到種族清除的最終目標,西方將對中國展開金融戰爭、生物戰爭(有根據認爲,「非典」肺炎疫病的發生並非偶 然,而是一次生物戰的測試),並且也準備著發動一場核戰爭。

可悲的是,多數中國主流精英對國際共濟會圖謀發動的這場未來種族戰爭,不僅麻木不覺,懵無所知,而且根本不相信其可能。中國的精英們甚至還在做着三十年後未來中國即將取代美國成爲世界第一超強的美夢!精英們以爲歷史永遠會以線性式發展──明天、後天、未來,仍會是今天狀態的繼續。他們不相信也不懂得甚麼是「突變」或「災變」。但西方精英則久已預察到人類終極危機的迫近,在籌謀並且積極實施着應對之策。

毫無疑問,對中華民族來說,未來的發展之路絕對不是一片光明,而將是非常艱難的!近年來中國已經失去了一些重大的發展機會!展望未來,亡族滅種以至被西方精英奴隸化的危機也已並非不可想象。

(6)

共濟會並不是宗教,但卻具有極其詭秘的入會儀式和神秘的禮儀──入會者要先躺進棺材接受死亡與重生的洗禮。[3] 這是一個要求成員信守秘誓、忠貞和獻身的準宗教組織。

共濟會又是高度世俗化的政治團體。共濟會高層組成美國英國公開政府身後的「影子政府」──它是英國王權背後的至尊之王者,是西方民主政治幕後的真正權力操控者。共濟會通過金融權力支配全球政治經濟,是四百多年來英國──美國政治權力、金融財富的真正主宰。

在現實性的意義上,英美的多黨民選議會政治實際只是共濟會的台前玩偶。歷任的英國首相、美國總統多數都是共濟會高級成員,其中包括幾代布殊奧巴馬薩以科齊布萊爾貝盧斯科尼以至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烏克蘭尤先科等國際達人。

共濟會的經濟實力和政治力量舉世無雙,大大超過梵蒂岡教會。這是一個包容歐美、滲透全球的隱身教權皇庭。如果說梵蒂岡的主要對象是平民百姓,那麽這個「自由石匠公會──共濟會」所控制的則是西方列強的統治精英和知識精英。這個組織從18世紀創建之初就是一個具有控制世界圖謀的全球戰略組織。

本書提供的資料表明,近代的三大資本主義革命運動──美國獨立(1776)、法國革命(1789)、俄羅斯革命(1917年2月)都與國際共濟會有關。縱觀18世紀以來的整個世界近代現代政治經濟史,幾乎無處不可以看到共濟會的身影──包括英國18世紀政變、美國獨立運動、法國啓蒙運動、顛覆拿破侖政權、意大利獨立運動、以至20世紀初葉孫中山的洪門背景和當前的台獨勢力、香港民運也都與這個組織的幕後支持有關。

20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1948年以色列建國運動、911事件、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中國的非典,20世紀後期一系列國際金融改革以及當前一系列金融危機,也都若隱若現着這個「自由石工聯盟」組織(「共濟會」的本名)的身影。

這個神秘組織通過「休克療法」和「哈佛500天計劃」,直接介入了蘇聯解體進程[4],締造了向全球推銷市場至上宗教和新自由主義的「華盛頓共識」。2008年美國共濟會的領導者在美國主動發動了爲美國吸金和紓解金融財政困局的全球金融危機。

對共濟會政治活動的揭秘性研究,會導致近現代世界歷史的改寫!

(7)

共濟會是一個彙聚了猶太財團和盎格魯.撒克遜精英的金融、政治、意識形態跨國組織。共濟會的核心力量是控制了全世界金融體系的三大家族:羅斯切爾德世家,摩根世家以及洛克菲勒世家。近四百年以來,作爲歷史活動的組織者、資助者,共濟會編織了一個從經濟到政治的巨型網絡,提供了一個高層人物的交流平台,並且提供了許多隱秘歷史事件的金融支持背景。

共濟會就是斯密所說的歷史中的那隻「看不見的手」──它策劃了戰爭與革命,推動一些國家走向繁榮,驅使另一些國家走向崩潰。但是目前,在所有的世界歷史書中,幾乎一個字都沒有提到近代共濟會的歷史作用。原因在於各國高級共濟會的高層核心組織始終保持諱爲人知的隱秘性。

國外共濟會的研究者指出:共濟會内部是有嚴密等級的,最高層級别的國際共濟會是一個思想和價值絕對封閉的權貴精英俱樂部,不僅外部的人不能進入,較低層的共濟會員也不能進入。公開的共濟會層級很低,只是被利用的工具、僕役和義工而已(包括所謂「華人共濟會」)!只有那個隱秘的高端共濟會(骷髅會、彼德伯格俱樂部),才是真正的「共濟會」。

本書的研究結論是,西方國家在政治行動和意識形態問題上高度的統一性和同步性表明了一種資本主義國際組織的存在,而這個全球性跨國資本聯盟組織的主導者和協調者就是共濟會。

何 新

2010年9月15日北京初稿

2010年12月10日再稿

===*===*===*===*===*===*===*===*===*===*===*===

[1] 本書有續篇《誰是世界政府的老闆.共濟會與全球金融體系》,可參看。

[2] 參看本書第59頁。

[3] 儀式的涵義來自古老的歐洲密教傳統。其涵義是:舊的自我死亡,新的自我重生。

[4] 戈爾巴喬夫和共濟會世界政府之間的中間人是喬治.索羅斯喬治索羅斯)──金融商人兼以色列特務。索羅斯1987年在莫斯科成立了所謂的索羅斯基金會。1990年,他資助了摧毀蘇聯經濟的「500天」計劃。

戈爾巴喬夫的調解員和共濟會的世界政府是喬治索羅斯──金融交易商和以色列情報人員。他開始了所謂的索羅斯基金在1987年在莫斯科。 1990年,他贊助的項目「500天」,這破壞了蘇聯經濟。
(原文節錄自henrymakow.com
Gorbachev’s mediator with Masonic world government was George Soros – financial dealer and Israeli Intelligence agent.  He started the so-called Soros Fund in Moscow in 1987.  In 1990, he sponsored the project “500 days" which ruined the Soviet economy.

翻譯by何新)


共濟會的秘密 (01) – 世界上最大的神密組織──主宰世界的神秘力量

參考視頻:

The Illuminati Vol. 1 All Conspiracy NO Theory 3 of 12
光明會第一冊 全陰謀不是理論 3/12

( 感謝資料來源:  秋仔’s Blog)

(以下文章轉載自中華網)

共濟會又稱美生會,美生會員稱之為『兄弟』。「美生」為英文MASON(水泥匠)之譯音。共濟會正式出現的最早記載始於1717年的英國。起源可溯至中世紀的石匠和教堂建築工匠的分會,入會儀式可能溯至公元前10世紀,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組織,因大英帝國的向外擴張而傳至世界各地。共濟會於1721年開始籌備編纂自己的憲章。當時的新教長詹姆斯.安德森牧師完成了這項工作,安德森根據共濟會的古代條文《傳統憲章》進行編纂,1723年正式出版第一部共濟會的憲章──共濟會章程,這部憲章分為歷史、責任義務、通則三個部分。憲章中將共濟會的英文名(Freemasonry)解釋為「一批自由石匠」,這些石匠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並洞曉造物主的奧秘,跟神只差那麼一點點,正是那幫試圖建造通天之巴別塔(The Tower of Babel)的石匠。在神變亂了他們的口音之後,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荒廢了造塔大業。從此他們把掌握到的偉大學問深藏心底,默默無聞地從事地下工作,他們在耶路撒冷建了所羅門王的神殿,中世紀時更是造了無數的教堂和其他石頭建築。他們秘密結社,互稱兄弟,精誠團結,同舟共濟。

很多為我們熟知的名流如歌德馬克.吐溫莫扎特孟德斯鳩、海頓、薩德侯爵莫扎特菲特烈大帝柯南道爾加里波第等無不是共濟會成員。在美國建國時,簽署《獨立宣言》的56位美國開國元勳中有53位是共濟會會員。歷任美國總統中從華盛頓開始,只有被暗殺了的林肯肯尼迪不是共濟會會員。英國王室裡的共濟會會員比例也很驚人,喬治三、四、六世,愛德華七、八世等等統統都是,查爾斯戴安娜新世紀(New Age)會員,而新世紀正是共濟會的一個小派別。

英國共濟會於1753年分裂為古典派和近代派,雙方長期對立,直到1813年才告和解,在19世紀中葉之後英國的共濟會迅速喪失其社會改革的銳意和先驅性。而共濟會給英國帶來的另一大負面影響則是喪失了肥沃的北美殖民地,北美獨立運動的先驅者幾乎全部都是共濟會會員。時至今日,全球已有四十多個共濟會分會,共濟會的會員大約有600萬名,其中英國約100萬、美國約400萬、法國約7萬。不少歷史學家認為,共濟會是支配世界的陰謀組織。從法國革命、美國獨立,到俄羅斯革命、以色列復國等歷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由共濟會促成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日本,也很流行共濟會世界戰略的說法。多數的歷史學家也證明了共濟會會員曾在這些事件中活躍過。

支撐現代共濟會運營是一個名為路西弗的基金會(Lucis Trust),座落在紐約市聯合國廣場第666號,成立於1922年,早先的名稱是Lucifer Trust,該組織至今還一直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常駐機構。路西弗(Lucifer)正是撒旦背叛上帝之前的名字,意為「明亮之星」。而在幕後支配路西弗基金會的主人正是世界金融界的主宰──羅斯柴爾德家族。

世界金融歷史上最著名的法蘭克福猶太家族──羅斯切爾德(Rothschild)家族,是現代國際金融史上最神秘最富有神奇色彩的家族。十九世紀中葉,等歐洲主要工業國的貨幣發行大權均落入了羅斯切爾德家族控制之中。在控制住歐洲主要國家的金融後,羅斯切爾德家族開始把觸角伸向大西洋彼岸的美國美國南北戰爭以後,羅斯切爾德家族開始全面部署控制美國的計劃。在金融業,羅斯切爾德家族一手扶持了摩根銀行和庫恩雷波公司的創建,在工業界有洛克菲勒,資料顯示這些大鱷的背後無不是羅斯切爾德家族的資產在運作,JP摩根、及老約翰.洛克菲勒等無不是在羅斯切爾德家族的巨額資助下才壯大起來的!

共濟會與美國金融霸權

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是美聯儲是完全私人性質的中央銀行,政府在美聯儲佔有的股份是零,美國政府根本沒有貨幣發行權(不像英國的私人中央銀行英格蘭銀行,政府還始終保持20%的股份)。 1963年肯尼迪總統遇刺後,美國政府最終喪失了僅剩的「白銀美元」的發行權。美國政府要想得到美元,就必須將美國人民的未來稅收(國債),抵押給私有的美聯儲(Federal Reserve),由美聯儲來發行「美聯儲券」,這就是「美元」。美國將中央銀行稱為「美聯儲」也頗有一段來歷。由於18世紀末期中央銀行的名稱始終與英國的國際銀行家陰謀聯繫過緊,因此美聯儲的總設計師保羅.沃伯格用聯邦儲備系統(Federal Reserve System)的名稱來遮人耳目。實際控制美聯儲的是與共濟會關係密切的私人銀行。美聯儲的股東結構比較隱秘,其八大股東列名如下:

1. 柏林倫敦的Rothschild羅斯柴爾德銀行
2. 巴黎的Lazard兄弟銀行
3. 意大利的以色列摩西Seif銀行
4. 紐約的Lehman兄弟銀行
5. 紐約的Kuhn,Loed銀行
6. 紐約的Chase Manhattan銀行
7. 紐約的Goldman,suchs銀行
8. 阿姆斯特丹的Warburg銀行

另有近300股東,且多有親屬關係。其中家族勢力最大的是洛克菲勒家族。他們都是共濟會的成員。共濟會操控的以華爾街為主的國際游資自20世紀80年代起相繼掃蕩了日本拉美、東南亞及俄羅斯,由於共濟會的進攻武器美元是當今世界結算貨幣,因此國際游資縷縷得手。

美元鈔票上的「全知之眼」和未完工的金字塔美元鈔票上的「全知之眼」 和未完工的金字塔

美國發行的1美元鈔票圖案,由一座未完工的金字塔、一隻「全知之眼「(All Seeing Eye)和兩條拉丁標語組成。這座金字塔共十三層,代表美國建國伊始的十三個州。金字塔黑暗的一面朝向西方,暗示了當時蠻荒未被探索過的北美西部。金字塔是古埃及的象徵,埃及文明是人類古文明的主要策源地之一。此圖表明美國不僅是英格蘭新教精神的天然之子,而且也與人類最古老的文明一脈相承。未完工金字塔,象徵著合眾國會繼續無止境地上升,強盛不衰。金字塔上方獨立的「帽子」中,包含一個全視之眼,這象徵了雖然美國的建設還沒有完成,但在上帝的幫助下,目標一定會達到。最底層上有「MDCCLXXVI」的字樣,是羅馬數字的1776,代表美國人民於該年一舉推翻了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美國人民從此挺起來了」!

兩條拉丁標語,下面的一句是:「Novus Ordo Seclorum」,翻譯成英語是:「A New Order of the Ages」,再翻成中文是:「世界新秩序」。這是共濟會的用語之一,這句拉丁文是在1782年才被發現和共濟會有關的。代表的是新紀元的秩序,即美國脫離英國獨立之後的新秩序,或者說是那個「影子政府」所要建立的新世界秩序。

圓規+直角尺共濟會的主要標誌,象徵規劃世界新秩序圓規+ 直角尺共濟會的主要標誌,象徵規劃世界新秩序

這個由直角尺和圓規組成的象徵符號是共濟會最基本的代表性徽章,直角尺和圓規都是石工測繪使用的工具,在共濟會思想中它們代表著會員完善自身所使用的道具。每一個共濟會會所幾乎都飾有直角尺與圓規的符號,它可能由印度古代坦陀羅教(Tantrism)的象徵符號六芒星(Hexagram)變化而來,直角尺代表六芒星中向下的正三角形真理、而圓規代表向上的正三角形道德,兩者的結合代表陰陽調和、真理和道德的和諧、行動和節制的規範,從而完成偉大的作業。在煉金術中,通過化學的婚禮而出現的這種完成體稱為兩性共有(Androgyne),是喀巴拉思想中人類的真正完全狀態最初之人(Adam Qadmon,光之巨人)。是會員完成個人實踐、突破三重黑暗、重見理性光明的過程中必不可少的工具,因此被稱為三重偉大之光(三大明光)。

共濟會與「世界新秩序」

一般來說,拉丁語系國家的共濟會會員主要為自由思想者,反對教會權威,而在英語國家則多是白人新教徒。本傑明.富蘭克林美國獨立戰爭期間,擔任駐大使時加入了共濟會,之後成為這一組織倫敦分會的重要領袖,而該分會則支持英國王室以及教會的階級傳統。富蘭克林回到美國後,極大強化了共濟會在美國的地位和影響。許多領袖,包括喬治.華盛頓,都加入了共濟會。因此,美國的國徽上印著奇特的符號,這些符號不具有基督教的意義,卻表明共濟會的理想:金字塔、眼睛以及拉丁文詞組「世界新秩序」,以及對美國已經藉由建立一個非君主政體的世俗政府帶來一種「世界新秩序」的信念。

美國許多相當有影響力的媒體,也掌控在共濟會組織之中。諸如:Newsweek NewYorkTimeFortuneWashington Post,以及許多新聞電視台、電台。他們可以使人一夜成名,也可讓人毀於一旦。克林頓以前是吸毒的,吸到鼻子都燒傷,又是花花公子,但因他是常青藤名校畢業的,所以媒體能捧紅他。美國議員MC Donald表示:要隱藏邪惡勢力來建立新世界秩序,必須先征服美國,利用她的經濟影響力,來帶領其它國家進入新世界秩序。美國首府華盛頓在建設規劃時早就將「共濟會密教符號」「撒旦教公山羊頭的符號」隱化在首府、白宮、街道規劃中。

共濟會在中國的發展史

中國美生會總會中國美生會總會

1759年末,瑞典東印度公司卡爾王子號「Prince Carl」到達中國廣東,船上的共濟會成員登陸舉行了集會,這是共濟會在中國活動的最早記錄。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共濟會開設了在廣州英格蘭總會轄下誼廬第407分會,當時仍以外籍人士為主。鴉片戰爭後,隨著大量湧入的外國商人和軍隊,共濟會也在中國沿海依照通商條約開放的港口城市逐漸建立起來。最早在上海寧波天津九江青島威海,其後在內陸城市南京北京哈爾濱成都也出現了共濟會分會。這些共濟會會所分別由各國共濟會總會建立,絕大多數來自由英國蘇格蘭愛爾蘭德國美國馬薩諸塞州以及後來的菲律賓共濟會。

1849年英國共濟會授權在上海建立中國北方會所the Northern Lodge of China No. 570 EC,並在南京路上建造了上海第一座共濟會建築,1861年又在廣東路建造了第二座建築。此後英國共濟會又分別在外灘北京西路修建了共濟會會堂。 1949年3月18日,在菲律賓總會的讚助下,共濟會所遷到了上海北京西路1623號(現為上海中華醫學會的辦公樓)。大樓上面的六芒星紋飾,是「共濟會」的標誌之一。這幢建築可能就是中國大陸保留下來的唯一的「共濟會」遺物。關於這幢樓房的來歷和資料,不知什麼原因,在已出版的各種各樣介紹上海老建築的書籍、報刊以及網絡上都沒有提到過,好像這幢大樓從來不存在似的。由於政局因素,1951年共濟會上海組織宣布停會,而在1954年總會始在台灣復會。 1955年10月28日經中華民國內政部核准成立。因為共濟會在台灣非常低調,會員也未必知道他們的歐洲兄弟的歷史。不過因為共濟會是兄弟會,女生不得參加。目前台灣相繼成立了11個分會組織,台中高雄均有分會,其它均集中在北部;台北縣深坑鄉也有分會海山廬。會員鮮少有公開對外的場合。蔣緯國曾出任美生會會長。

共濟會在歐洲分為33級,在美洲分13級。就其底層的成員來說,大部分都是行善的。洪門是海外有名的愛國組織,即使當年孫中山發動辛亥革命都是藉助了洪門的力量。由於不是純種的盎克魯薩克迅人,所以洪門是進入不了共濟會頂層的。洪門和共濟會的淵源可以參閱蔡少卿的書──《洪門與共濟會》。

清代中國人被禁止加入共濟會,而1873年一位在馬薩諸塞州率領清朝留幼童的首領很可能加入了共濟會。最早一位有材料記載的中國共濟會員是一個叫Shan Hing Yung的海軍中尉,他於1889年在廣州加入南中國之星會社。最早在香港加入共濟會的中國人包括,香港首任華人立法局會員何啟爵士及其繼任者韋玉爵士。

甲午戰爭爆發後,大量中國人加入了共濟會,特別是在菲律賓共濟總會下屬分會。抗戰據期間,日本人禁止共濟會活動,然而並未阻止共濟會在中國的壯大,到抗戰勝利六個菲律賓共濟分會成員已幾乎全部是中國人,並且發起成立了中國美生總會the Grand Lodge of China。提議得到中國英國愛爾蘭共濟分會支持。 1949年3月18日中國美生總會在上海巨福路共濟會神廟Masonic Temple, Route Dufour正式成立。

中國建立後共濟會的活動並沒受到干擾,1952年位於上海美國共濟會神廟the American Masonic Temple和中國美生總會關閉,而英國的四海共濟會會所Cosmopolitan Lodge No. 428 SC則一直活動到1962年,其後由於成員缺乏遷往香港

上海共濟會會址北京西路1623號(現為上海中華醫學會的辦公樓)上海共濟會會址北京西路1623號(現為上海中華醫學會的辦公樓)

香港共濟會

香港雍仁會館──共濟會香港活動地,注意門上方的共濟會標誌香港雍仁會館——共濟會香港活動地,注意門上方的共濟會標誌

香港的共濟會是公開的,英國獲取香港租借權後,英國共濟總會於1844年9月18日授權建立皇家蘇塞克斯會所,以時任英國共濟會總會大師的蘇塞克斯公爵命名。 1845年4月3日會所舉行第一次集會,之後會所轉移至廣州上海,於1952年重返香港

共濟會香港分會在洩蘭街設立的洩蘭會所是香港第二個成立的共濟會分會,於1846年3月1日獲得授權。其名稱來自攝特蘭侯爵,他是英國共濟會總會新一任大師。洩蘭會所建立了中國第一座共濟會會堂──雍仁會館,並逐漸發展成為香港地區總會所,會員包括歷任香港總督及政商界名流。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雍仁會館被日軍炸毀,遂於1950年遷往香港島堅尼地道一號至今,現由共濟會香港及遠東區的最高代表、前立法局議員黃匡源主持。香港共濟會隸屬有近三百年曆史的英國總會,三位香港總督包括夏喬士.羅便臣麥當奴卜公都是香港共濟會名譽會員。香港前首席大法官楊鐵樑、希慎集團利銘澤、國泰航空前董事姚剛香港賽馬會前副主席周湛燊等政商界人物都是共濟會會員。香港共濟會會員約有1200人左右。其中最為顯赫的還有一個氏家族。

說到香港的氏家族,許多人的第一反應都是叱全球商界的李嘉誠和他的兩個兒子。其實,香港還有一個地位更為顯赫的氏家族,它是與何東家族、許愛周家族、羅文錦家族,並稱為香港「四大世家」的李石朋家族,李石朋從事船運業,白手興家,成為十九世紀香港最富有的人之一,有人更稱氏家族為「香港洛克菲勒家族」。至於氏家族影響力,在香港最近百多年的歷史中,可謂無人能出其右,現列舉其部分家族後人的身份:

氏第三代「作」字輩人物
李作元李冠春李作聯李子方兄弟是香港最大的華資銀行──東亞銀行的創辦人。

氏第四代「福」字輩人物
李福兆:遠東證券交易所創辦人,前香港聯交所主席。
李福樹:先後出任港英政府立法局、行政局議員。
李福善香港高等法院的首位華人法官,參與起草香港《基本法》、第一屆特區行政長官參選人。
李福和:前東亞銀行主席、香港賽馬會首位華人副會長。
李福逑:首位擔任香港社會福利署署長的華人、前港英政府立法局議員。
李福深:前香港賽馬會主席。

氏第五代“國”字輩人物
李國能香港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香港科技大學校董會副主席、嶺南學院校董會副主席
李國章香港教育統籌局局長、前香港中文大學校長、在國際肝癌治療領域首創了「李氏療法」的名醫、第二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熱門人選。
李國寶:東亞銀行主席、立法局議員。
李國麟香港新寶城集團主席、元成基業主席兼總裁。
李志喜(女):香港首位女性御用大律師、前任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

氏家族的影響力除了橫跨行政、立法、司法、學術、金融各個界別之外,他們的財富更為驚人,就單以李福兆一人計算,在80年代末期已憑接近200億港元身家位列全港富豪榜的第三位,排名僅次於李嘉誠李兆基。至於其他家族成員,雖然難以找出實際財富數目,但單憑李國章的利益申報內報稱全球擁有七十多處物業,已可略知其家族成員的富貴程度!

香港共濟會位於堅尼地道一號的總部,三分之二的產權屬新鴻基集團郭炳聯及其關連公司所有。大家都知道,香港實質上是由銀行商與地產商「共同統治」的,而根據上述現象,更可知這兩個集團都與共濟會的關係非比尋常。

雍仁會館重建奠基儀式雍仁會館重建奠基儀式

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日軍炸毀的第一座雍仁會館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日軍炸毀的第一座雍仁會館

巴別塔 / 通天塔的故事

據《聖經.舊約.創世記》第11章記載,是當時人類聯合起來興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為了阻止人類的計劃,上帝讓人類說不同的語言,使人類相互之間不能溝通,計劃因此失敗,人類自此各散東西。此故事試圖為世上出現不同語言和種族提供解釋。